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六十三章 烽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六十三章 烽火字體大小: A+
     

    傅平安是好孩子,沒學過放火,部隊也沒教給他這些特種兵才用得上的技術,緊要關頭,他無師自通,先把海底閥關上,把軍裝撕成條連在一起,做成一根長長的捻子,一頭放進罐口,一頭垂在外面,然後點燃,迅速跑開。

    柴油的燃點比汽油低,但是不易揮發的特性導致不能直接點燃,尤其是拿打火機直接點,根本點不著,很多燒柴油的大卡車司機會在冬天用明火燒烤凍住的油箱就是這個道理,但是油罐里的柴油是經過充分揮發的,半罐子柴油,半罐子揮發氣體和空氣的混合物,別說是柴油了,就是麵粉和空氣充分混合之後,一個火星也能燃爆。

    這是傅平安活了二十年點的最大的炮仗,就是有點慢,等他跑到營房後面的坑裡蹲下,又等了幾分鐘才開炸,真可謂驚天動地泣鬼神,和電影里那種爆炸不一樣,英雄點了炮仗之後背對著爆炸現場瀟洒的走著,再大的動靜也絕不回頭,事實上這完全不可能,英雄這麼裝B的話,早就被氣浪掀到幾十米外去了。

    油罐是個密封體,一個小小的罐口不足以傾瀉爆炸瞬間產生的大量氣體,於是,整個罐子爆裂開來,如同一顆巨大的炸彈,鋼板四分五裂,柴油潑灑的到處都是,碼頭上,海面上,到處是熊熊燃燒的油漬,374島如同烈火地獄。

    傅平安完成了任務,但不敢有絲毫懈怠,他現在要回去和戰友們並肩戰鬥,原路返回並不是好主意,他可不想再當一回活靶子,那就只剩下一條路,走水路。

    此時,肖肖尼人號核潛艇,麥格金森中校愈發焦慮了,兩名SEAL還沒有迴音,反而島上發生了劇烈爆炸,駐軍也許是想用這種方式求援,不得不說,這法子很妙,即便不引爆油庫,駐軍和大陸指揮所之間也會有固定時段的聯絡,通訊終端,指揮所必定會追查,所以被發現是遲早的事,對美國人來說,時間更加珍貴。

    中校覺得自己輕敵了,島上的駐軍不好對付,兩名SEAL或許已經陣亡或者受傷,他必須拿出後備計劃,那就是派遣第二隊登陸,這一隊由兩名陸戰隊員和四名水手組成,攜帶輕武器和對講機,依然是從水下入侵。

    但這只是備用方案之一,中校再次向上級報告,請求增援,他的艇員只有在潛艇里才能發揮作用,到了岸上連普通步兵都不如,登陸作戰需要專業人士,需要更多的SEAL。

    加密電報發送到夏威夷珍珠港的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在最短的時間內,命令發到日本橫須賀的第七艦隊司令部,第76兩棲部隊的一個分隊整裝待發,機場上一架C130運輸機已經啟動了引擎。

    山體工事中,戰友們也聽到了爆炸聲,黑暗中一張張面孔寫滿興奮。

    「老五好樣的。」祝孟軍說,「這下高深無憂了,固守待援就行。」

    潘興說:「別高興的太早,茫茫大海上一個火星,被發現的幾率極小,這只是一個備用方案,聯繫上級,還是要用光纜。」

    黃姚武說:「怎麼修,你心裡有底么?」

    潘興說:「原來不可能,因為咱們沒有潛水設備,現在有了。」說著將目光轉向俘虜,斯普魯恩斯少校穿著一身黑色橡膠潛水服,還有配套的腳蹼、潛水鏡和氧氣瓶,他的身材也和潘興接近。

    「你,把潛水服脫下來。」潘興對斯普魯恩斯說。

    在槍口下,美國人並沒有抗拒,只是用略帶嘲諷的語氣問:「要不要把我的狗牌和戒指也給你。」

    潘興抓過斯普魯恩斯的手,把他左手中指上的戒指退了下來,這是一枚紀念戒指,打著手電筒看,內圈上鐫刻一段話:exscientiatridens,不是英文,而是拉丁文。

    「什麼意思?」潘興問。

    「三叉戟是用知識鑄造的。」斯普魯恩斯說,「我母校的校格言。」

    潘興將戒指還給對方,說:「對於海軍確實是一句很管用的格言,但對於陸軍,我們的格言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斯普魯恩斯沉默了,他隱隱有些不祥的預感,這支軍隊怕不是那麼好對付。

    ……

    11:30

    東島市,守備區大院正門,換了便裝的通訊連中尉羅瑾正往外走,今天是周日,她休息,準備去市區的一家飯店赴約,處了半年的男朋友從北京過來看她,所以此刻她心裡充滿了小甜蜜。

    天氣不太好,一直下著大雨,但熱戀中的人是風雨無阻的,這個男朋友是羅瑾的高中同學,大學畢業后的一次同學聚會上才聯繫上,當年的小懵懂終於戳破,兩人一直在網上聊天,天南海北的神侃,兩顆心逐漸貼近,男友在普華永道工作,天天忙得腳不沾地,這次是用了年假過來的,機會非常難得。

    羅瑾出了大門,來來往往的計程車沒有一輛空車,正躊躇,一個人跑過來,是個女人,拿包擋在頭上,渾身都濕透了。

    「同志,你是這裡的領導吧,請你幫個忙好不好?」女人說,雨水沖刷下她的一張素顏很好看,氣質也挺好,只是臉色慘白的嚇人。

    羅瑾把傘往對方頭上移了移,說:「什麼事?」

    「我想找你們部隊的一個人,叫潘興,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訴他,我只知道他在東山守備區,其他的都不知道,哨兵不讓我進去,我沒有辦法,大家都是女人,你幫我一下吧。」

    潘興?這個名字有印象,是374島的機要參謀,聽說是犯了個人作風問題才調到那邊去的,羅瑾看了看這個女人,斷定對方就是那個「作風問題。」

    「潘興在遠離大陸的島嶼上駐防,不通電話,你有什麼話,我可以在下次通訊時轉告他。」羅瑾說。

    「請告訴他,我自由了,我等他回來。」女人說。

    「你的名字。」

    「張維娜。」

    「好的,這件事我會幫你記著的。」羅瑾點點頭。

    張維娜鬆了一口氣,似乎要說謝謝的時候,忽然一頭摔倒在雨地里。

    羅瑾急忙招呼哨兵幫忙,值班室里衝出來四個男兵,幫忙將張維娜抬到屋裡,羅瑾簡單搭了搭脈,說:「可能是低血糖,打電話叫衛生隊來個人。」

    羅中尉是守備區女神,警通連的兵恨不得被她天天驅使,不大工夫,衛生員來了,量了血壓,確診病人確實是低血糖加過度疲勞。

    「看她這樣子,怕是長期營養不良。」衛生員說,「過度減肥害死人啊。」

    羅瑾倒不這樣認為,有句話叫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這個女人,有故事。

    手機響了,是男朋友在催,說已經在飯店等著了。

    羅瑾回了一句再等等,她對張維娜和潘興的故事產生了好奇心,借值班室的電話打到一號台,問值班的戰友,374島今天通訊了么。

    海防前線這些島嶼,每天都定時與上級聯繫,聯繫中斷就意味著事故,一號台查過之後稱,今天上午374島沒有按時聯絡,故障代碼是光纜中斷。

    「有沒有用電台呼叫?」羅瑾眉頭一皺,海底光纜是不容易斷的,哪怕是颱風天,她有些不安起來。

    「干擾太大,三團的電台都無法使用。」一號台說。

    電磁干擾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個是來自大氣層的天電雜訊,地球外層空間的宇宙雜訊,還有一個是人為製造的電磁能量干擾,能壓制軍方電台的干擾,只有第二種,莫非海面上在進行什麼秘密的軍事活動?

    羅瑾先讓警通連的戰士幫忙把張維娜送到自己的宿舍,然後到主樓的戰備值班室敲門,今天值班的是參謀胡大鵬,他聽了羅瑾的報告之後,立刻接通海防三團,讓他們聯繫374島,可是三團說風暴來了,所有船隻都回港了,電台聯繫不上的話,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等風暴過去再說。

    「胡參謀,為什麼會有干擾?」羅瑾問。

    胡大鵬想了想說:「黃海上經常有美軍的艦艇活動,電磁干擾是常態,374島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價值,放心。」

    羅瑾還是不放心,這不是軍人的直覺,而是一個女人的第六感。

    ……

    12:00

    北京,中關村南大街國家氣象中心,信息員張燁千剛吃完飯,他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氣象專業畢業的,去年才進了氣象中心,京城居不易,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就更難了,工資不高,住的還遠,每天擠地鐵擠到汗流浹背,唯一欣慰的是單位食堂的飯菜不錯。

    小張想念著遠在南京的女朋友,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黃海上有個氣旋正在增大,登陸之後會對山東和河北沿海造成損失,所以氣象中心時刻監控著氣旋的動向,風雲二號氣象衛星時刻盯著,每隔半個小時就會有一批照片傳到中心,交給小張這種專業人員進行分析。

    一張張照片從屏幕上滑過,小張百無聊賴,忽然他注意到了什麼,點擊滑鼠回到上一張圖片,氣旋的中央,風眼的位置,有一點點異樣。

    張燁千放大照片,再放大,終於看到一朵小小的火花,這不是動輒幾十公里長的閃電,而是發生在海面上,不,是發生在島嶼或者輪船上的爆炸。

    小張找到值班的主任,向他報告此事,主任說:「這個和咱們的工作有什麼直接關係么?」

    小張說:「我覺得……」

    主任說:「我不要你覺得,我覺得年輕人就該腳踏實地,兢兢業業,不要總想著鬧個大動靜,立個大功什麼的,你啊,還需要沉澱一下。」

    小張悻悻然回到自己的工位,正好女朋友發信息過來,他就把這事兒忘了,和女朋友聊了起來。

    女朋友是一個系的學妹,她說有一個博士學長被部隊特招了,在北京某部從事氣象方面的工作。

    小張靈機一動,問這個博士學長的聯繫方式,女朋友笑問你是不是準備找人家決鬥?學長和我可是清白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