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七章 老百姓的兒子就該受委屈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七章 老百姓的兒子就該受委屈么字體大小: A+
     

    如何銷毀子彈暫且擱置,大家繼續尋寶,又在坑道盡頭找到一門廢棄的雙管37高炮,一門85加農炮,這都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定型的武器,粗大笨重,早就被新型武器所取代,退出現役,淪為各地公園的裝飾品,任由孩童攀爬嬉鬧,但在這裡,儘管時光飛逝,歲月荏苒,他們依然保持著冷峻犀利的戰鬥姿態,一如當年冷戰時代。

    五個軍人在兩門炮前指指點點,他們都不是炮兵,不會操作這兩種火炮,本身也沒有太多興趣,只是實在太閑了,於是集體決定把兩門炮捯飭捯飭,當做馬代島的景點,這兩門炮都是牽引式,橡膠輪胎早就癟了,炮身也鏽蝕得厲害,噴再多的WD-40也不頂事,只能當個景觀了。

    大家好奇心上來,忍不住連海軍的倉庫也一併檢查了,這下又發現好東西了,一具落滿灰塵的重型潛水服,巨大的銅製頭盔宛若外星人造型,可是個稀罕物。

    「可惜沒有配套的氧氣瓶,不然可以下海底摸海膽了。」高小波惋惜道。

    「重型潛水服不用氧氣瓶的。」黃連長到底是漁民出身,懂行,捋著頭盔後面的辮子狀管子說:「是靠岸上打氣的。」

    這玩意當個紀念品不錯,大家撇下它繼續搜索,找到海軍遺留的一批罐頭食品,八五年生產的紅燒牛肉罐頭,早就過了保質期,兩箱67式木柄手榴彈,當年海軍實力還比較弱,只有四大金剛驅逐艦,寶貝的不行,哪能隨便拿出來打仗,所以遇到事情只能靠小艇和敵人「海上拼刺刀」,就是貼近用陸戰武器肉搏,機關槍加手榴彈,曾經一度是我軍海戰的主要戰法。

    374不僅是一座島嶼,還是一個要塞,但是駐守這裡的五個軍人並沒有要塞的圖紙,他們只能用腳丈量,把要塞的每一條道路,每一扇門記在腦海中,漫漫時光,就要靠著各種事情來殺死時間。

    傅平安和大家一樣,也是計算著日子過的,但是在島上的時間不能荒廢,每天早上他按時起床,升旗,跑步,擦槍,拆槍,銷毀子彈,黃連長懶得管他,整天就聽到八一杠的短點射聲響徹374島。

    光對著大海發射子彈沒啥意思,祝孟軍幫傅平安做了幾個鐵皮人形靶,放在島嶼各處供他「打獵」,傅平安的槍法很好,已經達到精確射手的水平,但是沒有瞄準鏡,只靠缺口準星,他的成績很難再上一層樓。

    手槍就沒這個問題,傅平安最經常做的事情就是兩手各持一把五四,模仿英雄本色里的小馬哥,左右開弓,肆意揮灑子彈,看的高小波直咂嘴,說這些子彈如果能用來招待地方上那些摸不到槍的老闆,肯定能賺不少。

    除了射擊,傅平安還有兩個愛好,一是游泳,準確的說這個天氣這個緯度下,應該叫冬泳才對,二是攀岩,被困在峭壁上的事情給他很大刺激,年輕人總是不服輸,他發誓要征服374高地,起初還用保險繩,後面直接徒手攀爬,溜得很。

    入冬了,374島上很冷,部隊配發了皮大衣和皮帽子,只有東北邊陲的陸軍才配備皮大衣,要麼就是海島上的兵,被服按照海勤標準走。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就是2010年了,守備區張燈結綵,歡度元旦,西小樓也是一片歡歌笑語,通訊連中尉羅瑾已經忘記了去年的不愉快事件,但是一件突發事件又讓她再度憤怒起來。

    那個飛賊又出現了,這回幾個女兵都看到了,依然是蒙著黑絲襪,體型瘦削,身手敏捷,順著排水管道爬上爬下,身輕如燕,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燕子李三。

    這回飛賊無處藏身了,因為西小樓和附近的路燈桿上都裝了監控,依然是保衛科負責偵辦此案,上次是副科長林鶴辦的案子,這次還讓他帶隊,林鶴調取了監控,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人找到了。

    但是找到之後也沒法辦,因為這個飛賊還是個孩子,是副政委十七歲的兒子,還在上高中,男孩子正處於青春期,難免有個衝動做了傻事,如果正常處理,這孩子的前途就毀了,副政委的名譽也完了。

    保衛科是政治部下面的機構,林鶴和副政委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豈能砸自家的牌子,他低調的找到副政委通報此事,副政委震怒,回家把兒子暴打一頓,順便還破了另外半個案子,那些失竊的女兵內衣,也是這小子偷的,不過只是出於好奇,隨手就扔掉了。

    這案子必須壓住,但也需要給當事人一個說法,於是副科長林鶴約見了羅瑾。

    羅瑾來到保衛科,室內只有林鶴一個人,他起身熱情迎接,伸出手來:「稀客啊。」但對方根本沒有握手的意思,林副科長巧妙地掩飾了尷尬,關上門,給客人倒了一杯熱水。

    「來,喝點熱水。」林鶴將熱氣騰騰的水杯遞過去,羅瑾接過來,將杯子放在茶几上,看都不看。

    她很不喜歡這位副科長,通常保衛科不設副職,所以副科長都是安插的關係,林鶴很英俊,如果不了解內情的話,會認為他簡直就是軍人典範,一米八二的身高,如同電影明星般的相貌,得體的談吐,真的挑不出缺點來,但羅瑾知道,這就是個渣男。

    林鶴不是軍校科班出身,而是地方大學畢業的,他的履歷花里胡哨,晉陞速度比誰都快,全賴有個好岳父,軍區搞後勤的嘛,有路子,靠裙帶關係上去也就罷了,只要有本事大家還是佩服的,可林鶴沒啥乾貨,搞女兵很有一套,他和劉小娜的事情還以為瞞得天衣無縫呢,其實西小樓人盡皆知。

    「羅瑾,最近還好吧。」林鶴寒暄起來。

    「林副科長,說正事。」羅瑾不耐煩起來,她才不買這傢伙的賬。

    「是這樣的,咱們不是在西小樓秘密裝了監控么,你上次打電話給我之後,我調取了監控,還真有重大發現,你來看看,坐這兒。」林鶴讓羅瑾坐在自己位子上,打開電腦,調取監控視頻,順便將鼻子湊近羅瑾深深嗅了一口。

    香,真香,和劉小娜的味道不一樣,這是冰山雪蓮的味道,林副科長簡直要醉了。

    羅瑾看到了視頻中的人,確定就是上次偷看自己洗澡的那個傢伙,她猛回頭,正看到林鶴一臉陶醉,頓時噁心的不行,推開椅子,起身走開。

    林鶴回過味來,不露痕迹的擦一下嘴角的涎水,說道:「案子破了,是李副政委的兒子,小傢伙還不滿十八歲,組織上決定,這案子不能公開,畢竟關係到一個未成年人的前途,還有咱們守備區的臉面,我想你是可以理解的,沒別的意思,我就是想給你通個氣,讓你放心,以後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了。」

    羅瑾冷冷道:「一個不良少年的前途重要,那一個優秀士兵的前途就不重要了?」

    林鶴說:「你是說傅平安么,他並不冤枉,畢竟那些內衣是在他床底下找到的。」

    羅瑾奇道:「難道說還有另一個飛賊,或者這孩子和傅平安有交集?」

    林鶴說:「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不知道傅平安從哪裡搞到的,反正他這麼做很噁心,必須接受懲罰。」

    羅瑾說:「林副科長,我想你我都明白,那些內衣並不是劉小娜送給傅平安的,至於為什麼出現在他的床底下,我想這是另一個案子,但你們保衛科不會為了一個戰士再去興師動眾了對吧。」

    林鶴說:「羅排長是個聰明人,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吧,再提起來對誰都不好。」

    羅瑾嘆了口氣,她忽然明白,那個兵是冤枉的了。

    當時哥哥碰巧到東山守備區來有事,羅瑾並沒有私下告狀,是羅漢從別的途徑得知了這件事,於是叫了兩個戰友把傅平安叫出來揍了一頓,動手的時候羅瑾就在一邊旁觀,看到那個兵被打到滿臉血,依然一聲不吭,絕不求饒,她就覺得不對勁,這是個硬漢,怕是做不出那種齷齪的事情,但是矜持讓她保持了沉默,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太冷血了,哥哥太過分了。

    一個無辜的士兵,莫名其妙的被人陷害,名譽掃地,前途盡毀,如果說副政委十七歲的兒子還是個孩子就該網開一面的話,那傅平安也不過比他大兩歲而已,憑什麼副政委的兒子就該豁免,老百姓的兒子就該往頭上扣屎盆子。

    林鶴還在套近乎:「羅排長,最近流行玩微博,你註冊了沒有?聽說這個社交軟體和推特一樣,只能發140個字,逼著你用最凝練的內容來展示自我,我註冊了,咱們互相關注吧。」

    羅瑾說:「這件事我會保密的,林副科長,我還有事,再見。」

    望著羅瑾墨綠色的苗條身影離去,林鶴意猶未盡,他需要一個更高的枝,據說羅瑾是伯父養大的,而她的伯父是中將副司令員,前途可比自家岳父還遠大,如果能和羅瑾好上,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就有了保障了。

    羅瑾回到西小樓,靠在宿舍的床上,寒冬臘月,守備區大院暖氣供應很足,室內溫暖如春,有網路,有食堂,出門還有車,可是在遠離大陸的孤島上,只有刺骨的海風,聽說很多駐島官兵心理上都出現了問題,傅平安是帶著冤屈上島的,心中鬱結更甚,或許對這個兵的一生都會有影響。

    自己雖然並沒有主動害人,但是在整個鏈條中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羅瑾雖然高傲,但有一顆善良的心,她滿懷愧疚,卻又不能對別人提起,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補償傅平安。

    百里之外的孤島上,一身遒勁肌肉的傅平安正向著峰頂前進,他只穿了件絨衣,如蜘蛛人一般攀附在九十度的峭壁上,勝似閑庭信步。

    大海,給了他鋼鐵般的意志,和鋼鐵般的體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