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五十四章 都是有故事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五十四章 都是有故事的人字體大小: A+
     

    在粗野豪放沒心沒肺的笑聲中,籠罩傅平安頭頂多日的陰霾一掃而空,和嚴謹刻板的部隊大院生活相比,這裡簡直是世外桃源,是精神上的大草原,人在鬧市中人群中會迷失,但是在大自然面前會找回自我,理解生命的真正意義。

    兩個新來的講了自己的故事,現在輪到島上的原住民來講,高小波推舉潘興先講,但是潘興冷冷拒絕了:「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

    高小波說:「那我就替你講,大家樂呵樂呵嘛,你們別小看老潘,他還是個幹部哩。」

    祝孟軍就嘿嘿笑起來,捧哏道:「對,老潘是幹部,中尉機要參謀。」

    傅平安不禁多看了潘興兩眼,這個年輕人看起來比自己大幾歲,本以為是個士官,沒想到居然是個幹部,軍校出來實習結束就是中尉,羅瑾就是這樣。

    他突然猛醒,為什麼自己還惦記著羅瑾,這也太賤了吧,這個冰山一樣的高傲的將門虎女從來沒拿正眼看過自己,為什麼自己還對她情有獨鍾?思來想去,傅平安找到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在潛意識中,自己把羅瑾當做谷清華的替身,同樣都是高顏值高智商的優秀女性,只是一個親切,一個高冷罷了。

    這時候高小波已經開始講潘興的段子,他說我們這位中尉機要參謀本來早該是少校了,起碼也是個上尉,但是因為個人原因沒升上去,還被發配到荒島上,非常可惜。

    「但是,這完全是老潘咎由自取。」高小波換了嚴肅的態度說,「他這個同志,太情緒化,太浪漫,作風上出了問題,嗯,和新來的這位小同志一樣,不過你是冤枉的,老潘是真格的幹了。」

    祝孟軍故意問:「幹什麼了?」

    高小波說:「他和一個美麗的女孩談了朋友,遭到女孩家人的激烈反對,鬧得組織上都知道,然後就這樣了,唉,冤啊。」他故意做搖頭嘆息狀。

    祝孟軍問:「為什麼,自由戀愛不好么,為什麼都二十一世紀了,還有這樣封建古板的家庭,操控女兒的婚姻大事,這不科學啊。」

    高小波一本正經道:「我覺得也是,可是提出反對意見的是女孩的老公。」

    傅平安噗嗤一聲笑了,黃連長也笑了,被人揭了不光彩老底的潘興終於爆發了,一把將桌子掀了,抄起板凳就要揍人。

    高小波也勃然變色,橫眉冷對,兩人幾乎鼻尖頂著鼻尖,如同兩隻決鬥前的猛獸,傅平安也不敢勸,島上的人都不大正常,別把自己牽連進去就好。

    猛然潘興皺起眉頭,退後一步,擺了個造型,拿板凳當麥克風唱起來:「我送你離開天涯之外,你是否還在……」

    祝孟軍拍打著臉盆,高小波接著唱下一句:「琴聲何來生死難猜,用一生去等待。」

    祝孟軍加入進來,三人重複合唱最後一句:「用一生去等待……」唱的相當投入,深情款款,如同春晚現場。

    這一刻傅平安確定自己的判斷,這三個人都他媽神經病。

    表演結束,講故事環節繼續,這回輪到祝孟軍的事迹了,還是高小波主講,他輕描淡寫道:「祝孟軍,小祝,大學生入伍,我們的才子,光輝事迹一籮筐,上過軍區報紙的,還拿了一個三等功,是什麼事由來著?」

    祝孟軍一臉驕傲:「發明創造,改進武器裝備性能。」

    高小波一拍巴掌:「對,牛逼大了,一個士兵,能把多少科學家研發出來的高科技裝備拆開了研究透,還能改進,你說多厲害。」

    傅平安甘當捧哏:「這不挺好的么,應該提干入黨啊,怎麼發配374了?」

    高小波說:「我們的才子改進上癮了,把團里一台最新型的裝備給鼓搗壞了,幾百萬的部隊財產啊,就這麼被他玩壞了,沒槍斃他都是好的,還提干入黨呢,我呸。」

    祝孟軍扶了扶眼鏡,冷峻地說:「那台雷達即便報廢了,也是有價值的。」

    潘興說:「夠了,打住。」

    眾人都看向他。

    潘興說:「該講高小波的英雄事迹了,那才是壯舉。」

    祝孟軍自告奮勇:「我來講,從前有一個士兵,參軍入伍后一直表現的不錯,很快轉了士官,還入了黨,當了班長,在衛生隊還處了個貌美如花的女幹部,這貨正準備考軍校,完成從士兵到幹部的升級,忽然,出事了,他家有喜事了,什麼喜事呢,拆遷,大家都知道,拆遷能致富啊,尤其當釘子戶,這個貨的家裡就是釘子戶,要錢,要五十萬,不然不讓拆,開發商還怕你這個么,不慣毛病,直接派流氓地痞上,硬是拿推土機把家給推了,完了錢也不給,還把人打傷了。」」

    雖然他是用戲謔的口吻來講這個故事,但傅平安聽出背後的心酸與無奈,老百姓的權利誰來保障,士兵和軍屬的利益誰來維護。

    「這個兵聽說家裡的事兒,怒不可遏,直接打開槍櫃,拿了八一杠和兩個彈匣,就要回家報仇,你問他的班長怎麼不管他?他本人就是班長,你問他班裡的戰士怎麼不勸他,嗯,班裡的兵都跟著他走了,好在到了營門口就被指導員攔下來了,關禁閉,處分,一條龍伺候,本來是要除名的,後來上面考慮情有可原,放了他一馬,班長職務也給擼了,發配到374,讓他多看看大海,狹隘的心胸可以變得寬闊一點,別動不動就拿槍要回家突突人。」

    高小波摸著後腦勺說:「慚愧,見笑,其實我就是虛張聲勢,壓根沒打算出營門,鬧得大了,部隊出面聯繫地方,把事情搞定了,我的仕途也完了,不過無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現在頓頓吃海鮮,住海景大別墅,比家鄉那些腰纏萬貫的大老闆都愜意。」

    大家都惡意滿滿的鼓掌,叫好,喝倒彩,用割開別人最痛苦傷口撒鹽的方式來互相療傷,不得不說,這一招很管用,在天與地之間,大海的中央,外面狂風肆虐,室內幾個爺們傾訴衷腸,毫無保留,人生至此,堪稱一大快事。

    聊著聊著,大家困了,往鋪上一躺就睡了,不久鼾聲四起,和這幫沒心沒肺的傢伙在一起,傅平安很有安全感,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踏踏實實的睡著了。

    次日一早,陽光燦爛,傅平安被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吵醒,是祝孟軍在他耳邊猛烈摧殘一支尖叫雞。

    「老五別挺屍了,起來,連長整幺蛾子了。」祝孟軍吆喝道。

    傅平安以緊急集合的速度跳起來穿軍裝,跑到外面一看,幾個兵懶洋洋坐在躺椅上曬太陽,連長倒是全副武裝,手槍皮套都背上了。

    「同志們,集合。」黃連長喊了一聲,幾個兵不情不願的列隊,就四個人,也不怎麼整齊,他們是懶散慣了,拒絕一切的形式主義。

    黃姚武看看大家,正色道:「同志們,戰友們,兄弟們,咱們在這個島上,不能把自己的意志給消磨光了,昨天咱們聊過了,我知道一件事,你們四個人,個頂個都是鋼刀,都是爺們。」

    祝孟軍舉手說:「老潘最爺們,上炕認識娘們下炕認識鞋。」

    一句話把黃姚武好不容易營造的嚴肅氣氛給打破了,這要是在大陸上的部隊里,祝孟軍就該去做俯卧撐或者跑圈了,但在島上一切例外,黃姚武深知思想工作要和風細雨,循序漸進,大家在遠離人群的孤島上服役本身就很不容易,沒必要苛求他們。

    黃姚武說:「據我了解,潘興是守備區最優秀的技術軍官,個人作風問題,我不做評價,人非聖人,孰能無過,這些糗事,平時開開玩笑無妨,時刻掛在嘴上就沒意思了。」

    「行,以後不開涮了。」祝孟軍說。

    黃姚武點點頭,繼續說:「你們都是鋼刀,但鋼刀也會鈍,也會生鏽,我就是你們的磨刀石,咱們早晚是要下島的,還要融入正常的社會生活,所以,我們需要一些儀式感,一些每天必做的事情,提醒我們自己,我們是軍人,我們是人類!」

    高小波幽幽道:「你不說我都快忘記了,我們是人啊。」

    這話說的讓人心酸,黃姚武面不改色,大聲道:「下面進行升旗儀式,唱國歌,預備起!」

    沒有奏樂,全靠人唱,在五個人的國歌合唱聲中,一面破舊的國旗升起。

    「現在進行授槍儀式,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武器,槍就是軍人的第二生命,在島上的日子,這支槍將會伴隨你,傅平安!」

    「到!」傅平安沒料到第一個接受槍支的是自己,這個儀式在警通連是沒有的,他胸中一股豪情湧起,昂首挺胸出列。

    黃姚武拿起一隻八一杠,朗聲道:「現授予你八一杠一自動步槍一支,希望你愛護手中武器,牢記強軍使命,苦練打贏本領!」

    「是!」傅平安應了一聲,雙手接過步槍。

    三個兵都接受了武器,在黃連長的帶領下宣誓:「我宣誓,我要像愛護自己生命一樣愛護裝備,嚴格執行裝備管理規定,正確操作使用和維護保養裝備……」

    這一刻,傅平安感覺自己又回到了新兵連的歲月,就像遊戲重回新手村,此刻他還不知道,374島對於任何軍人來說,都是開啟了地獄模式……

    而這支八一杠,也將伴他立下赫赫戰功,走上軍人巔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