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二章 禁閉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二章 禁閉島字體大小: A+
     

    風急雨驟,此時靠岸會有巨大風險,登陸艇的艇長來找黃連長商量對策,看到這兩個乘客在顛簸中竟然沒有暈船,不禁納悶:「你倆是海軍調過來的咋地?」

    黃姚武笑道:「我可不是,你當跨軍種調動很容易啊。」

    「你呢。」艇長問傅平安。

    傅平安搖搖頭,不願意多說,他經常練大迴環,從單杠上下來就是天旋地轉的感覺,走路畫圈,站都站不穩,次數多了就習慣了。

    「那就是暈過一次狠的,免疫了。」艇長自己給出了解釋,轉入正題:「黃連長,風浪太大,靠不上去,只能返航,下次再來吧。」

    黃姚武說:「要不再試試。」

    艇長說:「出了事你負責啊?」

    黃姚武說:「老哥,你這話說的像海軍啊。」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激怒了艇長,他怒氣沖沖道:「試試就試試。」

    今天海況不佳,風高浪急,登陸艇的噸位不夠大,在汪洋大海中飄來盪去,靠近岸邊的浪頭更大,一波波大浪拍在礁石和岸壁上,壯觀激烈的景象讓傅平安想起一句古詞:「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呼嘯的海風中,傅平安似乎出現了幻聽,隱約有歌聲在飄蕩,難道傳說中的海妖塞壬出現了?他看看別人都沒有異樣反應,更加確信自己是幻聽。

    374島有個小碼頭,如此大的浪頭登陸艇很難靠上,靠上去之後也難以正常卸貨,艇長駕駛著登陸艇沿著島嶼轉了一圈,尋找可以搶灘登陸的地點,登陸艇不是普通的海船,本身就是為步兵搶灘登陸設計的軍事裝備,結實耐操,船舷兩側都掛滿了廢舊輪胎,那都是防撞擊的緩衝物,只要有一小片沙灘,登陸艇就能衝上去,把尾錨一拋,前艙門一開,人員物資就下去了。

    每個島嶼都有一塊沙灘,這是大自然的規律,海潮一億萬年沖刷的成果,只是沙灘的寬度或寬或窄,274島也有一小塊沙灘,按常理推測沙灘下面也是平坦的,沒有暗礁,可是沙灘背靠著一片峭壁,就算搶灘上去了,人員也無法順利抵達,讓兩個人在暴風雨中攀爬峭壁,那不是送死么。

    登陸艇又繞到碼頭這邊,艇長似乎是被黃連長那句話刺激狠了,非要靠上去不可,黃連長就站在操舵的艇長身旁,指指點點:「再等等,這幾個大浪過去之後會有一個平息期,抓緊時間靠上去,一定成功。」

    艇長本來就焦頭爛額,高度緊張,黃連長還越俎代庖,讓他更加生氣,把舵一扔:「你行你上!」

    這只是一句氣話,但黃連長二話不說就上手把住了舵輪,那姿態和從容勁分明是經驗豐富的老船長,果不其然,這一波浪頭過去,暫時平靜下來,黃連長轉動舵輪,迅疾靠攏,穩准狠。

    但是靠上碼頭還不行,得把船隻穩固在碼頭上,艇長高喊撇纜,水手拿出撇纜槍,發現空包彈沒了,這時候時間就是生命,只能進行人工撇纜了,水手拋了兩次都失敗了,風大距離遠,人力很難拋上去。

    傅平安一把搶過攬頭,撇纜的動作和投擲手榴彈不同,但都對臂力有要求,他剛才已經看到撇纜的動作,依葫蘆畫瓢,奮力一拋,攬頭帶著鉛墜拋上了碼頭,可是還得有人把纜繩系在纜樁上才行,這就得有一個人跳到碼頭上去。

    又是傅平安,沒有人命令他,也沒有人指導他,這個列兵飛身一躍就上了碼頭,水手們正要叫好,卻堅傅平安腳下一滑掉落下去,幸虧他眼疾手快抓住了碼頭水泥邊緣。

    又是一波大浪過來,噸位偏小的登陸艇被浪推向碼頭,上百噸的重量壓過去,這個兵會被壓成肉泥,千鈞一髮之際,傅平安苦練過無數次的引體向上功夫派上了用場,他雙手一撐就爬了上去,人剛上去,登陸艇就重重撞在碼頭上。

    看到傅平安將纜繩拴在纜樁上,艇長鬆了一口氣,問身邊這位開船開的比自己還溜的陸軍上尉道:「你到底什麼出身?」

    黃連長說:「我山東榮成人,漁民的孩子,從小在船上長大的。」

    「他呢?」艇長指著傅平安。

    「他就是個不要命的貨。」黃連長說。

    雖然登陸艇靠上了碼頭,但在這種氣象條件下不能久留,多耽擱一分鐘都增添一分危險,此時島上的駐軍也發現了登陸艇,兩個人拎著行李跑過來,傅平安看到這兩人蓬頭垢面,滿臉鬍子,眼神恍惚,從自己面前經過也不打招呼,不像是換防,倒像是逃離這個島。

    這兩個人是換防下來的人員,其中一個是軍官,按理說他應該和黃連長進行一番詳細的工作交接才是,但此時此刻誰也顧不上,兩人只是簡單握了個手,說了兩句話,登陸艇接了人,解開纜繩撤離,一秒鐘都不多停。

    黃連長拿著自己和傅平安的背包踏上碼頭,看到傅平安又上了船,扛著一包郵件下來,這些是駐島官兵的家屬寄來的東西。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在這個網路時代,駐守海島的官兵還要依靠最原始的書信和親友鴻雁傳情,補給船一個月才來一次,戰友們對郵件的望眼欲穿程度遠大於物資。

    這個兵,有人情味。這是黃姚武對傅平安的第一個評價。

    登陸艇走了,帶著本該卸下的物資回航了。一個連長和一個兵站在碼頭上,像是空間站的宇航員看著飛船回地球,從現在開始,他們將與世隔絕。

    島上有工事,有營房,但沒有一個人出來迎接新來的連長,這很奇怪,也不奇怪,在遠離大陸的孤島上,一切皆有可能,傅平安在新兵連的時候就聽說過駐守孤島的光輝事迹,光是看報道就夠震撼的了,那還只是官面宣傳,私下裡新兵們流傳一個故事,某年某個兵在島上精神失常,好好的人上島,變成瘋子出島,可見恐怖程度,在島上最可怕的不是暴風雨,不是沒淡水,而是孤獨。

    說來也怪,他倆上岸之後,風速明顯降低,幻聽隨之又來,這回黃連長也聽到了,他駐足抬頭觀看,傅平安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島嶼東面的高山上有個人人影,正迎風高歌。

    「也不怕被風吹跑了。」黃連長說,海上的風和大陸上的風完全是兩個概念,真能把一百多斤重的人吹飛了,迎著風別說唱歌了,就是張嘴說話都不行,整張臉都被風吹變形了,還唱歌呢。

    準確地說,那個人是背著風唱歌,風把歌聲帶過來,他們才能聽見,唱的是美聲,帕瓦羅蒂的《Osolemio》。

    這個島上,都是怪人。

    374島是個水滴形狀的小島,東西狹長,最寬處是東部的石頭山,南北寬六百米,海拔三百七十四米,東西長一千五百多米,面積不到一平方公里,碼頭在背風的西部,上岸之後能看到山腳下一排平頂房,那就是他們的營房,平房前有塊水泥地,豎著旗杆,此刻旗杆上光禿禿的啥也沒有。

    兩個新人走到營房前,推開一扇門,屋裡沒人,又推開一扇門,這是宿舍,屋裡擺著幾張床,兩個人正躺在床上百無聊賴,明明看見新連長駕到,卻沒有一個人站起來敬禮。

    一個正在看書的兵頭也不抬道:「把門關上。」

    傅平安注意到他看到不是什麼正經書,封皮花里胡哨的,這在大院里被班長看到肯定要沒收的。

    黃姚武似乎早就料到這副局面,放下背包,關上門,摸出煙來笑呵呵道:「兄弟們好啊,我叫黃姚武,這位兄弟叫傅平安,我們都是新來的……」

    看黃書的兵抬頭道:「給養呢?」

    黃姚武說:「補給船走了,下次再來送給養,你們也知道,風浪太大。」

    兵說:「沒有給養,你給我扯幾把蛋呢,多兩個人,飯都不夠吃。」

    黃姚武的笑容僵住了,他是想平易近人,不願意把軍銜和職務壓人,但這些吊兵也太過分了吧。

    傅平安忍不住了,他厲聲喝道:「立正!」

    兩個兵大概是下馬威玩夠了,這才懶洋洋的起身,一臉無所謂的站著,胡亂敬了個禮。

    黃姚武回禮,又笑了:「你們也自我介紹一下吧。」

    兵們看了看他肩上的上尉軍銜,還是給了些面子,看黃書的兵說:「我叫高小波,三級士官。」

    另一個兵說:「我叫祝孟軍,一級士官。」

    黃姚武說:「還有一個大神呢,山上唱歌的那個。」

    高小波說:「那是潘興,我們的元帥,歌神,別管他,浪夠了就下來了。」

    傅平安都傻眼了,不是一個連的駐軍么,怎麼才這三個鳥人,加上自己和連長,才五個人!

    高小波是個十一年老兵,上級不在的時候他就是負責的,他拿著鑰匙帶新連長查驗了武器庫,有兵就得有武器,374島最早是歸海軍管的,那時候裝備有四門130加農炮,早就撤走了,柜子里只有四支銹跡斑斑的八一杠,海島上潮濕,海風裡都帶著鹽,槍不勤加保養很容易生鏽,還有兩支五四手槍,這就是全部武器裝備。

    島上沒有燈塔,沒有雷達站,碼頭只能停靠小船,軍事上毫無價值,傅平安想象不出來黃連長所說的「重要戰略價值」到底在哪,現代戰爭條件下,一顆航彈就把這個島炸平了,駐幾個兵是為了什麼呢。

    看這幾個吊兵的操行他就明白了,這哪裡是駐軍的島嶼,分明是個大型的禁閉室,放任這些人在這裡自生自滅。

    而自己也是被拋棄的一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