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一章 發配374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一章 發配374島字體大小: A+
     

    回到宿舍,傅平安對著整理軍容儀錶的鏡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腦袋被打成豬頭一樣,全身的骨頭就像散架了一般,他去廁所小了個便,發現尿出來的都是血,嘴裡吐出的也是血水,這幫老T下手真是狠辣又有分寸,這是打出內傷了。

    腦袋都打成這樣,想不被人發現都難,程國才問他是誰打的,傅平安不說,也不願意去衛生隊治療,就這樣躺在鋪位上,茫然看著天花板。

    哀莫大於心死,傅平安絕望了,他認清了現實,一個小列兵是沒有任何能力洗清這個冤屈的,報仇更是何從談起,找老T的麻煩那不是痴人說夢么,現實就是這麼殘酷,一瞬間他想到了死,或許只有死亡才能洗清冤屈,但是這事兒也難說,就算自己死了,部隊上也沒啥損失,不過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某年某個列兵因為偷窺女兵洗澡被抓,畏罪自殺,這個恥辱的罪名將會在守備區流傳許久,傷心的只有自己的家人而已。

    他更希望能有一次特殊任務,比如搶險救災,比如突發事件,自己挺身而出,挽救了部隊財產和戰友的生命,英勇犧牲,只有這樣才能用榮譽掩蓋那本不屬於自己的恥辱,可是這種機會幾乎不會有,就算有,部隊那麼多憋著勁立功的戰士呢,也輪不到自己。

    程國才去衛生隊拿了碘酒和繃帶,幫傅平安處理傷口,班長雖然迂腐可笑,但真的是個好人,傅平安一直懷疑那內衣是同宿舍的人陷害自己,不可能是班長,龔晨的嫌疑最大,這貨覬覦劉小娜許久了,但是他找不到證據。

    「不管是誰打得你,別往心裡去,就當是訓練了。」程國才一邊拿碘酒擦傷口,一邊勸說,「你前段時間表現的太優秀了,很多人眼紅,這也正常,做人,不能飄啊。」

    傅平安沒說話,他變得沉默無比,除了必要的應答,不再和任何人多說一句話。

    第二天出操的時候,程國才說小傅你不用去,我幫你和連長打招呼了,放你的假。

    但是傅平安依然頂著個鼻青臉腫的大腦袋出操,誰也拗不過他,整個大操場上,就這個兵最顯眼,誰都知道傅平安挨揍了,是老T揍的,但每個人都默契的保持著沉默。

    傅平安不做公務員了,連里也沒安排他站崗執勤,程國才向指導員報告說傅平安思想上可能走極端,不能讓他接觸到武器,指導員深以為然,安排程國才時刻盯著傅平安。

    「還要防止他自殺。」指導員說。

    但是傅平安並沒有表露出報復社會和自殺的傾向,反而在訓練場上更加賣力,這個沉默的士兵訓練起來比誰都狠,別人能做到十,他一定要做到十二。

    傅平安用實力證明了自己就是警通連最優秀的兵,但沒人在乎,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一個兵犯了錯誤,就算再優秀也沒法轉士官,考軍校了,只能等兩年服役期結束後退伍,所以他這麼玩命的訓練,也只是發泄情緒罷了。

    但這麼下去不是個事兒,警通連的幾個主官開了個小會,決定把這個隱患調走,上面也正有此意,大院里經不起再出醜聞了,打發到基層去是最好的辦法。

    程國才代表組織找傅平安談話,說已經決定了,把你調離大院,到基層部隊去磨鍊,換個環境可能對你有好處。

    「我服從命令。」傅平安只說了一句,搞得班長滿肚子腹稿派不上用場。

    傅平安走的這天,下雨,營房前停了輛吉普車,負責送傅平安走的軍官是胡大鵬,他剛調到司令部當參謀,這個兵是他從地方上接來的,現在由他送到連隊上去,也算是有始有終。

    所有的個人物品整理完畢,傅平安穿著常服,背著背包,最後看了一眼守備區大院的景緻,林蔭道,白楊樹,大操場,西小樓,再見了,永遠不再見了。

    雨下的很大,但沒人催促傅平安,這個兵的故事人盡皆知,其實很多人也猜測他是冤枉的,可那又如何呢,誰在乎真相呢。

    傅平安上了吉普車,胡大鵬坐副駕,吩咐司機開車,吉普車開出去幾十米,忽然胡大鵬看到後視鏡里有個人影在雨中狂奔,似乎在追自己這輛車,急忙讓司機停車。

    那個人追了上來,在大雨中披頭散髮,軍裝濕透,緊貼在身上,是個女兵,是劉小娜。

    「找你的,給你三分鐘。」胡大鵬說。

    傅平安下了車,靜靜看著劉小娜,這個他曾經魂牽夢繞的女兵。

    什麼都不必再說,任何話都是多餘的,劉小娜衝過來抱住傅平安,緊緊地抱著,彷彿已經到了世界盡頭,大概十幾秒鐘的樣子,劉小娜鬆開手,頭也不回的跑遠了。

    傅平安回到車上,吉普車再次啟動,雨水從篷布的縫隙漏進來,打濕了背囊,胡大鵬扔了一支煙過來,傅平安默默點上。

    「說你是變態色狼,打死我都不信。」胡大鵬的一句話,讓本以發誓不再落淚的傅平安鼻子一酸。

    司機是個三級士官,也是老油條了,他插話道:「能讓女兵為他這樣掏心掏肺的,還犯得上偷看別人洗澡,偷褲頭子打飛機么,簡直荒謬,沒聽說過天天喝茅台的去偷地瓜燒喝。」

    傅平安沒說話,他不需要為自己辯解,公道自在人心。

    吉普車在雨中開向海邊碼頭,傅平安的新部隊是海防三團的駐島部隊,駐地遠離大陸,需要坐船才能抵達,這個島沒有名字,只有一個編號。

    東山守備區374號島嶼。

    這處碼頭是軍民兩用的,歸陸軍管轄,沒有軍艦炮艇,只有幾艘陸軍船艇大隊的登陸艇,吉普車開上長長的棧橋,在盡頭停下,傅平安下車,眼前是無邊無際的大海,滿天的海鳥翱翔,遠處沙灘上是廢棄的漁船,滿鼻子都是海風的腥味。

    「給家裡打個電話吧,接下來你會很久才能有機會打電話。」胡大鵬說。

    傅平安只是給母親發了條簡訊,說自己調防去沒有手機信號的海島,讓他們不要擔心。

    胡大鵬伸出手:「是金子,到哪兒都會發光,是好鋼,到哪兒都是刀刃。」

    傅平安立正敬禮,才和胡大鵬握手。

    雨停了,海況還可以,但是登陸艇卻並不出發,他們還在等人,半小時后,一輛軍卡駛來,兩個兵下來,開始卸貨,全是油桶,大大小小,各種規格,從駕駛室下來一個穿迷彩服的上尉,矮胖敦實,徑直向胡大鵬走來,兩人敬禮,握手。

    胡大鵬說:「老黃,這就是你的兵,傅平安,我招的兵,好苗子。」

    又對傅平安說:「小傅,這是你們守島連隊的連長。」

    傅平安向黃連長敬禮,新連長回禮,和他熱情握手:「咱們都是新人,我也是第一次上這個島,我叫黃姚武,喊我老黃就行。」

    黃連長平易近人的不像個連長,倒像個司務長。

    傅平安依舊是冷冷的,並未表現出一個列兵遇到連長時應有的熱情,好在黃連長也不在意,和胡大鵬聊起天來,等士兵們將貨物裝到登陸艇上,也該出發了,胡大鵬將身上的煙塞給黃姚武,黃連長笑著推辭說我有,不用。

    「到了島上可就沒地方買煙了。」胡大鵬說,這句話讓傅平安心裡一動,這個島,夠偏遠的啊。

    登陸艇的引擎開始運轉,這是一艘塗成海藍色的軍用船艇,桅杆上飄著陸軍的旗幟,開船的也是穿著綠軍裝的陸軍戰友,甲板上堆滿了貨物,這都是給駐島官兵的補給品,油料、淡水、食物和郵件。

    在「突突突」的柴油引擎轟鳴中,登陸艇離開了碼頭,一官一兵站在船舷邊,向棧橋上的戰友揮手道別,登陸艇向東,夕陽西下,胡大鵬的身影映在一片夕陽紅中,越來越遠。

    「你這個戰士,很穩重嘛。」黃姚武說,「以後咱們就是一個鍋里攪馬勺的兄弟了,心裡有啥放不開的,趁早說,說出來就好了。」

    傅平安搖搖頭,謝絕了連長的好意。

    黃姚武也沒勉強他,只是給他科普了374島的來歷,這個島遠離大陸上百海里,屬於中國領土,和鄰國沒有爭議,島屬於三無島,沒有淡水,沒有常住居民,沒有耕地,條件非常艱苦,但這畢竟是祖國的邊陲領土,不管是為了宣示主權,還是戍邊需要,都必須駐軍。

    「六七十年代防備蘇修的時候,這個島的戰備位置非常重要,常備駐軍一個連,裝備有130加農炮,至今還是連的編製,但是實際上駐軍人數不多,而且都是各部隊嫌棄的刺頭兒。」黃連長看了傅平安一眼,「等於是發配過去的。」

    傅平安戚戚然,他從新兵連的兵王,淪落到「刺配滄州」,守這個么鳥不拉屎的荒島,和林沖守草料場有啥區別。

    七個小時后,登陸艇抵達374島附近,可是風浪太大,無法靠岸,眼瞅著島上有幾個人影揮手喊話,就是沒法靠過去。

    這個島,真他媽荒涼,這是傅平安的第一印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