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四十六章 九零后的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四十六章 九零后的兵字體大小: A+
     

    雖然這些不速之客穿著解放軍的軍裝,張口也是地道的普通話,但傅平安並未放鬆警惕,從小看的各種電影電視中的案例在腦海中快速閃過,他佯裝傻不愣登的樣子故意問道:「首長,你們是哪部分的?」

    少校說:「T部隊,沒聽過吧,這就是個代號,回頭幫我給你們雷司令帶個好。」

    那邊少校的戰友幫中彈的夥計卸下防彈衣,這是一種傅平安見都沒見過的插板式重型防彈衣,手槍彈懟在插板上已經變了形,人毫髮無傷。

    「抬高二十厘米,我就光榮了。」那個兵說,將肩上的虎頭獵槍拿下來,並未有還給傅平安的意思。

    少校把玩著駁殼槍,嘖嘖稱奇:「西班牙阿斯特拉三十年代的產品,打的透溜,這紀念品真不錯。」

    聽這意思,這兩把槍他們都要帶走,結合剛才說的給雷司令帶好,說明他們壓根沒準備留下和守備區的人打招呼。

    傅平安眼角餘光掃下一個兵手中繞著細繩子,正悄悄向自己身後移動,他本來就緊繃的心更加警惕。

    「我們的人來了!」傅平安猛然指著一個方向,大概是他忠厚的外表起了作用,少校竟然分神了,剎那之間,傅平安欺身上前,抱住少校滾作一團,到底是特種部隊的兵,反應速度沒得說,轉眼就壓住傅平安,正要譏笑兩句,這個兵臉上的笑容讓他有點發毛。

    傅平安手裡拿著一枚手雷,保險環已經拉掉了,鬆手就炸。

    這是少校掛在身上的手雷,T形的拉環頂端預先拉成了Y,稍微用力就能拽出來,天知道這小子的手怎麼這麼快。

    這可是真手雷,炸開來一圈戰友全得報銷,少校不敢造次,一把按住傅平安的手,將手雷摳出來,滿地找拉環的時候,傅平安已經將那支駁殼槍順手拿了回來,就地一滾,半跪在地上舉槍瞄準:「都別動!」

    老T們果然沒動,只是哈哈大笑,那少校好不容易在草叢中找到拉環,插回手雷,末端掰成T形,這才鬆了一口氣,說:「咋地,你還打算俘虜我們不成。」

    傅平安厲聲喝道:「統統把槍放下,把手舉在頭頂!」

    老T們的槍採用的是三點式槍帶,很隨意的挎在身上,但是瞬間就能轉成戰鬥狀態,傅平安的槍里還有至少十發子彈,對付這麼多人顯然不夠,能不能震懾住他們,等待援軍到來,就看造化了。

    「小老弟,你太緊張了,保險沒打開呢。」一個兵嬉皮笑臉道,右手往後一伸,還沒把槍口調整過來,傅平安就開槍了。

    他並不是開槍示警,而是真對著人打,一槍打在胸口,雖然是手槍彈,這麼近距離挨上一發也夠嗆,當的一聲,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其他人卻趁機都把槍舉了起來。

    五支自動步槍和一支大狙瞄準了傅平安,氣氛劍拔弩張。

    少校舉起手:「夥計們,淡定。」

    他已經意識到沒法輕易脫身,這個小兵玩真的了。

    傅平安右手緊貼著身體,槍口上抬,瞄著少校的腦袋,他摸不清對方到底什麼路數,但不管是敵人是友,都是對手,這場戰鬥就當實戰來打,錯不了。

    雙方就這樣僵持著,直到海防一團的一個步兵連趕到。

    看到漫山遍野的端著八一杠的自己人出現,傅平安這才鬆弛下來,帶隊的軍官是老熟人胡大鵬,他和那個少校認識,互相敬禮,然後捶胸口拍肩膀,一副鐵哥們的架勢。

    「抽煙么?」胡大鵬拿出煙盒來,「軟中華哦。」

    「你小子,明知道我們嚴禁煙酒,還故意饞我是吧。」少校笑罵道,轉過臉指著傅平安:「這你的兵?」

    胡大鵬說:「我接的兵,還行吧。」

    少校點點頭說:「很愣。」

    傅平安說:「報告,我不愣,我的一切行動都是經過考慮的。」

    少校說:「明知道我們是自己人還開槍,你考慮過後果么?」

    傅平安昂著頭說:「我只是一個士兵,考慮後果是首長們的責任。」

    胡大鵬說:「傅平安,說說咋回事。」

    傅平安就把經過敘述了一遍,完了說:「穿自己人衣服的未必是友軍,二戰時期,德軍在阿登反擊戰時招募了兩千名會說英語的士兵換上美軍制服深入敵後搞破壞,現在國際局勢複雜,美軍的幾大特種部隊都要求隊員掌握一門甚至多門外語,他們中的華裔越南裔韓裔都很多,臉和我們長得一樣,根本沒辦法區分,再說了,別管你們是不是真的友軍,身為軍人,槍被人繳了就是奇恥大辱,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槍,是老司令珍藏多年的戰利品,即便後面要回來,這臉也丟盡了,而且不是丟我一個人的臉,是整個東山守備區的臉,所以我拼了命也要把你們留下。」

    胡大鵬仰天大笑,少校氣的撓頭:「這個吊兵,還他媽一套套的,現在的九零后真了不得,做事沖,嘴還透溜。」

    一個老T笑嘻嘻問道:「小子,有興趣來我們部隊么?」

    傅平安當即答道:「有啊。」

    胡大鵬的臉就掛不住了,人家當面拉自己的兵無所謂,可自己的兵居然立刻就同意了,現在的九零后真要命,一點集體主義觀念都沒有。

    傅平安當然注意到了胡大鵬的臉色,但他不在乎,繼續說道:「當兵當然要當最牛的兵,這才夠勁嘛。」

    少校說:「你這個兵,油嘴滑舌,太有心計,我不喜歡你。」

    傅平安一怔,臉上發燙。

    那個老T安慰他:「還有機會,我們T部隊只要老兵,你還是第一年的兵吧,好好乾,下次見。」

    老T們走了,乘著一架米171直升機拔地而起,消失在天際,他們到底是;隸屬於哪一級指揮系統的特種部隊,誰也不知道,連那個少校的名字也沒人告訴傅平安,他只知道T部隊在東山進行海陸作戰秘密訓練,只通知了司令部,連基層部隊都不知道。

    回來的路上傅平安問胡大鵬,如果不是自己阻攔,老T會不會真把熊司令的槍拿走。

    「當然會,這是他們的保留節目,別說是咱們離休的老司令了,就是現役的上將,他們也敢開玩笑,上次演習就摸進紅軍指揮部,把一個中將的石楠煙斗摸走了,當然玩夠了就會送回來,T部隊的兵桀驁頑劣,但是軍事素質是一流的,所以首長們都寵著慣著他們。」胡大鵬講完,話鋒一轉,「傅平安,你真想參加T部隊?」

    傅平安想了想,還是說了實話:「報告首長,我真的想加入最強的部隊。」

    胡大鵬說:「人往高處走,這是正常心理,但你說的太直白了,對老部隊一點感情都沒有,這就顯得不好了。」

    傅平安委屈了:「首長,我的老部隊是新兵連,難道一直賴在新兵連么,到了守備區我雖然歸警通連,但乾的是干休所的公務員,我對老司令有感情,對干休所印象也不壞,但我終歸是個兵啊,我也想摸各種各樣的槍,坐直升機。」

    胡大鵬氣笑了:「你們九零后都這樣直接么?」

    傅平安說:「我就是這樣想的,難道要偽裝出自己不情不願才合適么,就像趙匡胤黃袍加身,明明自己想當皇帝都想瘋了,還要假惺惺的推辭一次兩次三次。」

    胡大鵬說:「你看多少書啊,出口成章的。」

    傅平安說:「沒看多少書,但是網上的多,軍事論壇Sonicbbs經常上。」

    回到海防一團駐地,團長設宴款待老首長,但熊司令的興緻不高,老頭子拍了桌子:「媽的,老子的槍都讓人繳了,你們都讓人摸到鼻子底下了還沒發覺,都是幹什麼吃的!」

    團長端起一杯酒:「老司令,我愧對您的教導,我自罰三杯。」

    熊司令說:「這還差不多,我陪你三杯。」

    酒杯端起來又放下,臉色陰沉下來:「這什麼玩意,拿白開水糊弄我?」

    團長說:「老首長對不住,田大姐說了,不能給您白酒喝,我們也為難啊。」

    熊太行豈肯罷休,團長拗不過他,終於還是同意了,但是約法三章,只能喝二兩,下不為例,還不能讓田大姐知道。

    傅平安沒和首長們同席吃飯,他作為前任司令員的勤務兵受到了一團的高規格招待,同席的一個個都是首長身邊的士官,見多識廣,酒量又好,傅平安今天出了個大風頭,為守備區,為一團長了臉,被灌多了酒,席間出去吐了三回。

    但是大酒喝起來真爽啊,尤其是作為主角,傅平安感受到了當兵王的榮耀。

    回去的時候,團長安排了一輛轎車送老首長,212隻用來裝禮品,各種高檔煙酒自不用說,還有大批海鮮,把車廂裝的滿滿的。

    抵達干休所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少不得被田阿姨痛斥一頓,傅平安挨著罵,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聽罵完了,敬個禮回營房睡覺。

    已經過了吹熄燈號的時間,守備區大院一片寂靜,只有路燈昏黃的微光透過茂密的枝葉灑在路上,傅平安看到操場上的單杠,想到今天的體能還沒練,於是走了過去,在某個黑暗的轉角和一個人迎面撞上。

    頓時溫香軟玉滿懷,是個女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