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四十五章 追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四十五章 追槍字體大小: A+
     

    冬去春來,東山守備區大院的幹部戰士們卸下了冬裝,換上了春秋常服,傅平安也習慣了這種特殊的部隊生活,他每天過的都很規律,三點一線,宿舍食堂干休所,只有在熄燈號前的閑暇時刻,才去操場上鍛煉一下體能,因為胡大鵬曾經說過,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體能。

    在為熊司令撰寫回憶錄的過程中,傅平安發現自己頗有文學天賦,雖然他的文字並不華麗絢爛,但精準犀利,情節掌控能力也很強,細想起來,這是從小讀書打下的功底,范東最愛看武俠小說,金庸古龍的作品都買全了,還有諸如賈平凹的廢都,莫言的豐乳肥臀之類,也在范東的書架上有一席之地,至於為什麼一個武俠愛好者對嚴肅文學產生了興趣,那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傅平安乾的如魚得水,輕鬆寫意,他先聽熊司令口述一遍,進入歷史情境氛圍,再二遍三遍聽錄音,記錄下自相矛盾和不清楚的地方,上網查找歷史文獻對照,他寫了兩個東西,一個是熊太行回憶錄,這是預備將來出版用的,寫的中規中矩,還有一個是以熊太行為原型寫的歷史傳奇小說,叫做《爺爺的戰爭》,以太行山下為筆名發表在某論壇,反響很不錯。

    將軍府二樓大陽台上,熊司令坐著藤椅,搖著摺扇,聽勤務兵念以自己為原型的故事,傅平安手裡拿著一疊列印紙,聲情並茂的念道:「……忽然對面走來幾個偵緝隊漢奸,一水的拷綢褲褂,腰間銅頭板帶上別著駁殼槍,其中一個是曾經打過交道的獨眼龍,這時候再回頭已經來不及了,太行連眼睛都不眨,迎著漢奸走過去,邊走邊打招呼,漢奸們被這一舉動迷惑住了,剎那間太行拔槍就掃……」

    「嗯,真實再現了當時的情況。」熊司令又補充了幾個細節,獨眼龍剛從姘頭家出來,腿腳都軟了,要不然以他的身手也不會被自己一槍放倒,說起當年舊事,老司令勁頭上來,說今天天氣不錯,練槍去。

    傅平安這才想起自己下連隊后還沒摸過幾次槍,他是警通連的兵,有自己的配槍,一支護木上貼著寫有自己名字的八一杠,但平時都鎖在槍櫃里,他們公務班的兵又不執勤站哨,連摸執勤槍的機會都沒有,這次正好跟著老司令過過癮。

    但是熊司令所說的練槍和傅平安想象中的打靶截然不同,正軍級是配有專車的,熊司令不用,找小車班要了一輛212,他的專職司機小李平時開的是帕薩特,再開212簡直是齜牙咧嘴的難受,傅平安沒摸過北京吉普,躍躍欲試,小李樂得把車給他開。

    熊司令帶了兩支槍,一支虎頭獵槍,一支二十響,三人都換了迷彩服,開著212直奔東島郊區,出城十公里,道路邊豎了個牌子:「軍事管理區」,再往前走一直到海邊都是部隊的地盤,地方車輛不許入內,這地方生態保持的極好,鬱鬱蔥蔥,生機盎然,森林中不乏野兔狐狸等。

    又向前開了一段距離,道路兩旁只有樹林,沒有村莊,忽然前面一道哨卡,拒馬橫在路上,穿迷彩戴鋼盔的士兵示意212停車,然後上前詢問,小李是個三級士官,大大咧咧說老司令來視察,讓你們團長來接待吧。

    這是守備區海防一團的駐地,團長就是熊司令一手提拔起來的老部下,聽說老司令過來了,立刻坐著一輛越野摩托趕到,一陣噓寒問暖后,熊司令大手一揮:「你忙你的,我自己轉轉就行。」

    團長說那好,我派一個班供老首長調遣。

    熊太行說不用,這地方我比你還熟。

    話雖如此,團長還是安排了幾個兵悄悄跟著,以備不時之需,另外給各單位都打了電話,說老首長來視察,都給我精神點。

    這裡已經瀕臨大海,空氣中都帶著海風的鹹味,熊司令老當益壯,拄著手杖視察了當年修建的工事,鋼筋水泥的坑道和碉堡,但現在已經廢棄,牆壁上還留有當年刷的標語口號。

    「東山守備區的任務是什麼?」熊太行站在炮台上,迎風問道,也不知道是在問誰,小李點了一支煙在旁邊玩手機,傅平安只好回答:「報告,是防範海上之敵。」

    「說得好,當年我們的敵人是誰?」熊太行像是在教育勤務兵,又像是自言自語,「六九年,軍委一年來東山視察海防四次,防的是蘇修在我沿海登陸,截斷南方支援兵力,當時蘇修的海軍力量很強,海軍步兵旅配備有兩棲坦克,我們東山守備首當其衝,只有幾門130岸炮,主力還是85炮,真打起來,那就是拿血肉之軀往上填啊。」

    陪伴老司令幾個月,傅平安已經學會當一個合格的捧哏,他適時問道:「那現在防誰,美國人么?」

    熊太行嗤之以鼻:「美國人?美國人精著呢,才不會拿兵力來填這個窟窿,他們只會用導彈和重炮轟擊,美國人戰列艦的主炮多大口徑,406毫米,一顆炮彈下去,別說鋼筋水泥的工事,坦克都給你砸成零件,在海岸線上擺大炮禦敵的年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有強大的海軍和空軍,有岸艦導彈和戰鬥機,驅逐艦,將來還會有航母,禦敵於國門之外,這才是正道。」

    傅平安深受教育,雖然老將軍七十九歲了,卻與時俱進,沒有固步自封,把自己封存在七八十年代的人生輝煌中。

    這處海防陣地是熊太行親自監督下修建的,非常有感情,看完之後,其他地方就不去了,找個地方練槍,防區內有的是荒無人煙的野林子,老司令找了個地方,擺上摺疊椅子,大馬金刀的坐下,小李拿出一箱子塑料飛盤來。

    傅平安奇道:「拿這麼多飛盤幹嘛?難道不打獵,打飛盤?」

    小李說:「不然呢。」

    熊司令說:「春天萬物繁衍,不是打獵的季節,再說小動物們剛熬過一個冬天也都很瘦,沒肉打了幹什麼。」

    奧運會上有專門的射擊飛盤比賽,但那是用機器發射的飛盤,這兒沒有發射器,只能靠人力來扔,團長安排的幾個兵就派上用場了,輪流往天上扔飛盤,老司令坐著打,用虎頭獵槍裝了六號霰彈打,可是三槍下去都落空了,乾脆換了駁殼槍打。

    熊司令珍藏的這支駁殼槍是速射型,二十發子彈一摟到底,趕得上一支衝鋒槍,配用的是老式7.63口徑毛瑟彈,這種子彈已經不多見了,只能用現役的51式7.62子彈代替,雖然二者膛壓不同,但也勉強能用。

    兩梭子下去,熊司令打爽了,又要換槍,可是回頭一看,放在吉普車引擎蓋上的虎頭獵槍居然不見了!

    司令眼皮底下偷槍,這膽子也太肥了,團長安排的五個兵一直在視線內,不可能是他們乾的,熊司令先是勃然大怒,轉而神色嚴峻起來。

    熊司令低聲道,「有情況。」

    所有人都緊張起來,守備區是軍事禁區,老百姓進不來,自己人不會開這種玩笑,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外軍的蛙人特種兵摸進來了!

    這種故事屢見不鮮,不過多見於對台前線,我軍的偵察兵和對岸的海龍蛙兵經常潛水摸到對面,到電影院看個電影,拿著票根回去就是合格的憑證,據說最狠的一次是我軍的偵察英雄摸到金門島上軍營,和國軍弟兄們打了一場籃球賽,還贏了,完了一興奮把軍裝脫了,露出裡面帶八一五星的背心來,當然最後依然是全身而退,留下一段佳話。

    摸到東山守備區的蛙人,肯定不會是國軍,只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對我國虎視眈眈的某大國,要不是他們的第七艦隊打岔,寶島早就收復了。

    本來愉快的郊遊打獵突然變成了實戰,而且是面對敵人的特種部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陪同戰士沒帶電台,無法快速報告上級,一群人只有一把裝實彈的盒子炮,根本無法與敵對抗,再說離休老司令在這兒,萬一有個閃失可就完了。

    傅平安站在吉普車旁打量著周邊的景物,草木旺盛,看不出任何不對勁,但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忽然之間,他醒悟過來,有一塊草皮和剛來的時候不一樣!

    沒等傅平安過去查看,那塊草皮就動了,一個披著偽裝服的人起身,飛也似的跑遠了,他肩上扛著的正是老司令的虎頭獵槍。

    「給我追!」熊司令怒不可遏,軍人的武器被人繳了,這可是奇恥大辱。

    戰士們一擁而上,可他們連槍都沒有,貿然追上去只能當活靶子,司機小李是個老兵,他高喊一聲:「保護首長!」那些兵又急忙剎住。

    只有傅平安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一把抓起剛裝滿實彈的盒子炮,拔腿追了過去。

    敵人跑的很快,但傅平安跑得更快,而且他是輕裝,只帶了一把槍,而敵人除了全副裝備之外還多拿了一支沉重的虎頭獵槍。

    傅平安一直重視體能訓練,新兵連的最後階段,他的全副武裝五公里越野比別人徒手跑得還快,再加上年紀輕,體魄經過訓練正處於巔峰狀態,即便對方是大名鼎鼎的外軍某特種部隊,也被他慢慢拉近了距離,期間他幾次想射擊,可是一直沒找到瞄準的機會,敵人非常狡猾,在行進間不停運用障礙物掩蔽自己。

    前面是一道懸崖,隱約能聽到海浪的聲音,敵人忽然轉身打了一個點射,離得太遠看不見槍型,但肯定不是八一杠的聲音,傅平安迅疾卧倒,抬槍就打,盒子炮扇面掃出去,敵人仰面朝天倒下。

    槍聲傳到熊司令這邊,大家不免心驚,接上火了,傅平安只是個勤務兵,怕是要吃大虧。

    傅平安右手貼著腰部持槍,貓著腰接近敵人,離得越來越近,能看到敵人身上的迷彩紋路,虎頭獵槍和一支塗抹著綠色迷彩的M4卡賓槍都丟在一旁了,那人用普通話說道:「玩真的啊,你差點把我打死知道不?」

    傅平安沒回應,他生怕對方還有什麼後手,以自己的經驗怕是沒法應對。

    突然之間,身邊過膝的草叢中站出七八個偽裝的極好的士兵來,臉上塗得鬼魅一般,離得最近的一個人劈手就把傅平安手中的槍奪了過去。

    「東山守備區的兵可以啊,要不是有防彈衣,就幹掉我們老T一個兄弟了。」那人一張嘴,滿口白牙,吉利服下面的迷彩服領子上,綴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少校軍銜領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