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十五章 一諾千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十五章 一諾千金字體大小: A+
     

    抽完這支煙,老李把剩下的小半盒大團結交給傅平安,說等我好了咱再抽,煙盒裡還剩下五支,傅平安心中一陣悲涼,他知道老李不會好了。

    把老李送回醫院,大兒子不在,李可也不在,傅平安憤怒了,按照打過來的號碼打回去,果然是網吧的電話,爹都快死了,李可竟然還沉迷於遊戲,傅平安認為不得不出手教訓一下這傢伙了。

    老李倒沒當回事,說大學生你回去吧,我能照顧自己。

    傅平安便放心的去了,找到網吧里,李可氣定神閑的上網,在QQ上正和人聊得火熱呢。

    「你出來,我保證不打你。」傅平安說。

    「稍等一下,馬上就好。」李可說,打字的速度明顯加快。

    「行,我再給你五分鐘,到時間還不下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李可盯著屏幕,啪啪敲打著鍵盤,時不時還發一個表情符號,聊得那叫一個開心,傅平安強忍著揍人的衝動,等了五分鐘,這小子倒還識趣,準時下機了。

    傅平安忍不住教訓他:「你爸爸是肺癌晚期你知道不?」

    李可出奇的冷靜,說我知道,你稍等一下,我去辦一個事,馬上回來。

    傅平安說你不是想溜走吧,留你爸爸一個人在醫院。

    李可說你要是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

    傅平安盯著李可去辦事,看著他進了銀行,在櫃員機上查詢了銀行卡餘額,如釋重負的回來,說走吧,咱們打車去醫院。

    兩人來到醫院,老李又不見了,連加床都撤了,傅平安找到護士站詢問,護士說那個人自己強行辦了出院手續,我們只能尊重病人的決定。

    聯想到老李的種種奇怪的舉動,傅平安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他趕緊帶著李可回工地,剛進工地大門就看到一群人圍在塔吊下面,上面站了個人,是老李。

    傅平安拔腿就往塔吊下面沖,李可緊隨其後,但為時已晚,老李就沒打算給任何人留勸說的機會,他爬上塔吊連一分鐘都沒耽擱,就像八月奧運會上跳水運動員那樣,一頭扎了下來。

    所有人看著一個人影落下來,然後是熱水瓶摔在水泥地上的聲音,是「噗」的一聲。

    塔吊有七層樓那麼高,跳下來就沒救了,連救護車都不用叫了,直接叫火葬場的車來拉屍體就行了,這是傅平安第一次眼睜睜看著一個熟識的人死去,而且幾個小時前兩人還談過話,他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相比之下李可的表現就冷靜得多,連哭都沒哭。

    趙老闆也來到現場處理後事,老李是工程隊的人,又是在工地上死的,他負有責任,工地上爬塔吊以死相逼討要工資是常見的事兒,但那都是作勢而已,老李是真心求死,工友們在他身上找到一疊皮筋紮起來的鈔票和一封遺書。

    遺書很短,先是表示自己的死和趙老闆無關,然後對遺產進行了分配,從醫院退回來的住院費留給老大蓋屋,衣服被褥,誰願意拿走就拿走,還有未結的工錢,等領了之後給小二交學費,學還是要上的。

    鈔票上沾了血,遺書更是字字泣血,趙老闆看了默然,說喪葬費我出了,通知他大兒吧,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火葬場的車來了,把摔的不成形的老李斂了斂拉走,李可跟著送父親走,趙傑和傅平安開著麵包車在後面跟著,因為火葬場很遠,拉遺體的車是不會把活人送回來的,李可得跟他們的車回來。

    在火葬場,是趙傑辦了一應手續,傅平安陪著李可。

    李可狀態還行,他告訴傅平安,為了給父親看病,他把遊戲里的裝備全賣了,賣了一萬多。

    「我爸望子成龍,一心想培養個大學生,可我不是那塊料,高考才考了三百多分,上的學校根本就不是正規大專,我問過畢業生,這學校發的是成人高考的文憑,可笑的是我那個專業,國際貿易,技校出來的國際貿易專業畢業生,上哪兒找工作去。」李可低聲敘述著自己的心路。

    「我上了一年,就知道受騙了,這個學不上也罷,就主動輟學了,在學校門口網吧里整天打遊戲,我不是為了玩,我是代練,賣裝備,靠這個賺錢,自己養活自己,我媽死的早,我爸一個人帶我們兄弟倆,我知道他辛苦,就想早點自立,讓他輕鬆點,沒想到他……」

    李可捂住臉,說不下去了,身子抽動著,眼淚從指縫裡流出來。

    一牆之隔的地方,老李靜靜躺在冰棺里,再也聽不到兒子的心裡話了。

    ……

    隔了一日,老李火化,他家沒什麼親戚,又是個一文不名的小人物,他的死,除了那一聲「噗」之外,沒給這個世界帶來任何影響,所以追悼會是不需要的,遺體告別儀式也免了,畢竟化妝需要錢,租禮堂辦儀式需要錢,就連那些塑料花也是明碼標價的。

    老李被推進了爐膛,焚化一個人需要一個多鐘頭的時間,李響李可兩兄弟一言不發,形同陌路,趙傑和傅平安代表工程隊來幫著處理後事,趙傑冷冷道:「回頭骨灰盒抱回家,至少擺上三天流水席。」

    「為什麼?」傅平安是城裡人,不懂鄉下的風俗。

    「紅白事,人情往來,一是為了臉面,二是為了收燒紙錢,一場辦下來,至少能收大幾千,除掉辦酒席的錢,還有的賺。」趙傑見多識廣,給傅平安科普了一番,鄉下辦喪事和城裡大有不同,除了流水席,還要請戲班子唱大戲,這些年流行唱戲了,就找野劇團來跳艷舞,要多開放有多開放,越是這樣,在村裡越有排面。

    遠處殯儀館大廳正在舉行某人的追悼會,莊嚴肅穆的哀樂聲中,一群群穿著黑衣服戴著小白花的人按次序走進追悼會大廳瞻仰遺容,傅平安看到這一幕,再聯想趙傑說的墳頭蹦迪,感覺中國簡直是個二元社會,城市和農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李建民就在追悼會現場,今天送別的是一位商界大佬,製造業的老前輩,當年李建民下海之初,受過這位大佬的關照,今天送別故人,陰陽兩隔,心中不免悲戚。

    老大哥並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跳樓自殺,因為資金鏈斷裂,銀行收縮銀根不願意放款,明明還有資產卻無法盤活,內憂外患中老大哥頂不住壓力,從自家寫字樓上跳了下去。

    這是淮門今年跳的第三個企業家了,經濟形勢艱難,小企業紛紛倒閉,大企業的日子也不好過,尤其房地產開發行業,是資本驅動型企業,大手筆拿地全靠槓桿,離開銀行的支持就玩不轉,現在銀根緊縮,到處都是錢荒,京華開發的在建樓盤已經全部停工,聽說前天還有一個民工跳塔吊自殺了,大概也是為了討要工錢吧。

    想到高聳入雲的塔吊,李建民不禁產生了某種想法,在自家住宅或者車裡自殺,會導致房子跌價,車也賣不上價,在辦公樓自殺挺不好看的,還是在工地上跳塔吊來的利索。

    追悼儀式結束后,李建民先回家,開始有條不紊的安排後事,他估計自己的追悼會也會和老大哥一樣隆重,但是隨後債主們會登門把所有值錢的東西搬走,房子早就辦了抵押,都是銀行的了,他的所有資產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羚羊屍體一樣,先被獅子分食,然後是鬣狗和禿鷹,要不了多久就會變成一具森森白骨,欣慰的是自己不用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了,至於妻兒老小也只能聽天由命了,兒子李根已經上了大學,這孩子一直嬌生慣養,只希望他以後沒有父親照顧的人生之路能走的平坦順暢。

    ……

    弗洛倫薩花園工地一片蕭條,好幾支工程隊已經撤離,老趙的隊伍也要撤了,只留下幾個人看守工地,傅平安去找老闆討要工資,趙老闆說你去找李建民要錢吧,你不是他兒子介紹的關係戶么,傅平安無言以對他知道老闆確實沒錢,工程隊五十多口子都沒拿到薪水,其他人欠的錢更多,因為他們並不是按月拿工資,平時錢都保管在老闆手裡,只有逢年過節才發放。

    工友們都撤了,待在工地上吃喝還得花錢,不如回家歇著,有活兒一聲招呼再回來就是,但傅平安不一樣,他本來也沒打算干一輩子民工,他覺得自己又一次被命運狠狠地勾了一拳。

    深秋的季節,樹葉枯黃,北風蕭瑟,李建民開著他的公爵王來到曾經寄予厚望的弗洛倫薩花園工地,把車停在大門口,深一腳淺一腳走進工地,這兒幾乎沒什麼人,他走到一處塔吊下,工地斷電斷水,塔吊上不去,只能徒手爬上去,好在李建民經常鍛煉身體,中途歇了一氣就爬到了頂上,俯瞰工地,這是自己打下的大好江山啊。

    李建民正在尋找往下跳的合適落點,忽然發現下方樓面上有個人,定睛一看,是個戴著安全帽的工人,蹲在樓面上正在幹活,奇怪了,工地早就停工了為什麼還有人幹活?李建民很好奇,靜靜地看了許久,確定那個人不是來偷東西的賊,確確實實在幹活。

    這是一件無法理解的事情,李建民甚至忘了自己爬到塔吊頂上的目的,他又爬了下去,上樓面,來到那個民工面前,看到他正在扎鋼筋,乾的專心致志,心無旁騖。

    「小兄弟,工地停了你不知道?」李建民問道。

    「我知道。」那小工頭也不抬。

    「那你怎麼還干?」

    「這是我和老李的活兒,我答應過老李,得幹完。」

    「老李呢?」

    「老李跳塔吊了。」

    「哦……」李建民被這個小工的話深深觸動了,「這是我的活兒,得幹完。」這句話如滾滾雷鳴迴響在他心中。

    李建民下樓去了,自始至終他都沒看到安全帽下面的那張面孔,他只看到帽子上寫的「平安」兩個字,這個工人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帶給自己的動力和啟迪,回到車上,李建民把寫好的遺書撕得粉碎,丟在風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