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十四章 生與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十四章 生與死字體大小: A+
     

    傅平安氣笑了,這小子還真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日子都過顛倒了,這種人他在益蟲網吧打工的時候就見識過,活的跟仙人一樣,幾乎不怎麼吃飯,也不活動,整天面對電腦打遊戲,一連幾個星期,身上都餿了,不過連著幾個月不下機的他還是頭回見。

    這就是老李頭嘴裡最爭氣的小兒子,傅平安覺得可笑又解氣,再看老李頭,一張臉蠟黃慘白的,被殘忍的現實打擊的一個字都說不出,背靠著牆慢慢蹲下去,哆嗦著手掏煙,可是煙盒已經空了,老李頭摸索著全身,似乎丟失了最重要的東西,傅平安不忍心,拿出煙來塞到他嘴裡,幫他點燃,回頭再看李可,沒事人一般又坐回電腦前繼續拼殺。

    傅平安上前直接把顯示器關了,李可暴怒:「我正在打團戰!」還沒說完,就被傅平安薅著頭髮從椅子上拽起來,一把摜到地上拳打腳踢,李可本來就矮小,在網吧里過了幾個月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身體更糠了,毫無還手之力,被打的抱著頭嗷嗷叫。

    老李頭說:「打!打得好!往死里打!」忽然劇烈咳嗽起來,咳得氣都喘不過來,一口血噴在地上。

    傅平安趕緊停手,攙扶老李頭,李可也一骨碌爬起來,又坐回電腦前,試圖繼續玩遊戲,傅平安扭頭喝道:「你動一下滑鼠試試!」

    事實證明,觸及肉體的教育更有效果,李可嚇得一激靈,還真不敢動了。

    老李頭拿袖子擦擦嘴上的血,說我沒事,你幫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孝之子,老子辛辛苦苦掙錢供他上學,就給我上了這麼個學!

    傅平安招呼網管下機結算,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網管說李可大仙是我們的VIP,費用早就付過的,傅平安狠狠瞪他一眼,說早晚人猝死在你們網吧里,吃不了兜著走,網管撇撇嘴:「這樣的多了,沒見哪個死。」

    三人出了網吧,外面冷颼颼的風和雨讓李可終於回到現實中來,老李頭的包袱里有帶給兒子的衣物,趕緊套上才算暖和一些,老李頭質問兒子:「你讓學校開除了知道不?」

    李可咕噥一句:「開除就開除,這破學校上了也沒啥意思。」

    老李抬手就要打,李可忽然指著另一邊說:「校長來了!」然後趁著老爸和傅平安不注意,飛也似的跑了,傅平安追了幾步,李可已經消失在一片小旅館和成人用品店之間。

    探望兒子的結局就是失望而歸,老李頭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十歲,傅平安都不忍心再打擊他,勸他去醫院看看,老咳血不是事兒,老李頭從兜里摸出一個小塑料包,裡面是十幾個白色藥片,說:「沒事,開過葯了,咳得厲害了就吃一片。」

    傅平安覺得不是個事兒,也沒聲張,在轉車的時候帶老李頭上了另一趟公交車,開往醫院的四十四路,等到了醫院,老李頭打死也不願進去,傅平安好說歹說,答應檢查費用自己出,老李頭才勉強同意。

    一系列檢查做下來,老李頭先回工地,傅平安拿著回執單回家,明天他來幫老李頭拿報告。

    第二天一早,傅平安去醫院先拿了檢驗報告,再拿給醫生複診,門診醫生看了報告,抬頭看了看他:「病人是你什麼人?」

    「是我同事。」傅平安說。

    「通知他家屬吧,準備住院。」醫生開出了診斷書,嘀咕了一句:「才四十二歲。」

    傅平安接過診斷書,看到診斷一欄寫著:小細胞肺癌全身多處轉移IV期,心包積液,雙側胸腔積液。建議一欄是住院治療。

    肺癌,晚期!這意味著什麼,每個人都很清楚,傅平安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醫院,又是怎麼上了公交車的,他的腦子全被一個事實佔據,老李頭得了絕症就要死了,而且所謂的老李頭只有四十二歲而已,正是壯年,根本不是什麼老頭。

    一路之上傅平安都在想怎麼辦,按照影視劇里的做法,是不能直接告訴病人的,否則病人的精神會被直接擊垮,只能通知家屬,想辦法挽救,可是老李頭的兒子一個在鄉下,一個輟學失蹤,又能找誰去,要不找趙老闆,也不對,趙老闆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單位領導,不負責職工福利醫療,他只是老闆而已,工人得了病就開掉自生自滅了,傅平安心亂如麻。

    傅平安來到工地,發現工程居然停了,整個小區的建設都停止了,樓面上沒有人,塔吊不轉了,工友們都窩在宿舍里打牌,他到老闆辦公室門口張望,看到裡面煙霧繚繞,附近幾個樓的包工頭都聚到這裡開會,老闆們神色嚴峻,如臨大敵。

    趙傑在辦公室里端茶倒水,看到傅平安在門口探頭探腦,就放下熱水瓶出來問他有啥事,傅平安把診斷書給趙傑看了一下。

    「癌症,晚期,沒救了。」趙傑皺著眉頭,「怎麼,你想拿給我爸看?」

    傅平安說:「總不能直接給老李看吧。」

    趙傑說:「工地全停了,開發商發不出錢來,我們墊資幹了這麼久,一分錢沒拿到,工人工資都欠著呢,這個節骨眼上你找我爸也沒用,他最多給個幾百塊把老李打發回家。」

    傅平安說:「那怎麼辦,要不通知老李的媳婦。」

    趙傑說:「老李的媳婦十幾年前就病死了,他就倆兒子,我想想辦法能通知到他大兒子,還有個小兒子我就沒辦法了。」

    傅平安說:「我負責找他小兒子。」

    反正也停工了,也不需要請假,傅平安也沒敢去找老李,徑自出了工地,去淮門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門口的網吧找李可,果不其然,李可依然在那個包間里打魔獸,傅平安懶得揍他,直接將診斷書放在他面前。

    李可瞟了一眼診斷書,繼續盯著屏幕:「等我打完這一局。」

    傅平安的拳頭捏的啪啪響,這到底是這樣的人渣啊,父親得了絕症,他還能優哉游哉的打遊戲。

    李可終於打完了這一局,下機結賬,網管說給你留著包間,李可說不用留了,我不回來了,然後頭也不回的出了網吧,一路上都在沉默,沒和傅平安說一句話。

    到了工地,傅平安先去宿舍找老李,發現人不在,問別人,都說沒看見老李,傅平安找了一大圈,最終在施工的樓面上找到了老李。

    老李蹲在地上,手拿鉤子,身邊口袋裡裝滿了截成合適長度的鐵絲,正麻利地扎著鋼筋,看見傅平安上來,笑道:「你看我講究吧,一個人把咱倆的活兒都幹了。」

    傅平安說你看誰來了。

    李可站了出來,低沉的喊了一聲爸爸。

    老李很高興,說等我幹完帶你們去吃飯,我請客。

    李可說:「爸,去醫院吧,不能再耽誤了。」

    老李看向傅平安,傅平安只得硬著頭皮撒謊:「你得了很重的肺炎,再不看會惡化,就看不好了。」

    老李從善如流,把手上的活兒丟下,跟著傅平安和兒子去了醫院,辦了住院手續,各種抽血各種檢查,腫瘤科床位緊張,只能住在走廊的加床上,李可忙前跑后,倒也像個兒子的模樣了,到了傍晚時分,趙傑帶著老李的大兒子來了,大兒子叫李響,明顯比李可成熟多了,傅平安稍微放了心,和趙傑出去抽煙,誰也沒有注意到走廊上方的電視機播放的新聞: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進一步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措施……

    兩人在樓道里煙抽了一半,忽然聽到上面嘈雜,似乎是有人打架,趕忙上來一看,竟然是李家兩兄弟扭打在一起,一堆病人家屬圍著看熱鬧,把兩人分開之後,李響擦一把嘴角的血說:「你行你上,反正我是沒這個能力。」說著從包里拿出一疊錢來塞給弟弟,轉身走了。

    李可拿著薄薄一疊錢坐在地上,眼神獃滯,想哭又哭不出來,人群中,老李神情複雜的看著這一幕。

    老李自己尚具備行動能力,還有一個兒子在身邊,傅平安已經盡到一個工友的全部義務,沒必要留下照顧他,於是便和趙傑離開醫院,路上問了一下關於停工的問題。

    趙傑說,弗洛倫薩花園這個項目其實挺好的,前期銷售的也不錯,可惜李大拿太貪心,一口氣又拿了兩塊地,雖然當上了淮門的「地王」,但也背上了沉重的債務,資金鏈一旦斷了,就全完了。

    「現在怎麼辦?」傅平安憂心忡忡。

    「總會有人接盤唄。」趙傑倒是信心滿滿,「別的咱不懂,這地皮,這水泥鋼筋加磚頭蓋起來的房子,都是真金白銀。」

    傅平安關心的是自己還沒結的工資,他可指望這個當學費呢。

    對此趙傑只能給出一個消極的建議:「等等看吧。」

    ……

    第二天,傅平安正在工地上跟著師傅學電焊,忽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竟然是李可打來的,他焦急無比,說父親從醫院偷跑了,大概是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不知道會做什麼傻事。

    「兄弟,我知道你是好人,求你幫我找找我爸,我就這麼一個爸爸。」李可情急之下口不擇言,但傅平安笑不出來,他掛了電話立刻到處找,最後居然又是在樓面上找到了老李。

    老李正在扎鋼筋,乾的熱火朝天的,傅平安從未見他幹活這麼積極過。

    見傅平安上來,老李仰頭一笑:「大學生,我把你那份也幹了。」

    傅平安對老李的淡定感到震驚,毫無疑問以老李的狡黠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得了絕症,但他的反應卻是離開醫院回到工地繼續幹活,而且是在整個工地都停工的情況下,這就令人不解了。

    「老李,你不好好住院,回來幹什麼活,你不知道開發商已經發不出錢了么?」傅平安說。

    老李說:「他們的事兒,咱管不了,咱就管自己手頭這點事,把自己的事兒幹完,干好。」說著又咳了幾聲,把半包廉價的大團結香煙拿了出來。

    傅平安說:「還抽!你真不要命了,李可到處找你呢,你怎麼從醫院跑出來了?」

    老李訕笑:「就抽一根,保證就一根,你也陪我抽一根便宜的。」

    傅平安猶豫了,老李這個肺癌怕就是抽煙抽出來的,不過就他這種晚期病人來說,戒煙也救不了命,多抽一根也不會立刻就死,算了,就依著他吧。

    兩人坐在交錯的鋼筋網上,點著大團結,這煙太廉價,煙里卷著煙葉梗子抽著冒火星,辣嗓子,老李卻抽的津津有味,樂在其中。

    「我是六六年生的,屬馬,八四年高考落榜,家裡給說了個媳婦,當年就結婚了,隔年生了大小子,接著又生了二小子,生二小子的時候被罰狠了,扒屋牽牛,家裡過不下去,就進城拾破爛,後來聽人說南方缺工人,就去廣東打工,大小子十歲的時候,他娘得病死了,我一個人拉扯倆孩子,大的懂事,初中沒上就去學開拖拉機了,我尋思家裡好歹得出一個大學生啊,拼了命供二小子念書,考大學,結果他就給我來了這麼一出。」

    說到這裡,老李苦笑,深深嘆了口氣。

    「我在廠里的時候受過工傷,不能出大力,這些日子,你多擔待,大學生,我看得出來你是個好人……」

    傅平安已經聽不下去了,對於老李這種不太喜歡錶達的人來說,這太像是臨終遺言了,他說你別說了,咱們回醫院,怎麼著也不能放棄治療。

    老李說:「好好好,我聽你的,這就回醫院,不過你得答應我,把活兒幹完,等發了工資,你幫我把我那份領了,我要不在,你就交給小兒子,他這個學,還得繼續上啊。」

    傅平安說:「我答應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