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十九章 鮮衣怒馬駕駛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十九章 鮮衣怒馬駕駛員字體大小: A+
     

    霹靂虎,多麼鋒芒畢露的綽號,傅平安不禁腦補起這位趙老闆的形象來,他一定是豹頭環眼、燕頜虎鬚的威猛漢子,如果生在古代,這樣的猛將一定是使雙錘的,對了,他肯定夠狠、義氣、兄弟多,不然怎麼可能成為淮門四虎之首呢。

    「他一定很能打吧。」傅平安一臉神往,「不然也不會以霹靂為名。」

    王俊說:「能打是肯定的,趙光輝是淮門第一個空手道黑帶,不過叫霹靂虎倒不是因為能打,而是第一,他霹靂舞跳得好,第二,他長得像吳奇隆。」

    吳奇隆是當年風靡一時的小虎隊成員之一,雖然小虎隊在傅平安上一年級的時候就解散了,但不妨礙他聽過這個老組合的歌,更知道吳奇隆有多帥,趙光輝竟然長得酷似吳奇隆,那是必定也是十足的帥哥,這個新發現讓傅平安心中茜姐的故事更具有了一些浪漫色彩。

    本來在他心中,這是一個江湖大佬和女大學生的故事,大佬在歌廳看到身世飄零的女大學生被地痞欺負,仗義出手,不求回報,女大學生卻是性情中人,咬定青山不放鬆,百折不撓,終於衝破重重枷鎖,有情人終成眷屬,可憐大佬身陷囹圄,女大學生懷抱著小襁褓苦守寒窯八年之久……

    不過現在看來故事比想象的還要精彩,這其實是一個金童玉女,郎才女貌的浪漫愛情故事,男的帥女的靚,堪稱淮門版的天若有情系列,一時間傅平安腦補出無數凄美纏綿,蕩氣迴腸的情節,喃喃道:「單憑這個故事,就能下一箱啤酒。」

    王俊納悶道:「什麼故事?我剛才給你講故事了么?」

    傅平安說:「我在感慨霹靂虎和茜姐的故事,當年他倆的愛情一定是江湖上一樁美談吧。」

    這會兒上來幾個顧客,王俊忙著招呼他們,忙完了才過來,手上拿著一杯調好的飲料:「來口硬的。」

    「這是什麼?」傅平安舉起這個裝滿冰塊和深色液體的長直身玻璃杯端詳著,看起來冰冰涼涼很好喝的樣子。

    「長島冰茶,江湖人稱失身酒。」王俊擠眉弄眼,「別被它的表象迷惑了,勁大的很,酒量差的女生一杯就倒,美國人說這種酒是bangforthebuck。」

    傅平安試著嘗了一口,酸中帶甜,爽口無比,但確實是烈酒,後勁很大。

    「下回有瞧上眼的妹子,帶過來,來一杯長島冰茶就上手了,比下藥強多了。」王俊擠眉弄眼,一臉猥瑣。

    一句人渣就在嘴邊,硬生生咽了下去,社會不比學校,同學之間怎麼開玩笑都行,傅平安覺得和王俊還沒熟悉到這個程度,只是訕笑:「我用不著這個。」

    「書到用時方恨少,技不壓身,多學點本事沒壞處。」王俊拿出雪克壺,向傅平安演示如何調配血腥瑪麗,他的動作流暢瀟洒,傅平安大開眼界,原來雞尾酒可以這麼複雜,除了番茄汁和伏特加,還能加入辣椒油胡椒面和鹽,完了還用檸檬片和芹菜桿裝飾,喝一口酸甜苦辣俱全。

    「好喝么?」王俊問他。

    傅平安搖頭:「這是下飯的辣鹹湯么。」

    王俊哈哈大笑:「要的就是這個味,學會這個泡妞事半功倍,來,我教你。」

    傅平安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地位還是蠻高的,王俊這是在向自己示好呢,誰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新人這麼好,當然大姐大的司機除外。

    幾杯雞尾酒下肚,傅平安就飄了,他是有些酒量的,但喝這種勾兌的玩意容易醉,醉眼迷離中,奧運會開幕式都變得恍惚了。

    ……

    傅平安正式成為陳茜的司機,他很自覺的將自己的裝扮更新換代了一下,以前做學生時穿涼鞋、沙灘褲和印著廣告的T恤,現在開著一百多萬的悍馬車,必須要有一個新形象,他參照其他人的穿著,給自己買了條卡其褲子和黑色POLO衫,還有一副批發市場買的廉價山寨雷朋太陽鏡,別管天多熱也不能穿涼鞋,必須運動鞋。

    人靠衣裳馬靠鞍,傅平安捯飭一番后,看起來像個大人樣了,他還搞了個山寨的小皮包夾在腋下,包里放著煙和打火機,但錢包一定隨身攜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項大剛那種老賊留給他的教訓能記一輩子。

    在同學們還在歡度暑假的季節,傅平安已經完成從學生到社會人的轉變,成為淮門一姐的專職司機,是不折不扣的江湖新人了,工作很忙,幾乎沒有個人的時間,不是看著小輝學習就是出車,傅平安樂在其中,他正是精力旺盛無牽無掛的年紀,又對社會上的一切充滿好奇,這工作非常適合他。

    悍馬車的後備箱里隨時裝著半箱五糧液,幾瓶紅酒,幾條軟中華,用於日常應酬,傅平安的隱形福利很多,中華煙隨便抽,茜姐不用車的時候,他可以把悍馬開出去嘚瑟,有一天中午他就把車開回了家,不但把范東生叫上來兜了一圈,連老爸都被倆兒子架上車,感受了一把豪車,不過范東對悍馬的評價不高,他說這玩意跟老子當年開的躍進130差不多,坐起來比賓士差遠了。

    有一次傅平安開著悍馬還遇到了李根,正巧李根也剛趁暑假拿了駕照,開著家裡的漢蘭達在大街上兜風,兩輛車等紅燈時並排,傅平安特地降下車窗打了個招呼,他從李根的眼神里看到了迷惑和羨慕,不由得洋洋得意,鮮衣怒馬的感覺相當不錯。

    八月過去了大半,傅平安鞍前馬後的跟著茜姐去了很多地方,對陳茜的產業也有了基本了解,除了洛可可酒吧,陳茜還擁有一個鋁土礦,一個帶冷鏈庫的物流園,一個物流運輸車隊,這很出乎他的意料,江湖人士不都是開洗浴中心、壟斷土石方運輸么,遊走在法律的邊緣,靠好勇鬥狠賺錢,而茜姐的產業則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他對茜姐不禁又增添了幾分佩服。

    陳茜的日常工作並不是管理旗下企業,而是應酬交際,說的再精確一點就是喝酒唱歌,不管是在外地請客還是本地招待,陳茜一定會選擇最高檔的餐廳,一定要最大的包房,包房裡必須有洗手間和音響系統,喝酒首選五糧液,煙是軟中華,菜品肯定是最貴最鮮的,傅平安從小到大吃過最好吃的莫過於排骨,跟著茜姐當司機之後才見識了什麼叫山珍海味。

    茜姐海量,千杯不醉,白酒一斤起步,紅酒啤酒不拘數,喝了酒就唱歌,偏偏歌喉如天籟,這兩手絕活無往而不利,不管應酬的是政府高官還是商界精英,一律通殺。

    大多數時候陳茜應酬會帶上傅平安,並且帶著他上桌,對別人介紹說這是我弟弟,酒桌上都是有頭有臉的體面人,和陳茜地位相仿,平起平坐,別人也會半開玩笑的問是不是乾弟弟,陳茜就會一本正經的解釋傅平安的歷史,說這孩子可是咱們淮門見義勇為的英雄,有證書的。

    於是酒場上就多了一個話題,賓客們少不得對這個年輕的駕駛員高看一眼,傅平安明白這是茜姐在提攜自己,把自己真的當親弟弟培養的,他耳濡目染迅速吸收著一切能看到聽到的知識,他所處的層次目前只能學到一些細枝末節,比如如何選擇請客的飯店,點菜的技巧,酒場上的座次和規矩,這些知識是沒人教的,全要靠自己觀察領會。

    比如點菜時不要問別人吃什麼,而是要問有什麼忌口,菜品的數量隨著人數變化,一般要比人數多一個,冷盤熱菜湯和主食都不能少,不管客人喝不喝酒,桌上必須有酒,這叫做無酒不成席。

    當然從茜姐這兒學到最重要的是做人的道理,陳茜做人有兩大原則,一是守諾,二是仁義,約好的時間她必定早到十五分鐘,答應別人的事情,一定會做到;對待下屬和生意夥伴,她總會給對方留有一份尊嚴和體面。

    傅平安覺得已經學得夠多了,但是一件事把他打回了原形,九月上旬的一個星期一,礦上來電話說出事了,急需茜姐過去處理,鋁土礦在一百多公裡外,開車要兩個小時才能到,茜姐在電話里答應兩小時后必到,然後催促傅平安開快點,注意安全。

    可是悍馬車還沒開出小區就出了事故,他們直行,被一輛左轉的計程車擦碰了一下,計程車司機下來查看情況,他看起來四十多歲年紀,穿著邋遢,車也破破爛爛的。

    悍馬車一百多萬屬於豪車,修起來一般人承受不住,計程車司機是社會底層群體,累死累活一個月也掙不了幾個錢,傅平安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們也是這種勞動人民,忍不住回望茜姐,茜姐心領神會,說你下去看看,不嚴重的話就讓他走吧。

    傅平安下了車,計程車司機還在查看他那輛破車,悍馬太硬且底盤高,基本上毫髮無傷,但計程車的保險杠癟了一大塊。

    「你走吧,不讓你賠了。」傅平安說。

    的哥直起身來,瞪大了眼睛,忽然之間就滿嘴髒話,說你把老子車撞壞了不想賠錢還想欺負人么!

    傅平安說:「我直行,你左轉,是你違章在先,你怎麼還罵人。」

    的哥嗓門很大:「開悍馬了不起么,開悍馬就能欺負老百姓么,把我車撞壞了就得賠,還得賠我誤工費。」

    小區里很多人圍了上來,進出車輛也被堵住,的哥更加來勁:「都看看啊,都看看,黑社會欺負人了」

    陳茜有些著急了,路口堵成了長龍,再這樣耗下去肯定要遲到,她開門下車,說平安你處理吧,我先走了。

    的哥看見陳茜,頓時眼睛亮了,大喊道:「大家都看看,黑社會老大的二奶開悍馬車,欺負我們平頭老百姓,還有沒有天理王法了!」

    陳茜怒了:「你說什麼!」

    的哥把目標對準了陳茜,開始拉拉扯扯:「別走,你給我說清楚再走,賠多少錢,利索點給個數。」一邊糾纏一邊動手動腳,而傅平安則完全沒反應過來,傻站在一邊看著。

    陳茜說:「平安,報警。」

    傅平安打電話叫交警,可是交警聽說事發地點是小區裡面,表示那不歸他們管,建議打110解決。

    陳茜已經忍無可忍,說平安你給我拽著他,我得先走。

    傅平安這才上前拉住的哥,的哥大喊:「是這個女的開的車,這女的喝酒了,酒駕還想跑!」

    圍觀群眾分不清到底是誰開的車,他們也不在乎是誰欺負誰,誰訛誰,反正有熱鬧看就好了。

    陳茜氣笑了,問的哥:「沒完了是吧,我這有正事呢,和你耗不起,你說個數吧。」

    的哥說:「換個新杠,耽誤我兩天出車,加上誤工費,你給八百塊,立馬走人,我不攔你。」

    他的車是一輛老款捷達,起碼開了二十萬公里,保險杠坑坑窪窪千瘡百孔的,癟了的這一塊也根本用不著換,用暖風機吹兩下就能復原,就算換全新的保險杠,也用不了八百,這純粹就是訛詐。

    八百塊錢對陳茜來說就是一頓飯的事兒,快速解決這個麻煩,不要因小失大,這才是正確的處理辦法,傅平安以為茜姐會和的哥討價還價,最終以一個合理的價錢搞定,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茜姐採用了另一種方式。

    陳茜用手機拍了兩輛車的情況,對的哥說:「你違章在先,敲詐在後,證據我已經掌握了,有錄音有照片,我現在聯繫律師和警察,你不是閑的沒事想玩么,我就陪你玩玩。」

    按理到這兒的哥也該收斂一下了,可他偏不,依舊氣焰囂張,口口聲聲都是黑社會欺負人,我就不信這個邪。

    陳茜打了個電話,讓老六帶幾個人過來,又打給相熟的派出所指導員,讓他派人過來處理。

    警察很快來到現場,緊跟著老六帶著一幫刺龍畫虎的夥計也到了,的哥現在才知道踢到鐵板,開始服軟,說好話,求饒。

    陳茜說:「我不欺負你,咱就按法律程序走,我車需要補漆,該多少錢就多少錢,你的車也有保險,走保險就行,你敲詐我的事兒,咱們現在也不廢話了,法庭上見吧。」

    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多了,的哥想私了都不行,派出所正兒八經當個案子處理了,計程車負全責,賠償悍馬補漆費用,至於後續老六怎麼修理這貨就無關緊要了。

    搞定了這個破事,時間已經過去四十分鐘,在去鋁土礦的路上,傅平安恨不得把車開的飛起,他愧疚無比,因為沒能保護好茜姐,如果自己能像禿子一樣經驗豐富,迅速處理這件事,就不會讓壞人逞凶,更不會耽誤這麼長時間。

    茜姐說:「平安,你是不是覺得姐小題大做了?」

    傅平安說:「有一點兒,我在網上看過一句話,不要在垃圾人身上耗費時間。」

    茜姐說:「對,開好車的未必是壞人,開破車的未必就是善良之輩,這種人就是典型的垃圾人,但是不給他來點教訓,長點記性,他下回還會欺負別人,我們經常抱怨這個社會如何如何,與其抱怨,不如做點什麼,哪怕一點點,也會讓這個社會變得美好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