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十六章 少年的英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十六章 少年的英姿字體大小: A+
     

    上網的時候,傅平安順便查了一下自己的高考成績,現在分數已經出來了,他缺考了文綜,江東省的高考總分是750分,語文數學英語各150分,文綜理綜是300分,他的語文考的還不錯,拿了一百二十五分,數學略差,也有一百分,英語搞砸了只有七十分,總分三百分不到,大學是別想了,假如文綜沒缺考,估計還有上二本的希望。

    高考分數公布之後,就是填報志願,等著收錄取通知書,但這些和傅平安及其家人已經無關,是屬於其他同學的幸福,既然做出選擇就不必回頭,他很平靜地回了家。

    白天小輝玩的太開心,透支了體力,一直睡到現在還沒醒,傅冬梅把他放在門口的竹板床上,自己坐在旁邊拿著蒲扇輕輕搖著,路燈昏黃,像極了小時候。

    正好茜姐打電話過來,問怎麼還沒回家,傅平安說小輝睡著了,我馬上打個車送過去,茜姐說不用,我馬上過來,隨機掛了電話。

    傅平安納悶,心說我還沒說地址呢。

    十分鐘后,悍馬車來到路邊,茜姐一個人下了車,沒空手來,提著一籃水果過來,正好一家人都在,范東坐在輪椅上納涼,范東生捧著西瓜在啃,遠處鄰居把家裡的電視機和影碟機搬來,露天唱卡拉OK,涼風習習,場景溫馨懷舊。

    茜姐很自然的拉了張凳子坐下,和傅平安一家人嘮起了家常,傅冬梅又切了一個西瓜,說大妹子我得謝謝你啊,給我們家平安找了個事兒做。

    「大姐,我得謝謝你們才是,我工作忙,顧不上照顧孩子,老人也沒這個精力,這孩子太皮了,平安可解決我的大麻煩了。」茜姐說。

    說話間小輝醒了,見到媽媽就在身邊,又興奮起來,叨叨著白天玩真人CS的快樂經歷,說明天還要來玩。

    「行,明天媽媽要出差,還得麻煩哥哥。」茜姐起身,牽著兒子的手:「和哥哥伯伯阿姨說再見。」

    娘倆走了,傅平安送他們回來,就聽范東說:「平安,你這個老闆不簡單啊。」

    傅冬梅說:「那車得不少錢吧,跟個小卡車似的。」

    傅平安說:「那是悍馬,一百多萬哩。」

    傅冬梅咋舌:「一百多萬,能買兩套房子了,有錢人的錢真是多的不知道怎麼花。」

    范東說:「這個女的是不是叫陳茜?」

    「是啊,老爸你聽說過她?」傅平安知道範東年輕時是廠里的業務員,和社會上的三教九流都熟,江湖上的事情知道不少。

    范東點了一支煙,說道:「陳茜,是趙光輝的女人,趙光輝當年是淮門的大哥,2000年的時候出了事,判了十年徒刑,一般來說都是樹倒猢猻散,這一攤就算完了,可陳茜一個女流之輩,硬生生扛起來了,支撐著趙光輝的家業,不簡單,不容易啊。」

    老爸的敘述非常簡單,沒有任何細節,但光憑這簡短的描述,傅平安就能腦補出無數的故事,刀光劍影,生離死別,大佬的女人如何撐起一片天,統領一個字頭,想想都讓人血脈賁張。

    夜裡傅平安輾轉難眠,後來睡著做了一個夢,夢裡精彩紛呈,恩怨情仇,可惜醒來就全忘了。

    第二天上午,傅平安按時去上班,今天茜姐出去的早,悍馬車沒停在門口,他拿鑰匙開門,果然只有小輝一個人在家,桌上有茜姐留的條子,字跡有一股凌厲之風,人家說字如其人,確實不假。

    條子上說,讓傅平安帶小輝去遊樂場玩,注意安全,如果自己很晚還沒回來就留住家裡。

    傅平安問小輝,知道媽媽去哪兒了么,去幹什麼嗎?

    小輝當然是一問三不知,他雖然出生於單親家庭,但也是蜜罐里泡大的,無憂無慮沒煩惱,對媽媽的工作不關心,對爸爸這個家庭成員的存在與否也絲毫不在意。

    茜姐安排的任務是去遊樂場玩耍,傅平安幫小輝挑了件醒目的橙紅色的T恤穿上,這樣離很遠就能看見,丟不了。

    天公不作美,今天氣溫高達三十五度,遊樂園裡遊客不多,大小兩個男孩瘋玩了一天,光過山車就坐了三遍,一直玩到小男孩體力不支走不動路,說哥哥我想吃冰淇淋,你去幫我買一個吧。

    傅平安左右看看,指著樹蔭下的長椅說:「你就坐這兒,哪兒也別去,記住么?」

    小輝認真的點點頭,傅平安這才放心的去了,幾百米外有個賣冰淇淋的小店,來回應該不超過五分鐘,可是跑過去一問,冰激凌已經賣光了,好心的店主指著一個方向說那邊的餐飲中心有得賣,傅平安回望來處,小輝還乖乖坐著,於是快步跑向餐飲中心。

    等他拿著兩個冰激凌回來,卻發現小輝已經不見了,心中頓時慌了,喊了兩嗓子不見回應,忽見河邊有遊客在迅速聚攏,還在大呼小叫著救人,傅平安所處的地勢本來就高,站在長椅上望過去,只見河水中有個橙紅色的身影已經不再掙扎。

    小輝溺水了!茜姐千叮嚀萬囑咐,就是怕出意外,可是意外還是發生了,傅平安腦子嗡的一聲全空白了,把冰激凌一丟,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過去,甚至來不及掏出口袋裡的手機。

    河邊有很高的圍欄,天知道小輝是怎麼爬過去的,傅平安手一撐就站在圍欄上,以標準的游泳運動員入水姿勢一個猛子向河裡扎去,說時遲那時快,遊客中有個端著單反相機的人,啪啪啪一陣連拍,將他跳水的英姿定格在鏡頭中。

    傅平安的水性很好,這不是游泳池練出來的本事,而是從小跟范東在大江大河裡搏擊風浪練就的本事,他甩開兩臂劈開波浪,短短十幾秒就游到了小輝身邊,把溺水者的腦袋從水中抬起來才發現這不是小輝,而是一個陌生的男孩。

    男孩已經失去知覺,這反倒便於救援了,傅平安夾著男孩向岸邊游去,河岸高且濕滑,遊客們紛紛伸出援手,將男孩接上來,傅平安也爬上岸來,筋疲力盡,他在人群中看到另一個橙紅色的身影,是小輝看熱鬧看的津津有味。

    傅平安鬆了一口氣,遊客們七嘴八舌,有人打電話叫救護車,有人去喊遊樂園管理員,這都不是正確的解決辦法,傅平安在學校上過救生課,知道時間就是生命,溺水者如果不立刻進行心肺復甦就死定了。

    「大家讓開!」傅平安將閑雜人等趕到一邊,開始做心肺復甦,按壓心臟,按壓三十次后再做兩次人工呼吸,如此往複不停,每一次按壓都使出全身力氣,救生課上老師的話迴響在耳畔,不要怕按斷肋骨,肋骨斷了可以長好,命沒了不能復活。

    這是極耗費體力的活兒,圍觀人群中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替換他,傅平安在烈日下按壓了五分鐘,男孩終於噴出一股濁水,悠悠醒轉。

    周圍爆發出一陣掌聲,傅平安喘著粗氣坐在地上休息,摸出手機查看,無法開機,已經進水報廢了。

    遊樂園管理員姍姍來遲,用擔架將男孩抬走進行進一步的救治,現場混亂嘈雜,自始至終也沒看到溺水男孩的家長出現。

    傅平安拉著小輝悄然離開,到僻靜處才脫下衣服絞乾水,掛在樹杈上晾曬,救了一條命,報廢一部手機,這生意划算。

    「哥哥好樣的。」小輝一臉熱忱的崇拜。

    「別告訴你媽。」傅平安說,這手機是茜姐的,得買一個同樣的賠給人家。

    ……

    公園管理處內,溺水男孩自報家門,他是家住在附近的五年級學生,趁著家長上班自己跑進來玩的,不小心滑到河裡而溺水,管理人員打電話通知了家長,再想找救人的英雄,卻找不到了。

    本來這個事兒就算到此為止,但拿單反相機的遊客正好是個攝影愛好者,又是淮門電視台的業餘通訊員,他覺得抓拍的照片非常適合做新聞,而且是妥妥的正能量,於是給相熟的記者殷素素打了電話。

    殷素素正愁抓不到高質量的新聞整天挨主任罵呢,通訊員一個電話救了她,當即帶著攝影師趕到遊樂園,正好溺水兒童的家長也到了,先將孩子一通痛罵,然後感謝管理人員救命之恩。

    「救你兒子的人已經走了。」熱心群眾們七嘴八舌道。

    殷素素看到了單反里的照片,那張跳水的英姿簡直絕了,再翻看其他照片,其中有一張做心肺復甦時的正臉,殷素素驚了:「這不是上次那個救人的高考學生么?」

    回到台里,殷素素把素材向主任彙報了一下,主任當即拍板:「就是這個了!今晚新聞節目就上,尋找最帥少年。」

    晚間七點半到八點的淮門新聞中臨時加入了一檔尋人啟事,標題是《尋找最帥少年》,副標題是你救人的樣子真帥,發動全城市民尋找見義勇為者。

    當然這只是故意搞的賣點,因為救人者是誰殷素素很清楚,淮門新聞只是做個鋪墊,下一步要做正版節目來弘揚正能量哩。

    傅平安還不知道自己上了電視新聞,他和小輝早已回到普羅旺斯花園的家裡,茜姐打電話來說礦上有點事,晚上不回來了,還問傅平安為什麼手機打不通。

    「手機沒電了,小輝挺好的,來和媽媽說話。」傅平安知道茜姐擔心兒子,趕緊讓母子通話,小輝很乖,沒把傅平安救人的事兒告訴媽媽,但是卻揭穿了哥哥的謊言,說哥哥手機不是沒電,而是進水泡壞了。

    茜姐很納悶,傅平安這孩子一貫很穩當的,怎麼可能手機進水,再問兒子,小輝瞞不住了,只好說哥哥跳河裡救人了。

    「把電話給哥哥。」茜姐說。

    傅平安接了電話,茜姐告訴他手機壞了沒關係,我卧室右邊床頭櫃下面的抽屜里還有幾箇舊手機,你拿一個出來用就行,千萬別亂花錢。

    兩人認識雖然不過半年,但陳茜已經對這個年輕人相當了解,他肯定會悄悄買個新手機頂上,還不讓自己發現,所以茜姐提前掐死這個念頭。

    傅平安是個厚道人,但並不是軸人,既然茜姐說不必賠,那就不用花冤枉錢,他放下電話,去茜姐的卧室找舊手機,平時他很注意,雖然門沒鎖,但是從沒踏入過茜姐的卧室,因為那是閨房,是有隱私的地方。

    現在奉旨進門,自然毫無顧忌,推開卧室的門,一股香風襲來,辨不清是什麼香,也許是女人香吧,少年的腦袋被異性的荷爾蒙熏得迷醉了,找錯了床頭櫃,把左邊的床頭櫃打開了,裡面擺著幾根粉紅色的東西,把他嚇了一跳。

    這東西傅平安當然認識,小時候跟爸爸去旅遊,火車站周邊的小店裡賣的都是這玩意,看了讓人耳熱心跳,沒想到茜姐居然用這個。

    他不敢多看,趕緊關上抽屜,打開右邊的床頭櫃抽屜,裡面果然擺著八個舊手機,從早期的愛立信T29、諾基亞8850到後期的索愛、HTC、黑莓、三星,流行款式品牌樣樣俱全,說是舊手機,其實成色都很新,估計茜姐一年要換一次手機,傅平安挑了一個藍色的黑莓手機,把報廢手機的SIM卡換進去,齊活。

    忽然床頭柜上擺著的一個小鏡框引起他的注意,鏡框里是一張老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梳著雙馬尾,白衣飄飄,背景是淮門師範大學的校門,原來茜姐竟然是淮門師大畢業的。

    與此同時,殷素素已經帶著攝影師來到和平小區五號樓採訪救人的英雄,她是輾轉從二中教務處拿到的地址,卻撲了個空,傅冬梅說兒子不在家,高考落榜以後就打工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