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484章我真的不知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484章我真的不知道字體大小: A+
     

    他寧願相信這些事情都是巧合。

    可後來,這些事情變得越來越不可控制。他雖然不忍心去懷疑季琬,可是他更容不下的,是那些人對於他最愛的女人有所傷害。

    任何想要傷害趙舒舒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顧景燁的視線沉沉地落在季琬的臉上,眸子里似乎帶著失望的神色,卻是看的季琬一陣背脊發涼。

    「景燁,你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我真的不知道沈蔓琳失蹤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季琬慌張的搖頭,只當是顧景燁以為她與沈蔓琳這次的失蹤有關,拚命地否認著,眼眶竟不由自主的濕潤了起來。

    可這委屈十足的模樣,在顧景燁眼裡看來,卻極為諷刺!

    多少次了,她都是憑藉著一副委屈軟弱的面孔讓他心軟!

    這個女人太會利用人心的柔軟。

    顧景燁寒眸一折,冷冷說道:「季琬,不是你每一次哭,我都會相信你。」

    這一套,他已經吃夠了,而且也不再受用。

    「景燁?你為什麼要說這些?我說過了,我真的不知道沈蔓琳失蹤的事情……」

    季琬錯愕地看著顧景燁,原本只是微微濕潤泛紅的眼眶卻有些忍不住,從心底湧上一陣酸楚,一行淚竟從她的眼角滑出來,順著她白皙的臉頰滑落下來。

    「你不知道?你是最直接的嫌疑人,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景燁?你為什麼這樣懷疑我?我做錯了什麼?」

    季琬抬眸,眸子里似乎有些倔強,淚腺似乎快要崩塌。

    「你問我你做錯了什麼?」

    顧景燁頷首,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黑色盒子,遞到季琬面前,質問道:

    「這個東西,是你給沈蔓琳的?」

    他的手裡,放著昨晚裝著催情葯的盒子。

    但盒子里的藥丸已經不見了,很顯然,不是顧景燁吃下了這粒葯。

    藥丸消失……盒子在顧景燁手裡……沈蔓琳不見……

    倏地,季琬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樣,臉色驟然蒼白。

    這些破碎的物品和事件,看似毫無關聯,但聯繫在一起,這結果卻是一目了然。

    顯然,這個東西沈蔓琳還沒來得及給顧景燁用,就已經被他發現了。

    沈蔓琳是絕對不能讓顧景燁知道,她有想要給他吃催情葯的想法的,所以很有可能,是她為了毀滅證據,自己吃下了這粒藥丸。

    看著她慘白的臉色,不用她開口回答,她的神情就是最好的肯定。

    眼睛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東西,有些謊言,能從嘴裡說出來,真相也會從眼神里流露出來。

    「這個盒子里,裝的到底是什麼?」

    顧景燁冷冷的質問道。

    他雖然猜不準這裡面到底是什麼,但是他卻看了沈蔓琳半夜從家裡跑出去的監控。

    畫面里她穿著睡衣,步伐不穩的一路小跑著,哪個正常人大半夜會穿成這樣跑出去?更何況,這個人還是舉止一向優雅的沈蔓琳。

    心裡滕升起一陣不好的預感,最好不要是他想象的那樣……

    「季琬,我再給你一次說實話的機會。」他面無表情地盯著季琬,緩緩說道。

    說到這裡,季琬心裡似乎已經有些絕望。

    倏地,她抬起眸,眼裡的淚水戛然而止。

    她就這樣怔怔地望著他,眼裡似乎沒有任何波瀾。

    事到如今,就算她再否認,也沒有任何作用。

    顧景燁已經懷疑到這個地步了,想要知道真相,輕而易舉。

    「沒錯,是我給她的。你不是想知道這裡面裝的是什麼嗎,我告訴你,是催情葯。」

    她的聲音沙啞,顧景燁卻聽得極為清楚。

    「催情葯?」

    顧景燁看著季琬的眸子突然變得複雜起來。

    她竟然會給沈蔓琳催情葯,這個看起來單純無辜的女人,心裡到底有多毒辣,才會給沈蔓琳這種東西?

    她到底是何居心?!

    難道說……又是受楚寧睿的指使?

    「沒錯,我想讓你們行夫妻之實,這樣就算你和她不過是在演戲,這場婚禮你也推脫不了了。」

    她無法說出她想要讓沈蔓琳和顧景燁結婚的真正原因,但這種時候要撒謊,無疑是自掘墳墓。

    倒不如找一個避重就輕的理由來坦白。

    至少這樣,顧景燁不會發現她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

    顧景燁怔在原地,看著季琬的眸子突然變得陌生起來。

    他不是沒想象過,季琬有可能會做出一些任性的事情出來。但是,在他的心裡,卻是重來都不願意將她與那些卑劣的手段聯繫的一起。

    或者說,在他的心裡,尚有一絲餘地,他相信季琬不是那樣卑劣的女人。

    只可惜……

    她辜負了他的信任!

    如果是放在以前,他一定會著手去處理季琬,只不過現在他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找到沈蔓琳。

    「季琬,你最好是祈禱沈蔓琳沒事,否則……」

    其實大家心裡都心知肚明,吃了催情葯,凌晨跑出家門的女人,能有什麼好的下場?

    這一句,不過只是顧景燁對她的緩刑罷了。

    在他的心裡,其實早已給她判了死刑,不是嗎?

    她唇角扯了扯,苦澀地牽出一絲笑容來,視線卻落在了顧景燁的背後,神情一驚,面色驟變,驚聲道:「你怎麼來了?」

    顧景燁聞聲,回頭望去,卻正好對上站在門口的楚寧睿。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這裡站了多久,他們剛剛的對話他聽進去了多少,但是從他的臉色上來看,他應該是已經聽得八九不離十了。

    「我來看看你啊,畢竟怎麼說,你也是我之前的弟妹,不是么?」

    楚寧睿一步一步靠近季琬,嘴角擒著一抹邪笑。

    弟妹……

    這不等於,變向承認他的身份了么?

    季琬抬眸,一臉錯愕地看著顧景燁。

    他卻並無太大的反應,彷彿這一切,早就在他預料之中一樣。

    「楚總真是客氣了,或許,我應該叫你一聲,哥?」

    顧景燁站在楚寧睿身後,冷冷地說道。

    「哦?看來顧總真的,全都知道了?」楚寧睿轉過身去,臉上的笑容冷冷地凝固,取而代之的,是眸子里一片陰森森的寒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