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480章難道……她逃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480章難道……她逃婚了?!字體大小: A+
     

    沈蔓琳為什麼會這個時候失蹤?

    難道……她逃婚了?!

    剛想到這裡,趙舒舒立即就否認了自己這個想法。就算是逃婚,也不會是在凌晨這個時間段逃的,而且,她那麼聰明的一個人,就算是不想結婚,也不會用這麼愚蠢的方式吧?

    那麼……究竟是因為什麼?

    她正沉思著,目光卻看見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人包裹嚴實的走了進來。

    現在正值炎夏,眼前的男人卻是墨鏡口罩帽子帶了個遍,出現在了她的病房裡。

    就算是防晒,也不用裹得這麼嚴實吧?!

    她疑惑之餘,卻見那個男人已經走進了她的病房,將門鎖死,一一摘下臉上的全副武裝。

    「顧景燁?」

    趙舒舒這才意識到,錯愕地問道。

    「你怎麼在這裡……」

    她沉沉地看著眼前的顧景燁,他的額前已經密密麻麻的布滿一層細汗。

    如今,他能夠去的地方,全部都已經被記者圍了個遍,只有這裡,是記者暫時還找不到的地方。

    「沈蔓琳失蹤了。」顧景燁坐在趙舒舒的床邊,嚴肅說道。

    趙舒舒點了點頭,這些消息她都已經從新聞里聽說了,如今,要上哪裡把沈蔓琳找回來,才是目前的當務之急。

    他們都知道,如果沈蔓琳一旦是出了什麼意外,那麼顧景燁一定脫不了乾洗。

    甚至是傾盡所有,也不一定但得起這個責任。

    想到這裡,趙舒舒心底似乎閃過了一抹驚慌,竟不自覺的握住了顧景燁的手,似乎是在給他安慰一般。

    「沒事的,她那麼聰明,一旦不會有事的。」

    趙舒舒開口安慰道。

    她雖然跟沈蔓琳的接觸不多,但是也依稀能夠感覺到,這個女人不是一個衝動魯莽的人。

    這件事情,一定有什麼他們所不知道的事情。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倏地,顧景燁沉聲開口,眸子里的情緒有些異樣。

    「還有其他的事情?」趙舒舒疑惑開口。

    「嗯,」顧景燁點了點頭,隨即說道:「昨天晚上,我在酒吧門口看到了她。」

    「酒吧?」

    「嗯。」顧景燁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

    這倒是讓趙舒舒有些愕然,像沈蔓琳那樣的人,又怎麼會屈尊到酒吧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當中去?

    她的家教,應該也是不允許的吧?

    正當趙舒舒還在沉思時,顧景燁又開口說道:「我在她的手機通話記錄里,發現了她與一個人取得過聯繫,而且那個時間,就是她去酒吧之前。」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是她主動要去的酒吧,而是……有人約她去的?那個人是誰?」

    趙舒舒順著顧景燁的話分析道。

    她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夠讓沈蔓琳大半夜的跑出去會面,而且還是約在酒吧這樣的地方。

    真是太奇怪了。

    顧景燁視線掃了掃新聞,又將視線轉移到趙舒舒身上,抿了抿唇,緩緩吐露出兩個字:「季琬。」

    「季琬?」

    趙舒舒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眸,據她所知,沈蔓琳和季琬應該沒有什麼交集才對,季琬又怎麼會大半夜的約沈蔓琳出去,而且更加詭異的是沈蔓琳居然還答應了。

    這都是因為什麼?

    「我懷疑,是季琬跟沈蔓琳說了什麼。」

    顧景燁沉聲分析道,他的眼神里,閃動的不是懷疑的光芒,而是確定的。

    不用調查,也知道,一定是季琬對沈蔓琳說了什麼,才會讓沈蔓琳這麼大半夜的答應出去。

    他本來還想著,只要季琬以後不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他便可以對她真一隻眼閉隻眼,現在看來,他不找她恐怕不行了。

    顧景燁輕輕垂眸,清冽的眸子里似乎閃過了一絲別樣的情緒。

    「啪啪啪。」

    一陣掌聲突然響徹在病房門口。

    趙舒舒和顧景燁同時驚錯回頭,卻看見沈振華正目光嚴峻的站在病房門口,眼裡直直地盯著他們兩個。

    「想不到,我的女兒尚且下落不明,顧總竟然還有心思在這裡私會其他的女人。」

    沈振華緩緩走進,目光凌厲地落在趙舒舒的身上,看的她心裡一驚。

    顧景燁站起身來,將趙舒舒擋在自己的身後,一雙同樣是寒意十足的眼眸落在了沈振華的臉上,開口問道:「沈總這是在跟蹤我?」

    他的語氣冷冷地,很明顯的流露出了他心裡的不悅。

    他最討厭被人跟蹤。

    「我要是不跟蹤顧總,又怎麼會發現,原來顧總還會玩金屋藏嬌這一套。」

    沈振華的臉色鐵青,落在趙舒舒身上的眸子也是極為震怒的,看的趙舒舒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她向來不太會面對這樣的人,顧守業也是,沈振華也是。

    大概是,他們都處於一個趙舒舒這一輩子都無法觸及的高度上面。

    她的目光閃了閃,有些不想直面他的視線。

    沈振華自然是看懂了趙舒舒心裡的小心思,沉沉說道:「趙小姐,我希望你能明白一個道理,不屬於你的東西,最好不要抱有非分之想。」

    不屬於她的東西……

    她抬眸,想要反駁,卻又不知道從何反駁起。

    顧景燁和沈蔓琳之間的戲,除了他們幾個人,沒人知道,包括沈振華。此刻他會以為是她在勾引顧景燁,也無可厚非。

    只是,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儘快找到沈蔓琳的下落才對嗎?這個人怎麼倒還有閑心思來諷刺她了?

    真是搞不懂,有錢人的心裡都是怎麼想的……

    趙舒舒還沒來得及開口,顧景燁卻搶了一步先,說道:「關於令千金失蹤的事情,我很抱歉,這件事情發生在顧家,我必定會負起全部責任,務必將令千金找回來,這點,請沈總放心。」

    在臨城,他顧景燁想要找個人,還是很容易的。

    「令千金?」聽到顧景燁對沈蔓琳的稱謂,沈振華心中的怒火倒是再度被激起,「你不要忘了,你們下個星期的婚禮。」

    聞言,顧景燁眸子沉了沉。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了這麼快,彷彿昨天還是一個多月以後的事情,現如今竟然只有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