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465章 假戲真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465章 假戲真做?字體大小: A+
     

    「什麼事?」

    沈蔓琳睜大眼睛,語氣中帶著期待。

    「既然你們現在是在演戲,那麼就……」說到這裡,季琬頓了頓聲,隨即說道,「假戲真做。」

    「假戲真做?!」

    沈蔓琳睜大雙眼,望著季琬,一臉不可置信。

    「沒錯。」

    季琬點了點頭,回到座位上,又叫來服務生為她倒了滿滿一杯威士忌,一飲而下。

    「這怎麼可能,我們根本就不會等到婚禮舉行的那一天顧景燁就會宣布取消的。」

    想到這裡,沈蔓琳臉色便驟然暗了下來。

    即便是在燈光昏暗的酒吧里,她的失落也在臉上寫滿。

    「如果,我有辦法讓你們順利結婚呢?」

    「等等,你怎麼知道我跟顧景燁之間是假戲真做?」沈蔓琳警惕問道。季琬忽而輕笑,薄唇微勾,冷冷地說道:「趙舒舒受傷的事情,已經在我們幾個人之間傳遍了,你不會不知道顧景燁對她的態度吧?如果真是要跟你結婚,或者真的像表現在外人面前的那樣,他又怎麼會如

    此記掛趙舒舒呢?」

    她井然有序的分析道,乾脆又利落的反問,卻讓沈蔓琳想反駁也找不到理由來。

    「你是怎麼知道的?」沈蔓琳面色警惕問道。

    「你不用管我是怎麼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我今天是來幫你的。」

    說罷,季琬低頭,從包里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遞到沈蔓琳面前。

    「這是什麼?」沈蔓琳望著眼前的東西,並沒有伸手去接。

    直覺告訴她,這個東西,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個能讓你嫁給顧景燁的東西。」

    她靠近沈蔓琳,嘴角一勾,緩緩說著。

    可兩人的距離一靠近,沈蔓琳便更加清晰的能感受到季琬身上散發出的那一陣寒意。

    像是沒有人可以看穿她的一種冷漠,更像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手段。

    她沉沉地看著季琬遞過來的盒子,問道:「到底是什麼?」

    「你把這個東西放在顧景燁的水杯里,他喝下之後,我保證晚上他會爬到你的床上去。」

    轟——

    此話一出,沈蔓琳瞬間臉色通紅。

    她雖然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但是在情事方面,幾乎還是個少女一般。

    因為自己的背景,和高傲的眼光,她從來都沒有跟別的男人談過戀愛,更別提那種事情了。

    真是羞恥至極!

    她心中震驚,沒想到,季琬居然會給她這種東西!

    「你瘋了?你竟然給我……」

    沈蔓琳剛想開口阻止,便被季琬嚴聲打斷。

    「難道你不想嫁給顧景燁嗎?!只要你能跟他上床,那麼,這場婚禮,你覺得跑得掉嗎?」

    她目光犀利地落在沈蔓琳身上,看著她慌亂的眸子一字一頓的說道。

    難道你真的不想嫁給顧景燁嗎?

    這場婚禮,你覺得他跑得掉嗎?

    只要,你能跟他上床……

    季琬的話反覆環繞在沈蔓琳的腦海中,是啊,她說的沒錯,只要她能夠跟顧景燁上床,那麼這場婚禮,哪怕是假的,顧景燁也跑不掉了。

    她就會成為顧景燁名正言順娶進門的夫人。

    只是……

    這代價竟然是,要跟他上床嗎?

    她沈蔓琳,也有一天會淪為要靠出賣自己的身體來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嗎?

    這對她來說,無疑是一種羞恥!「你該不會覺得羞恥吧?」季琬看著沈蔓琳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臉色,不禁失笑道,「你放心,反正你以後跟顧景燁結婚了,這些事情也是會做的,早發生晚發生,又有什麼區別呢?更何況,這是能夠讓你嫁

    給顧景燁的唯一方法。」

    沈蔓琳搖了搖頭,啟唇道:「可是我……」「可是?」季琬紅唇一動,站起身來,一步一步朝著沈蔓琳逼近,居高臨下的角度讓季琬看起來無比高傲,她俯視著沈蔓琳,說道,「只要你想嫁給顧景燁,就沒有可是。沈小姐,我想你大概還不明白,這個

    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需要你等價交換的。你想得到顧景燁,不付出點什麼怎麼行?」

    「我……可是我不想用那麼卑賤的手段!」

    沈蔓琳抬起頭,正視季琬的雙眼,一口氣將她心中的介意盡數吐出。

    「卑賤?哈哈哈哈哈……」季琬不禁大笑道,隨即說道:「如果這個在你眼裡算卑賤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高貴的人。」

    「你……」沈蔓琳被季琬說的啞口無言,正想著要反駁,卻被季琬冷冷打斷,她已經沒有耐心再聽她說那麼多,現在只要她接下這個藥丸,一切就會跟著她的計劃執行。

    她做的那些事情,也就不會暴露在顧景燁的面前。

    哪怕現在,她連見得到顧景燁的次數都差不多為零。

    但是只要,不被他驅逐,不被他判下死刑,她就已經覺得夠了。

    「夠了,」季琬冷聲說道,「這個東西,我放在這裡了,拿還是不拿,你自己決定。」

    她舉棋不定,那她就來個乾脆的。

    東西留在這裡,任她自己考慮。

    說罷,季琬起身,徑直離開了酒吧。

    夜幕里,她的背影嬌小,絲毫看不出來,她的內心卻住著這麼多複雜的東西。

    她將黑色盒子放在了沈蔓琳面前的吧台上,留她一個人在酒吧里獨自考慮。

    但是她堅信,沈蔓琳一定會拿走這個藥丸。

    因為她愛顧景燁。

    ……

    沈蔓琳望著眼前的黑色盒子,心中卻思慮萬千。

    的確,季琬說的沒錯,只要能跟顧景燁上床,那麼他們的這場婚禮,結也得結,不結也得結。

    她可以如願以償的嫁給顧景燁,做他最美麗的新娘。

    只是……

    真的需要出賣自己的身體,用這樣極端的方式嗎?

    可是,只是需要這樣而已,便能讓她穿上婚紗,得到顧景燁親手為她套上的戒指。

    那是她夢寐以求的一場畫面。

    片刻猶豫之後,沈蔓琳顫抖著手,拿起了面前的黑色盒子,深吸了一口氣,將它放入了包里。躲在暗處的季琬默默的注視著這裡的每一幕,在看到沈蔓琳拿走這個藥丸之後,她薄唇微微勾了勾,冷冷地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