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354章 葬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354章 葬禮字體大小: A+
     

    倘若之前那些巧合,全都源於她的心機。那麼這次呢?

    這世界上,難道真會有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出賣自己的清白,甚至於自己的性命?

    季琬現在危在旦夕,顧景燁皺緊眉頭,搖了搖頭。

    「你別擔心,她會沒事的。」趙舒舒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趕了過來,伸出手,拍了拍顧景燁的肩膀,以示安慰。

    顧景燁似乎有些意想不到趙舒舒會找過來,一瞬間,心裡竟然湧起一陣強烈的酸楚。

    他伸手,一把將趙舒舒緊緊摟入懷中,手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抵在自己的胸口,在她耳邊堅定有力道:「趙舒舒,你絕對不能離開我。」

    他已經經歷過太多離別了,他絕對不會再允許,他深愛的女人離開他。

    但這句話,對於趙舒舒來說,確像是當頭一棒。

    打得她腦袋嗡嗡作響。

    絕對不能離開他……

    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顧景燁要對她說這樣的話……

    她離開他,是註定會發生的一件事。

    從五年前那次懷孕開始。

    就註定,他們兩個之後經歷的所有,都是孽緣……

    趙舒舒無奈地勾了勾嘴角,抬起手,也環抱住顧景燁的腰,忍住快要噴涌而出的淚水,輕聲說道:「沒事的,季琬會醒過來的。」

    她也很想告訴他,她不會離開他,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會陪在她的身邊。

    只是,她做不到。

    趙舒舒深知,欺騙對於一個人的打擊,遠遠多於某些事情本身所能帶來的傷害程度。

    就像是,如果你從來都沒有向別人承諾過某些事,那麼別人可能也不會懷有什麼期待。

    但是,如果你承諾了,卻沒有做到。那麼,在別人的心裡,那份打擊感,便會成倍增加。

    已經過去了兩天,季琬都沒有醒過來。

    顧景燁也在醫院守了整整兩天。

    就算是報答她的救命之恩,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熊姐那邊的後事基本已經由助理處理完了,接下來,就是她的葬禮了。

    雖然熊姐只是一個傭人,不過,她從三十年前就開始在顧家做傭人,這麼多年來,顧家的兩個孩子,都被她照顧得很好。

    他們從小都沒有媽媽,所以,她待顧景燁和顧睿宇,就猶如兩個親兒子一樣。

    他們也自然將熊姐當成母親。

    所以,這次的葬禮,由顧家操辦,風風光光的送熊姐最後一程。

    葬禮當天,嚇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顧家大部分人都出席了。

    顧守業也來了。

    身邊還帶著一個,之前從未見過的女人。

    顧景燁當然也帶著趙舒舒出席了,真箇葬禮,莊重而又悲涼。

    樂隊演奏著哀樂,到場的人統一一身灰色衣服,臉上的神情無一不是在為這位在顧家待了幾十年,為了顧家勤勤懇懇工作的傭人表示惋惜。

    顧景燁的心情更是跌倒了谷底,整場葬禮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是牽著趙舒舒的手,沒有鬆開過。

    等到該他們兩個上前默哀時,顧景燁牽著趙舒舒,在眾多人的矚目之下,緩緩來到熊姐的棺前。

    祠堂里掛著一張熊姐的黑白照片,那上面,她笑得十分仁慈。

    顧景燁記得,這張照片,還是他幫熊姐拍的。

    趙舒舒望著熊姐的照片,心也被刺得疼。

    想起上次見熊姐的最後一次時,還是在商場里遇到,然而還沒來得及多說幾句話,便已經是,人世里的最後一面。

    有一句話叫做,人們永遠不知道驚喜和意外誰先來。

    之前遇到熊姐,是驚喜。驚於多年之後她會再次在這裡遇到熊姐;喜是她以為,能夠找到自己兒子的下落。

    沒想到,這次意外,卻陡然發生。

    她朝思暮想的兒子,天天都在她身邊,她卻不曾發覺。

    想必,思睿小時候,也是熊姐一手帶大的吧。

    此刻,思睿臉上的表情也十分難受,小小的臉上掛滿了悲傷。

    顧景燁淡淡的默哀完,並沒有注意到趙舒舒看著熊姐照片的出神模樣。送上一朵雛菊之後,便又重新牽著趙舒舒的手回到座位上。

    葬禮所有流程進行完畢之後,大家紛紛離開。

    而在祠堂的不遠處,楚寧睿身著一席紅色衣裝,手捧一大束白色雛菊,站在淅淅瀝瀝的雨中。

    等所有人都離開后,他才緩緩走進,將手中的白雛菊獻上。

    他跪在熊姐的照片前,三次叩首,臉上的表情沉重。

    「您身前最喜歡紅色,所以今天,我穿紅色來看您,您不介意吧?」楚寧睿對著熊姐的照片,自言自語道。

    在他的心裡,其實並不想讓熊姐死去。

    所以,在那次季琬開車撞了熊姐之後,明知道送她去醫院救治是一步險棋,他還是義無反顧的讓季琬送她去醫院。

    哪怕,熊姐知道了他們很多很多的秘密,多到,足夠讓他們萬劫不復的秘密。

    只因為,從小在顧家那個宛如人間地獄的家裡,熊姐是唯一一個給過他溫暖的人。

    「你是誰?幹什麼的?」

    身後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質問聲。

    楚寧睿聞聲回頭,一個白髮花花的老頭子,拄著拐杖,面色兇狠。

    他應該是這座祠堂的看守人。

    楚寧睿面露悲傷,沉聲說道:「我來探望我的親人。」

    白髮老者有些不樂意道:「葬禮已經結束了,你可以走了!」

    熊姐是顧家的逝者,自然身份地位不能小覷,看守人要做到的,就是確保這具棺材在下葬之前都要萬無一失。

    所以他自然不允許任何人隨意前來。

    楚寧睿也不再為難這看守人,淡淡點頭,表示抱歉之後便離開了。

    而此時的顧家,確又是另一番味道。

    這次葬禮,幾乎整個顧家的人都出席了。

    所以不止有顧守業,顧清然也收到消息從國外匆匆趕回來。

    然而,奇怪的是,這次顧守業身邊,卻多了個年輕女人。

    葬禮的時候,大家都沉浸在悲傷中,沒有人有心思放在這個女人身上。

    不過現在,卻不一樣了。五個人坐在客廳里,氣氛沉重。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