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332章 我陪季小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雙胞胎:爹地別惹我媽咪 - 第332章 我陪季小姐字體大小: A+
     

    她不會讓趙舒舒跟顧景燁幸福的!一定不會的!

    好在,顧景燁只是看出了季琬臉上的神態似有變動,但卻沒看出其他更多的情緒來。

    她是清醒著的嗎?

    如果不是,她為什麼會突然在現在臉上的表情一變?如果是,那麼,她到底是為什麼要裝作睡著?

    在顧景燁的心裡,對季琬的懷疑越來越多,甚至於這份懷疑,足夠取代他對她的虧欠。

    他的確欠她一個救命之恩,但這並不代表,她可以肆無忌憚的做出傷害他身邊的人的事情。

    季琬,他給她的機會,只有一次。

    如果她不醒悟過來,那麼,等他查出所有事情的真相,就別怪他,不念情分。

    到了後半夜的時候,趙舒舒實在撐不住,趴在顧景燁的身上睡著了。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季琬也已經醒了,坐在床上,臉上還是沒有血色的蒼白。

    只不過,她的表情卻帶著笑意,正笑顏如花的看著她。

    身旁的顧景燁已經不見蹤影,只留下她和季琬兩個人在房間里。

    「舒舒,你醒了?」季琬的聲音很甜,聽在耳朵里,無限舒服。

    只不過,她跟她好像只見過一次吧?

    不過一面之緣,就這麼熱情地稱呼,趙舒舒是十分不習慣的。

    她點了點頭,轉眼環視了一圈,都沒有看到顧景燁的身影,有些奇怪地問道:「顧景燁呢?」

    季琬笑了笑,回答道:「剛醒來,就忙著找景燁,看來你真的很喜歡他呀?」

    不知道是不是季琬的刻意調侃,反正這句話,要是別人說起來,她就當是一句玩笑了,但不知為何,這句話從季琬嘴裡說出來,趙舒舒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她淡淡擠出一個笑容,開口說道:「沒有,只是以前天天早上睡醒他都在,今天早上突然看不見他,有些不習慣罷了。」

    她回應她的笑容也十分好看。

    但這句話,在季琬聽來,無疑是在,向她秀恩愛!

    也許是女人的直覺,趙舒舒從一開始就覺得這個季琬有些怪怪的,只不過究竟哪裡怪,她也說不上來。

    好像之前跟顧景燁鬧過的重重誤會,都是跟這個女人有關。

    而且,這個女人還是顧景燁的前女友。雖然說她曾經救過顧景燁的命,但是,她也是前女友。

    自古以來,有那個現女友是容得下前女友還存在在男朋友的生活中陰魂不散的?

    她沒有因此生氣,就已經是最大程度的寬容了好不好?

    季琬此刻的笑容有些僵硬,她當然能聽出來,趙舒舒話里的意思,只不過,她不能發火,更不能在趙舒舒面前露出馬腳。

    等著吧,趙舒舒,現在越得意,只會在以後哭得更慘而已。

    顧景燁,只會是她季琬的!而不是她趙舒舒的!

    兩個女人在心裡暗自較量時,卧室的房門忽然被推開,顧景燁手裡提著幾袋早餐走了進來,將季琬的那份放在床頭櫃,自己則回到趙舒舒身邊,坐著準備跟她一起享用。

    趙舒舒笑了笑,將視線從季琬身上收回來,問道:「現在幾點了,我感覺我要來不及上班了。」

    顧景燁聽聞,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身旁的季琬,腦海里升起一陣想法,唇角一勾,笑著對趙舒舒說道:「總裁夫人還怕遲到?」

    趙舒舒被說得有些不好意思,小聲道:「總裁夫人也不能無視公司規矩,不然會被說閑話的。你堂堂顧氏總裁的顏面,保不住。」

    果然,這兩個人這番對話一出,季琬手裡的動作再次僵住。

    她算是明白了,這兩個人之所以會一起來這裡,明擺著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過來,秀恩愛而已!

    當她季琬,不存在?

    季琬有些尷尬,端著豆漿,喝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看著面前如此恩愛的兩個人,她不禁開玩笑道:「你們兩個真是夠了啊,在病人面前秀恩愛,會遭天打雷劈的。」

    她的話十分風趣,聽起來,不過就是作為一個好朋友無心的抱怨而已。

    雖然她心裡,已經氣炸了。

    但是該做的樣子,還是得做。

    顧景燁不理會季琬的抱怨,對趙舒舒說道:「我今天會晚些去公司,要去躺醫院。」

    趙舒舒點了點頭,問道:「是去看那個阿姨嗎?」

    「嗯,」顧景燁不可置否。

    醫院?顧景燁是要看熊姐?

    那正好,趙舒舒便可以,順理成章的留下來了。

    季琬開口,說道:「那,景燁,你去醫院的話,能讓舒舒留在這裡陪陪我嗎?我一個人,連個說話聊天的人都沒有,真是好無聊啊。」

    季琬的要求十分簡單,就只是想要一個人能夠陪她說說話而已。

    「家裡有很多傭人,你要是想說話,可以找他們。」顧景燁的語氣不咸不淡的,好像對此十分無所謂一樣。

    季琬收起臉上笑容,有些自嘲似的開口:「她們,哪還敢跟我說話……」

    自從她們被顧景燁安排在季琬家裡,每天對她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對季琬言聽計從。基本上季琬吩咐的,只要是合理範圍內,她們都會去替季琬完成。

    實在有些大的事情,她們也會請示顧景燁。

    別說聊天了,就連想找人說說話,都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也要上班的……」趙舒舒面露難色地說道。季琬微笑,對趙舒舒說道:「你現在都是總裁夫人了,就像景燁說的,你上不上班,誰敢管你呀?再說了,之前我在外面和景燁一起喝杯咖啡,都被記者拍下來胡亂寫文章,害的我為你背了好久的鍋呢,好

    久都不敢出門怕被記者跟拍,這個人情,你可是欠著我的。」

    季琬說的很無奈,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殊不知,這一切明明都是她自己搞出來的事情。

    趙舒舒皺了皺眉,雖說她並不想跟季琬有過多的糾纏,不過,她說的好像也並無道理。再說了,她正好也有些事情想要找季琬了解一下……想到這裡,趙舒舒抬頭,看著顧景燁說道:「你去吧,我留在這裡陪季小姐就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