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38章:命懸一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38章:命懸一線字體大小: A+
     

    倒下前的一刻,腦海中的人生,快進到大婚當日,迎娶兩女的畫面。

    曾經幾時,從未奢求什麼。

    感覺到到生命最後一刻,多麼希望這刻時間靜止。

    如果可以,一定會珍惜每一秒。

    可老天開了如此大的玩笑,人生巔峰才開始,卻已夭折。

    與其說不甘,不如說不舍。

    真愛未結晶。

    事業未壯大。

    特種兵未成型。

    還有許許多多的計劃未曾實現。

    可計劃趕不上變化。

    倒地一刻,眼角流出了淚水。

    ……

    不知過了多久,石門被打開。

    上官雪見眾多屍體橫七豎八,心揪了起來。

    「唐唐…」

    一連串的呼喊,並未得到回應。

    此時的心已提到嗓子眼。

    她不敢想象結果是怎樣?

    「唐…唐」。

    看清唐唐之後,上官雪喜極而泣。

    「唐唐,醒醒。我命你給本姑奶奶醒來,說好還要生一堆的熊孩子。你個壞蛋,說話不算話」。上官雪抱著唐唐嚎啕大哭道。

    只是任憑怎麼呼喊,唐唐沒有半點動靜。

    「小姐,趕緊下山找大夫給姑爺醫治」。之前擔任上官雪護衛道。

    起初上官雪一人無法推開石門,便釋放了貼身的信號。眾護衛才聚到一起,最後合力推開了石門。

    人在失去理智的時候,大腦是一片空白的。

    上官雪經護衛提點,立刻恍惚過來。

    ………

    縣衙此時已炸鍋,亂成一團。

    李胃直接差人,四處抓大夫。不管男女老少,只要是個大夫通通抓過來。

    顯然李胃已氣急,失去往日文雅做法。

    唐唐靜靜躺在床上,床邊圍滿了人,當然更多則是高矮胖廋不一的大夫。

    「盡人事,聽天命」。一位花白老者摸著鬍鬚道。

    「庸醫,關進大牢」。李胃不滿道。

    隨後老者被衙役帶走。

    眾大夫只得嘆聲做罷,民不與官斗啊!

    「誰要是再說盡人事,聽天命。統統關入大牢」。

    什麼叫濫用職權?

    李胃此時很好詮釋了。

    眾大夫隨後一一上前把脈。

    只可惜清一色除了搖頭還是搖頭。

    最後李胃大發雷霆,直接全抓了。

    ……

    一邊李胃繼續差人抓大夫,北縣抓完去其他地方抓,只要是大夫,管它三七二十一,抓就對了。

    一邊上官雪大肆懸賞征奇人異士。

    直接拿出百萬巨額徵求能人異士。眾人一一看過公告后,不得不暗道貧富差距。當然更多是好奇所傷之人是誰?

    看到懸賞金額,陸續有人前往縣衙。

    只是最後唐唐依舊毫無起色。

    每天來來回回走了一波又一波自稱大夫的人。

    而被李胃抓起來的人,大牢已是人擠人的現象,整日有人不斷叫冤。一到晚上更是鬼哭狼嚎一般。直到眾人叫啞了嗓子,聲音才逐漸減小。

    看守牢房的衙役見此現象,內心替眾人抱不平。

    奈何有心無力。

    此時誰敢去?

    誰去就是觸自家老爺的眉頭。

    從未見李胃如此,可見事態多麼嚴重!

    一旦有人為眾大夫求情,必定吃不了兜著走。

    一連七天已過。

    縣衙外已聚滿眾大夫親屬,整日擊鼓鳴冤。可李胃好似沒聽見一般。

    一連七天也沒公幹。

    所有的事不及救醒唐唐。

    李胃可以說把未來一切可能,全放在唐唐身上,誰知命運如此插一腳。

    而唐唐床邊上的兩女已逐漸憔悴不堪。

    連續兩天顆粒未進,覺未睡。整日又以淚洗面,已從偏偏少女變成大媽級。

    ……

    此時一位頗有仙風道骨的老頭,正躺在其房頂,一手拿著酒壺,時不時仰頭。嘬一口。

    「城裡城外全是你小子消息,鬧得動靜不少啊」!老頭喃喃自語道。

    「老爺,唐唐已經連續七天未醒,你看如何是好」?

    「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

    老頭一躍而下,緩步走進屋內。

    「不妨讓我一試」。

    呃!

    眾人皆一愣。

    尤其李胃愣的雙眼突出,要知道李胃也算高手。對方做到讓李胃毫無察覺,那此人輕功一定非比尋常。

    老頭說完不理會眾人發愣的眼神,直接走向唐唐。

    一手搭在唐唐脈搏上。

    一手摸著鬍鬚,時不時搖頭又點頭。

    良久…

    「他死了」。老頭隨口道。

    本以為看樣子是王者,沒想到只是青銅?

    摸索半天,就憋出三個毫無有用的字!

    「前輩莫要信口胡說。如果前輩沒有辦法救醒小婿,還請自便」。李胃語氣冰冷道。

    叫其一聲前輩,只是尊重其輕功的實力。說白了也只是客套客套。

    「他的確死了,不過又沒死透」。老頭一臉深意道。

    眾人一條黑線堆滿額頭。

    說話直說前半句會害死人的。

    「前輩,求你一定想辦法救救相公」。沫沫說著便跪在老頭面前。

    老頭任由沫沫跪著。

    「有些女娃子都比有些人懂事,哎!這年頭不尊老愛幼了哦」。老頭盯著李胃道。

    見老頭故意而為,李胃也不傻。如對方真能救醒唐唐,那放低姿態,誠懇一聲道歉又如何?

    「前輩在上,多有冒犯。懇請前輩出手,救醒小婿」。李胃單膝下跪道。

    「孺子可教也,老夫今日破例一次,一切因果皆看他自己。你們出去吧」。

    李胃拉著兩女離開了房間。

    「小子,命里有時終須有。你小子啊!再晚一日,只怕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大難不死,它日必有後福,必有後福啊」!

    如果不是遇到如此合適的身體,又恰巧名下並無弟子。老頭決不會輕易為唐唐輸送自己精純的內力,以此來激發被封印體內的內力,從而兩者合一,讓其自身癒合。

    之前兩個老乞丐為唐唐封印的內力當屬陽。

    而老頭內力也屬陽,唯一區別在於陽中有陰。

    陰陽一旦調和,內力便揉合許多。換句話說,在其體內柔和,釋放出去便霸道無比。

    唐唐的癥狀理解為假死人。

    當初黑衣人一劍刺穿胸腔,其劍是布滿無色無味之奇毒。一個小小縣城哪裡會有大夫識得這是中毒之症?

    內力只是解毒后加速復原的助攻。

    真正的根本是清毒。

    七天七夜使得傷口的毒素擴散到每處血管。

    根治只能換血。

    如果當著眾人說換血,一定會認為是瘋子。

    如果說唐唐是首例換血者,那老頭也不敢有百分百把握。

    殊不知多年後換血輸血已成為醫療必備。

    如果老頭不是O型血的話,當初首例換血之人必死無疑。

    但也幸虧老頭是O型血,不然唐唐的AB型,在古代無法驗出血型。一旦輸錯,估計這一輸就是一輩子。

    放血之前,老頭設法護住唐唐的心脈。

    看著唐唐被放血,像極了殺豬的景象。

    待大部分血釋放掉之後,老頭拿起旁邊匕首,手起刀落,自己動脈處直接狂噴出血,很快一碗流滿,老頭直接點穴封死血管。

    老頭所謂的換血,就是直接放出一部分自己的血,灌輸到唐唐身體各處。

    只要唐唐原本心脈護住,讓其新鮮血液與身體融為一體時,再解封心脈。

    「哎!我這跟了八十年的血又少了」。老頭嘆息道。

    老頭血可不一般,從小葯浴,嘗遍各類百草。不光嘗遍藥材,就連毒藥都是當酒喝一般。好不誇張的講,我們吃飯,而老頭的飯不是藥材就是毒藥。所以多年已形成百毒不侵的存在。

    搞定一切后,見唐唐無礙,老頭隨意包紮了傷口。

    「它日成龍還是成蟲,皆看自身造化」。

    老頭凌空一抓,唐唐平躺而起,懸浮空中。

    良久……

    老頭微微流出汗珠,明顯有些吃力。

    老頭拿出酒,悶了一大口,隨後開門而出。

    老頭一出來,兩女立刻圍上。

    「別急,聽我說。他已無大礙,但最近半個月需靜養,讓其自身癒合。你們可以進去了」。

    眾人一聽可以進去,直接忽略了老頭。

    老頭回頭一笑,縱身一躍到房頂,隨後便已無蹤跡。

    雖然此時唐唐依舊沒醒,但看其面色,明顯有好轉的跡象。

    眾人待了一會,才退出房間,想起老頭時,老頭已無蹤跡。

    本來上官雪都打算重金感謝,誰知對方不圖回報。

    兩天後,唐唐臉色恢復如常。

    「臭唐唐,害的我們可擔心了,如果你醒來,我一定好好教訓你,誰讓你自以為是,要是有我,我一招就能撂倒黑衣人。算了我也不和你計較,你要是現在醒,我就滿足你一個無理的要求」。上官雪說完不見唐唐任何反應,便預要離開時。

    「不許耍賴」。

    「誰耍…」

    「唐唐,你終於醒了」。上官雪見唐唐坐了起來,激動的上去就是愛的抱抱。

    「那我可提要求了」?唐唐嘴角上揚,並盯著上官雪胸前道。

    上官雪一見唐唐表情不和諧,眼神飄忽不定,就知道提的要求不正常。

    「我想喝奶」。

    「死唐唐,臭唐唐」。說著用小拳拳錘著唐唐。

    唐唐立馬昏倒過去。

    嚇的上官雪面容失色。

    「唐唐,你怎麼了,別嚇我」。說著手探到唐唐鼻孔處。

    唐唐立馬掙眼,拽過上官雪。

    上官雪立馬撲到唐唐胸前。

    「雪兒,我只是想喝奶。牛奶沒有,羊奶也行。你不會想多了吧」!

    「討厭」。

    上官雪靜靜趴在唐唐身上,可能由於幾日沒怎麼合眼的緣故,直接睡著了。

    唐唐撫摸著上官雪的秀髮。

    「誰說三無人員就不能逆襲?不能走上人生巔峰?哥要糾正你們的言論」。

    唐唐攤開緊握已久的手。

    看著拼了命搶回來的珠子到底有何特別之處。

    只是無奈半響毛反應也沒有。

    珠子沒反應,可察覺到體內一股暖流在遊走?

    PS:感謝《九轉妖帝》《夫人不吃魚》大佬們的打賞與喜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