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35章:迷信助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35章:迷信助攻字體大小: A+
     

    儘管唐唐說的有鼻有眼,但上官雪始終只信了九分。

    畢竟唐唐屬於人小鬼大的尿性,又有韓霜霜的前車之鑒。不得不一探究竟。

    福同客棧中。

    「到底是告訴小姐?還是不告訴小姐呢」?掌柜喃喃自語。

    掌柜對昨晚一事,拿捏不住火候。

    「福伯」。

    聽其聲,看其人。

    小姐!

    難道知道了?

    「小姐早,不知小姐有何吩咐」?

    掌柜準備先探下口風,萬一不是為了唐小姑爺一事,那豈不是害了唐小姑爺?

    「福伯早,昨晚唐唐帶了一位受傷的女子」?

    之所以沒說女子。而是直接說受傷女子。那也是唐唐自己說的救了一位受傷女子。上官雪覺得起碼前後吻合才對。

    看來小姐知道了?

    福伯點頭示意。

    看來沒說謊話啊!

    「受傷可重?住那間房」?

    儘管知道唐唐沒說謊,但來都來了,和當事人聊聊才最穩妥。

    當然最主要擔心陌生女子的顏值,哪怕唐唐無意,可對方主動,那豈不是……

    另一邊唐唐依舊王八式的睡法。

    「姑爺,姑爺」。見唐唐未做回應。小蝶自行推開房門而進。

    見唐唐睡覺的姿勢,小蝶一陣搖頭。

    「姑爺,小姐來了」。

    沒反應…

    「姑爺,老爺來了」。

    沒反應…

    「姑爺,夫人進來了」。

    唐唐迷迷糊糊聽到丈母娘進來了,眼睛用力撐起眼皮。

    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唐唐。

    「這眼睛不像丈母娘啊」!唐唐本能向下斜視。

    「姑爺」。

    終於看清,也聽清了。是小蝶,不是丈母娘。

    「小蝶有事」?

    「姑爺,太陽都照屁股了,該起床了。早飯就差你了」。

    21世紀,一句不吃,就可了事。

    可這裡。不吃也要行禮,客氣一番。這點非常無奈啊!

    在小蝶的催促下,唐唐被迫離開了床。

    ……

    「父親大人早」。

    「母親大人早」。

    「沫沫早」。

    「小雪早」。

    唐唐一進門,便對著幾人問好。

    正準備坐下時,看著旁邊空著的位置,突然有種不祥感迎來。

    不為其他,只為上官雪不在!

    昨晚突然一幕,今早又不在?

    難免會讓人多想。

    「小雪為何沒來」?

    「上官小姐一早便去了福同客棧」。小蝶回道。

    「哦,去了福同…」。

    唐唐一股煙消失在眾人視線。

    「冒冒失失,成何體統」。李胃不滿道。

    「唐唐一定有事,再說小孩子家,無傷大雅。咱們動筷」。

    沫沫卻望著唐唐消失的方向。

    怕啥來啥,本以為哥攤了牌,起碼贏得信任。沒曾想直接找上門。但願不要發生大戰啊!

    唐唐一路狂奔,一路祈禱。

    客棧中。

    大眼對大眼。

    上官雪見林瑤瑤模樣生的靚麗,骨子裡又透著嫵媚。不說極品也當屬佳品。

    林瑤瑤則一度懵逼中。

    一大早跑進一女人,直接目不轉睛盯著自己。要不是看在對方同位女人的份,估計一巴掌早就招呼上官雪。

    「姑娘,有事」?林瑤瑤率先問道。

    「你認識唐唐」?

    林瑤瑤努力回想,搖頭示意。

    唐唐不知道女子姓名,而女子又不知唐唐姓名。

    想到此處,上官雪確定唐唐昨晚所說並無虛假。這才立馬堆出笑臉。

    「沒事,我進錯房間了」。說著上官雪便走了出去。

    唐唐快馬加鞭,終於到達福同客棧。

    剛要進客棧時。

    只見上官雪走了出來。

    待上官雪馬車離開時,唐唐才溜進客棧。

    咚…咚…

    「請進」。

    「剛剛你倆…」

    「我可沒藏漢子,只有我一個」。

    「我問的是剛剛有個大長腿姑娘進來做什麼了」?

    「她問我認不認識唐唐」。

    「只是如此」?

    「難不成她是你夫人」?林瑤瑤試探道。

    唐唐坐而不答。

    真就那麼簡單?

    沒幹起來?

    「如果她是你夫人,那你慘了」。林瑤瑤隨意道。

    唐唐怔了怔。

    「此話怎講」?

    「她問我為何傷?我說被仇家追殺,途中被一男子所救。然後她又問怎樣報答男子。我說以身相許,並且對方已同意,叫我暫時落腳此處,他說安撫好家中母老虎,就娶我過門」。

    「姑娘,玩笑可不帶這樣開。很容易出事」。

    「沒有啊,剛剛與現在一字不差」。

    唐唐哪裡顧得與林瑤瑤耍嘴皮子。

    當即跑出客棧,狂奔縣衙。

    回到縣衙,眾人皆做著平常的事,毫無異常。

    如此安靜?

    暴風雨的前奏嗎?

    唐唐內心不斷嘀咕著。

    「唐唐」。

    上官雪!

    該來的遲早要來,唐唐聳了聳肩,朝著上官雪而去。

    而說來也巧。

    此時上官雪手拿雞毛撣子準備給唐唐房間大掃除。

    連家法都準備好了!

    哥坦白呢?還是該坦白呢?

    關鍵啥也沒做?啥也沒發生?坦白個毛啊!

    屁股忍著點。

    我們同一戰線,寧死不屈。

    「雪兒,你要打就打,要罵就罵,我可什麼也沒做」。

    上官雪卡機中。

    「我叫你幫忙拿個梯子過來,你說什麼」?

    「我說要打水就叫我,要抹灰就抹灰。我可什麼也不怕」。

    這劇情沒有過啊!

    難道上官雪默認了?

    不可能。

    那就是林瑤瑤騙了我?

    ……

    一連兩日毫無動靜,確信上官雪不知實情。便可沒心沒肺的高枕無憂了。

    儘管諸多事情靠向唐唐,但都不及一件事。

    「賺錢」。

    雖然衣品閣有收入,但沒有名氣,幾乎只是當地的一些小單,所以並沒有高收入。而如今多了二十個人的吃喝拉撒。一個月下來開支可不少。

    看著手裡的銀票無奈啊!

    一天天減少,換誰都愁啊!

    必須多些源源不斷的收入才可以維持日常開支,不然遲早老本都吃光。

    夜晚時分。

    俠盜再次上線。

    不為其他,為了先干一票,緩幾天,等想到辦法就徹底金盆洗手。

    為了省些時間,這次目標就在北縣。

    畢竟北縣土鱉還是有的,其次時間就是金錢。生怕去其他地方又撲了空,那就得不償失。

    根據明察暗訪,郊外有家土鱉。

    家裡良田萬畝,店鋪好幾家。

    平日欺負當地村民,甚至榨取村民。其次對工人工錢是一拖再拖。甚至一扣再扣。最後工人拿到手上的錢,不及當初招工的口頭協議一半。

    有錢沒錢都要拖一拖。

    有錯沒錯都要扣一扣。

    錢就是這麼來的。

    自已一家都屬於肥肥嫩嫩的。

    如果他們是豬,那一定膘的理想。

    「你已膘肥體壯,我已拿起屠刀」。唐唐站在屋頂一躍而下。

    ……

    唐唐此時順著門縫正好撞見兩個胖子在做劇烈運動。

    至於什麼運動自己想象。

    畢竟畫面不和諧又沒有美感。連看的慾望都沒有,真不明白張全怎麼就下得去嘴。伸出那短小無力的五條腿。

    估計是作業吧!

    哎!

    男人苦,男人累,男人真TMD活受罪。

    「好看嗎」?

    「好看個屁」。唐唐本能脫口而出。但依舊瞪著眼,望著屋內一舉一動、一左一右、一上一下。

    「不好看還趴著門縫」?

    「你誰啊!你管我」?唐唐起身轉向身後。

    我的乖乖!

    我看入迷了?

    身後居然站著十多個人,自己不知道?

    這要是仇家在背後來一刀,那不就掛了?

    「各位也是看戲的?靠近一點,遠了效果不好,來我這個位置,這裡屬於360度無死角。裡面的情況看得明明白白」。

    唐唐當然明白是家丁,只是為了蠱惑他人,自己好脫身。

    「拿下」。

    隨著管家下令,眾人才從卡機中緩來。

    家丁毫無招式,上來便是張牙舞爪。

    結果肯定…

    果不其然,全部家丁被唐唐係數丟在一旁,一起完成著疊羅漢。

    唐唐搞定家丁后,便注視管家。

    剛要準備嚇一嚇管家時。

    「大俠饒命,奴家願意侍奉大俠,只求大俠放過奴家賤命」。

    呃!

    確定耳朵沒問題。

    有問題的是管家搞基。

    看著管家一臉賤樣。唐唐不光心裡鄙視。

    甚至直接擼起袖子。

    啪…啪…啪

    扇的管家青一塊紫一塊。

    「爽,大俠使勁打,奴家好喜歡,來吧」!一臉享受的樣子道。

    TMD不光是個軟的基佬,還是個受虐型的?

    看著管家被打的一副痴盪樣子。

    已經忍不可忍。

    唐唐退後了幾步,直接一記衝刺。

    砰…砰…

    41碼的鞋底與痴盪的臉完美碰撞。

    毫無疑問鞋底完勝。

    直接把管家踢向兩人的房間。

    管家跌落在兩人床上,此時眼裡腦里全是滿天的星星。

    「好爽」。舌頭一吐,直接昏死了過去。

    兩人從興奮中醒來。

    不得不佩服兩個胖子的心真大,外面刀劍相對,兩人依舊沉浸在二人世界。

    「你是何人?為何闖入我府中」?張全質問道。

    看著張全的牙籤,真是不知道是公還是母?

    「黑衣人,索你命,劫你財」。

    張全不快不慢穿好衣服。

    「我張全的命,閻王都不敢取,而我的財,財神都不敢收。你憑什麼覺得一定可以」?

    真當自己是神了?還是玉皇大帝?

    口氣比腳氣都大。

    還給哥搬出了閻王和財神。

    裝逼誰不會?

    「你只是區區一凡人,怎知我們這種活了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存在。殺你如屠狗」。

    唐唐說完便直接隔空抓起管家扔了出去。

    光說不練假把式,再怎樣也要把逼裝圓滿不是。

    為了迎合自己逼招,動用相當多的內勁啊!

    商人土鱉哪裡知道武學高深莫測。

    張全只覺得唐唐這招隔空抓物很牛,其次親耳聽到活了上百年?

    始終相信只要有仙,生命就不會終止。尤其有了金錢之後,怕死越來越明顯,迷信則越來越重。因為張全不想放過可以成仙不死的機會。

    「仙人在上,第子有眼無珠。還望仙人莫怪。我願奉上十萬兩,孝敬仙人,以表敬畏之心」。說著張全掏出銀票,恭敬奉上。

    仙人?

    怕是個仙人板板。瓜娃子。

    腦殼被門夾了。

    唐唐嚴重鄙視張全的智商。

    但票子不拿白不拿,不就為這來的嗎?

    唐唐直接隔空一抓。

    銀票已到手,此時不走,何時走?

    PS:感謝《九轉妖帝》打賞。由於又轉成白班了,所以半個月更新會在深夜11點左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