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33章:重操舊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33章:重操舊業字體大小: A+
     

    看著台上三人吃的津津有味。

    眾人不以為然對屎有了新的認識。

    內心一度懷疑屎也是美食了?

    當然細心的人不難發現,如果是真的屎,唐唐不會自己直接端著。

    「好吃嗎」?

    三人嘴裡賽滿所謂金燦燦的屎,不停點頭。

    「好吃,就多吃點」。

    其實所謂的屎,只不過是麵粉製作而成的糕點。

    此舉算懲罰?

    只不過…

    懲罰還未開始而已。

    把罐子遞給其中一人,唐唐與暗影下了高台。

    待離高台數十米之遠時。

    「上菜」。

    還有菜?

    隨著唐唐話落。

    遠處出現佩戴簡化版口罩的兩人,推著一車不明物體。直接推到三人面前,隨後快速閃開。

    台上三人感覺不妙。

    台下眾人一樣感覺不妙。

    不為唐唐的舉動,而是味道記憶猶新啊!

    「今日不算特訓,所以懲罰自然降低。揭開大桶蓋子,上前注視其一個時辰。往後不達標者,那就一日三餐全吃屎」。

    眾人一臉黑線。

    這哪是懲罰?分明就是玩人!

    台上三人苦瓜臉再次上線。

    六雙顫抖的手揭開蓋子。

    揭開蓋子剎那間。

    彷彿空氣全都是帶屎的空氣。

    多麼臭不可聞啊!

    三人揭開蓋子瞬間,自然閉眼又閉氣。

    三人的本能被唐唐看在眼裡。

    貌似這種方法練憋氣是不是得事半功倍?

    看你們能憋多久?憋的越久才好啊!可以省不少的功夫。

    大概一分鐘過去,三人已陸續打開口鼻。

    打開一瞬間,只能大口呼吸著帶有屎味的空氣。

    索性眼不見心不煩。

    只是唐唐沒達到初衷,會讓其如此?

    「當我的話是廢話嗎?注視一個時辰」。

    三人只得睜開眼來。

    立刻台上出現一幕。

    三人嘔吐不止。

    剛剛所吃之物,還未消化。一股腦全被吐了出來。

    不吃飽怎麼吐?

    不吐怎能產生陰影?

    不產生陰影,如何又能自身強大?

    這一切都是唐唐提前計算好的橋段而已。

    為了打造一隻特戰小隊,可謂用心良苦。

    看著三人吐的只剩苦膽,方才讓其挪開。

    「解散」。

    眾人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彼此。

    直到唐唐消失在眾人眼中時。

    眾人才放下戒備之心。

    次日天未亮,唐唐便起了個大早。

    眾人此時睡的正香,偶爾許多還做著成人的夢。

    至於什麼夢,咱們也不解釋,畢竟每個人都會有這種經歷,只是早晚而已。

    唐唐沒有像正規部隊那樣鳴哨,叫其集合。

    而是…

    紅料理。

    此時每個營房正被唐唐丟進一包干辣椒,並且是點燃的干辣椒。

    起初不覺得有什麼異常。

    可越到最後,煙越大,味道則越嗆鼻。

    直到眾人全部出現在唐唐面前。

    眾人對唐唐可謂一點好印象也沒有,如果可以再次選擇,估計只剩唐唐一個光桿司令。

    「我知道你們恨我,恨我就對了。看到你們不爽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很爽。這裡只有結果說了算,我需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不是一群只會欺負弱小,卻不能戰勝比自己強大敵人的廢物。你們在我眼中就是廢物,當然未來不知道,至少現在是。所以你們要做的就是向我證明你存在這裡的價值」。

    「公子,你能給予我們什麼」?

    唐唐聞言,心裡挺佩服此人。在無比壓抑的氛圍中居然主動問自己。

    「隊長一個月俸銀是五千兩。隊員則兩千兩。執行任務成功則另有獎勵。其次合格者,我會傳授功法,成為高手也只是時間問題」。

    本以為只是管吃住,卻沒想還有不菲的銀票拿!

    聽到五千兩,最先動容的是唐瓜。

    當殺手幾年,拿不出兩百兩。這是殺手的悲哀啊!

    「一年六萬兩」!唐瓜暗道。

    之所以開出如此高的待遇,也是為了留住眾人,更是為了拴住眾人的心。

    畢竟誰不為錢而折腰?

    當然如果只是錢作為吸引眾人還不夠,畢竟誰也不能保證所有人,有天為了錢而不出賣自己。所以才擅自做主,準備傳授眾人第一式的功法。

    「誓死追隨公子」。唐瓜大聲道。

    呃!

    眾人皆一愣。

    一直在和唐唐頂嘴的傢伙怎麼突然轉性了呢?

    一人帶頭,眾人便齊刷刷單膝下跪。

    「誓死追隨公子」。

    「誓死追隨公子」。

    「誓死追隨公子」。

    ……

    唐家軍在暗影與唐瓜帶領下,日復一日重複著訓練,雖然訓練很苦很累,但只要想到銀票功法在向自己招手,便卯足動力,抽干潛力。

    唐唐則當起了甩手掌柜。

    一門心思全撲在賺錢上。

    沒辦法啊!

    開支大的很,不幹點外快,很沒安全感。

    所以…

    隔三差五,周圍便出現不是哪家被盜,就是哪戶被劫。

    「豈有此理,居然頂風作案。唐唐你說怎麼辦」?李胃怒氣道。

    接二連三接到報案,關鍵上一個案子還沒破,又來一個。現在堆了七八個案子,不是被盜之案就是被劫之案。李胃心中很是毛躁。

    老丈人這是甩鍋的節奏嗎?

    動不動就問哥怎麼辦?

    要不是看在沫沫面上,很想懟一句涼拌。我看你怎麼辦?

    難不成叫哥自首?

    那你女兒豈不成了寡婦?

    唐唐給了李胃翻了個大大白眼。

    儘管不滿老丈人甩鍋的行為,但畢竟哥在其屋檐下啊!

    「此事我也略有耳聞,好像被劫被盜之人,都屬於斂財的小人,我覺得是好事,畢竟北縣出現了俠盜。他們常常劫富濟貧」。

    唐唐給自己貼了個俠盜的標籤,覺得理所應當。畢竟每次都有施捨給其窮人一部分,只是大部分留給了自己不備之需而已。

    「俠盜」!

    「對,十有八九是俠盜。不然為何只對富賈鄉紳動手」?

    「儘管對方是你所說的俠盜,但明目張胆犯案,叫我如何向上面交代?又如何給眾盜之人交代」?

    「這個…我想想」。

    唐唐來回走動,一臉認真思考。

    「有了。父親半夜可在縣衙外,供上佳品。再對其虔誠禱告,或許對方看到,就會去向其他地方做案」。

    「這等荒繆行為,身為朝廷命官,豈能隨意而為之」。李胃雙手抱拳對著空氣道。

    當哥沒說。

    「不過也可一試」。

    呃!

    唐唐沒想到李胃如此沒節操。

    「既然如此,擇日不如今日。父親大人還是快快差人準備,免得俠盜今晚再次頂風作案」。

    李胃點頭,認同唐唐所說。轉身便走了出去。

    「看來要去其他地方加班了」!唐唐看著李胃背影無奈暗道。

    當晚李胃裝著一副無比虔誠的模樣,雙手合十,對著空氣嘴裡不停念道。

    「俠盜,俠盜,你快走」。

    「旁邊縣城富流油」。

    看著李胃突然覺得有說小品的潛質!

    ……

    等到夜深人靜時,唐唐換上夜行衣。躍到房頂上,幾個跳躍便已不見了其身影。

    此時一隊人馬,安營紮寨在城外。

    唐唐路過時,看見火把一片,便尋思瞧瞧。

    剛騎到樹叉上時。

    底下一片廝殺。

    看著底下黑衣人眾多,而另一邊眼看就要全軍覆沒的節奏。

    「交出藏寶圖,留給爾等一個全屍」。其中一黑衣人道。

    「休想,藏寶圖乃我林家祖傳」。對方一女子硬氣道。

    女子儘管雙眼通紅,身負重傷,依舊不卑不亢。只是對著遠處一具屍體目不斜視。

    「很好,殺了你,一樣能拿到藏寶圖」。說完便示意身後黑衣人一起上。

    「喂。懂不懂憐香惜玉?這麼多少欺負人家一個姑娘,是不是男人」?

    眾人聞聲而望。

    唐唐一躍而下。

    「還想英雄救美」?黑衣人不屑道。

    身後數名黑衣人會怕一男一女?

    顯然這是黑衣人的底氣。

    「你這樣很容易死於話多啊」!

    「既然早點想成一對苦命鴛鴦,我成全你。幹掉他倆」。

    眾人對著唐唐就直接弓弩伺候。

    刷…刷…刷…

    隨著眾人箭箭落空。

    便對唐唐警惕起來。

    而此時女子由於失血過多,直接暈死過去。

    唐唐眼見不妙,準備快速解決戰鬥。

    直接上前對著眾人就是大招伺候。

    每拍到一個黑衣人。

    黑衣人立刻斃命。

    一個回合已有三名黑衣人喪命。

    黑衣人頭目見此不妙。隨即命眾人撤退。

    「喂。姑娘,醒醒」。唐唐一邊掐著人中,一點不停呼喚著女子。

    只是依舊無果。

    看著女子飽滿的小嘴唇,唐唐不由吞了吞口水。

    「姑娘,我也是逼不得已,莫怪。佛祖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得罪了」。

    唐唐捏著飽滿的小嘴唇。

    直接一嘬再嘬。

    直到一雙大眼睛死死盯著他。

    唐唐眼見女子已掙眼。

    居然厚顏無恥假裝沒看見再嘬了一下。

    有得必有失。

    一味的得寸進尺便是…

    一大耳瓜子,狠狠扇在唐唐臉上。

    「不感恩就算了,還打人」?

    「我打的是人嗎?我打的是流氓」。女子說完,狠狠用手擦著嘴唇。

    一臉嫌棄的模樣,像極了情侶之間的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樣子。

    「我怎麼就流氓了?你見過有我這麼帥的流氓?又能打的流氓」?

    「今日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本姑娘不給你計較」。說著便推開唐唐,直接來到一具屍體旁。

    噗咚。

    直接跪在其屍體旁。

    剛剛強勢一面截然形成反差。

    女子抱著屍體便嚎啕大哭。

    看樣子是至親。

    哎!

    哥最見不得女人哭。

    「姑娘,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便」。說著上前拍了拍女子肩膀道。

    只是沒曾想,回報給哥的居然是分筋挫骨手。

    PS:感謝《九轉妖帝》小弟的喜愛與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