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28章:暗殺來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28章:暗殺來襲字體大小: A+
     

    「哎呦。燙…燙。這滾燙水估計能把活豬燙死」。唐唐假意誇張道。

    兩人一聽,心中懊悔不已。裝啥不好,非要裝死。

    世上可惜沒有後悔葯啊!

    如果有,一定大賣。

    「兩位大人日夜操勞,站著都能睡著。想必平日勤政愛民。來啊,給兩位大人洗洗」。

    突然兩人心有靈犀同時醒了過來。

    「兩位醒了」?

    兩人連忙點頭。

    「兩位想此事如何善終」?

    兩人面面相覷,無奈一聲嘆息。

    這次算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只要大人一句話,我等願上刀山,下火海」。謝兵一臉堅定道。

    剛剛如此硬氣還說著看誰先死!

    這才多久?

    就冷臉想貼熱屁股了?

    「你過來」。叫來一衙役,在其耳邊叮囑道。

    「來人,起鍋燒油」。

    眾人一臉懵逼。

    「大人起鍋燒油做為何用」?馮青小心翼翼道。

    「他不是說了願意下火海嗎?這裡火海沒有,下油鍋也差不多」。

    唐唐要的可不是客套,更不是嘴上一句好聽。

    見兩人有意與自己打游擊,那就裝傻充愣。

    玩不死兩人,至少也要讓兩個傢伙拖層皮,放點血出來。

    「大人,臣惶恐,臣惶恐。求大人網開一面」。

    兩人持續重複一句話。

    意思就是啥也不想出,卻想著求放過。

    唐唐面無波瀾,不再理會兩人。

    ……

    門外此時已架好大鍋,鍋中倒滿油。

    熊熊大火燃燒著,鍋中的油就翻滾著。

    遠處看此一幕,都令人毛骨悚然。

    剛剛只是滾燙的水,這次居然沸騰的油!

    玩的不一般的大啊!

    李胃心裡難免有些擔心鬧出人命,畢竟還是兩條官命。

    「唐唐。適合而止」。李胃上前道。

    「父親,我自由分寸」。

    哥也只是拿著金牌當令箭。

    沒了金牌,毛都不是。

    所以玩玩可以,還不能拿著當飯吃。

    除非…

    金牌是武皇親自受命。

    唐唐當著眾人面,一塊碎銀被丟進了在油鍋中。

    「今日也不為難兩位,只要兩位伸手進去,撈出碎銀。今日之事一筆勾銷」。

    此話一出。

    現場一陣騷動。

    放進去,還拿出碎銀?

    這不是一筆勾銷。

    這是往死里整的節奏啊!

    兩人彷彿吃了全世界的苦瓜,有口卻難言。

    如果理智上講,失去一隻手總比丟掉命要好的多的多。

    本想準備油鍋自己裝逼,好震懾兩人。

    但仔細一想,這個逼沒長眼,萬一瞎了,哥的手就廢了。

    再者怕小說、電視劇里的劇情有水分。

    說什麼油鍋放個醋,就是常溫。

    哥不敢試啊!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當著眾人面,拿起整塊豬頭,直接丟入滾燙的油鍋中。豬頭自行在鍋中翻滾。

    幾個呼吸間。

    原本白花花的豬頭,直接變成金燦燦的豬頭。

    不一會又從金燦燦變成黑不溜秋的豬頭。

    可想此時的油溫,再想想黑不溜秋的豬頭就是手的真實寫照。

    看著翻滾的油,望著黑不溜秋的豬頭,兩人慫得很徹底。

    「大人,我願意捐款,以慰天威」。謝兵道。

    「臣也願意」。馮青道。

    丫丫的呸,早幹嘛去了?

    早點捐款,哥也省了道具啊!

    真是不到滾油煮,心不死啊!

    「兩位有此舉動,武皇必然欣慰。只是各地災情不斷,兩位如果捐款少了,那也是杯水車薪啊!毫無作用。不知兩位款多少」?

    兩人平日就是鐵公雞,所以萬事不到生死一刻,決不花錢免災的主。

    唐唐提示的如此明顯,兩人各自想了想。

    兩人再次默契十足的伸出五根手指。

    隨後謝兵預要開口時,被唐唐搶先一步。

    「兩人大人果然明察秋毫,體恤百姓。我替武皇感謝兩位大人各自捐款的五十萬兩」。

    呃!

    兩人差點老血噴出。

    明明打算吐出歐家的五萬兩。

    誰曾想被唐唐硬生生說成五十萬兩!

    五萬與五十萬雖然中間差的只是個十。

    但天差地遠啊!

    「男人一口吐沫,一個釘。我想兩位大人應該是個男人吧」!

    兩人一臉恨意加無奈堆滿了整張臉。

    「為了以示公正,請兩位當面立下字據。不然銀兩未到我手,卻說我私吞。豈不是當了冤大頭?所以捐款流程要走的」。

    兩人隨後極其不情願立了字據並畫了押。

    「飯點到了,不妨留下吃個便飯?今日好像吃油炸豬排、油炸丸子、反正好像都是油…炸」。唐唐滿意收下字據道。

    兩人一聽油炸頓時嘔吐出來,連忙搖頭揮手,倉促而逃。

    「唐唐,此事他們定不會善了。你有何打算」?

    「毫無打算,先吃飯」。

    李胃看著唐唐背影一臉無奈,真不知道自家小姑爺入贅李家,到底是福還是禍?

    人家在暗,哥在明。

    關鍵哥還又無權。

    何必白打算?

    如果對方非要挑釁自己,自己又不是吃齋念經的和尚。

    有句話說的好。

    該出手時就出手。

    對方非要當哥是軟柿子,那哥當他是魚泡子。准一捏一個準。

    自信從不是盲目的。

    但盲目自信一定是不可取的。

    有物證,證明其貪污。

    有金牌,可以阻擋屑小。

    有武功,可以自衛。

    呃!

    別誤會,自衛非自…慰。

    ………

    「聽說有人找茬」?

    「算嗎」?

    「我可聽說了,你打了歐陽」。

    「那又怎樣?學藝不精還出來裝逼」。

    「你可知歐家不單單是北靈首富?而是背後官家勢力?正所謂民不與官斗」。

    「你變了」?

    「啊!我變什麼了」?上官雪上下打量自己。

    「變漂亮了」。

    上官雪難道發育緩慢型?

    看著上官雪各處有著明顯變化。尤其原本飛機場突然異變。唐唐有些難以置信。簡直好不誇張的講乃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

    「真的越來越漂亮了,來,雪寶寶嘬一口」。

    說著便上前預要抱著上官雪一頓狂嘬時。

    咳…咳。

    此時沫沫踏門而進。

    「沫沫,快到相公懷裡來」。

    此時唐唐完全臉不紅,心不臊。

    完全一副有多騷便有多騷的樣子。

    俗話說得好。

    男人可以沒錢沒權。

    但一定要騷啊。

    何況哥有錢,那還不騷上天?

    「難道哥進入青春期了」?感覺越來越騷的時候,真的挺懷疑是不是提前進入青春期了!

    「相公你變了」。

    「那你們是喜歡還是討厭呢」?

    難道騷的如此明顯了?

    「只要相公待我們的心不變就好」。

    「千年王八,萬年龜。如果非要在愛情面前加個期限。我希望是十萬年。今日我唐唐對天發誓,往後餘生一心一意對你們,如有異心,天打五雷轟」。唐唐站起身來,手指天空大聲道。

    正準備感受兩女一臉痴情崇拜的眼神時。

    轟……轟……轟。

    天空瞬間好似布滿雷…管。

    接二連三炸響聲,聲聲震耳。

    老天不至於吧!

    早不打,晚不打。

    非要乘哥發誓承諾打?

    雷公你幾個意思?

    難道羨慕哥有兩個如花似玉的老婆?

    嗯,一定是項目嫉妒哥。

    「沫沫相信相公」。

    「我怎麼那麼不相信呢」?

    「天地為證,日月可見。我往後如果拋棄你們。我不得好死,身首異處」。

    兩女同時用手捂住唐唐。

    唐唐乘機對著兩女的手嘬了一口。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何況還是自己媳婦,不佔白不佔。

    ……

    北靈歐家大廳中。

    一青年男子臉色暗沉,面前有兩人跪拜不敢抬頭。

    半響后。

    「想不到被一個孩童戲弄」。

    「他有武皇金牌」。馮青道。

    「我歐峰要殺的人,就沒有殺不了的」。歐峰堅定道。

    歐家乃北靈首富,也是歐家掌舵人。

    為人不擇手段,狠辣至極,野心勃勃。

    隨著生意越來越大,便計劃涉政。

    換句話說,那就是造反的節奏。

    如今歐陽經脈受損,需要靜養一年。每日看到獨子禿廢,一蹶不振。這一切都是拜唐唐的男子所賜。加上打亂了蓄意已久的計劃,這筆賬不得不要回來。

    示意兩人退下后。

    「老爺既然明面上有諸多不便。不如…」身邊留有山羊鬍的男人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道。

    此人乃趙信,跟隨歐峰數年,角色扮演為歐峰個人狗頭軍師。

    「正有此意,這事你親自抓」。

    「是」。

    隨後趙信退了出去。

    「你有你的金牌,我有我的對策。我就不信你能逃過我歐家敢死隊的暗殺」!

    一味相信了敢死隊,卻低估了唐唐的武力。

    歐家後院中,地下密室李里。

    一共八個身穿黑衣的男子,站在趙信面前。

    「即刻前往北縣,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此人雖年幼,但武功不弱。不可大意。」趙信手拿唐唐畫像道。

    隨後眾人一一離開趙信的視線。

    「八個敢死隊應該足夠了」。趙信摸了摸鬍鬚暗道。

    危險即將到來。

    唐唐卻給人感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狀態。

    除了吃就是睡,沒啥應對,也沒啥想法。

    晚飯期間。

    「晚飯之後,你們藏在一起。無論聽到什麼動靜,都不要出聲,更不要出來。父親保護好母親,雪兒照顧好沫沫」。唐唐一臉認真道。

    「那你呢」?上官雪疑問道。

    「我一個打十個沒問題」。

    「不行,我和你一起」。

    「聽話。乖,其他人不信,也要相信我吧,我可捨不得你們兩個。所以我會小心再小心。畢竟我們還沒洞房啊」。

    「都什麼時候了,還耍貧嘴」。

    「確定你一個人可以?要不要調一些衙役過來」?

    唐唐擺手拒絕了李胃。

    調衙役純屬送人頭。

    身邊沒有牽挂,才能放開打。再者對亢龍有悔倍兒有信心。

    夜深人靜時分。

    縣衙已空無一人。

    八個黑衣人如期而至……

    PS:感謝《九轉妖帝》打賞。么么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