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27章:金牌好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27章:金牌好使字體大小: A+
     

    此時小眼瞪大眼。

    純屬乾瞪眼。

    一道餘光,恨不得直接滅殺唐唐。如今非常清楚,如果強行開口說話。

    輕則狂噴不止,重則經脈壞死。

    活脫脫植物標本。

    歐陽強行撐開眼皮,他不甘心啊!

    一線天就這樣干瞪著唐唐。

    由於神經已支配不了,最終還是昏死了過去。

    歐陽被秒了!

    幾人眼神齊唰唰看向唐唐。

    「不管我的事,是他太弱了」。唐唐攤了攤手無辜道。

    這逼裝的給九分,多一分怕你驕傲啊!

    眾人內心終於明白唐唐這是扮豬吃老虎啊!

    「兄弟牛,不過慘了。他家是不會放過你的」。徐大拍了拍唐唐肩膀道。

    感情所謂的比賽只能輸?

    玩不起別玩啊!

    歐陽的隨從臨走時,直盯著唐唐看。生怕錯過什麼?

    看什麼看?沒見過如此玉樹臨風,陽光帥氣的帥哥啊!

    當然內心戲再足,也不敢隨意增加仇敵,畢竟現在不是一個人啊!

    要是一個單身狗,哥會怕你歐家報復?

    光腳的還怕濕鞋?大不了魚死網破。

    隨著歐陽離去,重心回到勝著身邊。

    「根據規則,我輸了。靈靈郡主贏了。請隨意提一個範圍內的事」。張凡無所謂道。

    如果沒有唐唐,靈靈郡主一定要求張凡做一件有利於家族的事。

    可如果沒唐唐,也輪不到自己第一啊!

    歐陽重傷,的確對唐唐不力。

    可一切緣由還是因自己而起。

    武靈靈示意張凡到一邊。

    「我希望張家可以力保唐唐」。武靈靈對著張凡耳旁小聲道。

    「郡主,機會只有一次,可當真」?

    張凡怎麼也想不出,為何放棄如此機會,要知道張家在朝廷的地位可謂是一人之下。雖然靈靈是郡主,但沒實權,可張家可是實打實的權臣。背後能量驚人。只要在張凡能力範圍之內的事都會比力保唐唐都有價值的多。

    「當真」。

    「別的事不敢篤定,但此事我張凡一定會力保於他」。

    其實幸虧有唐唐從中插一腳,不然張凡會被歐陽算計。

    這叫上天命運安排嗎?

    不…不

    劇本為主,導演為大。

    眾人各自恭了恭手,隨後各自離去。

    「回家」?

    「當然,讓你見識見識郡主府」。

    ……

    幾人一路驅趕馬車來到北靈城的郡主府。

    門面不及老丈人上官家?

    好歹也是郡主府啊!這麼寒酸?大門一個站崗的都沒有?

    只怕是個假的郡主府吧!

    隨著深入。

    不看不知道,一看寒酸無比再無比。

    連自家縣衙都不如啊!

    「話說真是你家」?

    「覺得寒酸」?

    「不一般的寒,不同程度的酸」。

    「說人話」。

    「好歹也是郡主府,這環境不如地方鄉紳」。

    「算不錯了,我們只屬於武皇旁支,有一個番號不錯了」。

    原來還挺容易滿足?

    「窮富也是一日三餐。除了傢具舊點,人氣差點,位置還算不錯。崇尚節儉還是優良傳統」。

    「你嘰嘰喳喳嘀咕什麼」?

    「沒什麼,挺好」。

    「郡主,我也算不負所托。顯然中途出了一丟丟插曲。郡主也不用給我其他賞賜。能不能賜個金牌啥的,最好能免死的那種」。唐唐一臉期待。

    本想藉此敲詐武靈靈一筆。

    看到眼前此景。

    哥真的不忍心啊!

    難怪當初沒承諾哥身外之物,感情一清二白啊!

    金銀錢財沒有,好歹也有啥金牌之內的吧!

    不圖大富大貴,只求安心大睡沒毛病。

    再者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沒有」。

    聽到並確認武靈靈說沒有時。

    一首諒涼送給自己。

    「不過我自己這塊可以暫時借給你」。武靈靈手拿金牌晃悠道。

    「那就卻之不恭了」。

    「真金」。

    看到唐唐直接用嘴咬金牌,武靈靈很是無語。

    「沒留牙印,果然是真的」。小心翼翼放進胸懷。

    看著大夫替武靈靈換了葯,重新包紮了傷口。得知一切無礙。便連夜啟程回到了北縣。

    次日一早。

    「你說這些全是一個叫唐唐的男子命你們送來的」?

    「是,昨日已付了現銀。郡主現在換掉舊傢具嗎」?傢具老闆道。

    良久武靈靈才點了點頭。

    ……

    「我們是翻新」。

    「我們負責花卉」。

    看著整個郡主府里裡外外正被大變樣。武靈靈蹲在房頂上,無奈看著又時而憋嘴一笑。

    「郡主,這是他托我轉交給你的信」。小燕道。

    武靈靈從小燕手中奪來並直接拆開。

    「我覺得不打不相識挺好。作為朋友大家禮尚往來,你借我金牌。我給你家翻新翻新。主要銀票多的沒地方花。所以你也不要被眼前所感動。你的傷口多多注意,不要碰冷水,以免留疤就沒人要了。你很單純,也很善良。願往後餘生的你每天快樂。有事報我大名,不說赴湯蹈火,至少也親力親為。看此信不要哭鼻子哦」。

    「哼。自作多情,誰和你是朋友啊」?此時武靈靈已淚花直泄。

    「涼風爽歪歪」。

    「歪歪爽涼風」。

    嘴裡一邊哼著調調,一邊邁著輕快的步伐。

    「李大人,不知貴姑爺在何處」?

    後堂大廳中。

    「不知道」。李胃臉色鐵青回應道。

    「李兄應該知道,我們身在其中,也是按上面的意思辦差。莫讓我倆為難不是」。同樣身穿官服的男子道。

    「謝大人你也搜過後堂,小婿的確不在家。還望改日再來」。

    「耶,你們找我」?

    呃!

    三人皆一愣。

    謝兵與馮青則喜上眉梢。

    李胃則像看大白痴一般的眼神盯著唐唐。

    「來人,拿下」。謝兵道。

    「等等,你兩位什麼人」?

    「我們乃北靈地方官」。

    「哦,然後呢」?

    「你蓄意重傷歐少爺。我等奉命緝拿你」。馮青道。

    「其一這是北縣,不是北靈。其二我們公平比試,是他技不如人。其三為人父母官應了解前後案情,再行判斷。其四身為朝廷官員應為國利民。而不是隨意聽命於他人。其五話說你兩收了歐陽家多少銀票」?

    呃!

    三人再次一愣。

    雖然官場黑暗,但也沒人明目張胆暗示為官之人受賄啊!

    「大膽,公然誹謗朝廷官員,你可知其後果」?謝兵道。

    兩人各自收了歐家五萬兩,明顯被人指名點姓有些虛。但自認是官,對方只不過是一介草民。

    「誹不誹謗,自己心裡一清二楚。我勸各位莫要大水沖了龍王廟」。

    說完便當著三人隨意一坐,直接翹著二郎腿抖動起來。

    「狂妄之徒,藐視朝廷。來人,拿下」。

    「喂,搞清楚,看明白,這是我家。不是北靈衙門。知道的是人,不知道的以為瘋狗亂咬人啊!也不知道最近兩條瘋狗被人打死沒。應該沒死,估摸著也快了」。說著便望了望門外。

    謝兵與馮青一臉惡氣。暗自發誓一定非親手給以顏色瞧瞧。

    「呀!兩位大人臉怎麼那麼冰?還難么青」?

    不爽我,又干不掉哥的樣子真爽。

    廳內空氣彷彿零下五十度。

    「來人,把火盆拿來,給兩位大人烤烤。不然特像死…人」。唐唐故意加重死人兩字道。

    非要惹哥不高興,那就為民斬草除根。畢竟哥的身份又不是只是李家和上官家姑爺。

    「很好,那就看看是你先死,還是我先死」。謝兵揚起嘴角道。

    「來人。此人,誹謗朝廷官員。即可押入大牢」。

    「屁大點的芝麻官,官威還挺大」。

    「對付你足夠了」。

    「哦,歐家給你的勇氣」?

    「來人,綁了」。

    這次唐唐沒有反駁,只是靜靜看著兩人。

    很快唐唐被五花大綁。

    「兩位大人。沒有實證,直接在我府上綁人不好吧」!李胃臉色暗沉道。

    「上面自有解釋」。

    「帶走」。

    「想走?那有那麼容易」?

    唐唐直接當著眾人嘣斷繩子。

    眾人再次一愣。

    「好啊!公然違抗。最加一等」。

    「哦,一等會不會太少?不如加十等算了」。唐唐一臉笑意看著兩人道。

    兩人一度懵逼中。

    「來人,兩人藐視武皇。即刻打入大牢」。

    「哈哈。你以為他們會聽你的」?

    「確定不聽」。

    唐唐慢吞吞拿出金牌,對著眾人大聲道。

    「見金牌者,猶如武皇親臨。爾等還不跪拜」?

    眾人揉了揉眼,確定唐唐手中金牌千真萬確。

    立馬雙腿跪地道。

    「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尤其兩人聲音異常的大,雙腿卻異常的抖。

    估計能與羊癲瘋有的一拼。

    看著兩人戰戰兢兢。

    哎!

    本想低調。

    實力不允許啊!

    「兩位大人剛剛綁了武皇,這個罪恐怕即可斬首也不為過吧」!

    「臣惶恐,臣有罪。臣有眼無珠。求大人網開一面。臣家裡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

    「停」。

    老掉牙的台詞,每個貪官的媽都是八十歲?騙三歲小孩都騙不過,還想騙哥?

    「既然你說有眼無珠,那就把眼珠子扣下來吧!來人,準備扣眼珠」。

    兩人一聽。

    大腿中間的五條腿,立馬投降。

    各自黃色液體流出一灘。

    「耶,兩位大人敢對著武皇撒尿,這膽子有些逆天啊!這是要造反的節奏啊」!

    兩人一聽,立馬昏死過去。

    落凡踢了踢兩人,看見嘴角有浮動。

    「裝死可以嗎」?

    答案肯定不行。

    「來人,用冷水潑醒他們。等等,冷水我怕他們不醒。那就用滾燙的水潑他們吧」!

    永遠不要試圖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這句話哥要證明給你們看。

    不是叫不醒,是你們方法不對。

    此時兩人一聽滾燙的開水,頓時又嚇尿了。

    本以為撞死變便能躲過一劫,誰知不按套路出牌。

    「大人,滾燙水已備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