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25章:老丈人就是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25章:老丈人就是坑字體大小: A+
     

    看著台下血流不止。

    真希望血流成河啊!

    那是錢啊!

    血噴的越多,代表越有市場。

    這便是靚女效應。

    看到此時此刻,終於明白當年一個個不足百台機子的網咖,為何有著六個靚妹。

    再到直播平台,10個女主播中如果平台允許,恨不得有9.9個希望24小時不穿就靜靜躺在哪裡,估計觀看人數只多不少,收入絕對可觀,不然也不會有如此多鋌而走險之人。

    種種跡象表明,那就是男人們的尿性。

    都說女人的錢好掙,那只是你做的不對男人的胃口而已。

    見台下眾人天性都已釋放出來,便示意眾女退到後台。

    台下見靚女退場,許多都暗自發誓,無論如何今晚先拿下再說。

    「各位,今晚最後定製環節。只要你需要特別的款式與不同設計的時候。我們會有定製業務。當然價格不菲。畢竟設計本人親自抓,款式不重樣。下面請欣賞本人的愚作」。

    一身長裙的韓霜霜出場了。

    高貴典雅一詞發揮的淋漓精緻。

    現場發生截然不同的狀況。

    沒有流鼻血。

    而是嘴巴清一色齊開。

    剛剛的秀如果是內在,那韓霜霜這次就是外在的秀。

    純粹衣服的靚麗,而不是靠三點一線。

    當即便有少有母老虎,欲購此款樣式。

    如果不是為了錢,真不想賣給眾人。

    扎眼一看,沒誰少於200斤。

    老鐵你說,再好看的衣服穿在這種身材的人之上,是不是影響口碑?

    北縣胖子真多!

    哪天是不是開個減肥培訓班!應該生意倍兒好。

    事情以完美再完美而告終。

    現場所有做服飾老闆都與唐唐合作了成衣的秀以及定製和成衣業務。

    以往客戶進店都只是單一挑選布皮顏色。而如今店裡擁有同款布做出不同款的衣服。你說銷量會不會增加呢?關鍵還有定製業務,這種專宰暴發戶與土鱉。那是妥妥一本萬利。

    以完美姿態收場,那是必然的。

    一切導演說了算。

    後台之中。

    「今晚肯定會有諸多相邀之人,

    但我希望你們通通拒絕。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不要讓自己掉價。

    對男人要欲情故縱,如果很容易滿足豈不是很快就會被人所遺忘」。

    唐唐不能阻止她們掙外快,但至少幫她們提高價碼。

    「這是辛苦費,每人五百兩。你們自己去分」。說完留下銀票就離開了。

    「好帥!好好帥」!。一女子雙手拖著下巴道。

    「帥不帥與我們沒關係」。

    「怎麼沒關係?他丟銀票的樣子帥的很過分」。女子說完便抓起銀票離開。

    富人曾說過,員工離職無非兩點。

    其一:錢不到位。

    其二:受了委屈。

    其餘都是扯蛋。

    唐唐之所以不約束眾女,給足銀票。那也只是讓她們安心上班工作。至於其他估計只有導演知道。

    果不其然,陸續有人到后場來邀約姑娘們赴約。

    只是這價格還是原來的價,而自家老闆給的費用都夠揮霍一陣子了,為何要熬夜才掙二十兩呢?

    也有少數姑娘已決定金盆洗手。

    所以來到後台之人全部被果斷拒絕。

    試問一個已經拿月入過萬的人。

    有一天,有人說:來我這裡工作,我給你五千。請問那個人會去嗎?

    會去的人估計是跟錢有仇,或者腦袋被驢踢了。

    眾男人臨走時,狠狠吐槽了哄抬了物價的傢伙。

    本來二十兩搞定的事,現在二百兩都不一定搞定。

    ……

    「你這個腦子怎麼長的」?

    「這個解釋挺複雜,總之遺傳了雙親的緣故」。

    總不能說抄襲大王吧!

    「沒聽你說過雙親大人情況啊」!

    「說來話長,總之他們才華橫溢,妙筆生花。如果可以。我巴不得帶你們見他們。他們一定做夢都能笑醒」。

    見唐唐不願細說,沫沫扯了扯上官雪的衣角。

    時間總是流逝的極快,一晃便兩月有餘。春天的氣息越來越重。仔細一瞧,院落的小樹已嫩葉待放。

    坐在院落中,品味新茶,欣賞美人。人生一大快哉。

    「姑爺,姑爺。郡主到訪。老爺請你速速前往大廳」。小蝶氣喘吁吁道。

    話說哥又不是朝廷之人,啥事都叫哥?這個老丈人太不為自家女婿考慮了。

    再說什麼郡主,公主來關哥毛線事。

    「相公,想必父親有所囑託」。

    見唐唐橫眉豎眼,此表情就是唐唐心不甘情不願的標配。

    此時沫沫相處近一年下來,不知不覺都已熟知唐唐的表情包。

    「快去快回,大男人扭扭捏捏」。

    上官雪不再叫唐唐小屁孩。

    因為如今的唐唐身高已與上官雪一般高。就不好再叫小屁孩稱呼,最主要還是要給唐唐面子。

    看著一個柔,一個烈。

    像極了冰火兩重天。

    ……

    「唐唐楞著幹嘛?還不快快拜見靈靈郡主」。李胃見唐唐一進門便發楞,便催促道。

    屁股都沒有?還學人家屁股對著自己?

    這郡主癖好不同啊!

    「草民拜見郡主」。

    見對方不作聲,難道因為自己第一時間沒行禮?

    「草民拜見靈靈郡主」。這次故意提高了音量道。

    郡主慢慢轉過身來。

    「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

    「你…你」唐唐哐當退後幾步,沒有站穩,直接屁股著地。

    武靈靈見唐唐屁股著地,居然憋嘴一笑。

    「唐唐,不可無禮」。

    雖然意料之外,但隨機應變是哥的強項。要的就是這所謂郡主憋嘴一笑效果。不然可枉費了影帝般的演技。

    就算武皇在哥面前,那也只是個女人。何況一個小小郡主就想哥歇菜?

    「郡主是要興師問罪嗎」?此時唐唐戰戰兢兢道。

    見唐唐沒有了初次見面的硬氣,心裡緩和了許多。本來這次專門整治李家姑爺。誰曾想與原有劇情對不上?

    不是對方該理直氣壯嗎?怎麼一副我錯了的表情?

    「當然,弄壞皇帝陛下賜的玉鐲,那可是死罪一條」。

    丫丫的呸,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郡主不帶這樣玩吧!你高高在上的身份誣陷我一介草民。有成就感」?

    「想怎麼玩?我說了算。誰叫你拒絕當本郡主隨從」?

    「原來為這事啊!郡主你跟我來」。說著便向著茅房方向而去。

    武靈靈處於好奇,二話沒說緊隨其後。

    「這是」?

    「請郡主吃了茅房的屎」。唐唐認真道。

    「大膽」。李胃惶恐道。便立即跪下。

    「好啊!叫我一堂堂郡主吃屎,你膽子不小啊!我…我今天讓你嘗嘗屎的味道」。氣的直接命人去茅房拿屎讓其嘗嘗味道。

    「郡主你生氣就對了」。唐唐聲音格外的大。大到幾人停止了手中拿屎的動作。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只是不想做郡主隨從,郡主就以權施壓。今日要求郡主吃屎,如果郡主吃了,我就當郡主隨從。如果不吃,那請放過小民」。

    對付這種小姐脾氣就要給個合理台階。

    「好一個唐唐,居然公然頂撞本郡主」。

    「求郡主看在唐唐年幼的份上,放過唐唐」。李胃埋頭道。

    「郡主咋都是未成年,能不能講講道理?別動不動用郡主的身份壓我」?

    見唐唐一臉淡如水,是真不怕死啊!

    「李大人多慮了,本郡主可不是小肚雞腸的女人」。

    「你為何不怕我」?

    「貌似這個問題問過我?你又不是怪物,我怕你幹嘛?再說你雖有官家小姐的脾氣,但本性純良,決不是那種小人。何況你這次過來,絕不是為了鐲子一事。而是有求於我,對吧」!

    武靈靈下意識摸了摸唐唐腦袋。

    唐唐瞬間給武靈靈翻了無數次白眼。

    「你為何知道我有事求你」?

    武靈靈越想越不通,明明隻字未提,為何提前知道?

    上下直勾勾盯著唐唐,恨不得裡外看透。

    「很簡單啊!如果真要興師問罪,你進門一刻,我就應該被抓起來。然而並沒有。其次我明目張胆叫你吃屎,你雖有不快,但並未表現出其他本能。如果換成其他人,估計不是屁股開花就是大嘴巴招呼。所以除了你需要我之外。還想不出為何我依舊好端端站在這裡」。

    啪…啪…

    「果然不枉我專門跑一趟,那可答應我所託之事」?

    「我有得選嗎」?唐唐無奈攤了攤手。

    「李家姑爺借兩天,李大人沒意見吧」!

    想有意見能行嗎?

    「供大人任意驅使」。

    老丈人,你說這話,簡直沒考慮自家女兒啊!

    什麼叫任意驅使?

    都不知道幹嘛?就妄自替哥答應的如此痛快。

    本想看此事還有沒周旋的餘地,結果被老丈人賣了!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而且老丈人屬於名副其實的豬隊友。

    「哪個郡主啊,不知所謂何事?我也好向夫人知會一聲」。唐唐試探性問道。

    「你的特長」。

    特長?

    不對啊!她都沒見過,怎麼知道我的特長?

    哥連自己特長都不知道是個毛?

    從小到大任何東西對哥都屬於一個結果。

    一看就會。

    一做就廢。

    至今所有可以說雨露均沾,但都已失敗告終。

    迄今為止,無一項特長。

    當然哪個除外。

    「是什麼特長」?

    「文武鬥」。

    哐當退後幾步,屁股再次與地面無縫對接。

    這次真的處於本能。

    「郡主有沒搞錯?別說文武鬥,就連其一也斗不了。郡主還是另找他人吧」!

    挑啥不好?非挑哥的軟肋,還一次倆?

    話說哥也沒硬肋?

    「沒有搞錯,你與他人能文斗還與之武鬥,為何這次不可」?

    「不怕你笑話,他們都是讓著我的」。

    「沒事,那我也讓他們讓讓你。如果這次幫本郡主贏得比賽。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一筆勾銷」。

    什麼叫一筆勾銷?

    準備空手套白狼啊!

    好處不給?承諾不允!

    就想哥白白為你折騰?

    不行。辛苦費還是要爭取的。

    「哪個…」

    話沒出口,李胃搶先一步道。

    「唐唐定不辱命,一定竭盡全力」。李胃道。

    「很好,明日會有專門負責接你之人。好好準備準備」。說完便大步離開兩人視線。不留給唐唐反駁的機會。

    什麼叫坑隊友?

    什麼叫豬隊友?

    妥妥一枚標杆的模板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