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21章:盜亦有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21章:盜亦有道字體大小: A+
     

    幸好哥熟知各種套路,不然非陰溝翻了船。

    未卜先知很重要啊!

    可惜老天沒賜予這項技能啊!

    把女子五花八大綁后,唐唐便一躍從窗戶跳出。

    ………

    「周兄如此,一定會讓他名譽掃地嗎」?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哪裡有名譽?我只不過還原他的本能而已,再說他可是自願的」。周飛飛一抹陰笑。

    「對,對,他可是自願」。

    聽著幾人談話,真替幾人智商悲哀一秒中。

    「白痴年年有,今天特別多」。

    幾人聞聲一驚,抬頭一看。

    唐唐!

    「驚不驚喜,意不喜外」?唐唐戲謔道。

    「你早就知道」?周飛飛一臉不可置通道。

    「不然等著你們一群白痴誣陷」?

    當日一戰,記憶猶新。

    如果單挑毫無勝算,可目前自己可是三對一。也能五五開。如果和解……

    周飛飛迅速計算接下來的可能,畢竟事情已經暴露,只能想辦法善終。

    「唐兄想必對我等有所誤解,不如咋們和解如何」?周飛飛跪舔道。

    畢竟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才最好。最主要就算五五開也只是下下策。所以周飛飛打算先消財免災。實在不行再實行下下策。

    唐唐手插褲腰,走著自信的步伐。

    「和解也是要有誠意的」。說著便用手拍打周飛飛臉頰。

    雖然沒用力,但在其他兩人面前可丟進了臉。

    挑釁味十足啊!

    周飛飛內心想反抗的慌,無奈怕被秒。

    任由唐唐拍打自己。

    「不知唐兄所說的誠意是多少」?周飛飛表面平淡道。

    內心卻發著毒誓,今日所辱,日後定雙倍奉還。

    這貨挺能忍啊!

    不行,右手打疼了,換一隻手。

    啪…啪

    周飛飛右臉雖未見五指山,但卻已紅通通一片。

    現在居然左臉又重蹈右臉的遭遇。

    其餘兩人在旁不敢動彈半分。

    連馬首是瞻的大哥都任由對方屈辱。

    自己還能做啥?

    逃?

    腿不聽使喚。

    打?

    想都不再想。

    「那就看周兄想不想把此事善了。如果想,我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不想也會給你一次機會。只不過是長…眠…於…此」。唐唐故意加重了最後幾字道。

    周飛飛聽后一驚,其餘兩人居然流出黃色液體。

    唐唐聞其味,皺了皺眉。非常鄙視兩人。

    還沒怎麼著,就尿了?這類貨應該送進宮當太監,不然動不動就尿,挺污染環境。

    周飛飛此時左思右想,如果一次報價不能讓其滿意,那必定小命難保!

    「我願獻出十萬兩」。周飛飛閉眼道。

    十萬兩幾乎已是全部身家,如果還不能讓其滿意,那也只能怪命如此。萬一對方滿意,那便可以東山再起。

    「看來你的命值十萬兩」。唐唐停下了手。

    「如果三日銀票未到我手,我必屠你滿門」。說完一個跳躍,好似從未來過。

    周飛飛摸了摸臉頰,隨後手凝拳,雙眼通紅望著唐唐消失的方向。

    一招錯,步步錯。

    但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原本屬於自己的一切,被一個毛孩子打亂。

    回到家中,周飛飛獨自站在院落,任由雨雪敲打在臉龐。儘管滋滋作痛,但依舊未選擇回到屋內。

    良久…

    遣散了眾人,差人把不多不少的十萬兩送到唐唐手中。

    隨後的日子,北縣少了一位話題人物。

    起初周飛飛也準備耍賴到底,但仔細一想。錢財乃身外之物。唯一要做的活著。活著才有贏的希望。所以遣散府丁,踏上尋求武道最高境界,他日準備堂堂正正與唐唐一較高低。

    ……

    收到錢的唐唐自然滿心歡喜。如今自己的小金庫也算富足。

    毫不客氣的講也算一個小小的土鱉。

    但卻有孤獨感。

    看見偌大的閨房中,空無一人。心拔涼拔涼。

    不用想,估計兩人又丟下哥,逛街去了。

    讀書是哥專長嗎?

    不…不。

    泡妞才是必做的功課。

    白天有說有笑。

    晚上才能睡個好覺。

    當即翻著院牆溜了出去。

    要不是哥有練武天賦,小小的院牆起碼也要留哥一小時啊!

    看著身後差不多十幾米高的院牆,感嘆頗深,隨後而閃。

    一般女人逛街,無非就是買些女性用品。

    所以一股腦朝著胭脂水粉一條街而去。

    一間綢緞店中。

    「這個不錯,你說相公會喜歡嗎」?

    「原本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唐夫人。話說怎麼突然找我出來,原來別有目的」。上官雪道。

    沫沫羞澀低頭不語。

    「老闆多少錢」?

    「十兩紋銀」。

    聽著手中的布匹,需要十兩紋銀,有些猶豫。畢竟對於毫無收入的沫沫來講,也算一筆不小的開支。

    上官雪看出沫沫的為難,預要開口時。

    「老闆,買了」。

    兩女聞聲望其後。

    「你怎麼出來了」?上官雪疑問道。

    「腿在自己身上,想出就出來了。最主要還是想兩位夫人,一日不見如隔四秋。便尋思看看有什麼需要代勞」。

    「油嘴滑舌」。

    「話說你不就喜歡這點,所以非要嫁給我嗎」?

    啊…啊

    此時唐唐耳朵直接被上官雪揪住。

    「瘋丫頭能不能不動手,動嘴就好」。

    「不……好」

    唐唐直接墊腳來了一個強吻。

    上官雪立馬滿臉通紅,立馬變成嬌小女人姿態。

    「沫沫也來一個」。

    「不要」。沫沫說著躲開了唐唐。

    掌柜看在眼裡,心裡卻羨慕嫉妒恨啊!

    小屁孩都能有兩個老婆。

    自己一大把年紀居然還是老光棍。

    「老闆,店裡布匹通通打包,送到縣衙」。

    唐唐大話一出,一張銀票直接拍在桌上。

    「相公,你銀票是」?

    「最近賺了點,往後你們的衣服包包鞋子通通被我包了,當然人也要包,還要包一輩子」。說完不等兩女反應,直接就牽著兩女離開了。

    隨後所到一處店,直接三言兩語。

    買…買…買…還是買。

    而縣衙此時送貨上門,都排著長隊。

    不知買了多少各色各樣的東西,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銀兩。但這刻極其滿足。

    土鱉暴發戶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回到家中看到小山頭的物品感觸頗深。

    之前為了饅頭而折腰,如今卻奢侈無度。

    當即做了一個讓全家都為之一驚的舉動,甚至連自己都驚了。

    把銀兩投在北縣乞丐身上。成立了學霸私塾。

    之所以如此,主要報答賜予自己新生的兩位老乞丐。其次是自己學渣,那就多創造學霸。

    在北縣購置了地契,一夜之間北縣乞丐搖身一變,便是有房的主。

    一時之間方圓百里,家庭困難的小孩都送到了學霸私塾。

    一切只因包吃包住,還分文不取。誰不想來?

    此事一直受眾百姓點贊。

    原本做決定之前,就想到此後需要源源不斷的經費。所以必須要有不斷的收入來支出。

    盜亦有道。

    在沒有實體店之前,唐唐唯一想到的就是盜。

    專盜貪官污吏,惡霸鄉紳。

    「眾人為善,我為惡」。

    「天下皆白,我獨黑」。

    「為善為惡,一念間」。

    「夜也歸宿,只為財」。

    沒有武功之前這想法一直爛在肚子里。

    如今也算有逃跑的本事,有想法總是要實踐。

    人人都有武俠夢,唐唐也不例外。

    沒想到本無緣的劇情,卻因為穿越。通通讓自己主演?

    此時月黑風高,冷風刺骨。

    一少年,趴在在屋檐,衣著通體黑。正目不轉睛注視著房間內一舉一動。

    少年正是唐唐。

    「真不怕閃了腰?這動作怕是哥也一時半會學不來啊」!

    「有錢玩人,居然沒錢發工錢?今晚就拿你開單」。

    拿著自製迷煙,對著房內一吹。

    一男一女漸漸疲軟。

    「TMD,出門就帶幾十兩」?看著荷包的碎銀,惡狠狠踢了男子一腳。男子渾身便抖動起來。

    多少總比沒有強,拿著荷包便消失在黑夜。

    既然出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吧!

    這燕春樓燈火通明,男男女女皆有時間段出入。今日非得宰個肥羊,哥才善罷甘休。

    唐唐站在黑暗的角落裡,注視著各種大小羊。

    突然一肥頭大耳的男子出現在唐唐視線中。

    本無奇特,只因肥頭大耳的男子對唐唐來講,簡直熟的不能再熟了。

    老丈人!

    半夜三更不抱著丈母娘,居然在此地?

    我是相信他呢?還是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呢?

    都說眼見為實。

    難道老丈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算了,此事也不是我一個孩子能管的了。

    就算要管,那也是管丈母娘啊!

    畢竟待自己不薄。

    終於再次目不轉睛盯著大小肥羊們。

    「今晚就你了」。

    「此路是我開,要想此路過,留下過路費」。

    唐唐一人攔道,手背其後。

    嬌子立馬來了個急停。

    嬌子里兩女一男,直接全滾了出來。

    沒看錯,的的確確三人皆滾出來。

    「哎吆,來人…來人」。男子一手摸著肥腰,一手撐著地面道。

    見無人應答,便看其身後。

    轎夫一股煙全溜走了!

    「你自己的命值多少錢啊」!唐唐故作改聲道。

    男子聞聲,抬了抬頭。

    「你大膽,知道我是誰嗎?本人乃東洲知府」。男子見唐唐一人,便硬氣道。

    「現在值多少」?唐唐直接拿出背在身後的菜刀。在男子面前比劃道。

    「求敗何必害命,大俠有話好說。不如交個朋友,今晚這兩個美人供大人驅使。不知大俠可有意」?

    原來女人如衣服,感情是這個吊毛髮明的啊!男人的印象都被丟盡了,還拖累了千萬同胞。

    「現在又值多少」?唐唐閃身來到男子跟前,直接把菜刀放在脖子上道。

    男子立馬秒慫秒跪。

    PS:由於黑白顛倒的工作,所以更新不穩定,但不會斷更。謝謝支持與喜愛的朋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