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外賣王爺 » 第14章:大小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外賣王爺 - 第14章:大小王字體大小: A+
     

    害得哥白白激動。

    以為脫褲衩,會有光褲衩的待遇。

    本以為一切盡在哥的掌握中,誰曾想居然主動轉被動。

    看著兩女時刻監督自己讀苦書,原本是享受,可日子久了活妥妥受罪。

    溜達溜達要報備。

    吃個飯還要報備。

    最奇葩上個茅房還報備,上茅房之前先憋著,等到了茅房又縮回去。簡直不讓屎自然發揮嘛,長此以往估計內分泌失調跑不了。

    要是哥的金箍棒重現江湖,日後必是哥的話語權。

    忍一時風平浪靜。

    這一忍便到了年關。

    而年關是每個人必有的經歷,但今日不同往日。

    今天乃唐唐終生大事,還是一次娶兩個如花似玉的極品妻子。原來想都不敢想,夢也夢不到。而到如今卻輕而易舉。關鍵還有一個倒貼。

    縣衙與上官府同時張燈結綵,親上加親。

    上官雪其實一開始就沒有所謂的逼婚,而當初的逼婚也是與上官雪自導自演的戲份。

    上官雪喜歡不按套路,同時帶有痞里痞氣小聰明的唐唐。

    上官雲則看中唐唐未來的潛力,何況年幼還有引導的空間。

    李胃自然知曉唐唐他日定會走出北縣。而要想走的遠,必須有強有力的靠山,還是值得信任託付的靠山。而上官家是最適合的。

    至於沫沫與上官雪情同姐妹,即便有些彆扭,但好歹不是外人。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小心思。

    「哎!花姑娘上轎頭一回。老爸老媽,兒子給你們光宗耀祖了」。穿著大紅袍子,一臉優優,若有所思。

    今日北縣全民熱鬧。

    一位乃首富之女出嫁。

    一位乃縣令之女出嫁。

    兩人各自熱度,本就不少。這次兩人一起,還同時嫁給一個人,對方還只是孩子。這就讓眾人好奇心無比加重,熱度持續霸佔北縣頭條。

    上官雪房間中。

    「雪兒,如今已為人婦,該收斂還得收斂。其次處處讓著沫沫,她畢竟成全了你」。上官雲道。

    「知道了,父親。你去看看唐唐那小屁孩來了沒有」。說著就推著上官雲向門外,推出房門立刻關門。

    「哎,女大不中留啊」!一聲嘆息,走向前廳。

    「小姐,你真的要嫁給縣令的姑爺」?小如道。

    「有什麼不可以」?

    「他還是個孩子,那小姐豈不是要獨守空房好幾年」?

    「小丫頭片子,懂的還不少哦。看來是時候給你找個婆家了」。上官雪一臉深意看著小如。

    小如面紅耳赤,低頭不語。

    沫沫房間中。

    「沫沫,今日讓你受委屈了」。李胃一臉歉意。

    「父親,沫沫不委屈。你與上官伯父都是為了相公著想。沫沫身為相公妻子,應當給予支持」。

    最初原定計劃只是假冒男女朋友,誰知上官雲早與李胃通過氣,兩人一拍即合。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乾脆來個假戲真做。

    有得必有失。

    上官雪做了妾。

    沫沫犧牲了獨佔唐唐。

    但一切都是自願。

    唯獨最大贏家,乃唐唐。

    啥沒失去,反而還得到讓人羨慕嫉妒恨的極品妻子。

    ………

    唐唐騎著馬,一路屁股顛的老疼了,但也只能忍著。畢竟今天是大囍之日,而作為主角不能丟了主角的光環。

    「小婿前來恭迎娘子」。唐唐站在門外恭敬道。

    「進來」。

    「小生,見過娘子」。

    「你過來」。

    唐唐心有餘悸的靠近上官雪。

    「哎、哎。小雪,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今日可是我們大婚,人多。給我留個面子」。唐唐再次被扭著耳朵,不過這次可是堆滿笑容。

    「你還知道大婚,現在才來,幹嘛去了」。

    「呃,今早起床,一直腹痛,茅廁去了至少十次。拉得我有些虛脫。小雪對不起,原諒我的遲到」。唐唐可憐巴巴道。

    上官雪聞言,鬆開了唐唐。小嘴對著唐唐發紅的耳朵,小口小口吹著。

    唐唐哪個內心騷動無比,吹的不要不要,再吹哥就歇菜了。

    唐唐逞上官雪猝不及防,直接對上小雪的殷桃小嘴。

    啵。

    軟軟的,熱熱的。

    唐唐再想進一步,卻被上官雪無情推開。

    上官雪立即滿臉通紅,比喝了兩斤老白乾都紅。與猴子屁股的紅有的一拼。

    為了不讓自己尷尬,迅速蓋上頭巾。

    遲早被哥拿下。

    從上官府再屁顛屁顛回縣衙,此時屁股只差沒開花了。

    上官雪下嬌子后,並未挪步。

    唐唐自然懂的起,鼓起二頭肌,深吸一口氣。

    一個公主抱,讓現場吃瓜群眾,巴掌拍的啪啪作響。

    上官雪則順著縫隙偷偷看了看,而後緊緊鎖住唐唐的脖子。

    距離高堂也有百八十米,雖然習武,但差距還是夠嗆,畢竟小雪起碼也有八十斤重,而唐唐有六十斤就不錯了,越抱越吃力。關鍵還緊緊被扣住脖子。顯得上氣不接下氣。索性主角光環加身,不辱使命,到達目的地。

    一旁丈母娘牽著沫沫的手,來到唐唐身前。親自將沫沫的手與唐唐的手十指緊扣。

    看著丈母娘紅了眼,流了淚。心裡莫名其妙很不是滋味。

    吉時已到。

    「一拜天地」。

    三人對外跪拜。

    「二拜高堂」。

    三人對著高堂三人跪拜。

    之所以只是三人,因為上官雪的母親難產。不幸離世。直到今日上官雲儘管富甲一方,但從未再娶。可想而知上官雪的母親是有多讓上官雲流連忘返,專情且專一。從而也反應出上官雲很疼很疼上官雪。

    「夫妻對拜」

    兩女一排,唐唐對立而站。三人深鞠躬。

    「送入洞房」。

    眾人起鬨將三人拉扯到房間中。

    「沫沫,我可要掀蓋頭了」。

    沫沫點了點頭。

    激動的心,顫動的手。

    隨著紅蓋頭落下。

    極品靚麗的五官完美呈現。

    「好漂亮」。唐唐再次咽了咽口水道。

    「衣服漂亮,還是人漂亮」?

    「選這衣服的人漂亮,穿著衣服的人更漂亮」。

    想套路哥?幸好哥之前看過段子。

    咳……咳

    上官雪故作咳嗽幾聲。

    沫沫示意唐唐掀開其紅蓋頭。

    紅蓋頭落地瞬間。

    唐唐退後幾步,倉促之下,並未站穩。

    直接屁股親吻了地面。

    這刻唐唐終於體會到痛的領悟。悟的還挺深。

    本來屁股一路顛簸,輕碰都會小痛。這下倒好,直接全身重力一壓,小痛變痛經。

    呃!

    不要誤會。

    此痛經不是痛經,而是神經。

    「大囍之日,能不能不玩」?

    唐唐那一雙憂鬱的眼神,盡顯無奈。

    同樣是女人,為何差距如此之大?

    此時上官雪帶著極丑的面具。

    「原來你怕鬼,終於知道你的弱點了」。上官雪很是得意道。

    死都不怕,怕毛的鬼。

    非要說怕什麼?

    估計也只是女人吧!

    而且最怕女人哭。

    「怕你個大頭鬼」。

    「沫沫,時候不早了,該歇息了」。唐唐溫柔道。

    上官雪看在眼裡,恨在心裡。

    但絕不是恨沫沫。

    而是小屁孩。

    對自己就凶,對沫沫就如此溫柔。心裡很不爽。

    「那我呢」?

    「小雪,你是相公妻子,當然和我們一起啊」。沫沫牽著上官雪的手坐在床邊。

    看著兩個極品,極度無奈。

    別人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

    而自己卻端著碗,望著鍋。想吃吃不了。

    絕不能浪費如此天時地利人和的絕佳機會,不然妄做男人。

    打定主意,不能光端碗。就算吃不飽,也要吃。

    「激動的心」。

    「顫抖的手」。

    「就想和你們喝兩口」。

    「杯中酒」。

    「酒中情」。

    「杯杯都是真干情」。

    「我幹了」。

    「你們隨意」。

    唐唐舉起一輩酒,直接一仰頭,隨後一口悶。

    為了放倒兩女,只能身先士卒。

    兩女見唐唐如此豪爽。隨後各自一口悶。

    唐唐見到化學效應明顯,憋嘴一笑。

    再次舉起一杯。

    「緣份真奇妙」。

    「這世願做同林鳥」。

    「來世一定把你們找」。

    隨後一口悶。

    兩女聽唐唐如此承諾,隨後一一跟上節奏。

    一口悶……

    一口悶……

    一口悶……

    不知悶了多少次,做了多少詩。

    唐唐此時已經九分醉,唯獨一分醒。

    而兩女則是一分醉,唯獨九分醒。

    自認白酒兩斤起,啤酒隨便灌。

    這刻終於意識到,山外有山。屋裡有人。

    也不知道這兩女是不是有分解酒精的特質。目前無從考證。醉之前的印象唯獨就是,只要不倒,兩女就沒停。

    上官雪習武,會喝酒不難接受。可沫沫如此文雅,居然甩自己幾條街!!!

    哎!

    看來以後家中地位只能千年老二,哪怕四個二加起來,也抵不過大小王啊!!!

    本想大婚之日,乘機占點肢體便宜。誰曾想劇本又被導演改掉了。

    意識越來越模糊。

    最後徹底毫無意識。

    疲軟趴桌。

    ………

    此日,伸了伸懶腰。心不甘情不願的掙開了眼。

    揉了揉眼。

    「我的乖乖,這是誘導哥犯罪啊」!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直接拿著衣服,便跑到院子里,砸開大缸結冰的水,直接一頭扎進大缸。

    良久…

    感覺到寒冷,才拔頭而出。

    回到屋內,兩女已起床,開始梳妝打扮起來。

    唐唐一身濕透,雙手相互抱著。直哆嗦走進屋內。

    「你掉茅房了」?上官雪疑問道。

    掉你個大頭鬼,還不是你有不良的睡覺習慣。

    「天太熱,洗了洗冷水臉」。說完便小步跑到屏風後面。

    「冬季!天會熱」!

    「姑爺、姑爺。范劍又來了」。

    PS:感謝《叄叔》飯票。祝來年金榜題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