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秘密 » 64:尋找乞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妻子的秘密 - 64:尋找乞丐字體大小: A+
     

    結果到了醫院一看真是我,她也給傻了趕緊交錢準備手術的事情。

    好在送過來的及時,傷口也沒捅破內臟,所以做完手術基本就沒大礙了。

    後來蘇琪又跟著警察做了一些筆錄,然後就是耐心等我醒過來。

    聽她說完我真是后怕不已,心想老天爺真給力讓人發現我了,不然躺一晚上我肯定留血留死了!

    等好點出了醫,說啥也得去好好謝謝發現我的大爺。

    蘇琪這時候問道:「天明到底怎麼回事啊?你為什麼會突然搞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又被人襲擊的?」

    我皺著眉頭說:「說真的我現在還在懵比,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當時就感覺一陣冷風吹過,然後我就被捅了……」

    把事情的經過如實說出來,蘇琪和陶琳琳聽得也都呆了。

    倆人眨著大眼滿臉的不相信。畢竟我說的有點太靈異,啥都沒看到結果卻被捅了?

    難道是遇到鬼了啊!

    蘇琪皺著眉頭說:「這肯定不可能的,是不是對方騎著摩托速度太快了。所以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我搖頭說:「絕對不可能,真的什麼都沒看到我發誓!不然我瞞著你們幹什麼。」

    這下她們沒話說了,我也沉默的想著爭取能想出點什麼異常。

    想著想著忽然我靈光一現,想到了一個既詭異又震驚的問題:先前那個神秘的乞丐說我有血光之災,現在我就莫名其妙的被捅了……天啊!

    我頓時渾身一震不敢再想,這也太他嗎的誇張了吧?!

    是巧合嗎?

    可天下哪兒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啊!

    但不是巧合的話。那個神秘乞丐又是誰?為什麼能如此準確的掐算出來??

    這都二十一世紀了啊,我雖然還是很相信易經八卦這些傳統神秘文化,可是也不能這麼的誇張吧?

    見我不說話,蘇琪問道:「天明怎麼了?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我趕緊回過神來,一臉震驚的說:「你倆還記不記得我之前說的那個神秘乞丐?他說過我又血光之災……」

    話根本不需要說完,蘇琪和陶琳琳立刻恍然大悟!

    她倆對視一眼更是震驚的無言以對,我莫名其妙的被捅本來就很詭異了,現在再聯想到這件事情就更讓人無法接受。

    或許她倆心裡也和我想的差不多。

    沉默了片刻,我立刻說道:「他說過需要幫忙就去天橋找他,看來我必須得找一趟了!」

    無論這些事情是巧合,還是真的有什麼奧秘,想要獲得答案就必須得去找他才可以。

    蘇琪也支持我這個想法。她點頭說:「可以但現在先別去了,先把身子養好再說,你知道他在哪個天橋嗎?」

    窩草!對啊這是個問題!

    我頓時清醒過來當時乞丐只說去天橋找。根本沒說具體是那個路段的啊!

    整個城市那麼大……難道要一個一個的去找??

    我很尷尬的說:「這個還真不知道,唉當時根本就沒多想所以也沒問啊。」

    蘇琪安慰的說:「那也不著急,這幾天先把傷口養好再說吧。來先喝點湯補補。」

    她很貼心的拿出飯菜讓我吃,這麼長時間沒吃飯我早餓得不行了,也就暫時把這些事情先放下。

    等吃飽喝足沒多久。警察就再次找上門了。

    他們就是來問我具體情況做筆錄的,我如實說了以後他們也是一臉懵比。

    再三確定了好幾次,最後也不知道他們怎麼寫的就離開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張夢和王海龍也來了,我感謝一番就問他們有沒有通知我父母,確定沒有這才安心下來。

    熱熱鬧鬧的待到半夜十二點多,我就趕緊讓他們回去別陪著了。

    陶琳琳本來想通宵陪著我,不過讓我好說歹說加嚇唬才給趕走。

    病房裡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默默地看著天花板想著這一切的前因後果,想儘可能找出點線索。

    更多的還是在考慮那個神秘乞丐。他究竟是誰為什麼會算的那麼准??

    難道……這一切都是他搞得鬼嗎?

    也這也說不通啊,我和他無冤無仇根本沒見過,他有什麼理由要害我?而且想害的話還救我幹什麼?

    反過來還提醒我有血光之災,這不是完全多此一舉嗎。

    我想的一頭霧水想不出個所以然,就在這時候,忽然病房門被推開蘇琪竟然走了進來。

    我愣了愣趕緊說:「咦你怎麼回來了?怎麼沒走啊?」

    蘇琪笑著說:「我把小琳送回去了。晚上你一個人多不方便,我在這裡照顧你吧。」

    我聽得心裡頓時感動無比,唉我何德何能讓人家這麼關心啊。

    我趕緊說:「不用了琪美女您趕緊回去吧真的。我一個人能行的,我真的承受不起您這麼關心啊。」

    她笑了笑說:「沒事跟我還客氣什麼,再說你一個人不安全,萬一在遇到突然事件怎麼辦,我在這裡至少能讓那些人不敢輕舉妄動。」

    想了想她這話說的倒也對,對面既然敢捅就是奔著弄死我來的。

    雖說現在在醫院裡,可是病房就我一個人,萬一半夜睡著了有人進來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於是我也沒再多說什麼,只能將這份恩情記在心底。

    蘇琪把路上買的水果零食打開,我倆就一邊吃一邊閑聊,大多時候都是討論此次事件。

    可惜討論半天誰都沒思路,完全就是個謎。

    一夜無話。

    接下來的五天我一直在醫院待著。蘇琪她們每天也是一直過來陪著我。

    到了第七天的時候,我終於恢復了些元氣可以下床跑跑走走了。

    於是我再也忍耐不住強制出院,和她們先去尋找了那個救我的老大爺。

    好在有警察的幫助。沒費任何麻煩就找到了他,就是住在我們小區的一個普通小老頭。

    我的感激之情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買了一堆的吃的喝的。還有幾千塊算是報答。

    老大爺也是個熱心的人,極力拒絕我的報答表示這都是他應該做的,看到受傷的人隨手救一把很正常不過。

    最後擰不過他,我就把東西和錢直接扔在沙發上,頭也不回的拉著蘇琪她們趕緊跑了。

    解決完了這件事情,接下來還有一種重要的事:尋找神秘乞丐!

    張夢有些鬱悶的問道:「咱們市那麼大,總不能一點點的找吧,那找一個月都找不到啊。」

    蘇琪說:「當然不會,我想想怎麼找才合適……」

    她皺著眉頭開始思索。我也默默地想著那天晚上乞丐說過的所有話。

    想了一會兒我突然有了主意,趕緊說:「當時他是路過救的我,而且說隨時來天橋找。這樣一對比他肯定就在咱們XX路範圍的天橋,你們說有道理嗎?」

    她們琢磨了一下也絕對可能性很大,最後就絕對兵分兩路來行動。

    我和蘇琪專門在XX路範圍找。而張夢和陶琳琳則去範圍外的城區找,王海龍他們就到處轉悠,走到哪裡算那裡。

    只要看到一個帶著就酒葫蘆的乞丐,不管是不是先攔住了再說。

    確定了方案我們就開始行動,蘇琪開車帶著我慢慢從小區出發,先去了距離最近的高架橋。

    一路尋找過去並沒有發現他的蹤影。我們調轉車頭又去了下一個目的地。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找,到了晚上八點多依然沒任何發現。

    給張夢她們打電話問了問清楚,她們也是毫無發現。甚至連一個像樣點的乞丐都沒看到。

    我有些鬱悶的說:「唉真後悔當時沒聽乞丐的,要是多問兩句多好啊,也不至於現在跟沒頭蒼蠅一樣。」

    蘇琪安慰的說:「不用責怪自己,這種事情隔誰身上也不會相信的,慢慢找吧總能有發現的。」

    「嗯好吧,那咱們現在去XX路吧,那裡也有個天橋。」

    「行,順便路上先吃點東西,你有傷在身不能太虛弱。」

    我們開車去了另外一個目的地,路過夜市的時候就隨便吃了點小攤。

    蘇琪本來就是白富美,又開著一輛瑪莎拉蒂,所以我們坐在路邊吃很是惹人注目。

    吃完飯我們繼續行動,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這裡的天橋位置有些偏僻,而且由於挨著城中村正在拆遷改造,所以顯得很混亂和破敗。

    車子開到一半的時候路就被施工隊擋住,最後沒辦法只好停了車我倆徒步前進。

    我們慢慢地往前摸索著,瞪大眼睛爭取看到任何一個角落。

    不過走了至少一半的距離了,還是沒看到任何的流浪漢,只有一些工地的人來回穿梭。

    又走了片刻我看到旁邊有一些施工隊的人在吃飯,他們露天擺著桌子正在喝酒聊天。

    我想了想就走過去客氣的問道:「各位大哥打擾了,麻煩問點事兒,請問這附近有沒有流浪漢出沒啊?」

    一個大約五十來歲的男人說:「流浪漢有啊,咋了小夥子你找他們幹什麼?」

    其他人也是疑惑的看著,搞不懂我們為什麼會找流浪漢。

    我趕緊說:「有個流浪漢救過我一命,所以我想報答他,可是他沒告訴我具體地址只能過來找了。」

    他哦了一聲恍然大悟,就問我流浪漢有什麼特徵,說出來他想想見沒見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