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秘密 » 61:神秘乞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妻子的秘密 - 61:神秘乞丐字體大小: A+
     

    窩草不好!

    我一個激靈頓時反應過來,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雖然我不明白他們是誰,為什麼會突然攔截我,可這時候跑路才是最正確的。

    不過剛跑了幾步,他們就已經追到身後直接一腳將我踹倒。

    我被踹的撲倒在地差點磕掉下巴,還沒等爬起來。這些人就圍成圈開始群毆我。

    現在躲也沒法躲,反擊也沒辦法反擊,我只能蜷著身子捂住腦袋儘可能減少受到的傷害。

    砰砰砰!

    他們拳打腳踢絲毫不留情,我疼的齜牙咧嘴叫著,而周圍的路人紛紛有多遠閃多遠。

    我忍著劇痛努力去看他們有多少人,發現一共有五個人。而且我從來也沒見過。

    麻痹這群狗日的到底是誰??

    正搞不懂的時候,忽然就見他們紛紛從身後掏出了鋼管!

    完了!

    我嚇得頓時心如死灰,面對拳頭我還能抵抗一些。可是面對武器我他嗎可扛不住啊。

    砰!

    一個男人揮著鋼棍直接砸在了我的背上,我疼的立刻大喊一聲差點背過氣去。

    「草你們嗎的!」

    巨大的疼苦下我也豁出去了,反正挨打也是打。老子就算死也他嗎拉個墊背的才行!

    我大罵一聲顧不得疼痛,卯足了勁兒一拳錘在了某個人的膝蓋上。

    那小子被打的猝不及防悶哼一聲後退幾步,雖然沒受到多大傷害,可膝蓋挨上一拳也是很難受的。

    我趁機想爬起來反擊或者逃跑,可是他們的揮著鋼管攻擊的更加賣力和頻繁。

    重重挨了兩下我就疼的根本無法動彈,躺在地上心想老子今天要完犢子了!

    就在這極度危險的時刻,突然身邊的一個男人慘叫一聲,身體猛地就被打飛好遠倒在地上。

    這……?!

    我看的真真切切,那小子正揮著鋼管要砸我腦袋,怎麼突然就被懟飛了啊??

    另外四個也是一臉的懵比,而且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忽然一個人影就從他們後面緩緩地站出來。

    接著這個神秘人就隨意的踹了幾腳,他的速度極快,直接將他們四個踹飛摔在地上動彈不得。

    平均每個人一百三十多斤重,可他就如踢石頭子一樣的輕鬆!

    那五個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哼唧著。也不知道被踹倒哪兒了,反正就是喪失了戰鬥力。

    我直接就給看傻了,窩草這特么怎麼回事?

    想著我趕緊去定睛去看這個神秘人。只見他是個三四十歲的中年人,鬍子拉碴的一臉黑乎乎的泥。

    他手裡提著一個葫蘆造型的酒壺,穿著破爛的短衣短褲。更牛比的是還補著補丁,布滿了各種油漬和灰塵。

    頭髮到肩膀位置,也不知道多久沒洗了。頭油都特么結紮了。

    從內而外妥妥的一個乞丐流浪漢的造型!

    這……丐幫的?!

    我心裡頓時生出這麼個念頭,平常深受武俠電視的影響,還有玩網遊玩多了下意識的就會這麼想。

    流浪漢默默地看著我,雖然造型邋遢可是他的眼神卻無比犀利。

    我收回念頭趕緊說:「大哥謝謝您,謝謝您出手救我!」

    他搖搖頭突然神秘兮兮的說:「嘖嘖……小子你印堂發黑頭頂黑氣,用不了多久會有血光之災啊。」

    什麼玩意??

    我被說的直接懵比了,這是搞笑呢?從丐幫又變成道教的了??

    我笑著說道:「大哥太謝謝您的幫助了,那啥我也沒帶多少錢,這點錢意思意思您別嫌棄。」

    將兜里的幾百塊錢遞過去。我覺得他就是想混點錢才那麼說的。

    不過人家能出手相助本身就應該得到回報,於情於理我都得感謝人家。

    結果意外的是,他根本沒拿錢繼續說:「不要當我是傻子,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已經被東西盯上了有大災難。」

    我聽得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心想這都什麼年頭還玩這樣的套路?

    再說傻子都看出來我確實被人盯上了。不然現在怎麼會突然被人襲擊呢,這不就是血光之災嗎?

    我把錢直接塞進他手裡:「大哥錢您拿著,如果覺得不夠您明天來夢回大唐會所找我,想要多少咱們再商量。」

    他嘿嘿笑了一聲也沒說啥,把錢裝進兜里就直接走了。

    走出幾米以後,他突然說道:「小子不信算了,大爺我在天橋下面住,想求我的時候去找吧。」

    默默地看著他越走越遠,我根本就沒當回事也趕緊走了。

    不管他是騙子還是有什麼套路,反正我錢給了我也沒虧待他,就算再找過來再給點得了。

    啥血光之災,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啊!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大早我就去了會所。等蘇琪張夢她們到了就把昨晚的遭遇說了出來。

    她們先是關心我有沒有受傷,然後也皺著眉頭思索到底怎麼回事。

    我試探的說道:「會不會是張文那孫子乾的?昨晚想了半天除了他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

    平常我沒任何的敵人,不可能會有誰找人埋伏我。

    聯想到昨天逛街時候的遭遇,除了張文真的也就沒其他的可能性了。

    張夢點頭說:「我覺得也是,他平常就小心眼又警告過天明,百分百就是他沒錯了。」

    蘇琪皺著眉頭說:「張文有嫌疑沒錯。但是我還有另外一個擔憂……會不會是李國超找人辦的呢?」

    草!對呀!

    她一句話立刻點醒了我,李國超現在下落不明,如果他沒死的話那肯定會找我報仇的。

    要是真這樣的話……那他嗎我可真就慘了。

    正面和他們剛我是絕對不怕的。問題是現在我在明他們在暗啊,根本讓我防不勝防!

    我鬱悶的說道:「李華峰查到情況了嗎?如果是李國超辦得,按理說應該逃不過他的追蹤吧?」

    蘇琪點頭道:「正常情況是這樣的。現在咱們也是猜測,張文和他都有嫌疑!」

    我嘆了口氣不知道說啥好,真是一事未平一事又起。相比之下我更希望是張文搞的鬼,至少能看到他抓到他。

    蘇琪安慰我也不用多想,最近幾天多注意點就行。實在不行就待在會所哪兒別去。

    她會讓李華峰加快速去查,肯定能查出是誰幹的。

    商量了一會兒,張夢問道:「對了天明。那昨晚你是怎麼突圍的啊?」

    我趕緊說道:「說了你們可能不信,我是被一個乞丐給救了……」

    繪聲繪色的把那件事兒說了,她們聽得都很新奇和有意思。也不相信這年頭還有人用血光之災行騙的。

    不過對乞丐的身手她們同樣佩服。

    很快一天過去到了晚上,那個神秘的乞丐並沒有來找我要錢。

    而這期間我們也想出了一個對策,就是把店裡的打手都先安排出去。讓他們在附近溜達監視。

    等我假裝出去的時候,如果還有人突襲那麼他們就立刻趕過來營救。

    這樣一來把對方給抓住,不就能問出幕後是誰了嗎。

    說干就干張夢直接把人手都安排出去,等到十一點多的時候,我就故意一個人離開了會所。

    我裝作毫無意外的樣子慢慢走著,那些打手都在附近溜達悄悄跟著。

    然而等走到昨天遇到襲擊的地方的時候。等了半天卻不見有什麼意外發生。

    我只好又繼續往前走著,不過走了好遠好遠還是沒動靜。

    嗎的,今天不來了?

    我心裡鬱悶的嘀咕一聲,為了不露餡只好打輛車饒了一圈路返回了會所。

    和她們碰了面我問道:「怎麼樣琪美女,發現異常情況了嗎?」

    蘇琪搖著頭說:「從你出去我們就一直觀察,並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顯然他們今晚並沒有過來的打算。」

    我嘆了口氣說:「真他嗎讓人鬱悶,沒事還得時刻防著他們!」

    蘇琪讓我放寬心別想那麼多,這幾天都會這麼干,只要對方一露面就抓個正著。

    如果好幾天也沒動靜,那也沒什麼怕的了說明他們可能放棄了。

    我想了想確實也只能這樣了,希望那群沙比都長點腦子,別特么再來騷擾老子了!

    晚上我就在會所住下,等她們都走了以後我睡不著,就無聊的在裡面瞎溜達。

    沒一會兒王海龍就來了,他見我沒事幹索性拉著我一起喝酒。

    這還是第一次單獨和他聚在一起,我倆邊吃邊聊也沒啥話題,說到哪裡算哪裡。

    碰了一杯,我試探的問道:「龍哥,這年頭有啥活能自己創業啊?而且風險還相對小一些。」

    他好奇的說:「怎麼了天明,聽這意思你不想在這幹了啊?」

    我趕緊搖頭說:「不是這個意思,張總對我那麼好我怎麼能沒良心,就是想同時兼職一下多賺點錢。」

    王海龍哦一聲表示兼職的話很好辦,他就能找到而且還能賺錢,只不過風險大不適合我。

    我心生好奇就問是什麼類型的,他灌了口酒說就是代人收賬。

    他有朋友就是開這樣公司的,每個月生意沒問題,收入也可以但不是誰想干就能幹的。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收賬這東西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不懂,大多數干這些的都是混社會的,沒點手段是肯定沒人要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