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秘密 » 34:蘇琪的心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妻子的秘密 - 34:蘇琪的心事字體大小: A+
     

    我們真是想不到一點思路,想著想著我忽然靈光一現,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情況。

    當初就有人給李莉發了一個很神秘的話:冰天雪地,紅色蠟燭。

    現在聯想一下,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繫?!

    我反覆琢磨著這兩句話,不由腦洞打開升起了一個詭異的念頭。這些東西會不會和特殊職業有關係?

    比如妓女,或者出來賣的??

    我被這個想法嚇得一哆嗦,李莉無論出軌還是墮胎,都在我的承受和理解範圍。

    可她要是麻痹真干這些……窩草!那老子不把她剁成肉醬都對不起自己!

    張夢察覺到我的異常,張口問道:「天明你是不是想到啥了?說來聽聽啊。」

    我回過神來看看她看看陶琳琳,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沉默了片刻想到她就是開會所的,肯定對這些情色東西比較懂,不然說出來讓她參考參考?

    要是真如我所想的那樣,那老子什麼都不等了。直接回去就拿刀剁了李莉!

    坐牢槍斃也不怕,死也得拉著她們墊背!

    想著我很尷尬的說:「張總我想起以前也遇到一次這事,您社會閱歷豐富。幫忙分析一下吧。」

    她點頭說:「那你不早點說,說來聽聽先。」

    我把冰天雪地,紅色蠟燭的事說出來,讓她聯繫一下今天的話,看是不是和情色職業有關係?

    本以為能有點突破,結果張夢聽了也是一臉懵比,陶琳琳更別提了。

    想了想她說:「你倆先等著,我去找個女界老司機問問,可能能問出點內涵。」

    她也不知道去找誰了,等了十多分才返回來。

    而且再次無奈的表示沒問出任何情況,那些混跡紅塵多年的公主也聽不出個所以然。

    對這個結果我很失望,但同時也有種莫名的放鬆,因為我是絕對不希望事實和我想的一樣。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度過,晚上店裡沒事了以後,張夢就帶著我和陶琳琳去吃了大餐。

    開開心心的吃飯。我就送陶琳琳回家。

    路上她很擔憂的說:「哥等找到證據離婚了,你該怎麼跟叔叔阿姨說啊?他們現在知道嗎?」

    我嘆了口氣說:「他們還不知道,唉我也不知道到時候該怎麼說。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陶琳琳拉住我的胳膊:「哥你也別太傷心,等張夢姐給你介紹了新的對象,叔叔阿姨可能就不會擔心了。」

    我點頭稱是。可心裡知道不可能這麼簡單。

    老人的想法和我們不同,剛結婚不到兩個月就離婚,這是他們不能接受的。

    更何況要是知道兒媳婦竟然是這種人。那更是沒臉見人了,傷心過度得了病那就真難辦了。

    唉……!

    散了以後我帶著上墳的心情回到家,李莉就笑嘻嘻的給我看照片。

    都是一些她和美樂的自拍照,顯示的是今天拍的,肯定就是和小白臉分開以後又去特地找的。

    如果我不知情,還真就不會產生任何懷疑。

    我象徵性的掃了兩眼就不看了,呆了片刻我忽然想到了個問題。

    於是我試探的問道:「李莉,你那個美樂朋友是怎麼認識的?你倆關係看起來很好啊。」

    她點頭說:「是啊我最好的閨蜜,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我繼續問:「她是本市人嗎?真名叫什麼?幹什麼工作的啊?」

    李莉很奇怪的看著我,好奇我為什麼突然對這些感興趣,我趕緊找借口說了解一下,以後遇到啥時候了心裡也有底。

    她也沒多想就說美樂真名姓王,家就在本市橋東區,工作是房地產的銷售員。

    年紀二十五歲左右,為人挺開朗不錯的。

    我應了一聲沒有繼續多問。內心卻冷笑著想有這些信息就足夠了。

    剛才我並不是閑的沒事問這些情況,而是想到她倆既然這麼親密,那麼突破口是不是可以從美樂哪裡打開?

    或許美樂知道一些情況呢?那樣對我們就有利了。

    想通了這點我決定明天就調查,玩了會兒手機,我就直接在客廳沙發睡了。

    第二天來到會所,我們就在包間里待著無所事事。

    正無聊的不知道幹什麼呢。屋門被人推開,然後一個久違的身影出現:蘇琪回來了!

    我們沒想到她會突然回來,立刻全都站起身激動的去迎接,離開了這是第四天了,可算把她盼回來了!

    張夢笑嘻嘻的說:「你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跟著哪個野男人跑了呢。」

    蘇琪淡笑著說:「呵呵。你以為我是你呀。」

    我在一邊傻呵呵的看著她們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發覺蘇琪回來后好像有些變化。

    具體是啥看不出來。只是覺得她眉宇間好像多了一些淡淡的哀愁。

    是我的錯覺嗎?

    和張夢扯了兩句,蘇琪就開始問這幾天我們都幹什麼了。

    我趕緊把勾引李莉的事說出來,本以為她會責備我們魯莽。結果她不但沒有反而還說做的不錯。

    讓張夢又不免得瑟了一番。

    說著這些,我又說道:「還有件事,昨天我問了問那個賤貨閨蜜一些情況。您看有必要調查一下嗎?」

    蘇琪了解了情況后說:「嗯可以,一會兒我讓李華峰去查一查,如果沒錯的話應該能有發現。」

    商量完正事。張夢就問她這幾天到底幹嘛去了。

    而蘇琪卻沒有回答,只是含糊的說是家裡私事一筆帶過去。

    我們又不傻子能看出她有難言之隱,雖然很好奇。可人家的私事真不能過分追問。

    到了晚上我們給她接風洗塵,一路上和吃飯的時候我們都是焦點,畢竟三個美女在身邊能不吸引人嗎。

    尤其是我的感覺,哈哈那酸爽就別提了。

    吃了飯又嗨皮了一會兒,等十點半大家就散了回家的回家,有事兒的去忙事兒。

    把陶琳琳送回家。我也準備閃人的時候,蘇琪卻說:「天明你要沒事的話,就再陪我逛逛吧。」

    我毫不猶豫的點頭:「沒問題。您說吧咱們去哪兒?」

    「嗯……不知道走哪兒算哪兒吧。」

    蘇琪漫無目地的開著車也不說話,我識趣的也不開口,車裡安安靜靜的。

    最後來到了三環外面的環城河。她才停下車帶著我來到河邊吹風。

    此時已經到了十一點,這裡又是郊區沒什麼行人,只有河流的聲音嘩嘩的顯得寂靜而單調。

    坐在河邊的椅子上。她沉默了片刻終於說道:「唉……對不起天明,都好幾天了也沒幫你解決事情。」

    我趕緊說:「您千萬別這麼說,您已經幫我太多了。那個狗日的不現身誰也沒辦法。」

    她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而我心裡卻嘀咕她到底怎麼了?

    從回來以後感覺就不對勁,究竟離開的這幾天發生了什麼?她又遇到了什麼事兒?

    想著,我鼓起勇氣試探的問:「您到底怎麼了?今天感覺您很不對勁啊。」

    蘇琪看了我一眼說:「唉沒什麼事兒,你知道嗎天明,我現在很羨慕你的生活。」

    什麼??

    我被這話弄懵比了,我都特么頭頂大草原苦比成這樣,竟然還羨慕我??

    我自嘲的笑著說:「別逗了琪美女,我這都比樣了您羨慕我什麼?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搖頭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羨慕你自由的生活,至少很多事情你可以自己決定,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我疑惑的對此表示不解,現在這年頭不都是這樣嗎?每個人都很自由啊。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

    相比之下我很羨慕她才對,有錢有勢又那麼美,這才叫人生人家啊,甩我這個吊絲一百條街。

    我很認真的說道:「這樣就是您的不對了,您知不知道包括我在內,有多少人羨慕你羨慕的都絕望了。」

    她坦然的點頭:「我當然明白,可我羨慕你也是真的,因為你不知道我經歷了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