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秘密 » 33:猜不透的話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妻子的秘密 - 33:猜不透的話語字體大小: A+
     

    不過第一步就遇到麻煩了,因為李莉需要驗證才行:你是誰?加我幹嘛?

    張夢眨著眼問我該寫啥?

    我當然也不知道怎麼寫,只要讓她隨便能加上就加,加不上也就不用試探了。

    張夢拿手機思索了一會兒,就靈機一動寫道:那個人介紹的,你懂得。

    這種含糊不清的話倒也是個辦法。故意弄得神秘兮兮的,稍微有點好奇心的都會忍不住答應。

    靜等了十分鐘沒反應,我們都以為沒戲的時候,卻突然顯示好友通過了。

    窩草這也行?!

    我和張夢對視一眼,她就嘿嘿笑著開始和李莉交談起來。

    她先說:你好啊美麗的小姐。

    李莉回復:你到底誰啊?誰把我號告訴你的?

    她說:這些問題沒必要說,大家心裡都懂,何必說的那麼直白神秘點不好嗎?

    李莉:………。

    我和陶琳琳在一邊看的也是無語,她還真能忽悠啊,看來經常幹這種事兒。

    她接著說:時間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現在我們只是當巧合聊一聊,不也挺好的嗎?

    過了一分鐘左右,李莉回復:額好吧好吧。你是本市的人嗎?做什麼工作的?

    倆人開始你來我往的聊,我在旁邊所有內容看的清清楚楚。

    很快她們的話題就講開了,張夢為了更好的達到目的,有時候還故意說一兩句葷段子,而李莉甚至還會附和一下。

    我心裡不禁冷笑無比,呵呵真是他嗎天生的賤人,遇到個男的都能上趕著聊!

    這樣也好,聊吧聊吧。

    只要多一點證據,到時候老子就能多整死他們一分!

    …………

    兩天的時間眨眼就過去,蘇琪依然沒回來,探子們也沒最新的情報。

    唯獨張夢有一手和李莉聊得更嗨了,倆人天南地北無所不聊,對於這事兒李莉自然沒跟我提過,藏著掖著就跟沒發生一樣。

    這天中午我們照常在包間帶著,我閉著眼一邊想事兒一邊準備睡會。

    結果剛有了點睡意。張夢突然開口說:「天明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剛把那個賤人約出來了,哇哈哈哈。」

    我立刻坐起身驚訝的說:「哇靠不是吧?你怎麼約的啊??」

    她得意的表示剛才就是隨口一說。想和她見個面啥的,等了十多分鐘不見回復,她以為李莉不答應呢。

    結果就在前一分鐘。李莉卻說她也閑的無聊見就見吧。

    我冷笑著說:「這賤貨真是夠可以,服了,我是真他嗎服了。」

    張夢帶著憐憫的眼光說:「唉……天明你也是夠倒霉的。不過別傷心等我給你介紹白富美就行了。」

    我點點頭問:「那你倆約的幾點見面?在什麼地方?」

    她表示約的下午一點,位置還在商討,更主要的是派什麼人去見面是個問題,她肯定是不能去的。

    正說著,李莉就給我打過來了電話。

    她用很調皮的語氣說有女性朋友約出去玩,問我同不同意,她在家呆著沒意思想出去溜達溜達。

    呵呵,看這套路玩的多六!

    我直接讓她想去哪兒就去,她開心的誇我真好,一定拍下照片回來讓我看讓我安心。

    掛了電話把情況一說,張夢和陶琳琳再次為我悲哀和憐憫。

    看看時間馬上要到時間了,我們開始解決派誰去跟她見面的好?

    再三思索了半天,張夢最終打電話叫來了一個可靠的男人。

    這人年紀和我們都差不多,身高一米八左右,皮膚比較白五官俊俏。很標準的帥哥形象。

    張夢先給他講了講基本情況,然後很認真的說:「就這麼回事,老實按照我交代的去辦,要是敢搞砸了你給我等著!」

    那人趕緊說:「放心吧夢姐,我知道該怎麼辦,要是這點事兒都搞不定也別跟您混了。」

    張夢一副大姐大的派頭:「很好。行了咱們走吧。」

    我們跟著她前往約會地點,距離也不算遠就在會所附近,她故意挑的一家很上檔次的茶館。

    路上我忍不住給蘇琪打了個電話,想著把這個情況跟她說說。

    結果打過去卻提示她掛機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而那些躲在暗處的探子同時也發來了情報,讓我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敬業和能力。

    來到目的地我就帶上口罩帽子。跟著她和陶琳琳坐在角落裡,而那個男的則坐在五米遠的靠窗戶位置。

    一切準備妥當,等了十幾分鐘以後一個熟悉的身影終於出現。

    李莉來了!

    她穿著一身雪紡的裙子。化著淡妝顯然是精心打扮過的。

    我眼裡冒出冰冷的殺意,把帽子又壓低了一些避免讓她看到我認出來。

    張夢和陶琳琳也做了相應的偽裝,她倆默默看了我一眼。就將準備好的錄像設備打開工作。

    李莉站在門口張望了一會兒,小白臉就揮手示意她過去。

    然後他們點了些茶水小吃聊了起來,由於離得比較遠。所以我聽不到他們在聊些什麼。

    不過我也不著急,反正過後啥都能知道。

    就這樣默默看了一個多小時,李莉起身就要告辭了。期間她和小白臉聊得別提多開心了。

    還好我的心早就死了,不然真能忍不住衝過去砍死她。

    小白臉結完賬送她離開了茶樓,等他倆走遠了以後。我們就趕緊閃人返回了會所。

    等了大約十五分鐘,小白臉也回來進了包間。

    張夢立刻說道:「快點快點,你們都聊什麼了全都說出來,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給我掉!」

    小白臉聽話的點頭:「放心吧夢姐,一個字我都不會漏掉。」

    他醞釀了一下就開始彙報,我們豎著耳朵認真的聽著。

    他講的確實是細緻無比。從剛見面說了點什麼,中間說了什麼,最後又說了什麼都一一重複出來。

    至於內容都是閑聊一類的。比如幹什麼工作的,多大了等等。

    李莉又問了一次是怎麼找到她號的,誰告訴的。小白臉也按照張夢的指示繼續玩神秘,含糊的說你懂得,說出來就沒意思了等等。

    而李莉笑了笑也沒再問。似乎心裡有什麼想法一樣。

    講到這裡小白臉停下喝了口水,我張口問道:「就這些內容嗎?其他的還有沒有?」

    他皺眉想了想說:「對了還有一點,她中途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問我什麼是不是組裡的,都和他們認不認識。」

    嗯?什麼意思?

    我和張夢疑惑的對視一眼,趕緊問他是怎麼回答的。

    小白臉就說他是臨場發揮,雖然不懂什麼意思,可還是順著李莉的意思說都認識啥的。

    張夢點點頭問他還有什麼遺落的,他想了半天這次表示該說的都說了,然後張夢給了幾百塊讓他走了。

    他剛離開我就問:「張總這人是誰啊?到底靠譜嗎?」

    張夢咧嘴一笑:「他是個小白臉吃軟飯的,但絕對靠譜這個放心,不然我也不會用他的。」

    陶琳琳聽得捂嘴笑起來,我也感覺很蛋疼,靠竟然真是個小白臉啊。

    這張總還真是可以,三教九流的人啥都認識。

    略過這個話題我們開始討論正事,就是李莉說的那個「組裡」是什麼意思?代表了什麼含義?

    張夢很得意的說:「我就說用這辦法能找出點線索,怎麼樣驗證了吧,那賤貨不可能平白無故說這樣沒頭緒的話。」

    我皺眉點了點頭:「嗎的……可到底什麼意思啊?這可能是個大線索啊!」

    陶琳琳試探的說道:「會不會是她上班的地方呢?分組什麼的。」

    我搖頭表示這個絕對不可能,因為李莉根本沒有上班,天天在家歇著哪裡來的分組。

    張夢也說了幾個可能性,但我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也完全猜不透。

    這問題讓我們真摸不著頭腦,憑直覺我們都認為這話肯定有價值,可特么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是神秘的暗語?還是某些行話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