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秘密 » 26:更加殘酷的傳聞,逐漸顯露的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妻子的秘密 - 26:更加殘酷的傳聞,逐漸顯露的真相字體大小: A+
     

    這樣默默等了大概有十分鐘,蘇琪眼神最好立刻伸手朝前面指去。

    我們急忙看過去,只見一個弔兒郎當的年輕人緩緩走來,馬上就要走進飯店裡了。

    這人正是陳小虎!

    我心裡著站起身就要衝過去,不過蘇琪卻攔住我說:「三位兄弟麻煩了,把他給攔下弄到對面的衚衕里。」

    那三個看場子的會意,很聽話的一起跑了過去。

    只見他們來到陳小虎的跟前,二話不說就連踹帶打的直接給他拖走了。

    那陳小虎根本來不及反應和叫喚,就被托死狗一樣帶進衚衕沒了動靜。

    蘇琪這才帶著我和陶琳琳一起過去,剛才她不讓我出手,完全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啊!

    我們進了衚衕以後,三個看場子的就一腳把陳小虎踹在地上。

    這小子明顯是被嚇得夠嗆,驚恐的看著我們喊:「各位大哥各位大哥……到底咋回事啊?為什麼打我啊??」

    我情緒激動腦子一熱又失去了理智,直接衝過去用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咬著牙說:「草擬嗎的!說你和李莉都幹什麼去了!說!!」

    陳小虎被我捏的喘不上氣來,臉色頓時變得通紅,使勁兒掰著我的手掙扎。

    蘇琪上前一步,拍著我的胳膊說:「天明冷靜冷靜,先放了他問正事,其他的一會兒再說。」

    陶琳琳也趕緊過來勸:「哥你別衝動,聽他說事情吧,哥快放手吧求你了。」

    我聽她倆的話忍著怒火鬆開了手,不過還是狠狠踹了他兩腳解氣。

    陳小虎哭喪著臉說:「什麼李莉啊……我不知道啊,我到底怎麼惹你們了啊?」

    蘇琪沒有跟他廢話,直接掏出李莉的照片給他看,讓他老老實實把所有情況都說出來,不然今天就別想好受。

    他一看原來是這個李莉,頓時哭喪著臉更鬱悶了。

    拚命的說他和這個女的是搞過對象,可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而且就搞了不到三月,從此以後再也沒任何聯繫。

    我聽了立刻罵道:「放尼瑪的屁!草擬嗎說不說實話?不說老子現在就弄死你!」

    陳小虎都哭了:「我說的是實話啊……真的沒騙你們都是幾年前的事了,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大哥求你們放過我吧。」

    我和蘇琪她們對視一眼,心裡也犯嘀咕拿捏不准他說的。

    從感覺來看他好像說的都是實話,不過陶琳琳的父母卻指定了他,這問題就特么奇怪了。

    還是蘇琪心思靈活,立刻挑重點問:「你倆是什麼時候搞得對象?什麼時候分的?又因為什麼分的?」

    陳小虎琢磨了會兒表示是前年秋天搞的,滿打滿算也就搞了三個月。

    至於為什麼分是沒感情了,本來他就是隨便搞搞而已,並且他還聽說李莉似乎有某種病趕緊分了。

    我們立刻問什麼病,這話是怎麼個意思?

    他皺著眉頭很無奈的說:「我記得以前好像有朋友說過,說她心理有病……和她一個親戚表哥似乎關係不純潔。」

    窩草?!!

    這消息就如重磅炸彈一樣,頓時把我和蘇琪陶琳琳給聽的傻了。

    這他嗎……和表哥關係不純潔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說他們之間搞過對象???

    想到這點我整個人都懵了,震驚,恐怖,不解等等各種情緒湧上心頭,從腳底直接升起一股寒氣!

    如果真如我們所想的這樣,那豈不是說他們是亂倫嗎!!

    天啊!!!

    包括那三個看場子的都懵了,我們所有人呆如木雞瞪著大眼大腦一片空白。

    這已經超乎我們所有人的想象了!

    蘇琪反應極快,率先帶著震驚的眼神又問:「你聽誰說的?李莉的表哥叫什麼住哪裡知道嗎?」

    陳小虎說:「以前一個朋友說的,具體真假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她哥叫啥,真的我要撒謊你們隨便打死我!」

    她扭頭看了我一眼,而我捂著胸口使勁兒的才大喘氣。

    先是墮胎的傳聞,現在又出來一個這樣更喪心病狂的……我的心臟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

    真的受不了了!

    蘇琪一把扶住我的胳膊又問:「你還知道李莉什麼情況,全都說出來!」

    陳小虎趕緊哭喪的說別的就不知道了,都二年多不見面了,讓我們行行好放了他吧。

    逼問了半天沒效果,而且我臉色慘白顯然難受到極點,蘇琪就威脅陳小虎以後老實點,今天的事兒誰都不能說放他走了。

    隨後她又掏出一疊錢遞給打手,表示辛苦了讓他們先走一步。

    三人也是有眼力的,知道這些事情不是他們能知道的,就感謝一番打車離開了。

    衚衕里只剩下我和蘇琪陶琳琳,我再也控制不住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

    陶琳琳的眼淚都下來了,安慰我說:「哥你別著急別著急,這是傳聞而已不能當真,沒準就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謠言。」

    蘇琪也關心的說:「是的天明你先別多想,表哥可能只是個代號而已,這些只是迷霧,誰真誰假我們還要再調查。」

    我凄慘的咧嘴一笑,搖搖頭表示我沒事。

    不管所謂的表哥是真的,還是一個假的代號稱呼,經歷了這麼多的殘酷情況,我也算涅槃重生了。

    無論多麼殘酷多麼糟心都能忍得住了,因為我只有一個信念:我不能就此倒下!一定要搞死他們!

    否則誓不為人!

    我捂著胸口輕聲說:「呵呵……你們不用安慰我,我能承受得住,而且那小子說的話應該是真的,提醒了我想起了很多事兒。」

    蘇琪拉著我的手問:「什麼事兒?現在能心情說說嗎?不行咱們就先歇歇。」

    我嘆了口氣表示沒事,就把想到的情況說了出來。

    陳小虎說李莉和她表哥有問題,當時就提醒我想起了她微信那個「表哥」。

    之前出去旅遊的時候,他留言一些很曖昧的話語,後來又來家裡送東西等等。

    而且一次面也沒見到,整個事件撲朔迷離。

    所以聯繫情況和陳小虎說的,肯定不是空虛來風!真應了我以前的想法……那個表哥有問題!

    只是沒想到,現實可能比我想的還要殘酷和複雜!

    蘇琪聽我說完眼裡閃過一道精光:「我明白了,現在咱們誰也不用調查了,直接查那個表哥就行!我用人格保證那天去家裡的肯定是他!」

    她說的十分堅定,不知道是出於女人的第六感還是其他原因。

    我無力的說道:「可她已經把那個人的手機和微信都刪了,我該怎麼調查?」

    蘇琪沒回話而是問陶琳琳,問她經常在村裡住,那麼知不知道李莉的表哥叫什麼,住在哪裡?

    陶琳琳很愧疚的表示這個真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李莉有親戚這個情況。

    蘇琪皺眉想了片刻,然後說:「沒事這也不是難題,天明你一會回家,直接找個借口問李莉,只需要問出姓名和籍貫就行。」

    我難過的笑著說:「你覺得我這樣,還想回家看到她那個賤人嗎?」

    蘇琪嚴肅而真切的說道:「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最後這一哆嗦,天明最後在忍耐一次就行了,之後迎來的就是曙光!」

    我低頭默默地糾結了半天,最後咬著牙點頭答應了。

    她說的沒錯忙活了這多時間,浪費了這麼多人力物力,就差這最後一步我只能咬牙走下去。

    否則一切前功盡棄。

    沒有浪費時間,蘇琪開車飛快的把我送回來小區。

    我心情無比難受和忐忑的走下車,她落下車窗說:「我和琳琳在這等你,天明我相信你能表演的很好,記住咱們就差這最後一步了!」

    我深吸了兩口氣,然後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

    很快我就來到了家門口,掏出鑰匙我默默地站著不動,極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緒。

    最後一步了!我是個爺們一樣要忍住!

    勝利就在眼前,只要今天忍住了,就能徹底搞死這個婊子和她背後的人!

    我站在門口自我安慰著,平靜了半天我才拿鑰匙緩緩地打開了門。

    所有秘密都要浮出水面了,現在這些傳聞有真有假,但相比真相還是嫩。

    因為只有最後的真相才是最虐心,最殘酷的!不知道各位能不能受得了。

    我現在也在糾結,是按照設想好的那樣寫,非常虐和殘酷,但是後續的報復和回報也很爽快。

    還是稍微緩和緩和,不那麼虐心讓人好接受一些,唉糾結啊。

    不知道大家希望啥樣的,可以留言回復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