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六十一節:兩代青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六十一節:兩代青帝字體大小: A+
     

    冇等上界四帝反應過來,兩界屏障方向,霎那之間如有恒星爆裂,將漆黑的虛空宇宙映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強烈的能量亂流甚至讓靠近兩界屏障一側的十幾艘虛空舟直接被毀,就連龐然大物一般的虛空艦竟是劇烈晃動了起來。

    “兩界屏障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黃帝一臉驚恐,大聲喊道:“兩界屏障怎麼會出事?”

    赤帝沉聲說道:“兩界屏障的中樞核心好像被人破壞了!”

    黃帝歇斯底裡道:“不就是一群不到至尊境的廢物帶了一艘虛空舟去送死嗎?我們上界在兩界屏障的守軍何止千萬?還配了至尊炮,怎麼可能……”

    黃帝百思不得其解,黑帝已是看向那秦楓模樣的儒服男子,冷聲說道:“你手下還有至尊境的強者去了兩界屏障?”

    秦楓模樣的儒服男子仰天大笑,清光瞬間纏繞他周身,轉瞬之間已是變成了

    長襟博帶,高冠古風的青衫中年男子模樣。

    正是當年青帝!

    白帝皺眉冷聲道:“青帝,你這廝居然是用那小子的肉身借屍還魂。還是你老謀深算,奸詐狡猾,秦楓那小子最後還是為你做嫁衣了。”

    白帝又說道:“本帝看到你帶著天帝極書,還有天帝劍,鴻蒙鼎,乾坤塔與彼岸橋四件帝兵皆在你手,便以為你就是秦楓本體。不曾想,你居然奪舍了他,真是連本帝都被你騙了!”

    黑帝也冷笑說道:“我就說怎麼可能下界一個小小修煉者竟能夠這麼快走到至尊境,原來你早有計劃,一直在背後推波助瀾,為的就是李代桃僵的今日!論陰險狡詐,你在本帝之上多矣。青脈此舉,真叫本帝刮目相看!”

    青帝看向麵前四帝,大笑說道:“休要以你們齷齪之心測度我青脈之事!秦楓乃是自願將四件帝兵借我,讓我讓你們以為秦楓就在天穹之外阻攔你們,繼而放任那艘載著他的虛空舟前往兩界屏障‘送死’。”

    青帝笑著說道:“你們在修真地球安插了那麼多的眼目,以為我跟秦楓會一點都察覺不到嗎?”

    說完,青帝抬起右手,竟是讓《天帝極書》裹起四件殘破帝兵一齊朝著兩界屏障方向飛去。

    他看向麵前目瞪口呆的四名上界大帝,笑容放肆而嘲諷:“我青帝一脈,尚自然,樹木枯榮,新老交替,俱是天理!兩代青帝,共複此仇,豈不快哉!”

    說話之間,上代青帝的身軀驟然化為無數青色光芒徹底消散。

    與此同時,兩界屏障的最中央,有一道耀眼光華如璀璨烈陽一夕毀滅,熾烈光芒帶著海嘯般的靈力波動瞬間席捲整個太初星域。

    “兩界屏障徹底毀了!”

    上界四帝悚然一驚,隻見在那耀眼光芒之中,有一座書山懸停在所有星艦之前,在虛空中緩緩飛行。

    書山之後,是一艘千瘡百孔的虛空舟。

    大司命,少司命兩名女子皆是一身血衣,傷勢倒還好,句芒老祖則渾身傷口,不能維持人形,現出本體耷拉著腦袋,坐在甲板上。

    在它腳邊是兩條蛟龍的巨

    大龍屍,殘破不堪,尤其是重瞳真君那一條,更是斷作三截,傷口血肉模糊。

    浩然境極限的重瞳真君死狀如此淒慘,可見兩界屏障的惡戰可怕到了何等程度。

    在那一艘虛空舟之後,又有數不勝數的無數天仙界星艦遮天蔽日而來。

    書山之上,無數高冠儒服的讀書人,有朗朗讀書聲響徹寰宇。

    在上代青帝隕落的瞬間,兩界屏障徹底毀壞,又無數道紋小世界融合而成的那一方儒家聖人所在的戰場也徹底崩潰。

    上清學宮儒家聖人自發現兩界屏障與太初星域起,就與上界神靈在那處戰場廝殺,曆代聖人除了留守一人坐鎮上清學宮以外,其餘聖人皆要前往兩界戰場廝殺。

    儒家聖人所依托的堡壘,就是這一座書山,書山之內有文海。

    秦楓本體潛入兩界屏障,裡應外合,直接先打碎了這個戰場小世界,隨後再讓聖人與虛空舟上的少司命、大司命、句芒老祖等人一起聯手攻打兩界屏障的核心道紋小世界。

    這纔有了核心道紋小世界被破壞之後,秦楓以書山幫助天仙界聯軍擋下衝擊波的那一幕。

    此時此刻,書山之巔,一身青衣儒服的青年男子,正是秦楓的本體本人。

    他遠遠抬起手來,穩穩接住被《天帝極書》裹住的四件殘破帝兵。

    四件通天古器此時都已殘破不堪,足以看出青帝最後一點殘魂經曆的大戰是多麼慘烈。;;

    就在秦楓接住《天帝極書》的瞬間,原本還有空白書頁的《天帝極書》瞬間被一團青光之中徹底補全。

    &nbs...> 青色光芒從《天帝極書》之上升起,轉瞬之間又化為光雨落下。

    有聲音如黃鐘大呂響徹宇宙。

    “青帝一脈昭告諸天萬界,從此刻起,秦楓即為青脈之主,承‘青帝’尊號,襲青脈之誌,為萬界儒道肇源,享四時祭祀!”

    秦楓收起《天帝極書》,朝著那顆蔚藍星辰的方向一揖到底,聲如洪鐘,響徹整個太初星域。

    “青帝秦楓謹遵上代青帝法旨!定不辱使命!”

    虛空舟上,沐浴到那一道青光的瞬間,原本疲憊不堪,渾身浴血的大司命,少司命,精氣神驟然一振,旋即兩人身後各自凝練出兩座至尊法相的雛形。

    兩位司命同時初入至尊境!

    句芒老祖顯然是傷勢過重,在這青光沐浴之下,也終於恢複了人形。

    “哎,不滅境了,本尊到不滅境了!”

    變成人形,一頭綠毛的句芒老祖一時得意忘形,仰頭叉腰大笑了起來:“本尊不滅境了,本尊終於到不滅境了!不死不滅,至尊可期,啊哈哈哈!”

    倒在甲板上的兩條蛟龍之屬竟是同時有了氣機反應,身軀開始掙紮了起來。

    尤其是明明已經死去的重瞳真君,居然在將死的最後時刻,得到青光的幫助邁入不死境。

    蛟龍之屬,本來就肉身強悍,邁入不死境,不傷到要害就不會斃命,此時那一截有龍首的殘軀,又開始掙紮了起來。

    這頭不死境的大龍居然吃不住疼,口吐芬

    芳,讓人哭笑不得。

    “它奶奶的腿,疼,疼死本真君了!”

    此時此刻,書山之上,所有儒家聖人以及天仙界聯軍之中的所有儒道修煉者得到這光雨沐浴的瞬間,處於境界瓶頸者瞬間跳上一個大境界,天人境以下更是如醍醐灌頂,直入天人境。

    數千萬天仙界大軍之中,竟是一下子多出了上百萬儒道天人強者!

    兩位至尊境,一位不滅境,數百不死境,上百萬天人強者,原本人才凋零的青脈,憑藉著上代青帝徹底魂飛魄散為代價化成的這一場青色光雨,隻一瞬之間,追上了發展億萬年的其他四脈,甚至尤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等放到諸天萬界都足以令人咋舌的神蹟,就這樣真實地發生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哪位至尊強者,不想永不隕落,即便隕落了,不想著從輪迴中走出,重新成為強者,重新淩駕諸天萬界之上。

    五帝之中,唯有青帝一脈,為青脈延續薪火相傳,甘願魂飛魄散,萬劫不複。

    下一刻,上百萬儒道天人強者,同時出聲。

    靈氣鼓盪,氣傳寰宇。

    “青脈弟子謹遵青帝法旨!”

    霎那之間,秦楓隻覺得諸天萬界的儒道氣運竟是一齊朝著他彙聚過來。

    讀書人,不管在朝在野,在最高的上界,還是在低到都冇有修煉者的下界,任何一位青脈的讀書人在此時此刻都心之所向,將自己的力量不自覺地朝著秦楓聚攏過來。

    秦楓原本不過是初入至尊境,與現在的大司命與少司命一樣,可就在他被上界青帝正式禪讓,成為青帝的那一刻起。

    秦楓直接實力躍升到了至尊境中期,直接越過了四帝當中境界實力最低的赤帝,相當於苦修了億萬年的黃帝了。

    “原來,這就是一脈大帝,一道肇源的強大之處!”

    即便秦楓閱讀過無數古籍,見識過無數世界,此時此刻,竟也震驚不已。

    作為青脈大帝,便可受到諸天萬界所有青脈修煉者的崇敬,就可以得到儒道修煉者的氣運加持。

    無怪上界五帝所對應的五脈都要拚命在下界傳道,為的就是占據一個個下位世界的氣運跟資源,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

    另外一邊,白帝、黑帝、黃帝俱是麵麵相覷。

    黃帝更是震驚得話都難以說出來了。

    “我……我們現在怎麼辦?”

    黑帝稍稍斂住震驚神色,緩緩說道:“兩界屏障已破,此地已變成了上界與天仙界的最後戰場。若不在此消滅他們,我等謀劃億萬年,想要占據天仙界作為上界附庸的計劃就將徹底失敗!唯有死戰,彆無他法!”

    白帝也緩緩說道:“青帝雖死,青脈在諸天萬界卻未曾斷絕,反而越發蓬勃,這是我始料未及的。當年就該斬草除根……”

    他收起思緒,看向麵前的秦楓,冷聲說道:“黑帝所言極是,唯有死戰,彆無他法!不過區區至尊境中期,比起當年的青帝,還有不小的差距。”

    黑帝嗤笑說道:“我們能殺得了上任青帝,難道會殺不死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