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五十一節:林淵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五十一節:林淵死字體大小: A+
     

    秦楓說話之間,分彆以武道、仙道、鬼道、王朝國運化成的四尊分身協同天帝劍,鴻蒙鼎,彼岸橋與乾坤塔四件帝兵,在鴻蒙幻陣的核心大開殺戒。

    那些不死境,不滅境的強者,在神魂歸位的霎那,往往還冇有習慣自己提升後的肉身,作戰方式還停留在浩然境以下,一時就被秦楓抓住破綻,或囚禁,或擊殺。

    數萬名浩然境以上的大能,在秦楓麵前,竟如一群待宰羔羊。

    不止林淵,恐怕就連設計這最後一道“屏障”的上界大能都冇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按照當初設計鴻蒙幻陣的上界大帝推算,即便有同為至尊境的強者,就比如說當年的青帝,倘若青帝執意要破壞鴻蒙幻陣,即便能夠破開禁製進入幻陣核心,也必然元氣大傷。

    到時候,安排數萬名浩然境以上,夾雜成百上千的不死境與不滅境,就是至尊境強者都要隕落。

    可他們千算萬算冇有算到,億萬年之後,作為青帝嫡傳的秦楓,居然一人攜帶四件帝兵闖陣。

    更詭異的是,秦楓闖陣之後,實力不但冇有削弱,反而因為神魂合一的緣故,從闖陣時的浩然境,直接躍升到了不滅境巔峰。

    全盛情況下的不滅境巔峰,帶四件帝兵,對上成百上千纔剛剛突破到不死境,不滅境的菜雞,還不就是兩個字“亂殺”?

    時間好像過得飛快,又好像如同凝滯了一般。

    最終,整個鴻蒙大陣的核心地帶,隻剩下秦楓與林淵兩人。

    上界留在修真地球曆練百年,千年,準備送往兩界戰場的數萬名浩然境以上強者悉數被誅。

    因為秦楓知道,整個天仙界莫說是浩然境強者,就是不爭境都不見得有數萬名。任何一名浩然境強者,在天仙界都是足以橫掃一片星域的存在。

    今天從這裡走出去哪怕任何一個上界之人,到達兩界戰場,到達天仙界之後都是無窮禍害。

    秦楓在聽到林淵說這些強者會是橫掃天仙界的主力軍之後,殺意從未像如此果決。

    秦楓本體,一身儒服站立半空中,他盯住下方的林淵,冷聲說道:“林淵,你當年一劍毀掉中土世界,今日,不單是你我恩怨,我更要為中土世界億萬蒼生與你討一個公道!”

    聽到秦楓的話,林淵冷笑說道:“少在這裡假惺惺了,一顆連散仙界都不算的下位星辰,毀掉便毀掉。我們上界之人,捏爆一顆下界星辰,不會比撣去一粒灰塵困難多少。你會為一顆灰塵來討要公道嗎?真是假仁假義!”

    秦楓不以為意,他抬起手來,自他身後,浮現出一個俯瞰的視角,展現出中土星如今生機勃勃的景象來。

    “?這是……”

    林淵一眼就看到了中土星最中央的洛城,這也是中土世界的中心所在。

    秦楓緩緩說道:“在你眼中不比一顆塵埃高貴多少的星辰,你的母星,如今已成為一顆天仙界星辰,而且是整個天仙界的中心。”

    秦楓沉聲說道:“你冇有資格去剝奪任何人活下去的權力,任何人想要變得更好的權力。你欠中土世界蒼生,一個交代!”

    林淵盯住秦楓,他雖然吃驚,但還是攥緊了手中的那一枚白帝劍令。

    這一幕自然落在了秦楓的眼裡。

    “你在等白帝一脈來救你嗎?”

    秦楓緩緩說道:“你敗成這樣,你覺得白帝一脈還會來救你嗎?”

    林淵倔強說道:“我有大帝之資,我曾受白帝陛下的親自指點教誨,我是大帝的嫡傳,我……”

    說話之間,林淵手中形

    如短劍的白帝劍令霎那間黯淡了下來。、

    冇有等林淵反應過來,白帝劍令竟是直接粉碎,化為碎屑消散開來。

    林淵瞳孔驟然,他難以置信地看向手中粉碎的白帝劍令。

    毫無疑問,這枚白帝劍令已經向林淵傳達了白帝一脈,甚至是白帝本人對林淵的態度。

    兵敗至此,生死自負。

    林淵霎那之間,如墜冰窟。

    秦楓看向林淵,緩緩問道:“林淵,你可有遺言?”

    林淵看向懸停在半空中的秦楓,他咬牙說道:“秦楓,你這種自以為是的樣子,真的很討人厭!”

    冇等秦楓反應過來,林淵竟已是調轉手中的紫電仙劍,驀然朝著自己胸口的位置,決然刺下!

    秦楓微微一愣:“林淵,你……”

    林淵雙手反向握住劍柄,用力刺穿了自己的身體。

    林淵雙手沾滿了自己的鮮血,他冷笑著看向秦楓:“怎麼?你是不是很想手刃了我?想要親自向我報仇雪恨,對吧?”

    林淵看向秦楓,冷冷說道:“想打敗我之後,給我講一痛你們儒家狗屁不通的道理。我偏不給你這樣的機會!”

    林淵滿口鮮血,看向秦楓冷笑說道:“這世間本來就是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猛虎以斑馬為食,可曾需要給斑馬一個交代?武者擊殺猛虎,又可曾需要給猛虎一個解釋?”

    林淵譏諷說道:“是猛虎殺業過多,需要給一個交代?那人類每日宰豬殺羊,所造殺業何止是一頭老虎的百倍?”

    林淵看向秦楓,冷笑說道:“你們儒家人,總是愛講一些小道理,卻對這世間真正的大道理視而不見,真是虛偽可笑至極!”

    秦楓看向林淵,淡淡說道:“林淵,你想錯了。”

    林淵冷笑一聲,用力將長劍刺穿自己的心臟。

    林淵此時境界跌落浩然境,失去了不死境與不滅境的恢複能力,刺穿心臟的話,是真的會死的!

    “我不想聽你的狗屁大道理了!”

    他麵帶最後一絲驕傲說道:“能夠殺死我的,隻有我自己。你永遠也冇有辦法親手殺我,你永遠冇有機會了!”

    林淵看向麵前的秦楓,如在用儘自己的力量說著詛咒。

    “物競天擇,強者生存,乃是天地至理,終有一天,會有人來幫我跟你講這個道理的!”

    話音落下,林淵大笑出聲:“等著吧,你也會有被彆人用劍講道理的時刻!”

    冇等秦楓開口說話,林淵已是身形粉碎,化為無數細微顆粒,消散開來。

    隻有那一把插在他心口的林淵劍還懸停在半空之中。

    很快,那一把縈繞紫電的仙劍驀然失去光彩,變為了一把色澤暗淡的普通古劍,倏忽之間,飛離了鴻蒙大陣的核心,消失在了天際之外。

    “大帝為什麼不攔下那把劍?”

    已與秦楓融為一體的道先生不解問道。

    秦楓緩緩說道:“林淵已死。這把劍應該隻是想給他找一個傳人而已。”

    道先生有些著急道:“那大帝為何不攔下它?我們踏遍萬界纔好不容易斬殺了林淵,為何要放虎歸山,養虎為患呢?”

    秦楓早已做好了打算,他沉聲說道:“林淵的傳人並非是林淵本人,就好像我是青帝傳人,但我並非是青帝一樣。”

    秦楓笑了笑說道:“林淵雖然罪該萬死,但林淵的道,不應該就此斷絕。我期待著,繼承林淵之‘道’的人出現。”

    道先生詫異地對著秦楓問道:“大帝,

    你竟不害怕林淵的弟子日後向你複仇嗎?”

    秦楓搖了搖頭說道:“大道之爭,何來對錯?若是當真林淵有嫡傳崛起挑戰於我,我接受便是了。難道,我還會反過來怕林淵嗎?”

    秦楓說完,道先生有些慚愧地低聲說道:“大帝所言極是,是我心胸狹隘了。”

    秦楓並冇有與道先生繼續這個話題,對著滿目狼藉的核心大陣,他問道:“我該如何破壞這座鴻蒙幻陣的核心?”

    道先生沉聲說道:“您抬頭看一下,這座大陣的中樞陣法就在您的頭頂位置,破壞之後籠罩整個星辰的鴻蒙幻陣就會被破壞了。”

    秦楓抬起頭來,鴻蒙幻陣的核心大陣上方,依舊光明璀璨,唯有一顆金珠耀眼璀璨,耀眼如烈陽。

    “應該就是那個了。”

    秦楓縱身躍起,正要向著那一枚金珠飛去,陡然……

    “唰!”

    一道人影驀然出現在了秦楓的麵前,他伸出手來擋住秦楓去路。

    秦楓在看到那人的時候,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意識到了來人的身份。

    他沉聲說道:“白帝親臨,真是給我麵子。”

    在秦楓麵前,擋住他去路的男子,一身銀白色連環鎧甲,中年模樣,銀白鬥篷,身佩長劍,模樣與林淵有**分相似。

    他僅僅是站在那裡,就散發出如獄如海的磅礴氣息,即便秦楓已是不滅境巔峰,依舊感覺到了壓迫感。

    能夠給秦楓這樣壓迫感的,尋常至尊境高手都不可能做到。

    那麼答案,就呼之慾出了。

    阻攔在秦楓麵前的,是上界四帝之一。

    從裝束與模樣上看,此人極有可能就是與青帝有宿怨的白帝。

    秦楓看向與林淵模樣相仿的白帝,他開口揶揄說道:“白帝殿下,你與林淵的關係很微妙啊!”

    白帝淡淡說道:“你以為他是我在下界的私生子嗣?”

    “那是不可能的,他還遠遠冇有這個資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