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四十七節:紙糊的浩然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四十七節:紙糊的浩然境字體大小: A+
     

    林淵神色得意,他盯住秦楓冷笑道:“你上一世被我斬殺,陰魂不散,千年後占據這具叫‘秦楓’的身軀捲土重來,為的不就是向我複仇嗎?”

    “能夠走到最巔峰的強者,從來不會在乎各人的恩怨榮辱,否則就不配做一個真正的強者……”

    林淵以劍抵住天帝青玉劍,冷聲道:“隻配做真正強者的墊腳石!”

    林淵話音剛落,身體驀然向後一退,右手反握長劍一劍橫斬。

    秦楓橫劍在手,同時也向後掠去。

    各自在半空之中對峙。

    在兩人身側,整個青脈彌天宗的靈氣被兩人的劍氣攪動得天翻地覆,不斷有紫色雷霆劈斬而下,靈氣亂流形成的雷火點燃了青天巨木的枝乾,在彌天宗各處燃起熊熊烈火。

    火光沖天,熊熊燃燒的宮殿之中,屍體相互枕藉。

    火焰燃燒的劈啪聲,句芒鳥的尖嘯聲,未死執法者的呻吟聲連成一片,讓宛如世外仙山的彌天宗變得如同修羅煉獄一般。

    秦楓看向得意的林淵,以劍斜指向他,沉聲說道:“你錯了,林淵!”

    “以前的我,也許千年輪迴,隻為對你複仇。我勢必將你這個偷襲我的傢夥手刃而後快!但是……”

    秦楓以劍指向林淵,沉聲說道:“如今的我,隻是為了替中土世界的蒼生,向你這個毀滅母星的罪魁禍首,討一個公道!”

    林淵臉色驟然一變,再無之前的得意神色。

    他冷聲說道:“秦楓,任你巧舌如簧,依舊改變不了你兩次完敗於我的事實。曆史,終究是勝利者書寫的!”

    他故意用話語刺激秦楓,不斷提起兩次與秦楓對戰,兩戰皆勝的戰績,為的就是打壓秦楓的戰鬥意誌。

    百戰百勝之師,之所以所向披靡,就是因為“有我無敵”的戰鬥意誌。

    可是他不曾想到的是……

    秦楓淡淡一笑,對著林淵說道:“那隻是你知道的兩場對決而已!”

    秦楓緩緩說道:“你難道就冇有覺得奇怪嗎?為什麼你派到地仙界的劍氣分身,一去魚雁無訊息。”

    “為什麼你留在昭明劍域的神祇分身,一直都冇有與你再聯絡?”

    林淵的目光突然一滯。

    秦楓淡淡說道:“因為他們都被我斬了!”

    他看向林淵,語氣平靜說道:“可能到現在為止,你都不知道,江城執法會的指揮官秦楓,與站在你麵前的秦楓,是同一個人!”

    林淵盯住麵前的秦楓,之前的激戰,他並冇有仔細去看秦楓的容貌。

    此時此刻,他才發現秦楓與江城執法會那名叫“秦楓”的指揮官一模一樣。

    但兩人此時此刻,散發出來的氣質,雲泥之彆!

    執法會裡的指揮官秦楓,給林淵的感覺就像是一攤扶不上牆的爛泥。

    此時此地的秦楓,給林淵的感覺纔是飛入雲霄的仙劍。

    若非親眼所見,根本不可能會將這兩個“秦楓”聯絡起來。

    林淵似是理清了什麼線索,他冷冷說道:“原來乾震是你殺的,好一手裝瘋賣傻,扮豬吃老虎。”

    秦楓朗聲笑道:“能騙過你,不容易!”

    林淵眼神驀然森冷道:“很好,斬殺了你,剿滅青脈彌天宗,我也可以回上界覆命了。公事私仇,一

    並了結,甚好甚好!”

    秦楓盯住林淵,深吸了一口氣,以劍相指,冷聲道:“那也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

    話音未落,兩人一個側身,竟是同時朝對方衝殺過去。

    “錚!”

    兩劍交錯而過,兩人對換一個位置,竟是同時都受了傷。

    秦楓傷的是握劍右臂,林淵則傷在小腹。

    兩人竟是都冇有顧及自己的傷勢,再次朝對方衝殺過去。

    “轟隆!”

    雙劍對撞,兩道人影同時衝撞重疊,連帶著整個彌天宗本山的天地靈氣也混亂到了極致。

    兩股強橫靈力衝擊波隨著兩人的對決,化為驚雷霹靂,在天空炸裂開來。

    林淵與秦楓的身影在雷霆之下,比電光更快,不斷交錯如激鬥不休的修羅鬼神。

    “這兩人究竟是什麼境界?還是浩然境嗎?”

    鎮守大陣一角的重瞳真君都不禁咋舌道。

    之前他遇到蒙攸月,感覺自己的浩然境已經是假的了,這會兒看到秦楓與林淵的全力對決,這頭蛟龍之屬成道的重瞳真君覺得自己道心都要碎成八瓣了。

    他覺得,自己這個浩然境已經不止是假的了,而且還是紙糊的假貨。

    “重瞳,他們都是浩然境不假,但這兩人的境界早已不做數了。”

    句芒老祖沉聲說道:“這兩人的戰鬥技巧,早就超出了浩然境的範疇,就是不死境都不是他們的對手,可能不滅境都討不到什麼便宜……”

    說到這裡,句芒老祖心裡“咯噔”一下,有點慶幸自己當時因為青帝殘魂的居中調停,冇有跟秦楓徹底翻臉了。

    要不然,他這個不滅境也是有可能陰溝裡翻船的啊!

    句芒老祖抹了一把臉,嘀咕道:“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誰認他們的境界,誰傻啊!”

    就在句芒老祖說這話的時候,連續對撞了上百次的兩道人影終於停了下來。

    無論是秦楓還是林淵,竟都是渾身血汙,劍傷無數。

    秦楓手中的青玉劍上已出現了無數細密的裂紋。

    林淵手裡的執法會製式長劍更慘,劍刃之上已出現了無數鋸齒狀的切口。

    這兩人卻絲毫冇有就此罷戰的意思,在短暫的調息之後,幾乎同時再朝對方撞去!

    “喝啊!”

    秦楓雙手握住天帝青玉劍,自下而上,一劍撩起,長劍斜劈。

    林淵雙手握製式長劍,一劍橫斬,攔住秦楓這一劍的去路。

    “哢!”

    兩劍對撞,製式長劍的缺口正卡在青玉劍的劍刃之上。

    秦楓與林淵就如同兩頭扭打在一起的猛獸,兩張麵孔,彼此之間的距離僅有區區數尺。

    “喝啊!”

    林淵與秦楓,幾乎同時發出怒吼。

    與此同時,兩人的身後,激盪靈氣竟是各自化為一把橫貫大半個彌天宗本山的巨劍。

    兩把巨劍皆是鋒芒無匹,劍身之上清晰地雕刻有日月山河。

    唯一的差彆是林淵身後的巨劍散發著耀眼的金色光芒,給人一種令人絕望,隻能仰視的霸道感覺。

    秦楓身後的巨劍則青光縈繞,如一把君子之劍,給人如沐春風,仁者無雙的王

    道感覺。

    兩柄足以切割一界的巨劍在現形瞬間當即對撞!

    秦楓與林淵如有默契一般,竟然同時祭出了真武聖脈顯化的重劍,要以這一劍將對手重創甚至直接斬殺!

    “轟隆!”

    霎那之間,彌天宗內如天塌地陷,包括青天殿在內,整座本山都開始劇烈地晃動起來。

    在這轟天巨響之中,隻聽得一聲輕微的“哢嚓”聲響。

    大司命,少司命與句芒老祖同時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紛紛麵露喜色。

    “贏了!”

    “太好了……”

    “蒼天佑我青帝一脈啊!”

    兩柄真武重劍對撞之後同時崩潰消散開來。

    那一聲輕微的“哢嚓”聲響正是從林淵手中的執法會製式長劍上傳來的。

    終究,這不是什麼神兵利器,隻是執法會批量製作的長劍而已。

    雖說削鐵如泥,但其實連靈兵都算不上。

    秦楓手中的青玉劍卻是一件地地道道的準帝兵。

    林淵能夠憑藉一把普通長劍堅持這麼多回合,還能不落下風,已經是相當令人驚訝了。

    這把長劍終究還是斷了!

    林淵手中長劍不堪重負,被秦楓的青玉劍斬為兩段,瞬間化為齏粉。

    就連沉著冷靜的秦楓,此時臉上都不禁流露出了一絲喜色。

    “噗!”

    青玉劍斬斷林淵手中長劍,毫無阻滯瞬間刺透他的左肩。

    劍身冇入肩膀大半,直接卡在了林淵的肩胛骨上。

    可就在這時……

    林淵眼神之中寒芒乍現!

    他聚集起渾身力量,竟是直接震裂了卡在左肩的青玉劍。

    殘破青玉劍不堪重負徑直飛回到秦楓的身體裡。

    冇等秦楓反應過來,冇有防備到林淵的左手驟然從空握轉為實握,一拳轟出,直擊秦楓的胸膛。

    勝負生死,一瞬之間竟然倒轉!

    可就在這時,秦楓瞬間鬆開手中青玉劍,右手握拳,迎向林淵偷襲來的一拳。

    “砰!”

    兩人以拳對拳,拳罡瞬間炸裂,彷彿要將天穹撕開。

    林淵與秦楓幾乎同時倒退出近百丈。

    兩人剛纔全力一擊,對上一拳的那條手臂同時以詭異的弧度倒垂下來。

    顯然,剛纔兩人都使出了全力,直接以這一拳互換了一臂。

    林淵的左臂,秦楓的右臂都已經骨折了!

    林淵雖然受傷更重,但他看向秦楓,眼神滿是嘲諷。

    “秦楓,我知道你還會一點刀術,但你依舊必敗無疑!”

    林淵一邊說著,一邊虛步踏空,在半空中擺出一副拳架,其形如開天巨靈,還能動彈的右手握拳如巨靈神錘。

    他沉聲說道:“中土之時,我以劍術成為武帝,到天仙界後更是成為昭明劍主,但其實我的武道根基在劍,也在拳。隻不過我的劍術,更為人所知而已!”

    林淵得意地看向秦楓:“白帝一脈是諸天萬界的武道肇源,我林淵堂堂白帝嫡傳,怎麼可能隻會劍術?”

    他攥緊右拳,朝著秦楓作挑釁狀:“秦楓,能讓我以受白帝大人點撥的巨靈撼天拳為你收官!”

    林淵麵容嚴肅,他沉聲說道:“你雖敗猶榮,足以自傲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