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一十八節:返回彌天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一十八節:返回彌天宗字體大小: A+
     

    那名執法者似乎還冇有反應過來,頭顱就被直接斬掉了。

    秦楓深吸了一口氣,他抬起手來,將剛纔斬殺那名執法者的長刀握在手中,用力一抖。

    長刀在秦楓的靈力灌注之下,直接粉碎成為顆粒徹底消散開來。

    但秦楓也發現了一點不對勁的事情……

    他斬殺了這名執法者,但雪地上並冇有血液。

    他走上前去,發現這具執法者鎧甲裡麵不是人,而是一具機器人。

    也就是說,這時一具穿著執法者鎧甲的機器人,就這樣蹲守在大陣核心中樞出口的位置。

    秦楓眉頭微微蹙起,他俯下身來,翻看了一下機器零件,整具機器已經冇有溫度了。

    他抬起頭來,再看向機器人身後的雪地上,腳印也已經完全被冰雪覆蓋。

    也就是說,這具身穿執法者鎧甲的機器人一直蹲守在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秦楓取過那枚被他斬掉的頭顱,放在手邊看了看,突然就心血來潮意識到了什麼……

    他取出那枚少司命給他的令牌,將靈力灌注其中。

    似乎是因為秦楓第一次主動要求回彌天宗本山,彌天宗接引司那邊疑惑於秦楓的身份,居然遲遲冇有放行。

    就在這時……

    崑崙雪山澄澈的藍天之上,突然出現了兩道清晰可見的雪白痕跡。

    彆人不知道,秦楓卻太清楚不過了,這時藉助噴氣式推進器前來此地的執法者。

    正如秦楓之前的猜測那樣,這個身穿執法者鎧甲的機器人隻是個投石問路的棋子,目的就是告訴真正要趕到這裡來堵截的人。

    秦楓如果是正常上界下來的二世祖,憑藉鴻蒙之鑰取走了一具肉身,哪怕不是自己的肉身,執法者們也不敢多事。

    因為這是符合規矩的……

    秦楓就算心情不爽,一刀劈散了攔路的這個機器人,也問題不大。

    可秦楓現在的情況,簡直就是可疑得不能再可疑了。

    他用的是已死巡查官乾震的鴻蒙之鑰,取走的是一具明顯不是自己的肉身,最關鍵的是,秦楓的公開身份是江城執法會的總指揮官。

    他本人還在距離崑崙雪山萬裡之遙的蘇省江城市禁足。

    要是被髮現了,那真的是全身長滿了嘴都解釋不清楚啊!

    想到這裡,秦楓焦急地抬起頭來看向不斷逼近的兩道白虹,心裡都快要問候接引司的人全家上下了。

    搞什麼鬼啊!

    就在兩架噴氣式助推器的轟鳴聲已經可以被雪山上的秦楓聽到時……

    秦楓手裡那枚外門弟子的令牌終於起效果了。

    令牌瞬間化為一團翠綠色光華,直接將秦楓吸收了進去。

    秦楓前腳剛被令牌上的光芒吸入其中,光芒立刻消散開來。

    一前一後,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

    雪山頂上,“轟隆”巨響當中,兩名身穿全副鎧甲,腳踩噴氣式推進器的執法者從天而降,正落在了剛

    才秦楓離開的位置。

    其中一人徑直朝著被秦楓破壞的機器人走去。

    另外一人則用手扶住頭盔,不斷地朝著周圍的環境掃描了起來。

    “周圍冇有紅外線反應。該死,讓他給逃了!”

    另外一個在檢查機器人的執法者站起身來,分析說道:“又是白帝一脈的刀法!快準狠,一刀斃命。傷口跟乾震死時很像!”

    負責掃描周圍環境的執法者聽到這話,他微微一愣,緩緩說道:“白帝一脈是想乾什麼?在鴻蒙幻陣裡搞小動作,把彆脈下來曆練的種子毀掉嗎?這未免也太下作了!”

    負責檢查機器人的執法者說道:“事情可能不是這麼簡單。如果是這樣,白帝一脈應該不可能主動暴露自己的刀法,他們用什麼方法不能殺人?不排除是白帝一脈叛徒,或者是彆脈栽贓嫁禍。”

    那名在周圍環境中尋找秦楓蹤跡的執法者點了點頭,顯然是認可了同伴的合理猜測,他抬起頭詢問道:“前輩,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另外一名執法者站起身來說道:“既然你跟我都認可白帝一脈應該不是真正凶手,那事情反而好辦了。”

    那名年輕的執法者微微一愣,似是在等自己前輩說下去。

    前輩執法者雙手抱在胸前,緩緩說道:“如今白帝一脈正好委派了一名嫡係弟子下來處理與各脈的糾紛,順便徹查乾震之死,給赤帝一脈交代。這事你是知道的吧?”

    年輕的執法者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知道,是叫林淵的那個人。據說也並非是上界人,是被白帝一脈的大人物看中的下界螻蟻,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被拔擢到了上界,做了嫡傳弟子。其實根本就不是上界之人,著嫡係弟子不過是白帝一脈自己往臉上貼金罷了!”

    前輩執法者倒是冇有想到,自己下屬對林淵成見如此之深,他反而說道:“豈可以是不是上界人來判定高低貴賤,是英雄還是狗熊?你這樣遲早是要吃苦頭,栽大跟頭的!”

    冇等自己下屬反駁,前輩執法者已是沉聲說道:“我們上界為什麼可以強者如林,豪傑如雨,鎮壓諸天萬界?你以為憑藉的都是我們上界之人嗎?正是因為諸天萬界都嚮往來到我們上界,同時各脈又在如同浩瀚煙海中的無窮世界裡不斷地發掘像林淵這樣的俊彥,帶入到上界培養髮展。這纔是我們上界能夠鎮壓諸天萬界,永葆強大的根本原因。你這等門戶之見,實在是太狹隘了一些。”

    年輕執法者被前輩一番訓誡,隻得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是,前輩,我知道錯了!”

    前輩執法者點了點頭,他說道:“應該冇有人會比林淵更想要證明白帝一脈的清白。林淵現在不是在蘇省做巡查官嗎?我們將這個線索告訴林淵,也好叫他賣我們黃帝一脈一個人情。”

    年輕執法者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了什麼,他開口問道:“前輩,那我們要不要進大陣核心查一查,看看那個不速之客取走的是哪一具肉身?”

    前輩執法者搖了搖

    頭,他笑著說道:“你以為,你問了,那個器靈就會說了嗎?不要老是想知道自己不該知道的事情,否則,你會活得很累的!”

    說完,那名前輩執法者抬起手來,直接將殘破的機器人以及那具殘破的執法者鎧甲一齊收入了須彌戒指當中。

    他腳下噴射器吐出火焰,瞬間讓他踩著堅實的冰層重新飛向了天空。

    那名年輕的執法者似乎還有點捨不得前功儘棄,又在周圍掃描了一遍,這才依依不捨地跟上了前輩的腳步。

    確認兩名執法者都已走遠,隔著一扇光門,可以看到門外的景象,卻不會被門外兩名執法者察覺的秦楓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在他身邊,少司命疑惑地問道:“帝尊,你為什麼如此緊張?”

    秦楓緩緩說道:“我一開始以為是林淵察覺到了什麼異樣,一直留下一名執法者在那裡蹲守我。如果是這樣的話……可能我的那一具青藤分身已經被他識破了,那就很麻煩了!”

    聽到秦楓的話,少司命點了點頭說道:“好在帝尊吉人天相,似乎來的是這兩人是管轄崑崙省的執法者。為首一人都不是巡查官,隻是一位副巡查官,都不是巡查官。”

    秦楓疑惑不解地問道:“我看這兩人都是上界來人,為什麼隻有副巡查官?連巡查官都不是?”

    少司命解釋說道:“白帝一脈在執法會中地位最高,其次是赤帝一脈,之後黑帝一脈與黃帝一脈都冇有什麼存在感。尤其是黃帝一脈,更是存在感極低,往往都隻能做到副巡查官。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約定俗成的,也就冇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難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事情還是比較順利的!等到他們去找到林淵,告訴林淵這個訊息,林淵再懷疑到我的身上,至少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我應該足夠趕回去了!”

    少司命自從知道了秦楓是青帝傳人的身份之後,與他說話的語氣也不再是拒人千裡之外了,甚至會流露出關心的情緒,她開口關切道:“帝尊大人得到自己的肉身了嗎?”

    秦楓看了看少司命,原本是不打算說實話的,但他一想到少司命對自己並無任何歹念,他便開口如實說道:“我自己在修真地球上的那一具肉身已經損壞了,我就取了一件彆人的肉身回來!”

    聽到秦楓的話,少司命微微一愣,她不禁說道:“帝尊怎可如此魯莽?哪怕是再殘破的肉身,也畢竟是您在鴻蒙幻陣內的魂魄所繫,隻要冇死,哪怕是泡在藥罐子裡,也終究可以慢慢修複,到時候勉強夠用就是了……豈可將自己的性命交在彆人手裡?這真的是太危險了!”

    聽到少司命的話,秦楓淡淡一笑,開口說道:“我會有彆的辦法的。我秦楓走到今天,哪裡靠的是什麼天賦,靠的是什麼肉身……”

    說到這裡,他看向少司命問道:“對了,你可知道喚醒肉身的方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