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零八節:舊時少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八百零八節:舊時少女字體大小: A+
     

    秦楓將手點在少司命的眉心之上,頓時就進入了少司命的記憶世界當中。

    秦楓在少司命的記憶裡,看到了還是少女的大司命,牽著她的手,在長滿奇珍異草的原上奔跑嬉戲;在堆滿各式各樣藏書的山書裡玩耍;在隨著天時而嚴密運轉的八陣圖裡玩跳格子……

    隻有偶爾的回眸一瞥,秦楓才能夠看到在無憂無慮的少女大司命與還是女童的少司命身後的一道遠遠身影。

    遠遠地隻能看到一襲青色長袍,中年男子輪廓,他腰佩一柄青玉質地的長劍,手中常握一卷無字天書。

    在少司命的記憶裡,他就像是少司命與大司命的父親,經常就是這麼遠遠地看著她們成長和玩耍。

    就算是少司命因為調皮打碎了青帝用來計算天地時間的琉璃日晷,那道身影也冇有動怒發火,而是用法力將日晷輕輕重新拚湊起來,又遞迴到了她的手中。

    少司命一失手,居然又打碎了。

    就在女童以為自己笨手笨腳要遭到懲罰的時候,那男子不厭其煩地俯下身來,將摔得更碎的日晷重新拚湊起來,再放回到了小姑孃的手中。

    他摸了摸少司命的小腦袋,什麼也冇有說,就這樣緩緩地走了。

    少司命手裡捧著琉璃日晷,看著那道漸行漸遠的背影,忽然間,她嗓音清脆,大聲喊了一聲:“爹!”

    青衣男子微微停步,遠遠傳來他的笑聲,在笑聲之中,他漸行漸遠,遠遠離去。

    就在這時,美好的童年生活似乎也離少司命一步步遠去了。

    上界五帝發現了修真地球,為如何治理地球發生了劇烈地分歧,最終引發了一場五帝內亂。

    從此少司命再也冇有見到那一身青衣的人影來看她們,反倒是大司命負責起了照顧她的職責,每日與她說著一些童年少司命還完全聽不懂的話。

    可就是這些少司命聽不懂的話,在讀取少司命記憶的秦楓聽來卻是一個個訊息如驚雷炸響。

    “時黑帝與赤帝盟,與黃帝、白帝相爭,帝居中調停,不願各脈相爭。”“四帝雖各自罷兵,但黑帝常忿帝偏袒黃帝與白帝,白帝亦抱怨帝袖手旁觀而不助己,怨懟愈深。”

    “下界幻陣即將大成,帝為下界蒼生鳴不平,言不可將下界眾生視為螻蟻草芥,豈可一夢千萬年,任其醉生夢死,以利上界?此等行徑,與魔道何異?”

    “帝以秘術封禁下界幻陣,由是四帝皆陰恨於帝,黑帝白帝尤盛。”

    “黑帝與白帝暗中交契,約以除滅青帝,瓜分青脈。白帝允之。”

    大司命聲音悅耳清脆,如環佩清鳴,在她口中的“帝”,自然說的就是青帝了。

    秦楓也從中瞭解到了一些當年大戰的隱秘真相。

    大司命的聲音也變得悲愴起來:“四脈要挾帝解除禁術,開啟下界幻陣,帝不允,黑帝與白帝相偕攻帝,赤帝、黃帝亦出手相助,帝死戰不敵,隕落於太初星域。”

    少司命記憶裡的大司命說到這裡,她明眸之中眼眶濕潤,有淚水奪眶而出,聲音哽咽道:“帝死,屍身化為下界億萬星辰,青玉劍,天帝極書不知所蹤。”

    秦楓心中暗自震驚。

    想不到上界最高的五帝,也不是什麼謙謙君子,都是欺負老實人的無恥之徒。

    青帝一開始為四帝紛爭調停,結果兩邊都冇落到好,後來更因為修真地球的問題與四帝矛盾啟用,最後導致了四帝聯手襲殺青帝的悲慘下場。

    可以說,五帝之中,四帝皆是德不配位,隻有青帝是真正的內聖外王,君子賢王。

    然而這唯一的君子,死在了四個偽君子的偷襲之下。

    秦楓思緒糾結,突然就又被一道出現在眼前的青色身影拉回了少司命的記憶當中。

    隻見那一道久違的青衣身影竟又出現在了她們兩人的身後。

    少司命似是年紀太小,雖然看不到青帝的麵容卻還是開心地叫了一聲:“爹爹”。

    她完全冇有意識到,大司命口中所說的“帝”與她口中的“爹爹”是同一個人,是一個已死的人。

    她開心地轉過身來,一把想要抱住身後人的大腿,卻是從他的身影裡一穿而過,直接腳步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大司命比少司命的年紀稍長一些,立刻就意識到了,來的人必然是青帝的化身幻影。

    她站起身來,恭恭敬敬,施了一個萬福。

    青衣人影緩緩說道:“你們可能要去下界躲避一陣子了。”

    大司命忍住淚水,她輕聲問道:“帝尊可有安排轉世托生之事?”

    青衣人影身形漸漸消散,他開口緩緩說道:“天帝青玉劍與《天帝極書》,便是我的信物。諸天萬界,你我終會重逢,請你一定要——等下去!”

    再後來,少司命的其他記憶就都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了。

    唯有最深刻的是她隨著大司命遷移到了修真地球上,麵對一片荒涼的彌天宗本山,她可能是意識到過去的生活,還有她過去的“爹爹”都再也回不來了。

    她將自己關在宮殿裡放聲大哭了三天三夜的時間,直到喉嚨都徹底啞掉都還在抽泣。

    再之後,少司命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那樣,再不貪玩,再不頑皮,甚至為了練習武道將女孩子的長髮都給剪掉了。

    雖然她與姐姐大司命是天生靈物,其實天生就有不滅境的境界,但擁有境界跟能夠發揮實力,從來就是兩碼事情。

    她纏著青脈中傳授武技的句芒族長老學習武技,她纏住彌天宗碩果僅存的儒家聖人學習法術,她每日天剛矇矇亮就起床練功,每日必到月亮落山纔會回屋休息。

    休息之時,她也不是睡在床上,而是如秦楓當年修煉時那樣以獅子臥繼續在精進修為。

    就這樣近乎不要命地鍛鍊了二十年之後,一個即使放到世俗界也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的少司命,第一次執行任務就帶回了一名不滅境強者的頭顱。

    她第一次出手,殺的就是與青脈矛盾最大的白帝一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