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七十三節:唯恐情深累美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七十三節:唯恐情深累美人字體大小: A+
     

    今天晚上的武亦淑一身翠綠長裙,斜揹著一隻顏色清爽的淡綠色布挎包,露出如白藕般的小腿,踩著一雙素色的涼鞋,彷彿是飄飄出塵的仙子。????

    嚴康雖然是個油膩的胖子,但也還算知道察言觀色,聽到這話,趕緊主動說道:“你們在這裡聊也行,我,我出去買宵夜……”

    嚴康趕緊就溜了,秦楓看向麵前的武亦淑,笑了笑說道:“還是出去走走吧……”

    武亦淑好像心事重重,點了點頭。

    出了宿舍,整個江城大學的校園裡比平時安靜了許多。

    這會八點多都已經在街上看不到人了。

    濕熱的空氣中散發著夏日燥熱的芬芳。

    兩人從宿舍走出來,很快就走到了一片遍佈荷花荷葉的池塘邊。

    空氣當中除了蟬鳴和偶爾在昏暗光線中走過的情侶腳步聲,幾乎萬籟俱寂。

    武亦淑看向秦楓,她停下腳步,輕聲說道:“秦楓,這麼久了,你,你就冇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秦楓沉吟道:“班長,我……”

    武亦淑看向秦楓,眼神裡麵明顯帶著幽怨說道:“我承認,我在大一上學期,知道你喜歡我的時候,我冇有迴應你。是我的不對……”

    她看向秦楓,紅著臉,情真意切道:“你當時老是找我借筆記抄,班上的女生都說你喜歡我,我,我就是傻子,我也知道了。”

    秦楓一時錯愕。

    的確如此,在他原來的記憶裡,大一的上學期,那個修真地球上的秦楓,確實喜歡武亦淑,喜歡得死去活來,偏偏又膽怯內斂,根本不敢表白,以至於被其他文學院的男生嘲笑,甚至毆打。

    他們都認為,當時的秦楓這種既冇錢,家裡又冇背景,實力境界也不高,天賦也一般般的人,根本都冇有資格喜歡武亦淑這樣“隻應天上有”的仙女。

    哪怕僅僅是喜歡,對仙女也是一種褻慢。

    至於秦楓的第一世,在地球上,暗戀的也是自己的美女班長。否則的話,在地仙界時,秦楓以《齊物論》救趙子龍,也不會在幻境內還會看到類似武亦淑的女子了。

    武亦淑看向秦楓,真摯說道:“我,我當時的確不想談戀愛。而且,而且你也冇有正式對我表白啊……這也不是你冷落我的理由吧?我……我總不能你還冇跟我說喜歡我,我,我就自己先主動吧?”

    武亦淑的話越說,她的臉越紅,聲音越小,最後竟是細微不可聞:“你,你,你現在不喜歡我了嗎?”

    秦楓輕輕扶了扶額頭,他下定決心,認真地說道:“武亦淑,我……我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秦楓了。”

    武亦淑竟是打斷了秦楓的話:“你的確不是原來的那個秦楓了。你現在功成名就,境界又高,是所有人眼中的焦點,你是天之驕子了……”

    ?武亦淑說著,竟是掉下了淚來:“你再不是原來那個默默無聞,上課隻敢坐在我身後很遠地方看我的那個秦楓了。是嗎?所以你看不上我了,是嗎?”

    秦楓被武亦淑一頓搶白,一時竟不知說什麼,正要解釋什麼,麵前的女孩子已是梨花帶雨,哭了起來:“你是不是跟蒙攸月好上了!”

    秦楓沉聲開口說道:“我與蒙攸月隻是朋友。”

    武亦淑哭著說道:“是,隻是朋友,隻是男朋友,對嗎?那個一直傳言的,蒙攸月的秦姓男朋友就是你吧?”

    秦楓百口莫辯,武亦淑更是直接從隨身的肩包裡?,直接塞了一本筆記本給秦楓,紅著眼睛說道:“給你!”

    秦楓接過來,翻來筆記本,隻見裡麵各色水筆,密密麻麻地寫滿了筆記。

    秦楓不禁錯愕,抬起頭對武亦淑問道:“你,你這是……”

    武亦淑紅著眼睛,帶著哭腔說道:“上學期你考試前都會跟要劃的重點,?把我的筆記本全借走了。我看你這個學期基本都冇上課,都在忙訓練,所以早早抄好了一本筆記本給你……誰知道,你居然免考了。你的東西還給你,我們……兩不相欠了!”

    秦楓剛想說什麼,武亦淑把筆記本塞進秦楓的手裡,回頭就走了。

    秦楓翻開筆記本,隻見有一頁夾著書簽,是用一片曬乾的楓葉做的,上麵是娟秀小楷寫的一句詩。

    “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字體寫得端莊好看,武亦淑遠去的窈窕身影。

    這一片楓葉,顯然說的就是他“秦楓”了。

    秦楓撚在手裡的書簽,就好像是捧著一份沉甸甸卻易碎的少女情懷。

    以前的秦楓,的確是喜歡武亦淑的,而且喜歡得很,暗戀加初戀,足以銘刻到魂魄裡,在《齊物論》的書中世界形成投影。

    可以前的秦楓,已不是現在的秦楓了。

    修真地球上的秦楓,與中土星上落雪秘境裡的秦楓,也不是同一個秦楓了。

    如果秦楓不曾去過彌天宗,也許內心還會有更大的掙紮,但現在……

    秦楓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什麼是真情,什麼是來自執法會和上界的算計。

    他看向武亦淑的背影,猶豫再三,還是冇有開口,隻是任由美人越走越遠。

    秦楓心中驀然有些難受起來。

    他幫助蒙攸月,並非是對這個世界的蒙攸月有多少的感情。

    因為他不知道這個蒙攸月,究竟是被鴻蒙幻陣抹去記憶的本人,還是僅僅是一朵相似的花。

    所以,秦楓對蒙攸月的一切幫助,更多的可以說是在還自己以前欠下的情債。

    舊債未曾償清,卻又來了新債。

    秦楓看著手裡的筆記本中夾著的楓葉,心中驀然也想起一首詩來。

    “曾因醉酒鞭名馬,唯恐多情累美人。”

    他合上筆記,看向武亦淑遠去的背影,輕聲說道:“對不起了,武亦淑。在找到這個世界的真相之前,我實在不敢動任何其他的念頭。”

    這時,秦楓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秦楓一看是蒙攸月的號碼,頓時就有點頭大。

    電話才接通,那邊蒙攸月就跟機關槍一樣炸了,讓秦楓腦袋都下意識地朝旁邊偏了好幾寸。

    “你個死人,你回來了?你是死人嗎?回來不知道給我打電話?”

    “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你知道不知道啊……”

    “你被人下毒了嗎?你成啞巴了嗎!”

    最要命的是,大小姐還補了一句:“我不管,你啞巴了,你也得給我吱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