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五十四節:一處相思兩處閒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五十四節:一處相思兩處閒愁字體大小: A+
     

    從秦楓掛斷電話那一刻起,武亦淑的眼眶裏的淚水就好像斷線的珠子,吧嗒吧嗒地落了下來。

    因爲她在訓練場裏,嚴康就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大大咧咧地跟曹暮商量着晚上的安排。

    武亦淑聽得很清楚,今天晚上嚴康是拉上曹暮和上官飛雲去酒吧碰碰運氣的。

    而且嚴康大着嗓門說了:“就咱們三個人去,偷偷去,絕對不能帶上秦楓那廝,要不然我們三個都變成他的人肉背景牆了。”

    嚴康學着女生的嗓音,搞怪道:“秦楓哥哥,我能要個你的號碼嗎?秦楓哥哥,我能跟你合個影嗎?秦楓哥哥,你有女朋友沒有,我能做你的女朋友嗎……”

    曹暮跟上官飛雲同時會意,哈哈大笑了起來。

    上官飛雲笑着說道:“咱們戰隊裏喜歡隊長的女孩子一抓都一大把,哪裏輪得到這些外面的姑娘。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嚴康他們笑了起來,武亦淑卻是傷心難怪地抱着胳膊,自顧自地哭了起來。

    嚴康趕緊一下子低下頭,小聲說道:“哎呀,差點忘記我們班花在這裏了。可是好好的小姑娘,哭什麼呀……”

    這邊秦楓與蒙攸月情況也不好。

    就在蒙攸月大小姐雙手抱在胸前,一副“你今天不給我個說法,我就給你個說法”的刁蠻態度時,又一個電話來了。

    蒙攸月一接到電話,語氣立刻就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爹,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沒等秦楓回過神來,蒙攸月眉頭朝秦楓那一挑,含笑說道:“你怎麼知道我跟秦楓在一起啊?誰跟你說的呀……”

    蒙攸月接下來的話,讓秦楓頭上開始爬黑線了。

    “沒有的事,我怎麼可能欺負秦楓呢?我哪能欺負得了他啊!”

    蒙攸月笑着在電話裏說道:“我們感情好着呢,老爹你不用擔心啦……什麼感情?唉,老爹你怎麼這麼迂腐呢?什麼感情都可以,您老怎麼想都成……”

    就在秦楓鬆了一口氣的時候,蒙攸月後面的話又讓他把心給提起來了。

    “強迫?不存在的啦!老爹,你女兒什麼魅力,你自己心裏沒有點數嗎?我怎麼可能強迫他呢?”

    如果說之前蒙攸月的話是一套快刀,打了秦楓一個措手不及的話,接下來這一句話大概就是蒙攸月的蒼龍一閃了。

    “是他主動跟我表白的呀!我怎麼可能強迫他哦!”

    秦楓差點沒一口汽水噴出來。

    接下來更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蒙攸月電話那邊問道:“你們是在九華飯店嗎?”

    蒙攸月剛答應了一聲,只聽得門外“咚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一名身穿黑衣的供奉高手推着坐在輪椅上的蒙毅重就進來了。

    蒙毅重一身長衫,笑看着目瞪口呆的秦楓和滿臉羞紅的蒙攸月,笑道:“攸月,你這說謊話不打草稿的毛病都是跟誰學的?”

    蒙攸月趕緊一擡手,一

    大盆黑鍋就甩到了秦楓的頭上。

    “他,是他,都是他,我都是跟秦楓學的!他老是跟我說兵不厭詐,他可會說話騙人了!”

    秦楓頓時表情苦澀,不知道該回答作答了。

    我家大小姐也,哪裏有你這樣子給別人甩鍋的?

    看到秦楓一臉苦相,蒙毅重當然不會就當真了,他看了秦楓一眼,笑着說道:“秦楓,攸月這丫頭,叫你受累了。”

    秦楓這才笑了起來,他說道:“伯父,還好了,我習慣了。”

    秦楓確實是習慣蒙攸月了。

    不過是中土世界的蒙攸月而已。

    不過聽在蒙毅重的耳中,就是另外一番意味了,他不禁笑了起來:“哦?這樣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蒙毅重用手轉動着輪椅的機關,他轉向蒙攸月,笑着說道:“你娘離世的時候,總是怕我把你慣壞了,養成了無法無天的脾氣,再加上你本身又喜歡舞刀弄槍的,特別怕你以後沒有男孩子會要你,現在看來,哈哈哈,是有點多慮了。”

    蒙攸月在電話裏沒羞沒躁的,但是被蒙毅重當面這麼一說,還是脖子瞬間就紅到耳朵根子了,她雙手是插在褲兜裏也不是,抱在胸前也不是,只能尷尬地揪住衣服的口袋,低聲嘀咕道:“老爹,你今天也沒喝酒啊,怎麼老說醉話!”

    蒙毅重哈哈大笑,對着秦楓說道:“秦楓,你與劍道學院和武學院的事情,我都從校董會聽說了。”

    秦楓趕緊直起身來,笑着說道:“伯父,小小戰功,不足掛齒!”

    蒙毅重卻哈哈大笑道:“天人境一劍,要是還不足掛齒,那口氣也太大了,這得要吞天啊!”

    蒙攸月忍不住對着自己老爹誇讚道:“爹,你知道嗎?就在剛纔武學院直接投降了耶!沒有了李牧,他們根本就不是秦楓的對手,估計也是怕輸得太難看了,直接就投降了。”

    蒙攸月笑道:“你知道嗎?當孟明知道李牧要退役得時候,那張臉整個都拉下來了,比自己輸了比賽還要慘。”

    蒙毅重擡起手來,輕輕擺了擺說道:“孟明雖然有時候在一些事情上充當了西門家的馬前卒,但很多都並非是他的本意。各自立場不同,你也不要因爲別人的一時失利就幸災樂禍,知道嗎?”

    蒙攸月朝蒙毅重吐了吐舌頭,笑道:“知道啦,老爹!”

    蒙毅重看向秦楓,笑了笑說道:“秦楓,今日我特地騰出了時間,你我還有攸月一起吃個晚飯如何?”

    “啊?”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蒙毅重已是說道:“一方面是慶賀你帶領文學院奪冠,挫敗了西門家獨佔江城大學的陰謀,另外一方面,也該與你商量一下執法會選拔賽的事情了。”

    秦楓點了點頭,拱手道:“伯父,我既然是蒙家的供奉,自然義不容辭。”

    蒙毅重笑得眼角魚尾紋散開,他說道:“蒙家能有你這樣的年輕人,是我蒙家的幸事啊!”

    吃飯的地點自然還是放在了至尊廳。

    蒙家畢竟不是稍有家財就打腫臉充胖子的小土

    豪,花起錢來扣扣索索,恨不得一塊錢掰成兩半來用,人家在自己身上花錢是真不吝惜。

    秦楓接手九華飯店之後,整個裝修風格爲之一變,從原來的奢華風,變成了雅緻風,各種竹屋、水榭、雅苑的風格,與之前的亮閃閃,土豪金大相徑庭。

    當然了,主要陣法都升級過了,吃一頓飯,各種增益效果不比在福地洞天裏修煉效果差。

    所以九華飯店的生意比之前還要更好了,最關鍵的是還脫掉了“錢多人傻纔來”,“專坑土豪”之類的污名化標籤。

    秦楓上個月閉關之餘,還在九華飯店搞了一個試吃試住的活動。當然不是誰都能來的,宗師境半價,天人境免單。

    宗師境紛至沓來白撿半價優惠不說,居然還真吸引來了一兩位衆人眼中的天人境神仙,一頓好吃好喝,自然是說了一堆的好話。所以現在的九華飯店真的是一包難求,一房難定。

    秦楓本來建議說,大家都是自己人,選一個小包廂吃一頓就算了。哪裏知道蒙毅重不答應,直接雙倍退掉了預定至尊廳的客人,這才把至尊廳拿下開了這場家宴。

    菜式上齊,蒙毅重端起手邊紅酒,與秦楓碰了一下酒杯,笑着說道:“秦楓,這些天你受累了!”

    秦楓聽得這話,只覺得有點怪怪的,但還是與蒙毅重碰杯,飲了一小口,回答說道:“伯父,這都是分內的事情。”

    蒙毅重放下酒杯,很快話題就轉到了執法會的選拔大賽上來了。

    “所謂選拔大賽,其實就是招募新人加入執法會的隊伍成爲執法者,各個學校的英才,還有很多往屆沒有考上的高手,都會參與其中。”

    秦楓想了想,問道:“沒有畢業也能夠參加執法會的選拔?”

    蒙毅重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可以,只要實力足夠,境界尚可,能夠通過執法會的選拔,即便沒有畢業也可以做執法者。執法會將爲他保留職位到畢業,再根據他個人意願決定是否成爲執法者,只不過這種人極少極少就是了。”

    蒙攸月在一旁補充說道:“各地的執法會招人也都是有標準的,雖然執法者身份保密,但爲了防止有的人到處去參加執法者選拔大賽,破壞整體的秩序,各地的執法會都有一套自己的選拔標準。”

    蒙攸月說着她擡起手來,豎起兩根手指:“以我們江城爲例,要麼是江城大學的學生或者畢業生,要麼戶籍在江城,兩個至少滿足一個,才能夠參加江城執法會的選拔賽。”

    蒙攸月補充說道:“這就是西門家不遺餘力想要把江城大學變成江城武道大學的原因。這樣他們就可以壟斷所有江城大學進入執法會的名額了。”

    秦楓抿了一口清淡的紅酒,沉吟說道:“這麼說起來,我在選拔賽的時候,可能會遇到李牧?”

    蒙毅重認真地點了點頭:“可能還有王小正,本屆一些在外地念大學的青年才俊也會回來。其中西門世家有一位庶子,是震旦學院的高材生,應該也會從中海市回來參加選拔。”

    秦楓聽到“震旦學院”四個字,微微一愣,沉吟道:“那有點棘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