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三十四節:秦楓是怎麼贏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三十四節:秦楓是怎麼贏的?字體大小: A+
     

    孟明看了一眼巫道學院的作戰室。

    伊稚斜和藍鳳凰雖然都是巫道天才,但面對三分鐘不到,己方連續出局三人的情況,也是如驚弓之鳥一般。

    伊稚斜手握一支骨杖,警覺地觀察着四周,藍鳳凰左手交疊在右手臂上,左手背纏繞一串妖異瓔珞,右手斜握一支短小巫杖,雙手作防禦姿態。

    兩人各自朝着一個方向,互爲犄角防禦。

    從兩人茫然的表情,僵硬的動作來看,可能連秦楓的蹤跡都還沒有發覺。

    也就是說,秦楓在還沒有暴露自己行蹤的情況下,就已經秒殺了巫道學院的三名正式戰隊成員了。

    絕對都是一擊必殺的秒殺。

    本來一場看似絕無可能的一挑五,纔剛剛開場三分鐘,直接就變成了秦楓一個人對戰伊稚斜和藍鳳凰兩人了。

    雖然巫道學院本身的戰鬥力並不怎麼樣,基本上都依靠的是這兩個人,但是一下子被秦楓一人帶走三人,依舊給兩名巫道天才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瞬間逆風變順風,老鐵,可以啊!”

    站在休息室門口觀戰的諸葛玄機一邊抖腿一邊笑得合不攏嘴,正要伸手到口袋裏摸煙,叼一根在嘴裏瀟灑瀟灑,一摸口袋撲了個空。

    諸葛玄機這纔想起來自己的煙在九華飯店的時候都被大小姐給收繳了。

    諸葛玄機稍稍惆悵了一下,但也就惆悵了幾秒鐘而已。

    因爲秦楓又出手了!

    秦楓這次出手的目標直接就是藍鳳凰。

    藍鳳凰腳下步伐飛快,身體後傾,迅速後掠的同時一雙手疊加,手中瓔珞發紅如炙熱烙鐵。

    但很快藍鳳凰的臉色一僵,串着瓔珞的左手,連帶着胳膊都以一個正常角度向後扭曲。

    藍鳳凰臉色慘白,左手整條胳膊無力垂下,顯然是在幻境戰鬥中被秦楓直接連着整條胳膊都打斷。

    看得諸葛玄機都是眉頭一皺。

    誰說秦楓憐香惜玉來着,這藍鳳凰天然嫵媚,當真是人見尤憐,秦楓這也下得去手啊!

    藍鳳凰被秦楓一擊得手,身體幾乎跌坐在地上,臉色煞白。

    伊稚斜那張英俊的臉龐頓時扭曲了起來,雖然作戰室是隔音的,不知道伊稚斜到底嘶吼了什麼,但他渾身顫抖,五官猙獰。

    伊稚斜手中骨杖瞬間光芒暴漲,彷彿要刺穿作戰室的透明穹頂,血紅光芒刺眼無比。

    身穿神魔戰甲的伊稚斜身體肌肉筋攣,彷彿承受着不該屬於這具身體的力量,血紅光芒之中他大步前衝,如洪荒巨獸。

    可就在這時……

    伊稚斜身體瞬間倒飛出去,重重撞在了作戰室後側的強化玻璃幕牆上。

    衝擊威力之大,竟是連可以阻擋子彈的幕牆都被撞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幾乎就要破碎斷裂開來。

    強化玻璃都被撞成這樣了,更何況穿着神魔戰甲的伊稚斜。

    伊稚斜身上的神魔戰甲竟是因爲無法模擬那股強橫暴躁的力道,直接在伊稚斜身上崩碎,炸飛了起來。

    藍鳳凰面色慘白地盯向前方,嘴脣顫抖。

    伊稚斜直接面無人色,昏死了過去。

    “原

    本以爲秦楓的目標會是稍弱一些的藍鳳凰,沒有想到居然是伊稚斜。”

    李牧雙手抱在胸前,看向作戰室方向:“好一齣聲東擊西。”

    在李牧身邊的孟明一臉地困惑:“牧哥,你看到比賽了?”

    李牧擡起右手,指了指自己的眉頭:“這裏沒有看到。”

    他又輕輕敲了敲額頭:“但我在這裏,已經全都看到了!”

    李牧話音剛落,藍鳳凰瞬間捂住心口,單膝跪倒在了地上。

    她身上的神魔戰甲瞬間失去了光澤。

    來自機械學院的裁判大聲宣佈:“巫道學院戰隊全軍覆沒,文學院戰隊勝!”

    聲音落下,全場震驚。

    這樣就贏了?

    一開始秦楓秒殺了巫道學院三人,那是因爲巫道學院的戰隊實力確實不怎麼樣,主要靠的是藍鳳凰和伊稚斜。

    可這兩名在巫道學院可以被稱爲金童玉女的存在,在秦楓手下似乎也沒能多抵抗幾下,就這樣被秦楓一人殺得全軍覆沒了。

    有帶隊前來的其他一級學院的教師沉吟道:“到底是巫道學院這一對金童玉女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還是說……”

    “是文學院秦楓的實力被大大低估了,其實他的實力強悍到可怕的程度?”

    不只是一名其他學院的教師有此一問,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幾乎都在腦海裏思量着同樣的問題。

    “這就打完了?”

    嚴康唰了一口自己手裏的冰棍兒,嘀咕道:“我一根冰棍還沒吃完呢!這就沒了?”

    還有人邊嘲諷邊自嘲道:“我去一趟廁所,回來就打完了?”

    “你們巫道學院連老子一泡尿的時間都堅持不了,還當什麼一級學院啊?”

    有人哈哈大笑,有人無奈苦笑。

    整個試煉場內鬧哄哄的,好像是菜市場一樣。

    就在這時,覆蓋住秦楓那一側作戰室的漆黑幕布緩緩褪下,秦楓將神魔戰甲的頭盔夾在腋下,緩緩走出了作戰室。

    面色如常,毫髮無損,甚至秦楓的表情好整以暇到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感到有些無聊。

    全場短暫的沉寂之後,頓時氣氛爆炸了開來。

    文學院,以及機械學院拼命地鼓起掌來。

    就連秦楓班上以前欺負過他,現在不太看得起他的學員,這一刻也與有榮焉,跟着嚴康一起拼命鼓掌。

    更有意思的是,與巫道學院不對付的一些雜魚二級學院,不僅鼓掌鼓得起勁,連口哨都吹上了。

    一個個比文學院的學員還高興,絕對是“精神上的文學院人”,做得不能更到位了。

    只是在鼓掌的人當中,有兩個人很特別。

    “那不是符陣學院和武學院雙重學籍的大小姐蒙攸月嗎?”

    蒙攸月站起身來,身體倚在欄杆上,用力鼓掌,毫不掩飾對秦楓的賞識。

    另外一人是兼具武學院見習教師和學生雙重身份的代理教練李牧。

    文學院與武學院互爲死敵,但李牧也願意爲秦楓的出色表現鼓掌祝賀。

    坐在比賽場邊的靈犀看向那一襲襯衫的李牧,眼神之中半是喜悅,半是憂愁:“這代表四年級的

    李牧將一年級的秦楓看成了跟自己等量齊觀的對手,也就是說,他與秦楓一戰將不會留有任何的餘地了。”

    武亦淑看向走出作戰室,那個挾着頭盔在腰間的背影,卻是樂觀地笑了起來:“無所謂,反正李牧從來就不會對文學院手下留情!我對秦楓,很有信心!”

    但也有人大聲嚷嚷了起來。

    “秦楓究竟是怎麼贏的?”

    “巫道學院究竟是怎麼輸的?”

    “我們要求公佈整個比賽的全過程。”

    “有黑幕,一定有黑幕!”

    面對撲面而來,如同山呼海嘯般的質疑與褒獎,秦楓只是一笑置之。

    他看向面前作戰室裏的兩人。

    藍鳳凰單膝跪在作戰室內,傲人身材被神魔戰甲勒住,越發攝人心魄,只是臉上再無之前的倨傲神色,看向秦楓的眼神就如同見了鬼一樣。

    “你,你……你究竟是不是人?你怎麼可能……”

    秦楓挾住頭盔,笑容燦爛:“我是不是人,不是你們說了算的。倒是你們,說話得要算數,如果毀約的話,心魔大誓是會應驗的!”

    藍鳳凰正想站起身來,纔剛剛站起,腳下一滑,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她不甘地看向面前的秦楓,對方再沒有看妖嬈的藍鳳凰一眼,轉過身來,一邊走一邊脫着身上的神魔戰甲。

    這男人邊走還邊跟身邊的諸葛玄機嘮叨,好像是在吐槽。

    “你們機械學院這麼有錢,神魔戰甲就不能多做幾個型號嗎?”

    諸葛玄機接過頭盔,又接住秦楓拋過來的護腕,剛想說話,秦楓又吐槽了起來。

    “我都已經拿均碼了,還大得要命?給我穿的一點都不合身,剛纔打架的時候差點沒掉地上。”

    諸葛玄機剛想解釋,冷不丁一面胴甲又扔過來了,他只好伸手接住。

    秦楓俯下身來,一邊去解綁腿一邊嘀咕道:“諸葛玄機,你存心給巫道學院放水是不是?你是不是看得藍鳳凰漂亮,要給她獻殷勤?男子漢大丈夫何患無妻,你怎麼能做這種齷齪事情呢?”

    諸葛玄機百口莫辯,藍鳳凰更是又羞又惱,臉色發紅,卻顯得越發嬌媚動人。

    伊稚斜好不容易甦醒過來,一眼就看到藍鳳凰滿臉通紅地看着秦楓的背影,伊稚斜登時急火攻心,眼睛都急得噴火了,“哇”地一大口鮮血又噴在了地上。

    諸葛玄機這才得空反駁了秦楓一句:“秦楓,我們機械學院都穿裝甲,外面再套神魔戰甲的,均碼相當於別的學院特大碼,這怪不得我們啊!”

    秦楓撇嘴:“你也不提醒我?”

    諸葛玄機一臉無辜:“你也沒問我啊!我以爲你就喜歡大一點的,寬鬆點好……”

    秦楓笑罵道:“你喜歡甩着水袖上戰場嗎?寬鬆點好,我呸你一臉,你信不信?”

    諸葛玄機抱着一堆神魔戰甲的零件,開心地笑了起來。

    看臺之上,只有一人與喧鬧的人羣格格不入。

    王小正死死盯住手裏抓着的一隻秒錶,語氣艱難,如溺水之人呼吸困難。

    “纔過去六分鐘!”

    “六分鐘擊敗了五個人,秦楓這個——瘋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
    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