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三十三節:秦楓的黑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三十三節:秦楓的黑料!字體大小: A+
     

    秦楓擡起頭來,隔着頭盔的護目眼鏡,透過休息室的玻璃,一眼就看到了看臺上的一道火紅倩影。

    一身火紅風衣,戴着墨鏡,蹺着腿坐在最前排的位置上,蹬着的那雙火紅色小皮靴在兩截白花花的大長腿映襯下,讓她在素描砂紙般的人羣中如同一株惹眼的血色薔薇。

    她似是感受到了秦楓的眼神,也朝秦楓望了過來。

    四目隔空相對,秦楓趕緊低下頭來,低聲嘟噥道:“她不是嗨了一晚上,補覺去了嗎?”

    這句秦楓的無心之語,差點沒把諸葛玄機給噎得眼珠子都給掉出來了。

    什麼叫“嗨了一晚上”,什麼叫“補覺”?

    秦楓怎麼會知道?那就是秦楓跟蒙攸月一晚上都在一起……

    “我了個去!”

    諸葛玄機感覺自己一下子聽到了一個勁爆無比的八卦新聞。

    可他也就敢說一句“我了個去”而已,具體細節,他別提說了,想都不敢想啊……

    蒙大小姐的火爆脾氣,分分鐘把他諸葛玄機踢出公司董事會的節奏啊!

    這還算輕的,弄不好還要被滅口啊!

    秦楓感覺到諸葛玄機的動作一僵,無意開口問道:“怎麼了?”

    諸葛玄機趕緊閉嘴,幫秦楓把肩甲固定好,又大力捏了幾下,滿臉假笑道:“秦楓,你,你加油啊!大小姐看着你呢!”

    秦楓擡起頭來,又看到蒙攸月,要死不死,這丫頭居然擡起手來,右手食指跟拇指捏起了心形,做了個比心的形狀。

    少女似是一點都不怕諸葛玄機看見,還朝下方休息室裏秦楓的方向晃了晃右手。

    這下諸葛玄機是真的一個字都不敢說了。

    這麼明目張膽?這關係得好到什麼程度了?

    就是秦楓現在告訴諸葛玄機,他跟蒙攸月昨晚上瘋了一晚上,該乾的,不該乾的都幹了,這位機械天才都不會覺得有什麼驚訝的地方了。

    只是諸葛玄機有點想不明白的是……

    秦楓這個傢伙不是武亦淑的男朋友嗎?

    雖說諸葛玄機一向很偏袒自己的兄弟和朋友,比如說揍武學院這件事情上,他的兄弟揍武學院學生叫伸張正義,被揍了,那就是必須找回來的場子……

    但秦楓這渣男也渣得太明顯了,連諸葛玄機都覺得自己偏袒不過去了。

    你丫的,纔跟蒙大小姐認識一天時間,就追到手了……

    你就不能跟武亦淑先分手了再去追嗎?

    一隻腳踩兩條船是怎麼回事?

    最關鍵是,秦楓這兩條船的質量也太高了。

    人家一隻腳踩兩條船,是兩片舢板,充其量兩輛快艇,這廝踩了兩條豪華郵輪啊!

    能不要浪費資源嗎?能不能把優質的資源介紹給需要的人啊?

    比如身邊的朋友啊,比如他諸葛玄機啊!

    秦楓哪裏知道諸葛玄機心裏的哀嚎,他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手臂,笑了笑說道:“時間快到了,該上場了!”

    諸葛玄機一把拉住秦楓,叮囑道:“你一打五,注意保存體力!”

    哪裏知道秦楓擺了擺手,大大咧咧道

    :“用不着!他們拖不了多久的!”

    這句話連諸葛玄機都覺得秦楓有點狂妄了。

    “喂,小心駛得萬年船,秦楓,你別翻船啊!”

    秦楓頭都沒回,背對着諸葛玄機擡起手來,擺了擺手說:“我跟你友誼的小船翻了,我都不可能在這翻船!”

    諸葛玄機剛要撇嘴,秦楓又問道:“你記得提醒試煉場,這場比賽不進行直播,也不許公開錄像。否則我不會來試煉場再開任何一場比賽。”

    諸葛玄機苦笑道:“早就談妥了!試煉場今天一天的客流量相當於過去三個月的總和,光進門要付的入場錢就已經讓他們賺翻了。借他們一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得罪你這財神爺!”

    秦楓擡起的手,五指變爲張開的食指和中指,一個V字的手勢。

    就這麼張揚地走出了休息室。

    正好場外在播放因爲秦楓要求,不進行全程直播的消息。

    秦楓正好高調入場。

    全場震驚,然後全場噓聲。

    “按照慣例不都應該是全程直播的嗎?只要延遲幾分鐘不就不會影響比賽進程了?”

    “難道是害怕泄密?文學院戰隊在秦楓身上有什麼祕密武器?”

    但也有人唱衰道:“不是怕被捶得太慘,被人錄下來當黑料吧?”

    “吹了個一打五的牛皮,就是跪着也得吹完不是嗎?”

    李牧一身格子襯衫,戴着墨鏡,對着身邊的孟明問道:“你覺得秦楓有多少勝算?”

    若是以前的孟明,肯定大大咧咧,直接開口,可奇怪的是,這次孟明居然沒有直接接話,而是思慮再三,這纔開口說道。

    “秦楓的勝算更大。畢竟伊稚斜也好,藍鳳凰也好,戰鬥力也就是在巫道學院這種冷門學院能看,放到我們武學院來,也就是一般戰隊成員的水平。秦楓跟他們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選手。”

    李牧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笑道:“難道你分析得如此準確,你以前不是說,秦楓這種人,你一隻手就可以打趴下嗎?你是跟他交過手了?”

    孟明無奈地點了點頭:“這傢伙太變態了,執法者鎧甲都能打爆。”

    李牧聽到孟明的話,驀然一愣,他笑了起來:“你們膽子真大,九華飯店的事情是你跟錢鋒一起闖的禍?”孟明無奈地點了點頭。

    李牧雙手抱在胸前,笑道:“有時候,很多事情只有打過了才知道。”

    孟明畢竟是個直性子:“我打過了啊!我穿了執法者鎧甲,都沒能打過他!”

    李牧聽到這話,一時無語:“你知道盜用執法者鎧甲要判多少年?”

    孟明低聲問道:“三年?還是五年?”

    李牧雙手抱在胸前,無奈說道:“我算知道爲什麼幾次執法會提前錄用,你每次比武都是第一名,每次都不錄取是什麼原因了!十五年,十五年起步好嗎?”

    孟明“呀”了一聲,嘀咕道:“這麼久啊?!”

    他用傳音入密說道:“你要是不想大好年華都在牢裏度過,別再跟任何人說這件事情……還有……”

    李牧看向場內的秦楓,對孟明低聲說:“你最好

    祈禱秦楓不是個小氣的人。”

    孟明臉色難看至極。

    李牧語氣無奈道:“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要親自動手,更不要用違法的手段……你怎麼就聽不進去?”

    孟明低着頭,用只有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說着話,好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弟弟:“因爲讓武學院制霸江城大學,是你的夢想啊!”

    李牧沉默下來,不再說話。

    此時此刻,文學院的秦楓與巫道學院的五名隊員都已經就位了。

    巫道學院五人身穿神魔戰甲站在一個透明的作戰室內。

    秦楓一個人反倒佔了一個遮得嚴嚴實實的作戰室內。

    隨着來自機械學院的主裁判一聲令下,這場等同於文學院和巫道學院的院級聯賽正式開打。

    在李牧和孟明身後不遠處,王小正和幽靈並肩而坐。

    幽靈戴了墨鏡,王小正戴了一頂鴨舌帽,壓住了自己亂蓬蓬的一頭金髮。

    雖然說秦楓現在是江城大學的頂級流量,跟他比起來,兩個人現在的名氣完全沒得比,但兩人畢竟也是劍道學院的明星,出門低調一點,總可以減少不少的麻煩。

    幽靈盯住秦楓的那間作戰室,眼神之中難以掩飾對他的恐懼,秦楓的強勢已經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

    “小正,你覺得巫道學院能撐多久?”

    王小正擡起鴨舌帽,看了看下方作戰室裏的伊稚斜和藍鳳凰等人,歪嘴冷笑道:“十五分鐘吧!”

    幽靈頓時一愣,驚叫出聲道:“只能撐十五分鐘?你怎麼算出來的?”

    王小正伸出拇指,擦了擦自己的鼻尖,冷笑道:“我大概估算了一下自己幹翻他們所有人,也就十五分鐘的樣子。如果秦楓十五分鐘都放不倒這兩個人加三個垃圾,那本天才在院級聯賽就有信心幹掉秦楓那個混蛋了!”

    幽靈忽地想起了什麼,低聲提醒道:“小正,根據賭約,你是要把境界壓低一境的!”

    王小正冷笑着,雙手抱在腦後,向後倚着:“壓一境就壓一境,那我到了宗師境小圓滿,壓一境不也是宗師境?如何能打不過秦楓這廝,照我看……”

    說話之間,就聽得全場一片驚叫聲,不約而同如同打雷一般。

    王小正一個沒倚住,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第一句話就是“發生什麼事了?”

    只見下方巫道學院那邊的作戰室裏,瞬間跪倒了兩人。

    一人捂住胸口,一人捂住脖子,臉色慘白,渾身顫抖着,掙扎着扯掉身上的神魔戰甲。

    “一開場就擊敗了巫道學院兩人!”

    “好強,秦楓這傢伙真的好強!”

    幽靈看到下面的一幕,簡直如當年他敗在秦楓手中的噩夢再現,渾身難以抑制地顫抖了起來。

    全場驚歎之間,又一名巫道學院的選手彷彿胸口中劍,連續倒退幾步,臉色慘白,半跪在了地上。

    開場三分鐘不到,巫道學院已經三人出局!

    之前聽到王小正說話的李牧擡起手腕看了看錶,對着旁邊的孟明,表情一臉無奈。

    “孟明,說老實話。你覺得伊稚斜跟藍鳳凰能撐十二分鐘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