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一十三節:你會不會開車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七百一十三節:你會不會開車啊字體大小: A+
     

    紛飛的玻璃碎屑當中,一艘猩紅色的子彈頭飛車居然直接撞碎了防彈玻璃,衝入到至尊廳當中。

    強烈的衝勁瞬間就將至尊廳裏的一切東西都席捲了起來,順着衝擊波劈頭蓋臉地朝王瀝川和兩名執法者砸來!

    “嗡!”

    王瀝川擡起右手來,長衫袖子瞬間撕裂,露出虯枝般結實的右手臂,竟是如一面盾牌穩穩護在了身前,破碎的玻璃根本連在他的手臂肌肉上留下一道血印子都做不到。

    王瀝川顯然是一名專心錘鍊體魄的純粹武者,肉身堪比法寶。

    若不是錘鍊肉身的純粹武者,也不可能僅僅憑五指和手腕的力量就將兩隻鐵球使得出神入化,快如子彈了。

    錢鋒與另外一位執法者則同時舉起右臂來,臂甲之中機關觸發,瞬間變成兩面光盾,直接擋在了兩人的身前,任由破碎的玻璃渣子在光盾上直接被融化成道道青煙。

    就在三名宗師境強者被迫防禦的剎那,只見飛車的兩側艙門向上如飛翼彈起,一身赤紅風衣,戴着墨鏡的少女,順手抓起駕駛艙上的一把半人高的斬刀,跳下了飛車。

    蒙攸月紅色的高跟鞋踩在細碎的玻璃渣上,罡風獵獵,她稍稍推下墨鏡:“王叔,若非親眼所見,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會是我們蒙家的內鬼!”

    王瀝川冷笑說道:“大小姐,我本來還想再隱瞞一陣子,等執法會競爭賽結束後再跟你攤牌,你偏要先知道,那就怪不得老夫了!”

    蒙攸月斜握住手中斬刀,看向王瀝川,語氣變得堅硬如寒冰:“王瀝川,我們蒙家哪裏對不起你?你要做叛徒!”

    王瀝川盯住面前的紅衣少女,有些猥瑣地舔了舔嘴脣:“蒙家給的是不少,但別家給的更多,而且給了你們蒙家絕對給不了的東西!”

    諸葛玄機頓時會意,他冷笑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呵呵,還是隻臭不要臉的老癩蛤蟆!”

    王瀝川笑道:“死人的話,怎麼這麼多!”

    蒙攸月將秦楓護在身後,單手橫刀,英姿颯颯說道:“針對我們蒙家的事,衝我蒙攸月來就可以了!王瀝川,在我們蒙家刀下,你永遠是一個手下敗將!”

    王瀝川似是被蒙攸月說到痛處,眼神驟然森冷犀利,他冷笑道:“若是你爹說這話,老夫還相信幾分,至於你這毛還沒長齊的丫頭——去死!”

    話音未落,兩顆鐵球被王瀝川信手一撮,頓時如子彈激射向蒙攸月。

    蒙攸月橫刀在手,瞬間刀光如瀑,剛將兩枚鐵球格擋回去,陡然身邊的秦楓就朝她撲了過來。

    “你幹什麼!”

    兩人身體貼在一塊,直接就撞進了開着艙門的飛車駕駛室內……

    話音未落,槍聲已響,整個至尊廳裏到處都是“噼噼啪啪”的子彈尖嘯聲,瞬間就在飛車的金屬外殼上打出了無數的窟窿。

    只聽得後面的諸葛玄機大叫了起來:“有埋伏,這裏埋伏了至少一百個人!”

    虧得這傢伙襯衫裏面襯的是機關裝甲,在槍響的瞬間就自動穿戴在了他的身上,這纔沒

    讓這位機關天才被一輪齊射就打成了篩子。

    顯然,王瀝川剛纔的兩枚鐵球只是吸引蒙攸月的注意力,真正的後手是埋伏在至尊廳外面的上百名槍手。

    秦楓之前在《機械入門》上就知道,修真地球上也是有槍的,不過是地球上的槍是火藥催發,修真地球上的槍是小型符陣催發而已。

    槍對於天人境以下都可以造成傷害,但造價比地球上的槍要貴上很多倍,所以連執法者都只能保證有一到兩支槍。

    王瀝川居然在九華飯店裏藏了一百多支槍!

    就是天人第一重的布武境,都不見得能頂得住一百支槍如暴雨般的齊射。

    蒙攸月自己也沒有想到,蒙家的九華飯店裏居然藏了至少百名槍手,她正愣在原地,秦楓已是大聲喊道:“還愣着幹什麼?九華飯店裏肯定已經全是王瀝川的人了!”

    秦楓一把將外面傻站着的諸葛玄機拉進了飛車裏,用力拉上了車門,對着蒙攸月催促道:“快走!”

    蒙攸月驚魂未定,王瀝川已是冷笑了起來:“走?你們能往哪裏走!”

    他身影急掠,直接重重踩在了飛車的前引擎蓋上,厲聲道:“錢鋒,你們幫我解決此事,報酬好說!”

    錢鋒面具下的目光微微一變,沉聲說道:“我們只對付秦楓,蒙家大小姐的事情,你自己負責!”

    王瀝川眼神之中掠過一絲陰戾,咬牙道:“好!”

    可就在這時,秦楓伸手用力一拉蒙攸月手邊的拉桿,蒙攸月驚得花容失色:“你拉錯了,那是前進檔,你……”

    秦楓面帶冷笑,直接就將前進檔拉到最大,飛車頓時速度狂飆,直接將站在引擎蓋上的王瀝川朝前帶去。

    埋伏在門外的槍手根本沒有想到秦楓會來這一出,十幾個攔在路口的槍手瞬間被飛車撞得倒飛出去,死得不能再死了。

    秦楓這一撞,連帶着本就被撞得搖搖欲墜的頂樓結構直接坍塌了下來,結結實實砸在了王瀝川的後背上!

    “撞得好!撞死這個王八蛋!”

    雖然愛車被撞得很慘,蒙攸月卻是暢快大笑了起來。

    沒等蒙攸月反應過來,秦楓又是一把倒車檔。

    “嘶!”

    剛剛從前進檔切換回來的飛車引擎頓時發出如野獸般的嘶鳴,飛速向後倒去!

    可當車頭從廢墟里拉出來的瞬間,王瀝川一身長衫徹底破爛,渾身是血,竟還站在車頭上,怒目圓瞪,重重一拳直接轟在了飛車的擋風玻璃之上。

    “這傢伙!是背了個烏龜殼嗎?這麼硬!”

    諸葛玄機都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快甩掉他!王老傢伙修煉的是狂魔心訣,受傷越重,戰力越強,快……”

    蒙攸月的話還沒說完,須臾之間,王瀝川已是右手,左手連續握拳出拳連續數次,宛如一頭髮狂猛獸,“砰砰砰砰”每一拳都讓飛車的駕駛艙劇烈搖晃,好像要把玻璃直接打穿一般。

    反倒是秦楓嘴角冷笑:“狂魔心決?呵呵!”

    沒等蒙攸月反應過來,秦楓再將操縱桿往前推滿,坐在駕駛

    位上的蒙攸月跟坐在秦楓旁邊的諸葛玄機猝不及防,直接撞在了面前儀表盤上。

    飛車再次一頭重重扎進了廢墟里。

    蒙攸月一手捂住額頭,墨鏡都磕掉了,有些惱怒道:“你會不會開車啊!秦楓,你……”

    秦楓看了一眼用手扒住車擋風玻璃,一臉猙獰,進入暴走邊緣的王瀝川,歪嘴冷笑:“不是受傷越重,實力越強嗎?那就再重一點好了!”

    諸葛玄機擡起頭來,眼鏡直接就給磕壞了,大聲喊道:“秦楓,你,你別亂開車啊……要,要出人命的啊!”

    秦楓都沒回答蒙攸月的話,用力搶過方向盤直接向一側打滿,飛車引擎拉滿,直接一個漂移,“嘶”地一聲銳響,從樓層的側面衝了出去!

    王瀝川直接被秦楓這一下甩得倒飛了出去,重重落在了二樓長廊的花圃當中。

    飛車衝在半空當中,展開雙翼,終於逃出生天。

    蒙攸月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你開車技術,還不錯啊!”

    可就在這時……

    “嘶嘶嘶嘶!”

    一陣刺耳的銳鳴從車後方傳來!

    諸葛玄機從後視鏡裏看一眼,驚得面如土色:“我,我們麻煩了!”

    秦楓朝後視鏡看了一眼,只見兩條碗口粗的鐵鏈竟是死死纏在了飛車的後蓋上,鐵鏈的另外一端則穩穩地拽在錢鋒和那另外一名執法者的手裏。

    確切地說,應該是纏在他們的左側臂甲上。

    “這是執法者機關鎧甲中的配套裝備,叫做‘禁錮之索’!”諸葛玄機解釋說道:“在機關核心的加持下,最高拉力可以達到宗師境的純粹武者,我們被兩根繩索拽住,我們肯定逃不脫了!”

    錢鋒撐在弓步,左手死死纏住禁錮之索,聲音透過面具陰森之中帶着得意:“秦楓,你涉嫌破壞公物,謀殺平民,我以執法者的名義正式逮捕你!限你立刻放棄抵抗,否則將受到執法會的嚴懲!”

    正說話之間,王瀝川從花圃裏爬了起來,大聲喊道:“槍手呢,全部給我射擊,盯住那架飛車的引擎打,給我把它打下來,打下來!”

    王瀝川面容猙獰,聲嘶力竭道:“誰能把那架飛車打下來,老子獎勵他們一百萬,不,一千萬!”

    蒙攸月聽到這些話,已是瞬間變了臉色,她用力地踩着油門,可是一艘飛車被兩條禁錮之索纏住,哪裏還能逃脫得了?

    即便飛車不斷噴出道道豪光,卻根本無法離開哪怕一寸距離,甚至還有被拉回來的趨勢。

    諸葛玄機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心煩意亂道:“大小姐,鬧這麼大的動靜,你們蒙家就沒有人來救援嗎?”

    蒙攸月咬牙說道:“九華飯店本身就是一座隔絕大陣,除非陣法關閉,否則裏面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驚動外面的人!我之所以能開車直接進來,是因爲我有通過大陣的權限……”

    她有些無奈道:“誰知道我們自家的飯店會出這麼大的亂子!”

    諸葛玄機抓了抓頭髮,悲觀道:“那我們今天不是死定了!”

    秦楓卻是面色不變,他一把提起座位旁邊蒙攸月的斬刀:“你的刀能破符陣嗎?”

    “能破符陣的話,借我一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