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六百九十七節:非常之人,非常之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六百九十七節:非常之人,非常之事!字體大小: A+
     

    秦楓笑容和煦,對着其他人問道:“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有一名模樣可人的團團臉,左側臉上還着甜甜酒窩的女生怯怯地舉起手來:“秦,秦楓教練……”

    秦楓將目光投去,女孩子咬住嘴脣,像是好不容易下了決心,顫抖着聲音說道:“我叫張倩倩,我……我很想爲我們學院出一份力,可我來學院戰隊之後,一直都是替補,從來都沒有上場的希望。我……”

    她咬緊嘴脣,聲音越來越小:“我想變得跟你一樣強,我想上場比賽。我不怕吃苦,多少辛苦,我都可以吃的,請……請您……”

    秦楓看向張倩倩,她粉雕玉琢的臉上就好像紅彤的火燒雲一般:“請您一定要給我這個機會!”

    若是以前,張倩倩這樣的舉動,肯定要被戰隊裏的一衆女生嘲諷死了,可此時此刻,卻是誰都不敢節外生枝。

    秦楓笑了笑說道:“可以,你們既然能夠加入院級戰隊,至少都有過人之處。我會根據你們的特點去在賽場上使用你們,畢竟……”

    他目光掃過全場,緩緩說道:“院級聯賽,並非是一個人的戰鬥!”

    上官靈犀一開始還以爲秦楓可能會搞一言堂,聽到他的話,她終於長舒了一口氣,笑着說道:“各位隊員,希望你們在新教練的手上能夠在兩個月後的院級聯賽上扭轉劣勢。”

    說到這裏,上官靈犀自己都有一些心虛。

    很多戰隊的學員提到院級聯賽都是一副喪喪的狀態。

    要麼是一臉沮喪,要麼是有些毛躁地揪着頭髮。

    畢竟,現在誰都知道,文學院之前三年在院級聯賽上的戰績太差,積重難返,想要保級除非發生奇蹟了。

    扭轉劣勢,怎麼扭轉劣勢啊!

    可就在這時,秦楓卻是笑着說道:“各位,光扭轉劣勢是不夠的,我們還得打出優勢來才行。要不這樣吧,正好今天是我履新的第一天,我們就一起定一個小目標好了!”

    緊接着,在所有人都詫異的目光中,秦楓緩緩擡起右手,豎起了三根手指。

    全場俱驚。

    甚至連上官靈犀都有些覺得秦楓的口氣太大了。

    秦楓有實力不假

    武亦淑頓時感覺到渾身熱血沸騰,她激動道:“第三名?你把這次院級聯賽的目標定在了全校第三名嗎?”

    秦楓笑着擺了擺手:“不,不是第三名,是前三名!”

    所有的人呆楞當場,甚至連周光謙都驚住了,他喃喃自語道:“前,前三名?!真的能做到嗎?”

    集訓結束,行政樓偏僻的一處小陽臺上,周光謙壓低嗓音撥通了電話。

    “牧哥,我把事情做砸了。秦楓的實力太強了,對不起!”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年輕男子爽朗的笑聲:“你之前稱呼他不都是‘那傢伙’,‘那個小子’嗎?怎麼突然喊起他的名字來了?這不是你的風格啊!”

    周光謙遲疑片刻,沮喪說道:“

    牧哥,我得到你透露給我的消息,所以我纔會第一時間出言刺激秦楓。沒有想到,他的實力太強了,我帶了兩件護身法寶居然都敗給他了。對不起!”

    電話那頭的李牧也微微一愣,他似乎也沒有想到,文學院戰隊的第一高手周光謙會在秦楓手上敗得這麼慘。

    他想了想,在電話那頭輕聲寬慰道:“光謙,你們儒家講‘知恥近乎勇’,我們武家也說‘勝不妄喜,敗不惶妥’,你雖敗給他一次,並非次次都會敗於他手,勝負之數,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若你肯忍辱負重,繼續留在戰隊裏,最好再幫我探查一下他究竟掌握了多少首戰詩,這很重要……”

    聽到李牧的話,周光謙原本因爲慘敗如近乎崩潰的心性才終於穩住些許,他沉聲說道:“可是……牧哥,我已經退出文學院戰隊了!”

    李牧驀然一愣,電話裏的聲音終於不再那麼平靜了:“你怎麼如此衝動?”

    周光謙嘆了一口氣說道:“牧哥,對不起。你傳授我武道的時候,我就有想過轉系去武學院,但一直沒有下定決心。這一戰之後,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情,既然我文道並無多少天賦,不如順應本心去做一個武者。”

    他似是怕李牧嫌棄,補充說道:“我這一戰雖敗,但只是暫時跌境到先天境以下。”

    電話那頭,李牧良久沉默,緩緩說道:“你轉系到武學院,可能需要留級!”

    周光謙堅定說道:“沒有問題。”

    李牧似是沒有想到周光謙如此堅決,電話裏的氣氛有些尷尬,半晌後,他才說道:“好,我會向西門院長提這件事情的!”

    掛斷電話之後,之前還溫文爾雅的李牧,頓時就好像變了個人一樣,暴怒吼道。

    “周光謙這個廢物!我們武學院要你這種廢物來幹什麼?丟人現眼嗎?”

    武道館的三樓辦公室裏,孟明正在隨手把弄一支袖珍飛劍,被李牧這麼一吼,手一抖,鋒利的飛劍直接在中指的指腹上開了一個血口子。

    虧得這把袖珍飛劍當時沒有靈力注入,否則的話,剛纔那一下子就不是一條血口子這麼簡單了,怕是孟明那截手指頭都給切下來了。

    孟明趕緊掏出一隻瓷瓶,倒下一點藥粉在傷口處止住了血,有些埋怨地看了李牧一眼:“學長,你今天是怎麼了?你平時不是這麼不淡定的啊?”

    李牧沒說話,冷冷瞪了孟明一眼。

    武學院裏最敢打最能打的“小霸王”孟明,被李牧的眼神瞪了一下,居然瞬間就慫了。

    他從牛仔褲口袋裏摸出一盒皺巴巴的香菸,賠笑道:“牧哥,來抽根菸,消消氣,消消氣啊!”

    李牧一巴掌就把孟明手裏那香菸盒子連帶着小半包煙都給抽他臉上去了。

    “呵,我說我辦公室裏怎麼一股子煙味,原來是你小子偷偷抽的,這下破案了!”

    孟明接住臉上那小半包煙,心疼地又揣回了兜裏,說道:“牧哥,我身上是有煙味,但我發誓啊,我從沒在你辦公室抽過,我都在宿舍抽的!”

    李牧皮笑肉不笑:“呵呵!”

    孟明頓時就慫了:“好,好吧,就剛纔等你那會,偷偷抽了一支!最近宿管看得太嚴了,打掃衛生髮現有菸灰就通報批評,想找個地方抽根菸,太難了!”

    李牧雙手抱在胸前,轉過身來,隔着室內的落地玻璃窗,看向樓下武道館裏訓練的衆多學生,氣憤道:“你們對付那小子,要是有抽菸一半用心,至於變成今天這個境地嗎?”

    孟明無奈地說道:“牧哥,我們真的很用心在做你交代的事情,可秦楓那廝實在是太狡猾了。在永達廣場的時候,我們伏擊了這傢伙一次,想要碰瓷他,讓他去蹲幾天執法所的禁閉,結果你知道的……”

    孟明說這事就氣得牙癢癢:“這廝居然沒上鉤還手,還隨身帶可一顆留影吊墜,把責任撇的一乾二淨,這雞賊得沒誰了!”

    李牧還沒說話,孟明已是跟話癆一樣地絮叨了起來:“再說吳洋那傢伙吧,說什麼要幫羅陽報仇,還跟錢穆那傢伙各湊了一撥人,一起行動。結果錢穆在醫館躺着了,原本板上釘釘的先天境飛了,吳洋自己也被打成了個豬頭……”

    孟明說到這裏,自己都忍不住笑着說:“牧哥,你是沒在醫館見着吳洋,他是真的被打成了一個豬頭,鼻青臉腫的那種。”

    李牧冷冷瞪了孟明一眼:“很好笑嗎?”

    孟明隨口答道:“好笑啊,當時醫館裏去看望他的人都笑抽了。”

    李牧冷聲重複問道:“真的很好笑嗎?”

    孟明這才意識到自己撞槍口上了,趕緊尷尬假笑道:“不好笑,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

    李牧遂沒再扭頭去看孟明,他目光盯住下方武道館裏訓練的學員,輕聲自言自語道:“算上週光謙這一次,就是三次了,連續三次,我們居然連讓那傢伙受傷都做不到!現在這傢伙又做了文學院戰隊的教練,哼,真是一個——麻煩的對手啊!”

    李牧話音未落,孟明已是忍不住打斷道:“牧哥,你說錯了吧?秦楓才一年級,怎麼可能會是文學院戰隊的教練?你都大三了,也纔是助理教練而已吧?這不合規矩吧?”

    李牧反倒是語氣平靜說道:“學生不擔任戰隊教練,這只是約定俗成的規矩而已,並沒有明文規定不允許學生做教練。文學院人才匱乏,這個新任的院長上任後第一件事居然就不拘常理地啓用了秦楓這個大一新生做戰隊的隊長兼教練,還真是挺大膽的……”

    這一下輪到孟明懵了:“隊長兼教練?我去,那不等於是我加上牧哥,我們兩個人的職位給他一個人拿了?”

    李牧點了點頭,沉聲說道:“所以說,我現在有點擔心院級聯賽會節外生枝。”

    孟明走到李牧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牧哥,你這也太小心謹慎了。文學院想要保住一級學院,今年至少得要拿前三……還不算其他幾個學院出幺蛾子。”

    李牧無奈地說了一句:“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也許秦楓,這傢伙就是那個萬一。”

    孟明忽地笑了起來,他學着李牧雙手抱在身前道:“牧哥,你放心吧!我們先去看看他們的底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