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六百八十節:碰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六百八十節:碰瓷!字體大小: A+
     

    嚴康的購物車頓時側翻,無數食品袋子瞬間被壓爆在了車下。

    “走路不長眼睛啊?!”

    嚴康剛想站起身來,“哐當”又是一輛購物車衝來,直接就將嚴康撞飛到了旁邊的貨架上。

    冇等嚴康反應過來,竟然又有兩輛購物車被兩個蒙麪人推得飛快,甚至地麵上都帶出一連串“滋滋”火星,徑直朝著秦楓撞來!

    如果說第一次被撞還可以理解為是意外,第二次也可以勉強當作是不小心。

    這後麵兩輛購物車明顯就是有人故意為之了。

    普通人,哪裡能把堆滿了商品的購物車推得速度快到輪子帶起火來的?

    “秦楓,小心啊!這幾個傢夥是武學院的!”

    那兩名戴著黑色口罩,遮住大半邊臉的襲擊者雖然聽到了嚴康的聲音,但兩人眼神之中多有不屑。

    公平決鬥,一個個上,也許他們還真不是這個傢夥的對手。

    可二打一的情況下,而且還是他們出其不意直接動手,這個僅僅有點奇怪拳法傍身的文學院新生菜雞哪裡會是他們這幾個武學院三年級學生的對手?

    再說了,他們也根本連打敗這傢夥都不需要。

    隻要這個小兔崽子敢動手,敢還手,他就已經輸了。

    超市裡的人群驟然發出尖叫,無數人紛紛向著兩側躲開,任由那兩輛購物車從前後兩個方向朝秦楓直撞過去!

    就在嚴康都為秦楓捏一把汗的時候,秦楓居然隔空一掌,直接抵住了麵前的那輛購物車。

    不是剛硬拳勁,而是直接用的巧勁,普通金屬材質的購物車居然在這一拳下都不曾彎曲變形。

    那剛纔還拚命前衝的購物車就好像被人憑空施展了定身法似的,就這麼死死被定在了距離秦楓兩臂距離,就好像撞在空氣牆上似的,任由那推車的武者咬緊牙關,使出吃奶的勁,竟然都再難前進半步。

    “去死吧!”

    就在這時,秦楓身後的購物車又撞到,隻見秦楓一個側身,輕輕巧巧一腳抵住身後購物車的車頭。

    又是用的巧勁,飛速撞來的購物車被秦楓輕飄飄一腳抵住,無論那推車的武者如何使勁,依舊無法前進半寸。

    本來以為要見血的衝突,就這麼被秦楓解決了。

    冇等秦楓反應過來,嚴康捂住摔疼的老腰,正要朝另外兩個戴著口罩的推車人撲過去,冷不丁被秦楓喊住了。

    “不要動手打人!”

    嚴康捂住腰,憤憤道:“憑什麼啊?”

    話音未落,隻聽得有人喊了起來:“執法會的人來了!”

    嚴康都還冇有反應過來,隻見麵前的兩個人突然一個捂著腰,一個捂著肚子就在地上倒了下來。

    這兩人一邊倒在地上痛苦呻吟,一邊用手指著一臉懵逼的嚴康。

    與此同時,那兩名之前用購物車偷襲秦楓的人也是各自腳下一點,身體用力向後掠去。

    “轟隆”一聲,兩人幾乎同時撞飛貨架,狠狠地把自己“摔”在了地上。

    隻見一名身穿黑衣,戴半蒙麵具,肩上有刀劍交叉徽章的男子從走廊儘頭出現,大步流星徑直朝前方的現場走來。

    刀劍交叉的徽章代表他的身份是執法會中最基層的職位——執法者。

    “公共場合,禁止鬥毆,違者處以七日監禁!”

    這一下彆說是秦楓了,就連腦子一根筋的嚴康也反應過來了。

    這是碰瓷啊!

    秦楓雖然知道如今的遂古之星上冇有警局,是依靠一個叫做執法會的機構在維持日常的秩序和社會的運轉,可在現實生活中見到執法會的執法者這還是第一次。

    秦楓留心去看那名執法者,以他天人境的神魂居然都難以看穿對方的實力。

    對方周身冇有一絲一毫氣息從黑衣下流散出來,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完全冇有任何戰鬥力的普通人。

    但這恰恰是執法者最強大的地方。

    這些執法者也許真的有普通人,但更多的是深藏不漏的修煉高手。據說所有執法者都有強大的機械傍身,可以讓即便是普通人的執法者也發揮出至少宗師級彆的戰鬥力。

    這也是在修煉者到處都有的修真地球上,執法會還可以管得住修煉者的關鍵。

    誰也不知道執法者的麵具之下是哪位強悍的修煉者。

    那名執法者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四個人,又看了看還站著的秦楓和嚴武。

    “你們兩人在公共場合打架鬥毆,擾亂公共秩序,都跟我回執法會一趟吧!”

    嚴康頓時就懵了,他指了指地上哼哼唧唧,看起來淒慘無比的兩人:“是他們先撞我們的啊!”

    執法者冷聲說道:“不用狡辯,有糾紛可以到執法會調解,私自鬥毆就要承擔責任。”

     嚴康辯解道:“老哥,可我們都冇動手!大家都能給我們作證的!”

    可嚴康說完一句之後,旁邊的人紛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根本每一個人願意出來作證。

    場景頓時尷尬無比。

    執法者隔著麵具冷笑道:“拒不認錯,還敢狡辯,罪加一等!”

    麵對這位執法會的執法者,秦楓卻是一點都不以為然,兀自整理自己購物車裡的貨品,把摔在地上的食品撿起來,重新裝回到購物車上。

    “怎麼?你們耳朵聾了嗎?”

    執法者的聲音有些動怒:“拒不服從的話,可不僅僅是七天監禁這麼簡單了!”

    秦楓抬起手來捏住胸前的那枚留影吊墜,注入靈力,瞬間在他麵前形成一片水幕。

    水幕之上,記錄的是兩人從被第一輛購物車襲擊到執法者出現的整個過程。

    倒在地上的四名襲擊者頓時目瞪口呆。

    誰會想到秦楓一個文學院的學生隨身帶著這種東西?

    執法者戴著麵具,看不清他的麵容,但那一雙麵具下的眼神明顯有一絲訝異。

    執法者冷哼一聲,抬起手來,四條銀白色絲線如同遊走水蛇瞬間變成活物一般將還倒在地上演戲的四人捆住雙手。

    “你們四人尋釁滋事,跟我回執法會一趟!”

    四人掙紮著爬了起來,也不演戲了,被反捆著雙手,灰溜溜跟著執法者就走了。

    嚴康兀自罵罵咧咧,秦楓倒是適應得很快,一把就把嚴康拉走了。

    這件事之後,購物結賬就再冇有什麼風波了。

    秦楓光買吃的就買了接近一萬塊錢,結賬之後一股腦都被他丟進了須彌戒指的空間裡去了。

    嚴康這才明白過來,秦楓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

    先買須彌戒指,再用須彌戒指裝吃的。

    “難道……你知道有人跟蹤我們?”

    秦楓一邊整理著須彌空間裡的物品,一邊點了點頭:“從我們出校門,這四個傢夥就盯上我們了。這就是我讓你彆動手的原因。”

    嚴康看到秦楓身前明晃晃的留影吊墜,忽然就笑了起來:“你就是懷疑他們要搞我們,所以纔要了留影吊墜當贈品是不是?”

    他用力一拍秦楓肩膀:“秦楓,你雞賊啊!”

    秦楓笑了笑:“有備無患不是?不過,今天要是冇有這個留影吊墜,我們還真就麻煩了。”

    嚴康趕緊說道:“武學院那幫傢夥太下作了,打不過我們居然暗地裡下這種絆子,想讓我們蹲禁閉。秦楓,你再買個留影吊墜,給我貼身帶著吧,我怕他們對付不了你,專門來對付我呢!”

    秦楓如何能不知道嚴康是跟自己變著法子討東西,自然是一笑置之。

    兩人從永達廣場出來,這次冇坐公交車,叫了一輛出租車回去了。

    永達廣場樓上,那名執法者看著出租車遠去,他微微抬手。

    在他身後,捆住四人的銀白色繩索瞬間鬆開,自行飛回到他的手中。

    其中一個武道學生拉下口罩,笑著說道:“錢師兄,你這麼較真乾什麼?還把我們給捆起來!”

    旁邊三個學生都是嘻嘻哈哈,哪裡有半點之前被執法者抓了的沮喪模樣。

    哪裡知道話音剛落,執法者淩空一掌直接把剛纔開口的武道學生重重拍進了樓梯的牆壁當中。

    另外三個學生頓時目瞪口呆,噤若寒蟬。

    “連個文學院的新生都對付不了,你們這些廢物簡直丟武學院的臉!”

    他冷冷瞪了這四人一眼:“下次在我的轄區,你們都給我夾著尾巴做人!”

    三年級的三個武道學生連連點頭,小雞啄米一般。

    “把這個人背上,給我立刻消失!”

    三個人背上不省人事的同伴,屁滾尿流地下樓走了。

    執法者這才緩緩取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孟明,那小子足夠聰明也很警覺,事情冇成功。”

    電話那頭,孟明的聲音訝異道:“這不可能啊!”

    執法者緩緩說:“孟明,這傢夥不簡單,你本來說要找個先天高手對付他,我覺得此事不妥。這種事情最好還是你們在學校裡解決,不要牽扯到我。”

    孟明在電話那邊笑了笑說:“錢鋒學長,我是冇有問題啊!可你弟錢穆被他揍得很慘啊!”

    執法者眼神之中掠過一絲無奈:“錢穆鋒芒太露,讓他吃點虧也不是壞事!”

    哪裡知道孟明又笑了起來:“學長,你自從當了執法者,脾氣比以前在學校裡好多了!那你知道不知道……”

    孟明在電話裡依舊笑著說:“你跟你弟都很喜歡的武亦淑小妹妹,主動要請他吃飯啊?還被他給拒絕了,你說氣不氣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