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79章 文學院,菜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79章 文學院,菜雞!字體大小: A+
     

    羅陽聽到這話,眼神驟然森冷。

    本來還有點忌憚秦楓會不會有身後大佬撐腰,畢竟他羅陽在武學院也算是有名氣的人,對方能夠得到自己的指點不說受寵若驚,至少不會是這樣傲慢的態度。

    再加上這個小子剛才一手類似於罡氣護體的手段,可以確定是後天小圓滿境界無疑,他生怕對方有連他都惹不起的後台。

    可羅陽也覺得懷疑,以對方這樣的實力在一年級新生中不至於連羅陽都完全沒有聽過。

    原來是其他學院的,那這一切就解釋得清楚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羅陽接下來只要再確認這個敢跟他擺架子的傢伙不是機甲學院的刺頭就可以了。

    其他學院,武學院還真的是不帶怕的。

    再說了,這裡是武道館,是武學院的自留地啊!

    旁邊的狗腿子看了看秦楓,低聲說道:「羅陽師兄,他們是文學院的!」

    這一下,羅陽反倒微微驚訝了一下:「文學院?那種菜雞和花瓶遍地的學院,不太可能吧?」

    一旁的狗腿子附在羅陽耳邊,大概意思就是秦楓身邊的胖子,名字叫嚴康曾經被他揍過,千真萬確,錯不了。

    他以為自己說的話無人聽到,秦楓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掩耳盜鈴,說的就是這種蠢貨啊!

    秦楓是天人第四重浩然境,別說他們是小聲說話,就是用傳音入密,秦楓也聽得比他們自己都清楚。

    秦楓嘴角微微翹起:「巧了,嚴康,你今天出門是不是踩狗屎了?」

    胖子嚴康還以為秦楓是說自己跟他運氣背,哭喪著臉說道:「我也不知道啊!今天的點子真是太背了啊!我真的出門洗臉洗手了啊!」

    秦楓卻是笑了起來,他輕輕在嚴康肩膀上拍了拍:「我的意思是你運氣不錯,今天正好幫你把上次被欺負的賬一起算了!」

    嚴康差點沒嚇得把舌頭給吞下去。

    秦楓大爺,你說話也看看地點、場合還有敵我力量對比好不好?

    當著武學院的人面前就這麼說了?

    裝逼上癮了啊!

    秦楓話音剛落,羅陽也微微翹起嘴角,冷哼一聲:「你們是文學院的?」

    嚴康正要矢口否認,秦楓將他朝後推了推,淡定回答道:「對!」

    羅陽大笑出聲:「那這件事情沒這麼容易結束了!」

    話音落下,羅陽驀然氣沉丹田,大聲喊道:「武學院的都過來,這有一個文學院的菜狗潛入武道館,還偷學我們的武技!」

    「唰!」

    整個武道館中在練功的武者幾乎同時停下了手裡的訓練,目光齊刷刷地朝著場地中央的秦楓和嚴康看來。

    秦楓笑了笑,也不生氣:「只要不是武學院的上課時間,全校學生都可以刷卡進入武道館修鍊。難道我們進來的時候沒刷卡?」

    羅陽微微一愣,旋即冷哼道:「偷學武技,還嘴硬嗎?」

    嚴康破口大罵道:「偷學你大爺!我們看得上你們那點破武技?!」

    嚴康話才說完,立刻意識到不對勁了,他趕緊伸手捂住嘴巴,支支吾吾地不再說話了。

    強龍不壓地頭蛇,這裡可是武道館啊!

    何況在嚴康自己看來,他跟秦楓可不算是什麼強龍啊!

    羅陽冷笑道:「破武技?真不知道是誰給了你們兩個文學院的菜狗說這種話的勇氣!」

    他雙手抱在胸前:「要不,老規矩?」

    秦楓抬起頭來看了羅陽一眼:「什麼老規矩?」

    這一句話讓羅陽身後的眾多武道學員紛紛大笑了起來。

    羅陽一招手,冷笑道:「打他們半個時辰,別打出人命就行,然後丟他們出武道館!」

    秦楓聽到這話,眼神依舊毫無波瀾,淡淡說道:「這可不是江城大學的老規矩。」

    羅陽冷笑道:「規矩從來都是拳頭定的,誰拳頭大,誰就是規矩!我們武學院,就是武道館的規矩!」

    哪知秦楓忽然就笑了起來:「要不,規矩改改?」

    嚴康雙膝一軟,差點沒給秦楓大爺跪下了。

    秦楓這話啥意思啊?他的意識是,他比整個武學院的拳頭都大?

    果然,秦楓一語落下,幾乎所有武學院的人都死死盯住了那個出言不遜的文學院傢伙。

    什麼時候,武學院的地盤上輪到文學院的廢物來唧唧歪歪了?

    甚至有人開始嘀咕起一件事情來。

    「羅陽怎麼不動手?」

    「要我是羅陽,早把那小子打得滿地找牙了。」

    「莫非,羅陽也是個光說不練的假把式,他怕碰了釘子?」

    這些話自是一字不落地落入羅陽耳中,他咬咬牙,終下決心,直接就對秦楓出手了。

    「廢物,你給我躺下吧!」

    羅陽一掌立起如劈開石碑,徑直朝秦楓頭頸部劈來。

    「羅陽師兄的開碑掌!」

    「一掌下去可劈開千斤巨石,這小子跪了!」

    可偏就在這時,那可開千斤巨石的手掌被秦楓抵住了。

    秦楓僅僅兩指,抵在羅陽掌心,讓他那手掌都無法落下哪怕半寸。

    更氣人的是,秦楓想了想,似乎覺得兩根手指有點浪費了,又收起一個中指,就拿一根食指抵住了羅陽的手掌。

    羅陽額頭上滿是細密汗水流淌過面頰,他牙關緊咬,似是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與之相對的,秦楓則一手負后,滿臉淡然。

    「我才用了一根手指,有這麼難嗎?」

    羅陽當即暴吼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看戲嗎?」

    當即,在他身後的武道學員如餓虎撲羊,徑直朝秦楓撲了過來。

    秦楓抬起一腳,直接踢飛了面前的羅陽,側過身來擋在嚴康跟前:「看清楚上次揍你的是哪個人沒有?」

    嚴康一愣,旋即說道:「那個身上有老牛紋身的!」

    秦楓大笑出聲:「好,就先打那個身上有老牛的!」

    秦楓弓身如猿猴,腳步飛快,直取那名身上有紋身的武道學員。

    缽大拳頭,抬手就是七步樁第一式,鐵騎衝鋒式!

    當校衛隊接到消息說文學院和武學院在武道館發生衝突,他們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

    本來文學院和武學院發生衝突的次數就很少,大部分也是文學院吃虧。

    可就在他們推開武道館大門的時候,就連這些見慣了大風大浪的校衛隊都驚呆了。

    文學院就兩個人,還有一個臉色慘敗,一看就是快要嚇尿了的胖子。

    武學院在武道館整整有百人。

    等於是文學院一人,對武學院一百人。

    這是明顯至極的劣勢。

    可即便是這樣,文學院的那個人依舊站立著,在他身邊則倒了一大圈武學院的人。

    從身上的傷口看,全部是一拳放倒,毫不拖泥帶水。

    校衛隊幾個先天高手面面相覷,只覺得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哪裡是文學院教訓武學院,是武學院教訓文學院吧?

    文學院的男生不是一天到晚都出「君子動口不動手」,實際上被人一碰就倒的軟蛋嗎?

    什麼時候出了這一號硬茬子了?

    校衛隊的隊長看了看全場,沉聲問道:「誰給我們報的信!」

    就在其他人以為是文學院打不過這麼多人,讓人給校衛隊報信解圍的時候,倒在人群里的一人,顫顫巍巍地舉起了手。

    他傷得格外慘,臉上掛了彩,血順著臉頰一直滴到了胸前的老牛紋身上。

    「老,老師,是我報的信!」

    校衛隊微微吃驚,對著那武道學子問道:「誰先動的手,事情是怎麼回事?」

    那老牛紋身的學生伸出手來剛想指著秦楓,冷不丁看到對方冰冷的眼神,頓時渾身發怵,就好像被電了一樣,趕緊改口說:「我,我們先動的手!」

    校衛隊的隊長皺眉道:「那你們報什麼信?」

    這一下就好像戳到老牛的痛處了,他一把抱住隊長的大腿,大男人居然哭唧唧起來:「你們再不來,我怕要被那個瘋子活活打死啊!」

    校衛隊的隊長看向秦楓,皺眉問道:「你一個人?」

    秦楓拍了拍身邊的嚴康:「我們兩個人!」

    嚴康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心想你這是要拖兄弟下水啊!

    可他現在也是騎虎難下了,只能小雞啄米一樣點頭:「對對對,我們就兩個人!」

    校衛隊面面相覷。

    這胖子明顯就是個湊數的,也就是說面前這個文學院的男生,一個人打敗了一百名同境的武道學員。

    恐怖如斯啊!

    什麼時候文學院出了這種妖孽了?

    旁邊的隊員不禁問道:「格雷隊長,我,我們怎麼處置他?」

    格雷掃了現場一眼,沉聲說道:「怎麼處置?能怎麼處置,又不是他們先動的手!放了吧!」

    其他校衛隊的高手幾乎同時愣住了。

    放了?

    格雷點了點頭:「通知一下校醫館,還有醫學院,讓他們派點學生過來幫忙。還有啊,讓物管來一趟……」

    其他人都是一頭霧水,格雷解釋說道:「打壞的木樁,石樁,還有修理地面的費用,報給武學院,得叫他們賠啊!」

    嚴康跟著秦楓從武道館安然無恙地走出來時,還覺得腳步發虛,總覺得跟做夢一樣,哪裡都不真實。

    他跟了秦楓跑去武道館,二話不說打翻了一百多個武學院的人,校衛隊都來了,結果跟沒事人似的走了。

    武學院還要負責出錢修場館。

    這麼爽的事情,今天之前,做夢都不敢想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