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64章 止戈為武,鑄劍為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64章 止戈為武,鑄劍為犁字體大小: A+
     

    血火戰場之上,秦楓高大法相,橫擋在整個戰場當中。

    戰場之上,萬古仙朝最後的精銳部隊在看到那如同開天神靈的秦楓法相時,幾乎所有人都是心如死灰,面色慘白。

    秦楓已入浩然境!

    秦楓一人破滅昭明劍域百萬大軍!

    剛剛的浩然箋更是昭告整個天仙界,秦楓成為了上清學宮的儒家聖人!

    這些消息在戰鬥當中就已經傳遍了,萬古仙朝軍中的消息,很多軍中將官還不相信。

    直到此時此刻,秦楓一人分開戰場,仿如可以開天闢地的太古神靈。

    北辰郡前線總指揮,也是萬古仙朝大將軍的燕芷虎,他站在到處燃燒著火焰的旗艦之上,遠遠眺望那一尊頂天立地的法相身影。

    她視死如歸道:「最後的時刻到了,萬古仙朝已無勝算了,魏文長,你還不走?」

    熊熊烈火之前,有黑衣武士手握長刀,不斷以刀勁劈碎接近過來的火焰,他沒有說話,只是堅定地搖了搖頭。

    黑衣武士背對著女子大將軍,立在艦橋之外,沒有說一句話。

    彷彿能夠與這位大將軍死在一起,本來就是他的所願一般。

    可就在所有萬古仙朝將士都不抱希望的時候,秦楓巨大法相居然先伸出手來,輕輕一抓就抓散了中土聯盟一方的所有進攻,緊接著,他才如法炮製,巨大手掌張開,阻擋住了萬古仙朝一方的炮火。

    整個戰場之上寂靜的可怕,沒有人明白秦楓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究竟又想要做什麼……

    秦楓看向整個戰場,自他手中,一枚金色的傳國玉璽緩緩升起。

    秦楓法相如腳踏幽冥,頭頂九天,可捉拿星辰,那一枚傳國玉璽竟也變得如同一顆星辰大小,如假包換的強烈國運能量瞬間如潮汐激蕩開來,讓雙方都感受得無比清晰。

    「大帝手裡怎麼會有萬古仙朝的傳國玉璽?」

    中土聯盟眾人都驚住了。

    被國運能量照耀,在恢復傷勢,甚至還在緩慢提升實力的萬古仙朝將士更是驚呆了。

    「秦楓這個逆賊為什麼能夠控制傳國玉璽的力量?」

    更加叫他們驚訝得下巴都掉了的是,與他們對戰的中土世界將士,居然也能夠吸收萬古仙朝的國運能量!

    敵我不分,遇到一些昏了頭的將領還有可能發生,面對傳承千萬年的萬古仙朝傳國玉璽,怎麼可能發生?

    敵我雙方同時驚詫萬分,剛才還血火瀰漫,打生打死的戰場之上竟是瞬間啞火,整個戰場只有一些著火的艦船「噼噼啪啪」燃燒的爆裂聲響。

    秦楓立在戰場最中央,聲如洪鐘,傳遍整個戰場。

    「納蘭女帝已將萬古仙朝的傳國玉璽交給我執掌,從此時此刻起,中土世界,萬古仙朝皆由我一人統管。」

    秦楓話音落下,整個戰場之上,萬籟俱寂,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納蘭女帝將傳國玉璽交給了身份應該算是反賊的秦楓?

    這是投降了?還是禪讓了?

    難道說萬古仙朝戰敗了?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事情的變化出乎預料的時候。

    秦楓緩緩說道:「納蘭女帝將萬古仙朝託付於本聖,自己前往天外戰場,為整個天仙界而戰。萬古仙朝還是萬古仙朝,不算戰敗!」

    秦楓以儒道聖人自居,說的這一番話終於讓萬古仙朝將士卸下了心理包袱。

    萬古仙朝並非戰敗,納蘭女帝也並非被迫退位,而是為了前往天外戰場,為了天仙界更多人的福祉。

    秦楓微微側過身來,又對中土聯盟一方說道:「各位,我們為什麼與萬古仙朝打仗?」

    秦楓自問自答,緩緩說道:「是因為萬古仙朝無緣無故,先起兵釁,攻我中土,殺我袍澤兄弟。來而不往非禮也,所以我們一路打到了北辰郡,打到了神都星,我們要討一個公道。」

    秦楓抬起手來,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傳國玉璽徐徐升高,籠罩整個戰場。

    他沉聲說道:「這就是我們討回的公道。恩怨一筆勾銷,正當干戈化帛,鑄劍為犁。」

    中土聯盟一方,所有人先是錯愕,最後都沉默了下來。

    通體漆黑的明鬼機甲,艙室之內,公輸太倉看向頭頂高懸的傳國玉璽,原本因為殊死搏殺而戾氣漫溢的雙目當中,霎那之間流淌出了淚水。

    他抬起手來,擦去臉上的血跡,油漬和淚水,低聲自語道:「諸葛小亮,你聽到沒有?我們贏了,我們中土,徹徹底底地贏了!」

    雖說萬古仙朝大軍已到了潰敗邊緣,兩面夾擊的中土聯盟眼看就要打出一個漂亮的殲滅戰,但如今整個局勢已經起了根本性的變化。

    一場原本你死我活,賭上國運的大戰,竟然變成了左手打右手,右手打左手,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況。

    秦楓看向戰場上的所有人,宣佈道:「雙方各自罷兵,返回原本駐地,無論中土聯軍還是萬古仙朝,任何人再啟釁開戰,形同叛國,嚴懲不貸!」

    中土世界一方星艦上眾人紛紛回答:「領命!」

    很快,萬古仙朝一方,也無數星艦回答:「遵旨!」

    雙方緩緩後退,各自罷兵。

    秦楓一腳跨出,身形已是恢復到尋常人類的大小,邁入到了燕芷虎所在旗艦的艦橋之上。

    秦楓抬起手來,擇人而噬的大火瞬間熄滅,他看向面前的燕芷虎,輕聲說道:「芷虎,你繼續以聯軍將領的身份帶兵打仗也好,回上清學宮隱居讀書也罷,你都可以自由選擇了。我知你本不想背負這許多沉重的東西,你肩上已沒有了重擔,你自由了!」

    燕芷虎聽到秦楓的話,竟是霎那之間百感交集。

    她看向面前一身白衣的秦楓,就好似她在上清學宮時初見他的模樣。

    燕芷虎輕聲說道:「多謝你,秦楓!」

    兩人相對,近在咫尺,燕芷虎丹鳳眼輕輕挑起,她笑著重複說:「我會追趕上你的,遲早!」

    秦楓點了點頭,他笑著朝她一抱拳:「後會有期!」

    可就在秦楓準備離去之時,忽地燕芷虎輕聲叫住了他:「秦楓!」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身穿鎧甲的女子已是不由分說,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秦楓錯愕,燕芷虎卻笑了起來:「這一拳,是我替父報仇的!」

    秦楓感受到胸口結結實實的這一拳,卻根本連皮毛都不曾傷到,他卻捂住心口,做痛苦狀:「大將軍這一拳,傷到我心脈了,真是厲害至極!秦某怕是要跌境了!」

    燕芷虎被秦楓這麼一逗,竟是沒忍住笑了起來:「過猶不及,秦聖人,別演得太誇張好嗎?」

    秦楓知道,燕芷虎剛才這一拳根本不可能傷到他,也沒想過要傷到他。

    無非是「心安」兩字而已。

    從此殺父之仇,燕芷虎終於放下,她才能夠得到真正的自由。

    秦楓這才收住面容,他看向燕芷虎,舉起拳頭:「好,你放心吧,燕破軍前輩要我遞給林淵的一拳,我一定會帶到的!」

    燕芷虎微微詫異道:「林淵不是飛升了嗎?那道,你,你也要飛升天外?」

    秦楓搖了搖頭:「林淵並沒有飛升天外,他應該還沒有突破傳說中的第五境!據我所知,他在一處極少有人知道的地方修鍊。」

    燕芷虎想了想,開口問道:「在哪裡修鍊?仙道聯盟境內嗎?」

    秦楓搖了搖頭:「我們已知的天仙界,還有很多很多不曾探索到的地方,只是恰巧,我對那個地方還比較熟悉。」

    秦楓眼中浮現出一縷緬懷神色:「確切地說是很熟悉!」

    燕芷虎看向秦楓,欲言又止,終於還是沒有多問什麼。

    秦楓轉過身來,面向無垠星海,正要一步邁出,陡然感覺到身後似有人對自己懷有殺意。

    他停下腳步,微微側身,看向艦橋之外的人影,對那人問道;「你要殺我?」

    與一名浩然境強者對視,一身黑衣的魏文長簡直感覺自己像被泰山壓頂,但他依舊緊握手中長刀,死死咬住牙關,堅持想把長刀出鞘。

    他盯住秦楓,在威壓下艱難開口道:「秦——楓,我,魏文長要為白龍星一役死去的兄弟袍澤,與你討一個公道!」

    秦楓聽到「白龍星」三個字,不禁多看了那黑衣握刀侍衛一眼,忽地就笑了起來。

    燕芷虎則厲聲喝斥道;「魏文長,秦楓現在是仙朝傳國玉璽的持有者,等同於仙朝皇帝,你想謀逆造反嗎?快把你按在刀柄上的手放下!」

    秦楓看向魏文長,笑道;「你要為白龍星死去的袍澤復仇,這句話是假的!」

    有道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儒道聖人最是洞徹人心,正要肯分出神念去稍加分析,根本不難察覺出魏文長在說謊。

    秦楓緩緩說道:「因為連你自己也知道,如今中土世界與萬古仙朝已為一體,向我復仇,等同謀逆,而且白龍星一戰,罪責不在中土,在萬古仙朝。若無萬古仙朝啟釁,中土世界絕不會越過琉璃口一步。」

    魏文長渾身顫抖,他竟是汗流滿面,聲音發冷道:「是,我說謊了。你不要再說了,求你不要再說下去了!」

    秦楓看向魏文長,緩緩說道:「你想殺我,是因為——你喜歡燕芷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