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63章 何處得秋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63章 何處得秋霜字體大小: A+
     

    秦楓看向面前的納蘭女帝,緩緩問道:「你究竟想在從萬古仙朝得到什麼?」

    白髮如堆雪的女帝看向秦楓,嘴角微微翹起,自嘲說道:「得到什麼東西?如果說,一開始只是想得到一個人的心,你會相信嗎?」

    霎那之間,秦楓啞然。

    納蘭女帝徐徐移步,已不復是之前少女模樣的她,卻好像還是之前的少女心性,她笑了笑說道:「有的人,修行越高,距離紅塵越遠,成為了身在凡俗,心在九天的所謂『謫仙人』,有的人,修行站得越高,卻越發明白『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可親可貴。」

    納蘭女帝嘴角翹起,聲音如在追憶遙遠的時光:「哪怕修鍊到登峰造極之處,自己也就佇立成了那一道孤零零的山峰,縱佇立千年,萬年,終究孑然一生,豈有與心愛之人執手相伴的來得開心快樂。縱使只有百年,也值得!」

    在秦楓以前的認識中,納蘭女帝是一個為了權勢,連親生孩子都可以殺的女人。

    他盯著女帝的眼睛,想要分辨她是否說謊,是否還有更深的詭計。

    然而,如有飛雪漫天的女帝眼中,此時此刻,澄澈無垠。

    秦楓遲疑問道:「你竟是這樣的人?那你為何要在先帝死後奪取帝位?」

    女帝笑了笑,說道:「你以為我是貪戀地位權勢?」

    她徐徐說:「不過是不想把他的天下交給我所鄙視的人而已!」

    納蘭女帝語氣帶上一絲鄙夷:「那些如養在欄里如肥豬般的將相公卿,那些聲色犬馬,不思進取的李氏子孫,他們有什麼資格繼承我與他一同打下的天下?」

    秦楓一時錯愕,猛然想起了什麼:「可你與他不是也有後人?你為何……」

    納蘭女帝笑靨如花:「人間如此苦,我怎麼會帶個孩子來受苦,讓我自己的孩子變成皇宮裡錦衣玉食的豬仔?好歹是不爭境的鬼道修士,做個活靈活現的人偶還不會嗎?」

    秦楓頓時驚住了。

    難怪納蘭女帝當初會為了帝位殺自己的子孫,原來不過殺的是人偶而已。

    全萬古仙朝,都被她一個人給騙了!

    秦楓微微皺眉道:「李氏宗親並非全是酒囊飯袋,就比如李淳風,文韜武略,不在先帝之下,對萬古仙朝開疆拓土,也有大功不是嗎?」

    納蘭女帝笑了起來,她歡快道:「所以,我給了他機會!只可惜,他的野心太大了,竟想站到先帝的肩膀上,做比他還要雄才偉略的英明君王。」

    她露齒輕笑,儀態傾城:「那我便只能叫他去死了,到了九泉之下,慢慢去做他的千秋美夢了!」

    秦楓盯住面前的納蘭女帝,咬住嘴唇沒有說話。

    似乎是在等她繼續說下去。

    納蘭女帝輕笑道:「怎麼?你再等我說,我對你身上有什麼謀算嗎?」

    秦楓不說話,納蘭女帝笑了起來:「並無謀算。原本只是希望上清學宮的曹雪卿派一個腐儒過來,朕送他一場錦衣玉食,萬人之上的富貴,加深一下與上清學宮的關係而已。不曾想到,曹雪卿居然把你這個未來聖人給送來了!」

    秦楓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納蘭女帝繼續說道:「你很像他,有雄才偉略,亦有君子之風,只是模樣稍稍遜色了一些。所以我對你並無成見。」

    秦楓嘴角微微翹起,他冷笑道:「倘若真的如此,我現在應該還是金殿上的首輔古月。多謝女帝,若非你步步相逼,豈有我秦楓今日!」

    納蘭女帝看向秦楓,語氣稍稍平靜:「秦楓,你妹妹的事情,我也很抱歉!」

    秦楓終於動怒了:「僅僅只是抱歉?!秦嵐差點死了!」

    納蘭女帝看向秦楓:「若要在你妹妹與整個中土星之間做個選擇,你會如何選擇?中土星蒼生的安康與你一人妹妹的死活,你如何選擇?」

    秦楓一時說不出話來。

    為了中土蒼生,連他秦楓都可以死,可秦嵐……

    納蘭女帝笑了笑,她問道:「你來神都,是來殺我的嗎?」

    秦楓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我只是替中土蒼生,與你討個公道!」

    納蘭女帝笑了起來:「好,我還給你這個公道!」

    秦楓腳步後退小半步,手掌之中清光瑩瑩,《天帝極書》已被他托在掌中。

    可卻不見納蘭女帝有所動作,只有一枚散發著強大國運氣息的玉璽被重重熾烈國運包裹,懸浮在女帝的身前。

    秦楓心生警覺,可卻沒有從那一枚玉璽之上感覺到絲毫被女帝調用,用以攻擊自己的跡象,只有浩浩蕩蕩的國運洪流,從中奔流不止,幾乎讓秦楓都難以正視。

    女帝隔著那枚傳國玉璽,看向秦楓,語出驚人:「萬古仙朝疆域,從此也是你中土子民,這個交代,你可滿意嗎?」

    秦楓悚然一驚:「你瘋了?」

    納蘭女帝看向秦楓,緩緩說:「若你直接回答,願意為妹妹捨棄中土,若是回答願意為中土,捨棄你妹妹……我都不會做此選擇!」

    女帝說道:「前者,你太意氣用事,今日可為妹妹捨棄中土,他日就可為其他人捨棄整個仙朝,我自不會把天下給你這種人。若你選後者,則你看似謙謙君子,實則刻薄寡恩,天下予你,無論納蘭家,李家,還是萬古仙朝舊有世家豪門,必被你一一清算,民不聊生。所幸……」

    納蘭女帝隔著那一枚傳國玉璽,她笑道:「你沒有讓我失望!」

    秦楓看向納蘭女帝,難以置通道:「你……你,那你做什麼去?」

    納蘭女帝笑道:「李氏宗親不堪大用,納蘭家也多是酒囊飯袋。他們不是叫我還政於李家嗎?我何必要聽他們擺布!」

    她看向秦楓,所說的話全不似玩笑:「萬古仙朝託付於你,紅塵事了,我自然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她突然對著秦楓問了一個好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你知為何鬼道明明強者眾多,尤其是不爭境鬼道修士,實力同階無敵,連儒道修鍊者都難以匹敵,卻遲遲無法得到大部分修鍊者的尊重嗎?」

    秦楓微微皺眉,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納蘭女帝自問自答,她笑著說道:「因為萬千年來,從無有一位鬼道強者為天仙界戰死於天外戰場!」

    秦楓猝然一驚,他脫口而出道:「你要去天外戰場?」

    她神色帶著緬懷:「當年失約,原本以為不過在紅塵蹉跎百年,不曾想,千年彈指,仿如一瞬!」

    秦楓一時失語,看向那立在傳國玉璽之後的女子帝王,竟是在天仙界后,第一次在出手時猶豫了。

    並非忌憚於納蘭女帝可能不遜色於浩然境儒道聖人的修為,而是因為他霎那之間,竟覺得自己失去了出手的理由。

    中土世界得到了萬古仙朝的天下,算是已經得到了補償。

    納蘭女帝退位,決定前往天外戰場為天仙界眾生力戰而死。

    連秦楓都感覺到欽佩。

    可這樣就是結束了嗎?

    納蘭女帝看了秦楓一眼,她翻轉手掌,直接就將傳國玉璽推入秦楓懷中,輕聲道:「秦楓,我以萬古仙朝的天下累你,抱歉了!」

    話音落下,一襲金色袞袍竟是從秦楓身側而過,白髮飄飄如飛雪連天,直接天穹。

    只聽得遠處天穹極遠處,有人輕聲吟唱一首詩文,那女子聲音如怨如慕,婉轉千回。

    「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

    秦楓走出金殿之外,遠遠看向那一襲雪白長發接天而去。

    「不知明鏡里……」

    「何處得秋霜!」

    神都星所有人都抬起了頭來,往往驚羨於那女聲的清冷驚艷,彷彿天籟。

    秦楓卻是攥住手中還散發著熾熱的傳國玉璽,他輕聲嘆息道:「這其中的種種千秋故事,只有後人評說了!」

    秦楓微微閉上眼睛,耳畔似還環繞著納蘭女帝的吟誦之音。

    無有修鍊到不爭境大圓滿的山巔心境,無有為心愛之人歸紅塵再離紅塵的經歷,如何能吟誦出這等大道之音。

    就在秦楓伸手握住傳國玉璽的瞬間,無窮國運透過傳國玉璽悉數湧入秦楓體內。

    他不由閉上眼睛,此時此刻就好像站在了整個星海之巔,可以自由地俯瞰整個萬古仙朝的疆域,每一顆星辰都可以用神念清晰地感知。

    大到一顆星辰,小到星辰上一座城池裡的一棟民居,只要消耗神念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這便是浩然境強者成為一國君主之後,雙重疊加的效果。

    真正的萬物皆知,至聖至明。

    這也是多少君王追求的最高境界,內聖外王,儒家聖人與世俗君主於一身。

    儒家治理天下的終極理想,只有堯舜曾經達到的境界。

    如今,還有了一個秦楓。

    他的眉頭突然皺起,目光投入到了北辰郡的潛龍星附近。

    在那裡,萬古仙朝,或者說是還效忠於納蘭女帝的最後軍隊,正在與中土聯軍做最後的激戰!

    秦楓神念一動,竟是巨大法相,如腳踩幽冥,手拿星辰的太古巨人,身影直接出現在了兩軍激斗的戰場之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