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62章 白髮三千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62章 白髮三千丈字體大小: A+
     

    秦楓立在神都星內,進退不得。

    這就是天地人三才大陣至今都沒有被人攻破的秘密所在。

    試問哪一位入侵者可以改變萬古仙朝億萬萬百姓的民意。

    如果說一開始,天地人三才大陣還有破綻可循,畢竟萬古仙朝實力尚弱,無論是組成天陣的國教道家氣運,還是組成地陣的一國武運,還是組成人陣的民意民心,都還算薄弱,還比較容易攻破。

    此時,萬古仙朝已存續萬年,疆域包括數百顆星辰,囊括天仙界已知的大半領土,這樣的萬古仙朝,天地人三才大陣已龐然凌駕一切個體強者之上。

    秦楓能夠以一人之力擊潰天陣和地陣,已經是驚世駭俗的壯舉了,可也僅僅局限在此了。

    由民心民意形成的人陣,並非是修鍊者個人武力可以改變的,即便是一方勢力想要改變萬古仙朝的民心民意也需要付出極其漫長,如水滴石穿般的努力。

    就比如現在中土世界經營奪自萬古仙朝的四座郡縣,即便手段盡出,也沒有徹底降服,民心民意並未完全掌握在中土世界手中。

    如果秦楓早知道這個人陣的原理,也許還可以利用別的方法來改變民意。

    就比如他在昭明劍域時的所作所為,讓所有林淵一系嫡傳以心魔大誓切斷與林淵的聯繫。

    雖然會被人詬病,秦楓也可以讓佔領區的百姓宣誓向中土世界效忠,以此削弱天地人三才大陣當中「人陣」的力量。

    可秦楓現在被困在人陣當中,已什麼都做不了。

    以秦楓自己的推演,他如果不能脫困而出,他的力量將會逐漸被人陣消磨殆盡,最後成為萬古仙朝的氣運反哺整座仙朝。

    由此看來,當初那頭闖關失敗的浩然境大妖必然沒有闖入到人陣就已經敗退而逃。

    這是他的幸運也是他的不幸。

    否則的話,他根本不可能逃得出人陣,就要生生被大陣煉化,化為氣運反哺整座萬古仙朝了。

    正當秦楓在鬧市中間駐足,有些迷茫不知所措的時候……

    霎那之間,變亂陡生。

    有浩然氣自上清學宮方向極速而來,極速而來,竟是化出萬千道浩然箋,瞬間飛往所有星辰。

    一時間在萬古仙朝所有星辰,億萬萬子民頭頂,有聲音中正平和,不徐不疾,緩緩宣佈道:「上清學宮詔告天下人族,儒道聖人曹雪卿隕落於天外。」

    儒道坐鎮天外的聖人,皆是浩然境,浩然境中儒家修鍊者又是有名的碾壓同境修士無敵手,所以儒道天外聖人隕落一事,幾乎從未發生過,一時間所有人,無論是隱居的老祖,還是市井的百姓,都感覺到一股山雨欲來,黑雲壓城的壓迫感覺。

    莫不是那一處由儒道聖人為主力坐鎮的天外戰場出了不得了的紕漏不成?

    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啊!

    沒等所有人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那聲音已是繼續宣布了下一個更加令人震驚的消息。

    「逝者已矣,長歌當哭,然儒道萬古,薪火以傳,今有儒生秦楓得德行昭彰,身正道直,治學精純,堪當聖人大任,執天下儒道牛耳,坐鎮上清學宮!」

    霎那之間,漆黑星河之中竟是流光璀璨,萬千儒道氣運光華從流星追趕月色,從四面八方無窮星海極速朝神都星而來。、

    匯聚於一人一身。

    在秦楓鬧市之中閉目冥想,只覺得周圍吵雜車水馬龍之中,有一聲稚童清脆聲音響起:「秦先生!」

    頓時,如一聲雄雞道破夜色。

    秦楓身邊越來越多的聲音響了起來。

    或是青年學子聲音醇厚:「學生拜見秦先生!」

    或是中年文士高聲唱諾:「得見秦師,三生有幸!」

    或是女子淺笑嗓音:「秦小先生!」

    或老嫗沙啞嗓音,難掩興奮:「秦先生,有失遠迎,快請快請!」

    秦楓驀然睜開眼睛,只見鬧市之內,路人紛紛駐足,或是向秦楓作揖,或向他鞠躬,人人皆是熱絡笑臉與他打招呼。

    有峨冠博帶的純儒老者穿過人群,朝秦楓一揖到底:「老朽治學六十年,今日終於得見聖人,死而無憾,死而無憾啊!」

    秦楓只覺得自己如在夢中一般,霎那之間回神,才恍然一悟。

    應是曹雪卿的死訊與遺囑正式公布,瞬間將萬古仙朝的民意民心扭轉到了作為新聖人的秦楓身上。

    萬古仙朝以道立國,以儒治國,道家在萬古仙朝存續多少年,儒家幾乎也在萬古仙朝執政了多少年。

    民心民意自然不會排斥一位執掌天下儒道牛耳的儒家聖人。

    從鬧市百姓認出秦楓,與他打招呼起,神都星的天地人三才大陣中的「人陣」,至此已經被攻破了!

    秦楓心中感慨萬千。

    「曹先生,不曾想到,你死之後,竟仍為我護道一程。」

    曹雪卿竟以死後遺囑,幫秦楓破了可能是天仙界的最後一個無解殺局。

    秦楓心中想起曹雪卿在昭明劍域時所說的話。

    「你當留有用之身,若你想報答,就如我這般,為儒道後來者護道一程!」

    他百感交集,喃喃自語說:「秦楓必當為儒道薪火存續,鞠躬盡瘁,以報先生大恩大德。」

    忽地有孩童無忌,尖聲問道:「秦先生,秦先生,你怎麼好端端地流眼淚了啊?」

    旁邊的大人正要喝斥小孩不懂事,秦楓卻是輕輕抬起手來,在孩童的小辮子上拍了拍,輕聲說道:「沒有什麼,我只是想起我自己的先生了。」

    秦楓穿過喧鬧的人群,緩緩走入皇宮,如入無人之境。

    皇宮護衛根本無人膽敢阻攔。

    一方面是秦楓積威所致,別看他一身白衣不染塵,卻可一人破滅百萬軍,更能一人連續擊殺燕破軍和李淳風兩大王朝至高強者。尋常皇宮護衛強者,最多不過是無名境,哪裡會是這尊殺神的對手?

    一方面他是儒道新聖人,聖人一言,可定人倫律法,可判天子無道,出入宮禁,誰能阻擋?

    可是當秦楓一路走入皇宮,穿過御道,來到那一處自己曾經上朝的金殿。

    物是人非,當年的首輔古月,如今的聖人秦楓。

    秦楓走到金殿的門外,卻見其中有道道鮮血汩汩如小河流淌而出,一直蔓延到他的腳邊。

    他抬起頭來,只見金殿之內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有女子白髮如瀑,倒垂而下,層層疊疊彷彿積雪順著九層金階而下,緩緩游弋如活物,竟是鋪滿了整座金殿。

    金殿之中,無數御林軍的殘肢斷臂散落一地,竟是連一具完整的屍身都沒有,皆好似被極其鋒銳的利劍,一劍切成碎塊。

    在侍衛的殘骸屍體當中,有一名白袍已成血衣的女子,呆若木雞地跪坐在地上,手中龍飛鳳舞劍已是連著劍鞘直接化作了碎片,散落在她身前的位置。

    她背對著秦楓,目光獃滯地看向金殿最高處,端坐龍椅之上的女子。

    龍椅女子身穿袞龍金袍,緩緩側身,看向殿外秦楓,眼神之中如有萬千飛雪。

    秦楓與她對視,竟是霎那之間,金殿之內如同堆雪,紛紛揚揚而下。

    那如同少女的萬古仙朝女帝,好似長大了一般,身材修長,靈動如月下美人。

    只是那如堆雪般的雪白長發如細密蛛網,令人不寒而慄。

    跪坐在屍骸當中的白衣女子眼神獃滯,她喃喃自語道:「原來……原來你哪怕失去了萬古仙朝的氣運加持,本來就是不爭境!」

    顯然,她有些懊惱,雖然與面前的女帝朝夕相處,她自認為很了解這位女子帝王,可終究只是她認為而已……

    「嗖嗖嗖!」

    雪白髮絲瞬間飛起,銀白絲線霎那之間從唐婉兒的額頭眉心處穿透而過,與此同時,髮絲飛舞,瞬間切斷她的四肢身軀。

    紅妝宰相,絕代佳人,頓時變成了一具不忍去看的殘破屍體。

    至此,偌大金殿之上的活人,便只剩下了一身白衣的秦楓,與白髮如瀑的納蘭女帝。

    秦楓看向納蘭女帝,浩然境強者的他瞬間看出了對方的根腳。

    「不爭境大圓滿的鬼道修士,之前我竟完全沒有發現,倒是隱藏得很好。」

    納蘭女帝淡淡一笑說道:「儒道天然壓制鬼道,而且莫說是你這樣的聖人,就是儒道大修士與我相處久了,也會因為兩種力量天然對立,察覺到異樣,這便是我縱容李淳風打擊儒道官員,不停更換首輔的原因。」

    秦楓看向納蘭女帝,淡淡說:「你已是不爭境大圓滿,天仙界罕有敵手,你何必入這萬古仙朝的深宮之中,與一群凡俗女子爭寵鬥狠,與他們共分一位夫君?先爭奪后位,再爭奪帝位,你究竟圖個什麼?難不成僅僅是為了那麼一點萬古仙朝的國運?」

    秦楓如果之前不知道納蘭女帝已有不爭境大圓滿的修為,而且是在入宮之前可能就已經是有了這樣的境界,這些年不過是用仙朝氣運夯實一些基礎而已。

    萬古仙朝氣運的確是修鍊的一味速成法門,前有借氣運沖開瓶頸,躋身純粹武道不爭境的燕破軍,後有與仙朝氣運相連,實力境界突飛猛進的燕芷虎……

    可這些對於一名不爭境大圓滿的強者來說,突破境界所需的是明悟,是一朝頓悟,立地飛升,而不是國運的水墨功夫。

    而且國運力量對於瓶頸突破也不過是杯水車薪。

    秦楓不解,她究竟在萬古仙朝圖一個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