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50章 劍仙皆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50章 劍仙皆斬字體大小: A+
     

    觀林淵出劍,如大日凌空,蒼天在上。

    秦楓這一劍的分量,又何曾弱了去了。

    神王一劍斬下,七座鎮劍樓上七尊劍仙法相竟是在這劍光之中仿若隔絕周圍一切的小天地當中。

    霎那之間,七座鎮劍樓內外,無數劍氣紛至沓來,竟是化出數以萬計的劍氣分身,各式各樣人影皆有,皆是劍氣所化,光焰萬丈。

    與秦楓在地仙界的搖光聖地所遇到的下界劍氣分身,一模一樣。

    萬千劍氣分身,竟是緊隨七尊劍仙一齊出劍!

    劍氣衝天如倒掛星河,劍鳴山呼海嘯,幾乎讓人心肝俱裂。

    這七座鎮劍樓竟然就是昭明劍域無數劍氣分身的真正寄宿之所,這些劍氣分身也是昭明劍域縱橫下界,無往不利的終極兵器。

    此時,七座鎮劍樓的劍仙似乎都已意識到事態緊急,乾脆召喚出了全部劍氣分身,要與秦楓玉石俱焚,魚死網破。

    只可惜,秦楓可能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了!

    秦楓直接越開了七座鎮劍樓外的萬千劍氣分身,每一尊劍仙化身隔絕的小天地里,竟是都有一位秦楓。

    身披金甲的秦楓,化身真武天劍,迎上袞龍法袍,手握烈陽的那尊劍仙。

    秦楓手握天帝青玉劍的分身,施展月輪天意斬,手中青玉劍如天上滿月,迎戰那名煉化了月魄的男子劍仙。

    身披銀甲的秦楓,口誦《俠客行》詩篇,意氣風發,迎戰那肩扛巨劍如山河的魁梧劍客。

    有秦楓手握邪劍闕武,周身氣息亦正亦邪,迎戰那一截桂花枝作為武器的女子劍仙。

    再有秦楓手握鳴鴻刀,收刀再出鞘,雪白刀勁,以接近光速的一刀將那道被絕美女子劍仙煉化彩霞而成的仙劍橫空截斷。

    另外秦楓面對的兩名劍仙,一名女子劍仙偏握無鋒重劍,素手舉重若輕,劍氣如霜。

    一名老朽劍仙,身穿漆黑髮袍,雙目寂滅,渾身死氣,手握森白骨劍。

    秦楓以七步樁起手,悍然硬接女子劍仙道道重劍,拳拳砸在重劍之上,竟是用的以力降力,一力降十會的蠻橫路數。

    最後一個秦楓,白衣如雪,銀髮如瀑,手握騰龍金筆,筆走龍蛇,書寫《蘭亭劍帖》,字字如劍,浩然氣盎然,針對那死氣沉沉的鬼道劍仙。

    每一位秦楓面對一尊劍仙竟是都傾力出劍,毫無保留。

    神王法身一劍斬下的霎那之間,每一尊劍仙都好像在同一時間被秦楓問劍。

    下一秒,整個昭明劍域祖星竟是如同下了一場磅礴暴雨。

    漫天粉碎的不是雨水,而是粉碎的劍意!

    於無聲處,七座鎮劍樓上方,由劍意組成的七座法天象地的劍仙祖師法身一霎崩碎,萬千劍氣分身隨之盡碎!

    形成劍仙法相與萬千劍氣分身劍意劍氣,如濃稠化不開的血水,驟然做漫天雨幕磅礴而下。

    與此同時,七道站立在鎮劍樓之巔的劍仙祖師靈體幾乎同時化為一道道不同顏色的劍光倏忽消散。

    霎那之間,整個昭明劍域祖星之內,無數修鍊者如喪考批,大聲悲呼。

    「祖師劍仙敗了!」

    「天吶,七位祖師劍仙全都敗了!」

    有人更多關心的是自己的性命,慘嚎道:「鎮劍樓也不能提供庇護了……」

    「我在跌境了,我在跌境。我要死了,怎麼辦啊,我要死了!」

    秦楓一劍斬下,七座鎮劍樓還在,然而七座鎮劍樓巔峰之上,七道劍仙身影皆斬。

    一劍摧破七劍仙!

    秦楓身影憑空而立,劍指位於七座鎮劍樓最居中的那座祖師堂。

    霎那之間,四散磅礴的雨水劍氣被他以道道精粹劍意憑空凝為漫天懸停長劍。

    「要麼昭明劍域之內,所有與林淵有關的人都死,要麼說出林淵的真實去向!」

    秦楓沉聲說道:「同樣的話,我不會再說第二遍!」

    祖師堂內,寂然無一聲回答。

    此時此刻,祖星禁地,葬劍谷內。

    一尊巨大神像,不知以什麼材質鑄成,似石似玉,身穿鎧甲,橫劍在手,卻沒有面目。

    以神像為中心,地面之上道道符籙交錯,配合周圍無數殘破長劍如雜草一般斜插在神像周圍,渲染出此地的氛圍凝重而詭異。

    昭明劍域的現任域主林佐一劍洞穿了身前的刑名長老。

    刑名長老目光充滿難以置信,一滴鮮血落地,就化為一張符籙,倏忽隱沒到了地面之內。

    鮮血滴落的速度越來越快,化為符籙的速度越來越快,沒入這處詭異陣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霎那之間,整個葬劍谷之中一張張鮮紅符籙驟然浮現,居然自成一方天地。

    林佐對著身前神像一拜,肅然道:「昭明劍域第七十一代域主林佐,無能無德,致使仇敵攻入祖星,懇請帝使現身,斬殺仇敵,護我劍域。」

    霎那之間,那一尊如玉似石,身披鎧甲,橫握長劍如金剛模樣的無面神像竟是驀然轉過身來,以頭盔之下的無臉面目看向下方林佐。

    神像無面,卻有人說話嗓音回蕩葬劍谷內。

    「昭明劍域歷代域主口耳相傳,喚醒本座,要麼域主獻上自身一半魂魄精血,要麼血祭祖師堂嫡傳一人。」

    神像聲音如穿透萬古時光長河,以至於聽不出語氣是善是惡,緩緩說道:「昔年域主喚醒本座,皆是選擇奉上自身一半魂魄精血,即便要獻上祖師堂嫡傳一人也是獻上自己的弟子。」

    神像沉聲問道:「你為何選擇殺戮門中刑名長老?莫非你並無嫡傳弟子?」

    林佐稍稍停頓,開口回答道:「我嫡傳弟子僅有兩人,首徒早夭,二徒這次隨軍出征,已經戰死於地絕星。」

    神像又問道:「你為何不獻祭自身一半精血魂魄,反而殺戮無辜的刑名長老?」

    林佐驟然驚懼,他遲疑片刻,咬牙說道:「我若獻祭一半精血魂魄,即便今日殺得了仇敵,也會跌境變成一個廢物。昭明劍域可以沒有一個刑名長老,豈可沒有一位域主,成王敗寇,我當留有用之身!」

    林佐說的這些話,都是他肺腑之言,他也做好了,說完這些話之後會直接激怒這尊昭明劍域的最大靠山,被那尊神像直接拍成齏粉的準備。

    然而……

    神像無面,卻是哈哈大笑,他聲音回蕩這方血色符籙形成的小天地內,格外詭異無常。

    「善!」

    無面神像大聲笑道:「本座既可帶林淵來你昭明劍域,讓他為你昭明劍域移風易俗,盡去偽善軟弱之風,注入弱肉強食的血性來開疆拓土,就必然能幫你們守住這方家業。我等上界之人,碾死你們所謂的天人三四境大修士,豈會比殺死一隻螻蟻困難多少!」

    林佐聞言,由驚轉喜,竟是以手加額,沉聲道:「懇請上尊助我昭明劍域攘除仇敵,重振神威!」

    那無面神像轉向林佐,冷笑道:「此事好說,就先借你這一皮囊肉身一用吧!若非你心性做事還算對本座胃口,本座都不願神像之上的神魂在你這腌臢孱弱的肉身上停留哪怕一瞬!」

    林佐霎那之間身後冷汗如雨下,就在他驀然感覺到大禍臨頭之時,那尊無面神像驟然一步邁出,竟是走到了他的面前。

    林佐只覺得渾身上下任何一處地方都好像承受著可怕的劇痛。

    不只是肉身層面的,還有精神層面的,也是如此。

    就像是有人將他渾身骨骼打斷,再重新接起,旋即再次打斷一般,一瞬便是千萬次。

    生不如死!

    神祗林佐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否還算活著!

    只能盛一勺水的茶杯里,如能裝入一整座瀛海呢?

    就在此時,面對秦楓問劍,毫無反應的祖師祠堂之內,驟然有一尊神像,通體琉璃玉色,身披鎧甲,橫握長劍如廟宇神像金剛模樣,唯獨那光滑如無面目的臉上,此時竟好像血肉模糊,有一張人臉漸次形成,邪惡詭異之中,神性盡喪,邪性異常。

    與此同時,那詭異神像竟是不管不顧,一腳踏破整座昭明劍域祖師祠堂,右手握住劍柄,如一座山嶽大小的左手,徑直朝秦楓抓去!

    秦楓剛想躲開,但霎那之間,就感覺到了天地封禁如牢籠,一身修為居然被徹底壓制封鎖。

    浩然境!?

    不對,不止是浩然境!

    秦楓曾經不止一次地與接近浩然境的李淳風對敵,但這種壓制的感覺卻從來不曾有過。

    如果說有相似的感覺,就是秦楓才到天仙界時,被後來得知是上界黑帝一脈傳道人的徐福暗算,在夢域幾乎被蘇還真殺死的那一次。

    徐福以上界秘術直接鎖定並改寫了秦楓的命運,要不是後來成為上清學宮第一位小說家聖人的蒲松濤幾乎捨身取義,放棄自身修為幫秦楓寫書改命,秦楓可能當時就死在了蘇還真和徐福聯手的暗算之下了。

    鎖定命運,改寫命運,這種除了儒道中小說家這類極少傳承的宗門擁有的力量,在上界之人施展出來,如同雕蟲小技。

    秦楓只覺得停滯空中的身影,像是琥珀中的蜉蝣小蟲,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巨如山嶽的手掌重重朝著自己當頭拍下。

    上界手段,大巧不工,可化神奇為樸拙,這才是真正的一力降十會!

    秦楓心血來潮,他知自己已陷真正死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