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41章 終究還是緣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41章 終究還是緣淺字體大小: A+
     

    神都星朝堂上,氣氛異常詭異。

    大將軍燕芷虎已不在神都星了,整個殿堂之內變得異常地安靜。

    所有人大氣不敢出一聲,甚至連立在納蘭女帝身側的唐婉兒都感覺到氣氛凝滯地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女帝看向如同木偶般的朝臣,沉默不語。

    唐婉兒忽然就有些懷念起以前了。

    那個儒家,道家和軍部能在朝堂上吵起來,甚至掐起來的朝堂,那個李淳風,燕破軍和秦楓都在,群星璀璨的朝堂,終究是不會再回來了。

    納蘭女帝輕輕打了個哈欠,她揮了揮袖子:「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無人應答。

    女帝冷哼一聲,拂袖離去:「一群飯桶!」

    群臣如釋重負,相對望了一眼,皆有劫後餘生之感。

    其實六部衙門乃至欽天監各自都準備了很多的奏章,只不過都不是什麼好消息,相反都是一些壞消息,由於根本無人膽敢做出頭鳥,所以大家都變成了忍氣吞聲,蟄伏窩裡的鵪鶉。

    延誤大事,最多是秋後問斬,觸怒龍顏卻是立死當場。

    就是一個傻子也知道該怎麼去選!

    從金殿退下來后,唐婉兒不緊不慢地跟在納蘭女帝的身後,就這樣從金殿跟到了殿後的芙蓉園,緩緩走到了那一間納蘭女帝最初接見秦楓的水榭旁邊。

    女帝驀然停下了腳步,她看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水面,似也是想起了什麼人,鬼使神差一般輕聲說道:「金麟非是池中物,終究還是跟你走不到同一條道上去,緣分太淺了!」

    聽到女帝的話,跟在她身後寸步不離的唐婉兒終於鼓起勇氣,她躬身低聲說道:「陛下,敬則懷忠,畏則懷亂,今群臣寂寂無聲,非是常事,恐生變亂於腋下,禍起於蕭牆!」

    唐婉兒說得已經很委婉了。

    群臣對您尊敬,就會對您忠誠,如果沒有尊敬,只有畏懼,就會懷有亂心。

    現在群臣在朝堂上不敢說話,肯定不正常,可能我們內部要出事啊!

    納蘭女帝一笑置之:「朕殺的人,還少嗎?」

    唐婉兒遍體生寒,只覺得兩膝乏力,竟是又要跪下來的感覺,更是再不敢開口。

    只聽得納蘭女帝又說道:「婉兒,朕命你為特使,秘密出使昭明劍域和仙道聯盟!」

    唐婉兒微微震驚,誠惶誠恐之間,只聽得耳邊有少女嗓音對她囑咐道:不「務必讓昭明劍域與仙道聯盟出兵,共同絞殺中土世界及其黨羽。」

    真正讓唐婉兒驚愕的是納蘭女帝的最後一句話:「不惜一切代價促成此事!」

    中土世界,懸空山,飛升學院,議事廳。

    即便中土世界如今已掌握有除了混亂星域以外,朔風郡,逐星郡,清河郡,以及附近的扶搖郡,陳倉郡足足五郡之地,但中土世界議事還是喜歡放在中土世界懸空山的這一間議事廳里。

    當初,秦楓等人在這裡力挽狂瀾,今日,中土眾人在這裡籌謀天下。

    這裡是一切開始的地方。

    如今陸處機在中土世界開了白鹿洞書院之後,就一直以「咱們中土人」自居了。

    大家也不好駁他的面子,畢竟堂堂前任仙道聯盟副執政官如此熱心地想要成為一個「中土人」,大家也都覺得與有榮焉不是嗎?

    因為秦楓閉關時間不知要多久,具體也不知道何時出關,根據秦楓閉關前制定下的規則,懸空山議事廳半個月照例議事一次。

    期間任何人如有緊急事情可臨時召集議事一次,但僅限一次。

    這一次臨時議事就是陸處機這個「新中土人」召集的。

    陸處機垂著袖子,腦袋趴在會議桌上,無精打采地等著所有人都到齊,他這才支起身體來,口中喃喃自語道:「完犢子了,這回真要完犢子了!」

    好在眾人對於陸處機這種一有優勢就亢奮得要命,一遇到劣勢就喪得不行的性格已經習慣了。

    用自稱秦楓地仙界首徒的蕭逸的話來說,那就是「順風就愛浪,逆風就愛投」。

    陸處機看到眾人都來齊了,抬起腦袋說道:「完了完了,狗日的萬古仙朝派出密使去仙道聯盟和昭明劍域搬救兵了!」

    眾人各自翻開在自己桌子面前的仙箋,裡面詳細寫了唐婉兒秘密出使仙道聯盟的情況,第二張紙是昭明劍域的情報網路所提供的訊息。

    昭明劍域擁有相當於萬古仙朝六個郡縣的地盤,如今六郡當中已經開始戰爭動員了,各個星辰除了出人,出修鍊者,每郡縣還要至少再建造一艘帝君星艦。

    如何搞錢,如何搞材料,各郡縣自行解決,如果不能完成將最高面臨滅門的懲罰。

    這不就是要打仗的節奏嗎?

    很顯然,唐婉兒先出使了昭明劍域,先說服了昭明劍域,再選擇公關更加困難的仙道聯盟。

    「如果昭明劍域沒有先選擇跟萬古仙朝聯手,仙道聯盟當然樂得坐山觀虎鬥,巴不得萬古仙朝與新生的中土聯盟斗得兩敗俱傷,由他們坐收漁利。」

    陸處機又耷拉著腦袋說道:「可一旦昭明劍域選擇跟仙道聯盟一起對中土聯盟動手,仙道聯盟就要慎重考慮了。」

    秦嵐端坐上首,對著陸處機說道:「陸山主,如何就確定仙道聯盟會跟萬古仙朝一起針對我們?」

    陸處機瞄了秦嵐一眼,咂嘴道:「昭明劍域加萬古仙朝,我們中土世界跟他們比起來差距太大了,牆倒眾人推,仙道聯盟要是不抓緊下手,怕別說吃肉了,湯都喝不到一口了。而且啊……」

    陸處機一副喪喪的模樣說道:「如果仙道聯盟不跟他們聯手,中土世界被滅了,接下來收拾誰啊,這還要想嗎?」

    丁毅看向陸處機說道:「陸山主,您還記得萬古仙朝是怎麼阻止我們幫助中土世界的嗎?」

    何婉君也笑了笑說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們會使錢,我能也可以使錢啊,看他們的決議在議會怎麼通過。只要議會不通過,仙道聯盟根本沒法出兵幫助萬古仙朝。」

    一身紫色蟒袍的女子域主冷笑道:「當初他們不是噁心我們嗎?這次還我們噁心他們了!」

    哪裡知道陸處機還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模樣:「要真是這麼簡單,那都好了!」

    接下來他說的話讓丁毅與何婉君面面相覷,繼而憤怒不已。

    「咱們叛出仙道聯盟之後,元老會『知錯能改』,『痛定思痛』,不僅把我們兩域開除出了仙道聯盟,還定了一條特殊法令。在議會不能通過的議案,只要元老會通過了,可以強行通過,只不過千年內只可使用一次……」

    陸處機無奈苦笑:「你看看,這些個元老會的王八羔子是不是特別的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

    眾人聽到陸處機的話,都是微微一愣,旋即憤怒道:「這不就是針對我們中土世界的嗎?欺負人嗎!」

    陸處機耷拉著腦袋:「對啊,人家就是針對我們,可我們能怎麼辦呢?」

    他把腦袋磕在桌上,一邊用手在光滑的會議桌上鬼畫符,一邊說道:「所以我才召集大家來開會啊!我們接下來,要麼把攻佔下來的萬古仙朝五座郡縣的戰爭潛力徹底榨出來,然而跟昭明劍域,萬古仙朝和仙道聯盟拼了……要不然……」

    陸處機換了個方向,歪著腦袋說道:「要不然,還有一個法子。咱們把這五郡刮地三尺,堅壁清野,搞焦土政策,然後退守大本營,利用荒星,黯星惡劣的環境當縮頭烏龜,反正對方來再多了,這混亂星域也施展不開,打我們不死,吃我們不下……到時候找准機會,複製一波中土反擊戰的操作,說不定還能反殺!」

    講到這,陸處機自己就把自己說得來勁了:「這個好,這個主意真不錯!美滋滋!」

    哪裡知道就他一個人得勁了,其他人都是一臉漠然的表情。

    還是姜雨柔輕輕咳嗽了一聲,委婉地說道:「陸山主,作為將領,如此謀划並無甚問題,只是作為儒家讀書人……竟要堅壁清野,讓數億人背井離鄉,仁在何處?是否會有愧聖人教誨啊!」

    這話已經說得很委婉了。

    要是脾氣爆裂一點,那基本就可以指著陸處機的鼻子罵了。

    就你出的這個餿主意,你還是個讀書人?

    你也配啊!

    丁毅也皺眉說道:「此事雖然戰略上說得通,但真的不是我們中土世界的行事作風,而且也會讓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五郡之地再陷水深火熱之中,甚至比之前更慘。恐怕民怨沸騰,我們真想要堅壁清野,也會受到很大的掣肘。」

    眾人紛紛附和丁毅,陸處機的腦袋又耷拉下來了:「那能怎麼辦?如今仙道聯盟也防著我們跟紫金天域了,想要仙道聯盟那邊打穿防線不太可能了。」

    他看著眾人嘀咕道:「打又不肯出全力,我們怎麼可能跟整個天仙界為敵啊!」

    眾人聞言,這才悚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中土聯盟如果與昭明劍域,萬古仙朝和仙道聯盟同時開戰,等於是整個天仙界,除去夢域這等小勢力,已是舉世皆敵!

    真正的是舉世皆敵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