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25章 不過是以你觀道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25章 不過是以你觀道法字體大小: A+
     

    一道光華從中土天穹穿刺而出,直入虛空。

    四色仙劍護住那人身形,他縱聲得意大笑:「秦楓,你竟還敢追出來?」

    旋即一道白衣身影卻是身化白虹,不緊不慢追出天穹而來。

    四色仙劍護住那一身灰袍,身背劍匣的老者,他縱聲長笑:「秦楓,你離開這與你合道的中土世界,老夫殺你,如殺一狗!」

    秦楓絲毫不氣惱,白衣如雪,他負手在身後,看向李淳風竟還帶有些笑意。

    「你倒知道舍掉禁錮秦嵐的劍陣,用四口仙劍護住自己殺出中土天穹,不至於在中土世界里被我生生耗死,還算是有一點腦子!」

    李淳風看向秦楓,冷笑道:「休要強作鎮定,老夫先跳出天穹外斬殺了你,那秦嵐還不是隨便由老夫處置?你以為老夫這萬古仙朝國師還算計不過你?」

    哪知秦楓居然好整以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道:「可能你這國師當得真不如我!」

    李淳風冷笑道:「老夫便讓你逞口舌之利,卻又如何?老夫……」

    話音未落,秦楓仗劍立於虛空之中,對著李淳風笑道:「你當真以為自己跳出了中土世界不成?或者說……」

    秦楓話音落下,於他身後驀然一尊金色化身迎風舊長,霎那之間大放光明。

    「就算你跳出了中土世界天穹,那又如何?」

    李淳風如同痴獃,只見在秦楓的身後,有一尊金色巍峨法相,如頭頂大日,腳踏星辰,身後六臂,將秦楓本體隔空托舉在胸前位置。

    這尊巨大法相就這麼憑空顯化在虛空之中。

    要知道,這並非是中土世界,絕非是中土世界,為何秦楓還能夠顯化出一尊法相來,甚至還比中土世界尤有勝之。

    這,這怎麼可能?

    李淳風冷聲道:「區區障眼法,也敢在老夫面前賣弄?」

    話音剛落,李淳風就驀然意識到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秦楓高聲大笑:「李淳風,若我都能用障眼法糊住你了,為何不幹脆一掌拍死你了事?」

    往往只有同境界,高境界才可以用障眼法欺騙對方,哪裡有低境界可以糊弄高境界的道理?

    若是秦楓境界還比李淳風更高,倒不如直接出手來得爽利了。

    也就是說,秦楓身後,當真懸起了一尊與中土世界一般無二的金身法相。

    李淳風遲疑之時,驀然就看到了秦楓身後那尊巨大的金身法相略有一絲不同。

    在金身法相六條手臂當中,不斷有三座琉璃物件,一隻琉璃寶瓶,一串琉璃念珠和一本琉璃玉書,彼此成掎角之勢,不斷保持著三角形的軌跡,圍繞秦楓那尊金身法相飛旋而舞。

    頓時,李淳風愕然:「你,你何時煉化了黯星和荒星的本源?」

    秦楓仿效蘇還真煉化夢域星辰本源之後,可以將對手扯入自己所坐鎮的小世界,等於其中一切規矩皆由他自己訂立,佔據天時地利。

    秦楓此時此刻,也利用混亂星域的三顆星辰彼此牽制,造就出了一方小世界。

    秦楓本就是中土世界的本源,幫助劉沙奪下荒星時,他既存了以後要讓劉沙把荒星讓給萬古仙朝,以此作為中土世界戰略掩護的心思,自然不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所以,秦楓早早就煉化了荒星的本源。

    至於黯星本源,是秦楓見識了夢域蘇還真的手段之後,在黯星等待大軍集結時突發奇想,打算在混亂星域也打造出一座小世界來。

    他便與九幽鬼域之主白河川做了一筆交易,換來了黯星的本源。

    至於黯星之主,其實一點發言權都沒有的。

    所以,秦楓就這樣湊齊了三顆星辰的本源,形成了一套陣法。

    其實要對付李淳風,最困難的還不是要布成這一方從未演練過的小世界大陣,而是如何讓李淳風一頭撞入其中,也就是請君入甕。

    李淳風剛才正好一頭撞入了其中。

    一隻琉璃寶瓶代表荒星本源,一串琉璃念珠代表黯星本源,一本琉璃玉書則是中土世界的本源顯化,三者相互牽引,瞬間就將李淳風困在了三顆星辰構造的小世界當中。

    在這其中,秦楓就如同坐鎮中土世界之內,甚至可以得到三顆星辰的同時裨益,將傷害分攤到三顆星辰之上,比在中土世界還要難以對付。

    最有意思的是,李淳風為了逃離中土世界,主動放開了鎮壓秦嵐的四把仙劍禁制。

    此時此刻,道袍少女茫然無措地立在中土瀛海之上,任憑腥氣的海風吹拂過她的衣角和鬢角。

    半晌之後,她才驀然反應過來,望向長空之上,天穹之外。

    她驀然落淚,以雙手捂住清秀面頰,失聲嗚咽了起來。

    「哥,哥哥……」

    原本以為,會輪到她來保護哥哥,卻沒有想到,今時今日,還是哥哥在保護妹妹。

    他還是那個在真武學院時,什麼事情都擋在她身前的哥哥。

    滄海滄田,都沒有一絲絲的改變。

    秦嵐看向天穹之外,嘶啞聲音道:「哥哥,你一定要贏,一定要活著回來!」

    天穹之外,小世界內。

    秦楓看向面前攥緊雙拳,面色鐵青的李淳風,他笑意淺談道:「李淳風,你是不是覺得,能在中土世界一次次地輕易斬殺我,到了這天穹外面的小世界也一樣啊?」

    李淳風面色森冷,咬牙切齒道:「你還沒有到不爭境,老夫這尊殺力最強的通天聖人分身戰力可匹敵尋常浩然境。」

    他得意道:「殺你一次殺不死,老夫就殺你千次,千次不行就萬次,總之,最後死的人只會是你!」

    聽到李淳風的話,秦楓終是嗤笑出聲:「你真以為我打不過你?」

    李淳風被秦楓這一句話嗆得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霎那之間,一個最壞的猜想,可怕的念頭瞬間如陰霾襲上心頭。

    秦楓冷笑:「我仙道一途比之其他各道最弱,故而我與你觀道法。多謝了!」

    下一秒,在秦楓的身後,金色法相驀然從頭頂位置向下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可怖縫隙。

    卻不是從外向內破損開來,而是從內向外,自行崩裂開來。

    就如羽鳥破殼,勢不可擋!

    金身裂開之中,蘊生出一大朵蓮花,卻不是如夢域蘇還真那樣以金蓮為主,青蓮、紅蓮、白蓮與黑蓮為輔的畫面。

    而是底座之上,象徵武道的金蓮與象徵儒道的青蓮盤繞而上,雙生並蒂,金蓮之上生氣運紅蓮,青蓮之上生黑白兩蓮,分別象徵仙道、鬼道,同氣連枝,各表一枝。

    氣運紅蓮再與仙道白蓮糾纏盤繞。

    蘇還真當時觀道秦楓,以武道金蓮為根基,其他四道為用,乃是走的只求其用,不求甚解的捷徑路數。

    所以他才會明明與夢域星辰諸多本源合道,依舊被秦楓摧破本源擊殺。

    但秦楓一戰受益良多,除了七步樁拳架提拔至巔峰的「天崩地裂式」在生死之間砥礪幾近大成。

    還有這五色金蓮法相。

    蘇還真不解各道真意,只一味求「萬道入我道」,秦楓卻是真正的以儒家「經世致用」為體,武道為用,內儒外武,互為表裡,再由武道衍生出氣運紅蓮,儒道衍生出仙、鬼兩道,皆已成蔚然大觀氣象。

    此時此刻,同樣的五色金蓮法相在秦楓手中施展出來,五色蓮花便不分彼此,彼此牽連,渾然一體!

    李淳風看向秦楓身後煌煌五色蓮花法相,驀然失神,他冷聲道:「這是夢域的根本法門衍生出的五色金蓮法相,你怎麼可能會……」

    李淳風驀然反應過來:「蘇還真被你所殺?」

    秦楓身處五色金蓮法相當中,驀然而笑:「捨我其誰!」

    李淳風微微一愣,旋即也笑了起來:「也是,除你之外,再有人能殺距離浩然境只差半步的蘇還真,老夫也不信!」

    他看向秦楓,終於再無半分輕視神色:「好,秦楓,老夫承認了,你是一個值得老夫全力出手的敵人了!」

    秦楓卻是冷笑出聲道:「如今再知道,太遲了一些!」

    言罷,秦楓如當時蘇還真一般,擺開七步樁武夫拳架,右手青玉劍,左手鬼道法訣,只是不須口誦聖賢詩篇去惺惺作態。

    自有浩然氣沛然充塞其間,令他一身白袍獵獵作響。

    武道、儒道、鬼道、仙道四家力量,以及三顆星辰氣運竟是驀然從五色蓮花上滾落,霎那之間匯入秦楓一人眉心之處。

    秦楓只覺得眉心一點處,如有熔爐燃燒,彷彿岩漿滾燙流淌全身,腦海之中似又好像有那蛋殼輕輕碎裂的聲音。

    秦楓只覺得渾身滾燙火熱,眉心處更是彷彿孕育有一條脫困欲出的真龍。

    李淳風此時面色難看至極。

    他畢竟是一條腿邁入浩然境的當世大能,一次次破境的經歷,讓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道破境之前的契機。

    無論是自己,還是別人的,都是如此。

    他清晰地感知到,此戰之中,他若不速殺秦楓。

    這廝恐怕又要破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