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24章 噁心人的本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24章 噁心人的本事字體大小: A+
     

    李淳風似是察覺到了什麼,他驀然睜大眼睛:「你……你竟將這一顆星辰的本源煉化成了你自己的身外化身!」

    李淳風不是沒有見過將一刻星辰本源煉化的天之驕子。

    遠的不說,夢域的蘇還真就是一位可以煉化星辰本源的年輕強者。

    可是像秦楓這樣,不但煉化了星辰本源,還將本源變成自己身外化身的瘋子,這上哪裡找去?

    此舉等於是將自己大道修為,甚至身家性命全部都困鎖在了一顆星辰之內。

    在這顆星辰之上,無論多重傷勢,等於都有一個替身可以將傷勢轉嫁到整顆星辰的本源之上。

    對於一名修士,哪怕是浩然境修士足以身死的重傷,可能落在一顆星辰的本源上,最多就是本源受損,需要個百年千年修補罷了。

    在這顆星辰之上,除非煉化星辰本源,形成化身的修士被打得神魂俱滅,才會真正死去。

    但這種事情當然不是有百利無一害,一旦星辰毀滅,本命與星辰本源相連,都會受到牽連,輕者瘋狂跌境,實力一落千丈,嚴重的話會直接身死道消。

    且不說煉化本源是多麼機緣巧合,更不去說將星辰本源煉化為身外化身需要多大的天縱福源,單說將自身一切都會一顆星辰徹底綁定,這不是瘋了是什麼?

    若有仇家毀掉星辰,修士非死也殘,即便是有人實力不濟,用陰毒手段,卑鄙手段慢慢消磨星辰的天地氣運,也會影響修士自身的實力進步。

    就是不會有實質性的影響,關鍵是噁心人啊!

    沒有哪個修鍊者肯把一顆星辰當作自己的化身丟在外面當靶子。

    可現在原本傷勢危重,接近瀕死的秦楓,硬是用轉嫁傷勢到中土星辰上的方式直接把戰力恢復到了巔峰。

    噁心不噁心別人,秦楓不知道,總之秦楓現在真的是把李淳風給噁心到了!

    李淳風盯住秦楓,咬牙切齒道:「你算計老夫?」

    在李淳風身前的秦楓哈哈大笑。

    秦楓本尊笑道:「這顆星辰本就是用本帝的神魂所化,以一尊身外化身作為這顆星辰的天道之宰。算計你?那可還真不至於!」

    李淳風終於有些吃驚道:「你也不是人?你跟秦嵐一樣,都是天生地養的聖靈?」

    秦楓冷笑出聲:「真是聒噪,帶著你的這點疑惑——下地獄去吧!」

    李淳風嘴角冷笑,四把仙劍雖然鎮封住秦嵐,但四口仙劍依舊分出一道光芒幻化為四道仙劍光影,懸停在李淳風身側。

    他厲聲冷笑道:「老夫十四歲學道,三十歲已橫行天下,還真沒有遇到什麼對手!」

    秦楓聽完,不禁嗤笑出聲:「李淳風,很不巧,我十六歲才開始習武,三十歲已經成為中土世界大帝,飛升天外天了!」

    話未說完,秦楓手中天帝青玉劍在先刺出,腳下彼岸橋飛掠而至,在他身後,那道化入身體里的分身,霎那之間如從他體內拔高而起,化為一尊巍峨法相。

    頭頂天穹,腳踩大地,竟是與道先生在瀛海之上的白衣法相如出一轍。

    只是模樣已化作了秦楓模樣。

    道先生是舊中土世界人族天道,即便後來中土世界屢次飛升,他已不是天道主宰,但仍有一絲傳承至三皇五帝的人道氣運庇護不曾散入這方世界。

    如今道先生徹底身死道消,死前更將中土世界託付秦楓,這一份原本歸屬與道先生的天地人道氣運,在秦楓未曾回到中土世界之前,先行融入了秦楓的化身當中。

    此時化身金人融入秦楓體內,這一股人道氣運瞬間就與秦楓自身從《天帝極書》得到,身體力行,秉承下來的三皇五帝傳承瞬間融為一體。

    一尊金色巍峨法相霎那之間浮現在秦楓的身後。

    那法相雖是秦楓模樣,卻有六條金色手臂,最高處兩條手臂各自持鳴鴻刀,闕武劍,中間兩條手臂,拳頭握緊做拳架狀,最後兩條手臂分持騰龍金筆與《天帝極書》。

    秦楓本體正立於金色法相身前,手握天帝青玉劍,腳下彼岸橋宛如白龍玉帶懸浮腳下,一劍懸於身前。

    下一秒,身影先發而劍影先至,霎那之間,瀛海之上,無處不是秦楓,無處不是青玉劍影,無處不是凌厲劍氣在空氣中炸裂的刺耳聲響。

    霎那之間,李淳風在中土世界之內,若舉世皆敵!

    「佔盡天時地利,倒是老夫小覷了秦楓你這小子!」

    李淳風耳聽周圍烈烈風聲,驀然面色莊重,再無半點其他情緒,左右手伸出兩指各自並做劍指,腳踏罡斗,一步邁出,左手的劍指一點,四把化身仙劍瞬間懸停一處,再邁一步,仙劍再出一把,第三步邁出,第三把仙劍再動……

    秦楓出劍極快,極厲,彷彿碾壓天地的奔雷。

    李淳風則移步,出劍皆是極慢,宛若往來天地的清風。

    他竟是不管不顧秦楓的凌厲出劍,仿若置身事外一般,接連在瀛海高空之上,僅以腳步走出八八六十四個卦象,待到最後一步時,他赫然兩手劍指朝天,厲喝一聲:「急急如律令,請劍!」

    當即,八八六十四個卦象覆蓋八荒六合,皆是四把仙劍的影子,無處不無仙劍,無處無劍影,無處無劍氣,瀛海之上,一聲聲如劍氣鞭打皮革的銳響連綿爆裂而迎春爆竹。

    霎那之間,萬千秦楓再化為一個,渾身竟皆是劍傷,血肉模糊,白骨可見,他竟是不管不顧,人劍合一,直指位於六十四卦象最中央,雙手劍指向天的李淳風!

    萬千化身不過障眼法,最後一劍,便要人劍合一,取敵性命!

    偏就在這時,半空之中,隱而不發的一把仙劍初露端倪,竟是筆直朝著天帝青玉劍的劍尖撞去!

    下一秒,另外三把仙劍接連現身。

    剛才八卦陣中擊打秦楓的萬千仙劍,居然連李淳風手中四把仙劍的復刻都不是,更不用說鎮壓秦嵐的四把仙劍本體了。

    就在秦楓突襲李淳風的那一霎那,仙劍光芒復刻出的四把仙劍與四把仙劍本體一瞬互換,四把仙劍驟然對秦楓齊發殺機!

    一劍抵住秦楓手中天帝青玉劍,一劍驟襲秦楓胸口,一劍斬向秦楓脖頸,再有一劍最為狡詐,繞至秦楓背後,一劍直刺後背!

    秦楓眼神之中竟無有一絲慌亂之色。

    可他還沒有來得及應對,陷仙劍抵住青玉劍,戮仙劍斬頭顱,絕仙劍刺穿信口,誅仙劍從秦楓後背襲來,將他攔腰一斬為二。

    霎那之間,秦楓頭顱被斬,身軀化為兩段,直接被四把仙劍一斬為三,瀛海之上,血霧暴然瀰漫。

    李淳風自己竟都有些意外。

    果然,血霧瞬間裹住秦楓的斷肢殘骸,驀然飛回到金身法相中央位置,須臾變回秦楓模樣,白衣如雪,毫髮無傷。

    李淳風咬牙切齒道:「凈耍弄這些小手段!」

    秦楓也不與李淳風多廢話什麼,仗劍在手,身影驟然以青玉劍化萬千劍影,劍影再化雷池,雷池之中劍氣攪動雷霆如大河之水天上來,朝李淳風傾瀉而下!

    須臾之後,李淳風在六十四卦被破之後,祭出誅仙劍陣,憑藉三把仙劍纏住秦楓,誅仙劍鬼魅偷襲再次將秦楓半個腦袋削掉。

    可很快,血霧裹住秦楓殘軀與那半截腦袋,再回金身法相胸口位置,依舊白衣如雪,不染纖塵。

    這一次,他抬起手來,青玉劍飛入到身後金身法相手中,鳴鴻刀與闕武劍一雙刀劍卻穩穩落回到了秦楓的手中。

    秦楓也不言語,右手握刀,左手握劍,身影再次衝上。

    李淳風撤回誅仙劍陣,只得再以五雷正法顯化雷池,以雷電化守護神將,不斷與秦楓廝殺搏命,最終在秦楓身影攻入雷池時,將整座雷池連帶秦楓一齊炸碎。

    就當李淳風以為這次至少能給秦楓一個慘烈教訓時,道道血氣從破碎雷池當中如萬千支流匯入到金身法相身前。

    白衣出血霧,一步邁出,穩穩落回在了金身法相的身前。

    再看他身後金色法相,不過稍稍黯淡幾分,甚至連一條清晰的裂縫都不曾出現。

    李淳風不知為何覺得有一些噁心了。

    他以四把仙劍的特性,潛入中土世界再以劍陣將本尊代入中土星,並不是很困難。

    但若要在中土星上徹底殺死秦楓這個「臭蟲」,實在是太困難了。

    以中土世界多個世界疊加后的本源體量,就是秦楓站著不動給他李淳風殺,得殺多久才能毀掉中土世界的本源?

    從天穹外用星艦重炮毀掉天穹倒是一個好辦法,只可惜現在天穹外的戰局也……

    他略微抬起頭來,看向天穹,忽然就有了一點騎虎難下的感覺。

    因為就在他跟面前這個打不死的秦楓糾纏的時候,天穹之外,李家嫡系的戰局已從優勢變成了均勢,而且在失去了誅仙四劍的幫助后,逐漸在朝劣勢滑去!

    荒星之上,負責鎮守的六十萬大軍已準備乘坐星艦前往戰場支援。

    這些鎮壓荒星起義的李家軍侯不可能不知道荒星上還有亂黨盤踞。

    只是跟一顆荒星的得失比起來,自家二百萬大軍,二十艘帝君星艦顯然更加重要。

    雖然國師李淳風沒有明確下令撤退,但所有人都知道,中土星是肯定攻不下來了,無非是看國師大人什麼時候才願意服輸罷了。

    可就在這時,一道光影驀然從中土天穹之內急速穿梭出來,一襲白袍竟是緊追不捨,一前一後同時沖入天穹外的虛空之中。

    李淳風立於虛空,縱聲長笑:「秦楓,離開了中土星,老夫殺你,如殺一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