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23章 太天真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23章 太天真了字體大小: A+
     

    在傷重青年的身前,有道袍女子姿容絕美,如美玉無暇,她手中攥住那柄紫芒仙劍,冷冷盯住面前的灰袍老者。

    殺力極大,殺意極重的紫芒仙劍,在她手中竟是如龍擱淺灘之中,根本不敢動彈。

    李淳風看向擋在秦楓身前的秦嵐,冷笑出聲道:「是要欺師滅祖嗎?」

    秦嵐一對丹鳳眼眸盯住李淳風,面若冰霜,眼若寒雪。

    李淳風信手招來排列成劍陣的三把仙劍,赤色為戮仙劍,青色為陷仙劍,藍色為絕仙劍,如三條游曳蛟龍懸停在他身側。

    至於李淳風身後劍匣內的第四把仙劍,誅仙劍此時此刻則被秦嵐空手攥住劍刃捏在手中。

    秦嵐攥住誅仙劍的右手微微加重力道,眼神更加森冷。

    然而就在這時,李淳風忽地冷笑了起來:「徒兒,選擇用『太上浣心訣』洗去記憶,乃是你自己做出的選擇。為師見你道心不穩,這才好心答應為你洗去前塵記憶,你竟恩將仇報,要欺師滅祖!」

    秦嵐咬緊嘴唇,不再說話。

    李淳風大笑道:「徒兒,你思慕自己哥哥,不可自拔,所以才懇請為師幫你斬斷前緣,一心向道,你忘記了?」

    秦嵐擋在秦楓身前,身影不住顫抖

    「呵,你若忘記了!」

    李淳風對著秦嵐冷笑道:「那為師就提醒提醒你!」

    秦嵐臉上流露出痛苦神色,在她手中的誅仙劍似是敏銳察覺到了這一絲心境的破綻,紫芒暴漲如劍光沖鬥牛,竟是將道袍女子如羊脂玉的手掌割裂出一道道的血槽,鮮紅血液瞬間浸染袖口。

    女子看向面前的李淳風,面露痛苦神色,對於手中那把仙劍的壓制也越來越薄弱,她眼神餘光都不敢去看身後的哥哥秦楓,臉色煞白,如被人說破了心底最深處的秘密。

    就在這時,李淳風身側三把仙劍如找到機會的獵豹,瞬間朝著面前兩人疾刺而來!

    三把仙劍竟是分別自成一座劍陣,三座劍陣如三座牢籠霎那之間籠罩秦楓與秦嵐兩人。

    秦嵐手中依舊攥住紫芒誅仙劍,只是劍身顫抖掙扎著愈發厲害,連帶著秦嵐手掌周圍的空間竟都有了開裂的痕迹。

    秦楓捂住胸前傷口,低聲道:「嵐嵐,別再與這把仙劍較勁,小心這是李淳風消耗你靈力的陷阱……」

    秦嵐咬住嘴唇,一言不發,眼神堅定:「哥,我……不管這些!」

    她不想管這些,她現在的執念如她失去記憶時一般無二。

    只不過從以前得「阻師尊大道者必須死」,變成了「傷我秦嵐兄長者必須死」。

    李淳風似是看出秦嵐在跟自己那把誅仙劍死磕,不禁冷笑出聲道:「如果秦楓沒有被你在胸口刺上一刀,他不可能躲閃不開老夫的誅仙劍再被重創,如今的困局,不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嗎?」

    李淳風故意出言誅心,便是要秦嵐愧疚難當,他說道:「如果秦楓這傢伙還沒有受傷,也許你們兩人對抗老夫這尊通天聖人法相還有些許勝算,可現在,秦楓不過比死人多一口氣而已……」

    他嘴角翹起冷笑道:「你們兩個人,哪裡會是老夫的對手!」

    果然,秦嵐臉色更加慘白,手中禁錮誅仙劍的小世界,須臾之間道道裂縫細密如蛛網。

    李淳風看向已經陷入絕境的秦嵐,忽地開口笑道:「秦嵐,老夫與你畢竟師徒一場,若是叫你放棄你哥哥,留下你的生命,肯定不切實際。不如……」

    他看向秦嵐,冷笑道:「若你束手就擒,讓老夫帶你回神都星,老夫便放你哥哥一條生路,如何?」

    他看向秦嵐,補充說道:「若你願意舍掉自身性命,與老夫一尊聖人法相融為一體,老夫還可以向你保障,不廢掉你哥哥的修為,也不會傷及他的大道根本,如何?」

    秦嵐一時間心境劇烈搖晃,她顫抖著聲音問道:「你……你可願意起心魔大誓!」

    李淳風大笑出聲:「老夫身為萬古仙朝國師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如何不敢起心魔大誓?」

    李淳風以右手食指輕輕戳破左手中指的指腹處,滲出一點鮮血,他抬起手來,伸向天空,大聲說道:「我李淳風以自身心魔起誓,只要秦嵐肯隨我返回神都星,便放秦楓一條生路。如秦嵐自願與我一尊聖人法相融合,我便保證不傷秦楓大道根本。如違此誓,心魔叢生,天地同誅!」

    他放下手來,看向秦嵐:「老夫心魔大誓已起,該你了!」

    秦嵐用手攥住的誅仙劍不斷發出顫鳴,似是要直接脫困而出,她看向面前的李淳風斬釘截鐵道:「我跟你走!」

    秦嵐身後的秦楓登時如心口再中一劍,他大喊道:「嵐嵐,不要上當!」

    秦嵐依舊以手攥住誅仙劍的劍尖,對著秦楓以傳音入密,低聲道:「哥哥,對不起!以後你境界上來,定會為我復仇的,秦嵐就此跟哥哥別過了!」

    言罷,她驟然鬆開手,任由誅仙劍破碎她手掌中的那一方小天地,懸停在道袍女子的身前,如譏諷一般飛來晃去。

    她無視了身前那把耀武揚威,如小人得志般的仙劍,對著李淳風大聲道:「我如何與你的聖人法相融合?」

    李淳風就在秦嵐鬆開誅仙劍的瞬間,他驟然大袖飄蕩,四口仙劍霎那之間形成一方小天地直接鎮壓住了秦嵐。

    即便秦嵐是天生聖靈,又是時間與空間的雙重特殊能力,居然被這四口仙劍形成的古怪陣法壓制,動彈不得。

    別說是她的意識了,就連她的意識,秦嵐都感覺到在逐漸凝滯。

    秦嵐被這方小天地鎮壓,竟是連意識都逐漸模糊了起來。

    李淳風不禁大笑了起來:「痴兒,好一個痴兒!」

    李淳風看向被四把仙劍合力發動劍陣罩住的秦嵐,大笑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野草尚且如此,何況是你哥哥秦楓這一條屢屢破壞老夫好事,可以稱為大道之敵的惡蛟?」

    李淳風猙獰道:「以秦楓的心性,此番知恥后勇,等他緩過氣來,便是老夫一場艱難至極的生死大戰,甚至老夫會有隕落的危險。你覺得,老夫會讓這個萬一出現嗎?」

    他看向眼神悲苦又憤怒的秦嵐,笑道:「你居然真的相信老夫會放走你哥哥,還會保全他的大道根基。我的傻徒兒,你可真是有夠傻的!」

    秦嵐眼神之中抑鬱難平,似像是在質問李淳風難道不害怕發過的心魔大誓會應驗嗎?

    李淳風哈哈大笑道:「心魔大誓,的確是有一些麻煩。不過,你難道沒有發現嗎?」

    他豎起自己的左手,指了指上方天穹:「老夫是在這方天地發的心魔大誓,如違此誓,天地同誅,可如果,這整個天地都不在了呢?」

    李淳風忍不住得意大笑道:「天地都不在了,誰來誅我?誰又能見證這一句心魔誓言?自然是不需要遵守這心魔大誓的!你們,真是太年輕了!」

    李淳風所言非虛。

    如果一方世界都毀滅了,別說是一句小小的心魔誓言,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可僅僅為了將一句誓言食言而肥,直接把發下誓言的這一方天地打爆,這種事情還是太過聳人聽聞了一些。

    除非是擁有絕對實力,而且肆意妄為的強者,否則誰能夠做出這等事情來?

    畢竟一顆星辰,億萬生靈,諸多因果報應,哪個代價不比一句心魔大誓來得嚴重?

    可李淳風本就想要打爆中土星以絕後患,這件事情就不過是順手為之了。

    李淳風不再去管被四口仙劍囚禁住的秦嵐,他轉而看向捂住心胸傷口的秦楓,他面容轉為猙獰道:「秦楓,你屢屢壞老夫大道,今日老夫就要你在自己起道,成道的這顆中土星上徹底斷道。不止是你,你還要連累你的親人,你的朋友,連累你所在的這一整顆星辰都因你一人而死,在蒼茫宇宙中被老夫生生打碎,化為塵埃!」

    捂住心口的秦楓,聽到李淳風惡毒的語言,竟是眼神之中古井無波,心緒更是毫無波瀾,甚至他還覺得有一些想笑。

    這樣奇怪的表情,自然落在了李淳風的眼中。

    「秦楓,你死到臨頭了,居然還笑得出來?」

    秦楓則看向李淳風,他乾脆不隱藏自己的笑意,他吸入一大口新鮮空氣,旋即朗聲笑了起來。

    「李淳風,你這種不速之客跑到主人家裡來滿口噴糞的……實在是不多見啊!」

    沒等李淳風反應過來,在他的身後不遠處,倏忽又出現了一道人影。

    他與秦楓一模一樣,只是周身金光纏繞,彷彿是受到了信仰加持的神祇一般。

    沒等李淳風反應過來,那周身纏繞金光的「秦楓」,看向秦楓一眼,竟是開口道:「此方世界,拜託了!」

    倏忽之間,那個秦楓閉上眼睛,身影驟然化入風中,徑直朝著秦楓走了過來。

    一步邁出,那個「秦楓」已是走到了秦楓的面前。

    一步走出,兩個身影驟然重合,他一步就走到了秦楓的身內。

    下一秒,金色光芒轟然而起,暴漲如衝破天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